這裡裝飾相當奢華,裡面餐飲娛樂洗浴住宿,一應俱全,那檔次不是一般的高,只年費就高達二十萬。

因此到這裡來的,都是安城有頭有臉的人物。

江南曦是沒有會員卡的,她報了包間號,就有服務員帶領她,坐電梯到了頂樓的一個包間。

這個包間尤其豪華,地上鋪著團花的地毯,屋頂上的大水晶吊燈,綻放著璀璨而柔白的光線。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房間里的布局看起來像是一個商務廳,一圈歐式沙發,圍著一張諾大的水晶茶几。

茶几上還擺放著一套漂亮的青花瓷,以及一個大果盤,空氣中瀰漫著些許的煙味和水果的清香。

在落地窗前,站著一個男人。他穿著簡單的白色襯衫,黑色西褲。

他的袖口挽起到手肘處,露出一段蜜色的手臂。

他修長的手指,夾著一根煙,那根煙並沒有點燃。

江南曦望著那道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看不到他的表情,心頭泛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滋味,似恨似怨。

她深吸一口氣,輕輕關上房門,淡漠地說道:「我來了,你有什麼話,就儘快說,我還要趕緊回去。」

高偉庭慢慢轉過身來,他看到江南曦的瞬間,忍不住眼眶發燙。但是他還是極力忍住,臉上現出一道溫和的笑,說:「好,請坐。」

江南曦走過去,坐在沙發上。

高偉庭走過來,坐在她的旁邊,親手給她倒了茶,才從茶几的抽屜里,取出一個文件袋,遞到江南曦的手上:「打開看看。」

「這是什麼?」江南曦邊打開文件袋,邊問道。

她從裡面取出來一沓文件,上面有中文,也有英文,具體內容都與江雲深有關。

高偉庭說:「你哥哥的事,看起來就是一個意外,毫無破綻。我就從江雲深的身上入手,專門讓人做了調查。因為你哥出事,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江雲深。」

他指著文件中的一段內容,說道:「據我所知,你哥接替江氏總裁之位后,只讓江雲深做了一個分公司的經理。但是他做了一年,就主動和你哥說,他要發展海外公司,申請了一大筆資金。」

江南曦看著他所指的資料,上面說,江雲深創建的那個所謂的海外貿易公司,根本就是一個皮包公司,沒有正常的貿易往來賬目。反而有幾筆大數額的資金,轉入了國外的一個信託公司賬上。

「這個信託公司,是什麼來頭?難道說是江雲深和這家公司聯手,貪污了公司的錢?」

高偉庭一笑:「如果只是貪污了,倒還好說。這個信託公司,其實是一個地下賭場。江雲琛把你哥給他的錢都輸了,還欠了八千萬的賭債!」

他翻了一頁,讓江南曦看。

江南曦看著那巨額的數字,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果然是個不成器的東西,那個老頭子還當寶貝似的。不知道他看到這份資料后,會不會被氣得吐血!」

高偉庭之前就知道江南曦的身世,想到她之前受的那些苦,還是忍不住會心疼。

他說道:「現在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江雲深一直在被催債,這有可能是他害你哥哥的原因!」 小倩笑語嫣然,一雙美眸笑盈盈地看着陸雲。

加之聲音清脆悠揚,又有幾分吳儂軟語的味道,這誘惑力着實可觀。

陸雲神情恍惚了一下,隨即默念清心咒,再睜眼時,眸中已是一片清明,哪還有半點旖旎念頭。

「差點着了這小妖精的道,也罷,就陪你過兩招。」

陸雲也是來了三分興緻。

他可是知道,這小倩只是單純的色誘,擺明了是一個坑,剛才若是真的動了心思,恐怕不久后就是屍首分離,徹底涼涼了。

陸雲神色微動,心中已想好對策。

只見他微微搖頭,一臉義正言辭的說道:「不妥,姑娘不如舞一曲。」

言罷,輕拍儲物袋。

從中取出一張古琴,輕酌一口壺中酒,衣袍輕展,陸雲便盤膝坐下,一雙修長的手指輕撫琴弦。

只聽琴聲悠揚,初聽,如珠玉跳躍,好似風拂人面,暖意洋洋;

再聽,又如白雲蒼狗,裊裊上升。

……

小倩靜靜地看着這一幕,微微出神。

曾幾何時,也有一人這樣為她撫琴,她則是無憂無慮,翩翩起舞。

往日那有父親庇護的日子,總是寧靜安詳的。

……

正思量著,小倩忽覺有道目光在注視自己。

輕抬螓首,見陸雲正一臉笑意地看着自己。

小倩頓感臉頰微燙,低下頭來,一雙眸子似含秋水地輕嗔了陸雲一眼。

都道是回眸一笑百媚生。

恍惚間,這一眼竟有種軟惜嬌羞、含羞帶怯之情。

陸雲也是有些無語,這小倩,竟一言不合就施展魅惑大法,這誰頂得住!

