鳩風尊者看到王毅臉上露出的喜色,也微笑道:「看來你這一次收穫很大……不過也別得意太早,以為每一次傳承效果都這麼好,其實根本不是。」

王毅聽到鳩風尊者的提醒,也點點頭,他心裡也明白,這和那混沌碑很像,都是平常得刻苦修鍊有諸多疑惑,再去觀看效果極好。而這「獸神傳承」只是將混沌碑的效果提升了千萬倍!可根本卻還是要修鍊者平常刻苦修鍊參悟。

「但是鳩風尊者卻根本不知道我有法則之海和通天塔,在這方面可以迅速積累。」王毅心裡暗道。

發現了傳承之地的作用,讓他心情不錯。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而這時候鳩風尊者又說道:「獸神傳承分七重,每一重你們都有一次免費參悟機會。」

「你悟透了第三重,那麼即可免費接受第四重傳承。當你第四重完全掌握,即可免費接受第五重傳……如此繼續下去,道理很簡單。」

「免費機會僅僅一次。」

「也就是說,你想免費再接受第三重傳承是不行了,除非你悟透第三重。」鳩風尊者看著王毅。

「不過,在免費接受傳承的基礎上想要額外接受傳承還是有機會的。那就是去『榮耀世界』。」

「有關榮耀世界的事,你們進去了即可知曉。」鳩風尊者並沒有多說,只是勸王毅小心,並且告訴許多在祖神教秘境需要注意的事項。

一,五彩極光湖範圍內禁止殺戮,切磋比試可以,可若是欲要擊殺對方就會遭到五彩極光湖的攻擊!當然離開了五彩極光湖的範圍就沒誰會管了。

二,紫荊島上每位傳承者都有宮殿府邸,宮殿,便是傳承者自己的地盤,其他強者禁止闖入。

同樣道理,他們也禁止闖入其他強者的府邸。除非有主人帶領或者同意。

在將這些常識告訴給王毅知曉后,鳩風尊者道:「你可以走了,空間通道口就在你後方。」

在王毅身後虛空中正有一區域蕩漾著透明波紋產生,王毅對鳩風尊者恭敬行了一禮,就轉身飛入通道中,轉眼間從傳承之地中消失,被傳送走了。

鳩風尊者看著王毅離開的地方喃喃道:「我族最強天賦的後輩,不知道能不能在祖神教崛起呢。」他搖搖頭,再次閉上眼睛,虛空之地再次恢復平靜,直到迎來下一位傳承者。 宋顏顯然並沒有跟楚塵在這個問題上過多討論的興趣,斜瞥了楚塵一眼后就回房了。

房間門關上。

「假如你們同時攤上事……」

宋顏喃喃自語了一下,真有那麼一天的話,她會有自己的答案。

第二天,宋家同時來了兩位客人,並且還是在宋家門口就相遇了。

皇甫和玉和夏北。

夏北禮貌地讓皇甫和玉的車子先進來。

宋斜陽聽聞消息急忙走出來迎接,皇甫和玉停好車后,剛好碰見走出來的宋斜陽。

「皇甫盟主早,楚塵這個點可能還沒起床,我讓人過去喊他了。」宋斜陽心裏清楚,皇甫和玉來宋家只為了楚塵一個人。

昨晚羊城發生的事情宋斜陽也聽說了,同時也是大吃了一驚。

皇甫和玉對楚塵的看重程度,超出了他的意料。

「不用,我找小秋。」皇甫和玉大手一揮。

宋秋一臉疑惑地走來的時候,直接被皇甫和玉一手搭住肩膀,「走,梅花樁去。」

不由分說就拉扯著宋秋朝着宋湖梅花樁方向走去。

夏北在後面走來,看着也呆了一下。

皇甫和玉風風火火的來到宋家,竟然只是為了跟宋秋練習梅花樁?