旋即他搖搖頭,笑了笑開口道。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姑娘,請吧。」

聽到陸雲再次開口相邀,小倩當下也不好推辭。只是心中輕嘆一聲,對方不動念,她也不好出手。

畢竟,一個被動入場,一個主動殺戮,這裏面涉及的因果關係可是天差地別。一個不好就要受業力侵蝕,她也不想無端生些業障,自毀道基。

小倩輕輕收回藏於袖中的扇形法器,表面上不動聲色,依舊一副笑語嫣然的模樣。

只見她輕轉纖腰,抬蓮步,舞雲袖,啟摺扇,開始了她自陰陽相隔后的第一支舞。

月影凄迷,露華零落,小闌誰倚?

有曼妙女子,清顏白衫,青絲墨染,彩扇飄逸,若仙若靈。

天上一輪明月開宮鏡,悠悠琴聲清泠於耳畔。

月下的女子,時而抬腕低眉,時而輕舒雲手,手中玉扇輕攏,玉袖生風。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

曾幾何時,自己也是這般隨樂輕舞,與家人相伴;

曾幾何時,父親還在淳淳教誨,娘親也總是寵溺著自己;

曾幾何時,家中的梔子花開,那般美麗動人;

曾幾何時……

思量間,一行清淚已然灑落。

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良久,舞停了,樂止了,陸雲靜靜地看着小倩,一時間有些沉默。

「抱歉,讓姑娘憶起往昔了。」

一道飽含歉意的聲音打破這份寂靜。

恍惚間,小倩也是回過神來,暗道自己今晚怎麼這多愁善感起來。

收斂起心神,當下勉強撐起一副笑顏道:「讓公子見笑了」

言罷,兩人都有些沉默。

陸雲此前正在欣賞小倩那絕美舞姿,哪怕是前世見過形形色色的各類舞蹈,也是不及其一二。

心中感嘆,恐怕也只有「翩若驚鴻,婉若游龍……」這樣的詞句,才配的上其舞姿。

可當陸雲正沉寂在其舞姿美奐之時,忽覺舞停了下來。

卻不曾想,再抬頭時,已是佳人落淚,我見猶憐。

哪怕陸雲是鐵石心腸,也是不禁動容,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慚愧憐愛之意。

無他,即使他之前打算逗一逗這小倩,是一副玩樂心態。

但此刻佳人傷感,本就是可憐之人,也是被迫營生。

雖不知她為何來了自己這裏,但人本無貴賤之別,遠觀即可,又何必褻玩呢!

念至於此,陸雲也不再猶豫。

淡淡開口道:「姑娘,請回吧。」

小倩本正思量著下一步要如何行動,不曾想,突兀聽到這樣一句答覆,當下也是一愣,這是看不上本姑娘嗎?

屋外月明星稀,屋內光暗交錯,小倩站在月光下,立身於光暗之間,一雙清冷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陸雲,目光灼灼,似要一探這男子的內心。

而陸雲則是一臉坦然地與小倩對視着。

目光清明,眸子深邃,眼中只有對美好事物欣賞,而無半點旖旎之意。

良久,似是不甘心。小倩垂下眼帘,用清冷的聲音問道:「公子是覺得小倩的舞不美嗎?」

「小倩姑娘的舞自是極美,但我非你的良配。」

陸雲說着不再言語,輕輕搖頭,取出一張宣紙,動筆揮毫,便洋洋洒洒寫下了幾行文字。

輕輕揮了揮袖袍,宣紙無風自起,便穩穩地落於小倩身前。

陸雲則是靜靜地注視着她,露出一副讓人如沐春風的笑容。

「贈予姑娘,夜已深了,請回吧。」

小倩接過宣紙,靜靜地看着其上的文字。

那宣紙上赫然寫着「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凌波微步,羅襪生塵。」

可不正是《洛神賦》。

看着宣紙上蒼勁有力的文字,小倩微微恍神。

猶記起,自己也曾與閨中蜜友們一同背誦《洛神賦》,那時娘親聽聞,也是極喜歡。

似還曾聽娘親說起過,父親贈予她的定情信物便是此賦……

斂起心神,小倩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俊俏男子。

就是此人,惹得她今晚心緒幾次波動,可又偏偏每次都觸及她內心那不多的柔軟。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