他們自然都不知道,楚塵給皇甫和玉制定了一個梅花樁目標。

只有完成了,才達到楚塵要求的標準,進而才可以練習九響拳。

對於練習七響拳數十年的皇甫和玉而言,九響拳對他的誘惑程度,就好比是武俠大片中普通的少林弟子看見易筋經一樣。

楚塵就是皇甫和玉心中的少林掃地僧。

遠處傳來了宋秋的痛苦嚎叫聲音。

以他的實力,一般情況下根本不可能和超越宗師的拳師陪練,可皇甫和玉需要一個伴,而且,也知道宋秋和楚塵的關係,有點訓練好宋秋討好楚塵的意思。

宋秋的實力每一天都在進步,就這樣痛並快樂着。

宋斜陽覺得今天的夏北有些奇怪,?平時的夏北可靜不下心跟他喝茶,今天一來到,不僅僅陪他坐了一個上午,還談論了不少關於禪城商圈的事情。

一夜之間,夏北似乎對商界的動靜特別感興趣了。

更加令宋斜陽意外的是,夏北雖然平時很少接觸這些,可他跟夏北聊天的時候,夏北不經意間說出的一些看法,令宋斜陽有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宋斜陽看了夏北一眼,心中忍不住暗暗地感嘆,真不愧是豪門子弟,即便看起來遊手好閒的樣子,可骨子裏就存在着這樣的天賦。

「爸,小北,早。」楚塵和宋顏並肩走進了大廳。

「塵哥。」夏北一下子站了起來,「嫂子好。」

楚塵走過來,打量了一眼夏北,「精神挺不錯嘛。」

「我已經決定了。」夏北認真地說道,「從今天開始,我要好好去學習,工作,先從北塵製藥開始。」

從被騙開始,到楚塵替他出氣,這一段經歷,對於夏北而言,感觸太大了。

從小到大,他遊手好閒,無所事事,是因為家裏有兩位哥哥在,他覺得自己沒有必要還去爭取什麼,好好的當個富二代,不也挺好。

可昨晚,夏北明白了。

當真正發生了點什麼的時候,自己沒有足夠的實力,只會任由別人欺負。

楚塵的目光和夏北對視着。

半會,楚塵微微一笑,「我昨天給你打電話,其實也是想說,北塵需要你回去幫忙。」

夏北用力點頭。

「正好,周一北塵就要正式掛牌成立,現在我們手中還掌握了九城製藥。」宋顏開口說道,「這幾天,我們確實需要人手,務必打好北塵製藥的第一仗。」

「我爸說了,夏家會追加一筆資金,投入到北塵製藥中。」夏北說道。

這時候,夏言歡也從外面走進來,「消息已經確定了,錢家將要推向市場的產品,真的跟我們的撞上了,並且,錢家已經開始準備廣告渠道的投入,到時候,我們的新產品想要打破錢家的壁壘,恐怕難上加難了。」

「這點必須從長計議。」宋顏說道,「九城製藥的渠道,在關鍵時候或許能夠起到作用。」

夏言歡,宋顏,夏北,甚至宋斜陽也坐下,討論著北塵製藥的相關問題。

楚塵反而有點顯得格格不入了。

想了想,楚塵還是走出了大廳,他沒有去梅花樁,即便知道皇甫和玉已經在,楚塵篤定,皇甫和玉還沒有那麼快可以達到他的要求。

走出宋家,沿着一條路走着。

楚塵的心境愈發的平靜下來,腦海中下意識地回想着這段時間以來所經歷的一些事情。

從撕毀離婚協議書的那一刻開始,楚塵就已經決定,要保護好這個善待了自己五年的女孩,並且,抱得美人歸。

「五年了……」楚塵嘴角輕輕地一抽,「大概是九個師傅以為我下山後回家了,而家裏人……以為我還在山上。」

楚塵不得不感嘆,這些人……心真大!

一輛車子從楚塵的身邊開過,突然地,車子緩慢減速了。

楚塵抬頭看去,那輛車子已經停在了路邊,車門打開,一個意想不到的身影出現在楚塵的眼前。

「蕭朗?」楚塵盯着對面的身影,即便對方帶着鴨舌帽,只露出了半截臉,可楚塵還是一眼認出來。

這個為死去弟弟而活着的女孩。

楚塵不得不承認,當聽見發生在蕭朗身上這個故事的時候,心中確實震撼了一下。

蕭朗神色有些意外,沒想到楚塵竟然還一眼就認出了她來。

「楚塵,真是巧,沒想到我們第二次見面會是在馬路邊。」蕭朗好奇地看着楚塵,顯然有點想不明白,這個名震雙城的宋家女婿,怎麼大白天的在馬路邊散步……

楚塵想了想,認真道,「如果我說,我是閑着無聊,出來走動走動,你信嗎?」

蕭朗怔了下,點頭,「我信了。」

楚塵好奇,「蕭小姐這是要去哪?」

蕭朗也算是個公眾人物,大白天的,自己一個人出現在禪城街道上,楚塵自然也奇怪。

「我去見個朋友。」蕭朗看着楚塵,「既然你閑着無聊,不如跟我一起去,怎麼樣?我朋友是個美女哦。」

楚塵眼睛睜大了幾分。

竟然還用美人計? 「這他瑪還是人嗎?」所有人心裏都在怒吼:「人形暴龍都沒這麼恐怖!」

「十幾個拿着刀槍棍棒的人,半分鐘不到的時間全被他放到了!」

「要不是親眼所見,老子絕對不敢相信這一幕是真的!」

「今天郭波可能真的是要倒霉了!」

在眾人激烈議論的時候,蕭何已經朝郭波走了過去,郭波立刻被嚇得慘叫了起來:「張隊長,你怎麼還不帶人出場?」

他嘴裏喊的張隊長,是江州刑警支隊的隊長,名字叫張陽!

當時張陽接到電話,說有人在這裏鬧事,他是不敢相信的!因為這裏是王家的產業,在江州王家一手遮天,誰他瑪敢在這裏鬧事?那不是活膩了嗎?但他還是及時帶人趕到了這裏,但來之後就看到,店裏正在發生大戰!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郭波在交叫人圍攻鬧事之人!

如此一來他就不慌忙進去了,等郭波把人教訓結束,他在進去收屍就可以了!

哪裏想到,郭波被人一腳踹了出來,此時又向他呼救,他哪裏還敢怠慢,立刻就帶人衝進店裏!

進來的一剎那,他們所有人都傻眼了!十幾個拿着刀槍棍棒的人躺在地上,這是誰幹的?

抬頭一看,他們面前只站着兩個人,一個男人,一個女人,莫非這一切,都是這個男人乾的?他是不是太恐怖了?

就在這時,郭波掙扎忍者痛苦走了過來,指著蕭何對張陽道:「張隊長,就是他們在我店裏鬧事還打傷了人,你趕緊叫人將他們抓起來!」

沈溫婉一聽這話頓時就着急了,她站了出來大聲辯解:「不是這樣的,他們賣假貨,坑人,還叫手下動手打人,我們是被迫還手!」

「呵呵……」郭波一臉冷笑嘲諷的看着沈溫婉,對方可能是連什麼情況都還沒搞清楚吧?在江州他們王家一手遮天!所以張隊長和他的這些人會聽誰的?用腳指頭想都知道!

果不其然,張隊長立刻冷聲對沈溫婉道:「對不起,我沒有看到他們傷人,我只看到你們把他們的人都打傷了!所以你們已經涉嫌犯罪!請你們不要在抵抗!不然……後果自負!」

最後一句話是說給蕭何聽的!

畢竟蕭何的戰鬥力太恐怖了!

他要是反抗的話!抓捕他將十分困難!

不過張陽他們也並沒真的擔心,因為他們都帶了槍!他的最後一句話,後果自負,意思就是,敢反抗?直接擊斃!

郭波在一旁冷笑,他倒是希望蕭何反抗!然而,讓他失望了,蕭何從來都沒有要反抗的意思!亦或者說,對付這些人,根本不需要他親自出手了!

他從懷裏掏出一個證件遞到張陽的面前!

「什麼東西?」張陽一臉疑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