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鴇嚇得連連點頭,鋼斬見了隨手就把老鴇扔了,老鴇啊的一聲還沒落地,鋼斬抬起右手一顆鋼釘射了出去,把老鴇釘在了牆上,在所有人都以為老鴇死了的時候!

鋼斬說到:「唉~三爺最近準頭不行啊!找機會得讓女神幫我修修!」

眾人一看原來鋼釘只是把老鴇的衣服釘穿,所以他才被掛在牆上,老鴇也見自己沒事喜極而泣!這傢伙還不能死,起碼不用我出手,我得用他來為我塑造人傻錢多的形象,鋼斬與我心意相通,自然是知道這些的,不然鋼斬的性格怎麼會那麼皮,有時候還會說一些我們那邊世界的詞,當然有的是我教的,有的我壓根沒說過他也能知道!

我坐在八仙桌的凳子上,轉頭對掛在牆上的老鴇說到: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怎麼樣?這樓賣?還是不賣?」

老鴇回答說:「賣賣賣!我賣!請前輩恕罪,是小的有眼無珠!」

我示意鋼斬把他放下來,老鴇笑嘻嘻的走到我身邊看著我說:

「賣!而且我覺得我們之間有種親切感,似曾相識,就憑這一點這樓我會以最低價賣給前輩您,您老覺得滿意嗎?」

我問他說:「最低價是多少?」

老鴇聽了於是就開始給我算說:「我這春宵樓是我從父親那裡接手的,當然這不算什麼,不能算,不能算!」

說完老鴇看了我一眼,見我沒變臉接著說:

「這春宵樓小的也經營了二十幾年,最低的的時候也能日進斗金!而且……!」

我打斷他說到:「好了!別廢話了,你就說你打算賣多少吧!錢我有的是,別在這墨跡,這麼多人看著你覺得我會耍賴嗎?」

老鴇極不情願的低聲說到:「一……一萬兩……」

「一萬兩什麼?」

老鴇猶豫了一下說:「白銀!」

「白銀?你剛才不是說日進斗金嗎?怎麼這會兒又賣一萬兩白銀?」

看他不敢回答,我故意說大聲說到:「十萬兩黃金?成交!」

錢方孔滿臉疑惑的看著我,老鴇卻是喜出望外,周圍的圍觀群眾也是大吃一驚!我解釋說到:

「這既是你祖傳家業,我也不能讓你血本無歸不是?你覺得這價格還滿意嗎?」

見老鴇點頭表示滿意,我心想笑死我了,這祖傳家業說的就是他家世代不積陰德,不知道是他裝不懂還是真不懂?

我接著說:「既然滿意那明天我們就在這裡簽買賣契約,你看如何?」

老鴇同意說:「可以,畢竟十萬兩黃金也不是小數目!不過前輩,家眷小的可以帶走嗎?」

「可以,不僅是家眷,這裡願意跟你走的你都可以帶走,但明天我會來把所有人都喊到一起,如果發現你有私藏或者強迫別人跟你走的,嘿嘿!別說十萬兩黃金,我連棺材板的錢都不會給你出,直接把你拖去喂狼,懂我的意思嗎?」

老鴇點頭哈腰說:「小的明白,小的明白!前輩寬宏大量不計前嫌,小的已經佩服的五體投地,怎敢再生事端,小的這就去準備地契,明天恭候您老大駕!」

「上道就好!明天我把錢帶來,你把樓給我,除了盛月城你想去哪就去哪,你想幹嘛就幹嘛!但是不能在我眼皮底下出現,這意思你也懂嗎?」

「懂!懂!小的賣了這樓就帶著家眷,另尋一處過完下半輩子,絕對不會再做老本行!您老大可以放心!」

放心?資本的嘴臉我又不是沒見過?總之有他好看! 一輛老舊的桑塔納行駛在城郊開往內城的大路上。

小孔開著車,哼著小曲子。

怡寶正在給小康捶腿:

「康阿姨,咱們三人的幸福生活就靠你啦。你辛苦了啦!」

小康看著怡寶那個可愛的小樣子,笑得合不攏嘴。

「不算辛苦,畢竟都是提前準備。我們不做早餐是對的。因為根本來不及準備。我們專心做午餐和晚餐,時間很充裕。」

怡寶佩服道:

「那個面啊,燙多一分鐘就軟了不勁道了,燙少一分鐘就還是硬著的。這個度特別難把握的。那麼多人,你還能保持穩定的手准,很厲害的啦。來來,給你捏捏胳膊。」

小康聽著這話,心裡別提多舒服了,累了一些,但是也值了。

小孔清了清嗓子說:

「康姐,那個……怡寶的家庭教師什麼時候來?咳咳……食堂這裡,有咱們倆就足夠了。孩子,不能讓她耽誤課業啊!」

怡寶和小康相視一笑,忍俊不禁。

「Tina老師要元旦前後才能過來,因為她的母親和她一起生活,所以走哪兒都要帶著。處理一些事情,先把京都的房子出租給別人,她們就來了,和我們一起過年。」

小孔頓時高興了。

「那是那是,房子不能空著浪費錢,老娘走哪兒帶哪兒是對的。呵呵……」

小康笑了笑,不忍說出打擊小孔的話。畢竟人生總是要去爭取才會有成功。

然而Tina老師看起來心高氣傲,恐怕不是小孔能拿下的。

三人目前還是先把食堂做好,掙一些錢在手裡才是重要的。

「小孔叔叔,先去超市買菜,今晚簡單些,咱們吃頓火鍋。」

「好嘞!」

……

夜深了。

袁菁菁看完餐廳經營手冊,就感覺自己很睏倦。洗漱準備睡下。

忽然門被大聲擂響。

「袁菁菁,開門!」

門外是丈夫孫平大吼大叫的聲音。

她把嘴裡的牙膏沫吐掉,走過去打開門。

孫平一臉怒火地衝進來,指著她的鼻子破口大罵:

「你到底什麼意思?你為什麼要去食堂管事,你想跟我作對嗎?」

袁菁菁看著面目扭曲的男人,有些費解:

「你媽讓我去干點事情,不要在家裡窩著。這有錯?你的意思我應該拒絕你媽,就說我要在家裡混吃等死?」

孫平大聲質疑道:

「你確定不是你自己非要去小白樹中學的嗎?」

袁菁菁冷笑:

「孫平,用點兒腦子好嗎,我怎麼會知道小白樹中學校內經營是你們家的不著邊兒的產業?你以為我願意整天面對油膩的廚房和一群充滿惡意的工人?」

袁菁菁把牙刷扔進垃圾桶里,目不轉睛地看著孫平:

「你已經說過了,只要不過分,錢可以隨便花。我沒事去做做美甲,做做美容好不好呢?你以為我沒事閑的?如果你不想讓我在食堂,你自己跟你媽去說。」

孫平一聽,氣消了一半,有些尷尬:

「真的……是我媽讓你去的?」

袁菁菁沒搭理他,去洗漱間漱口。

孫平想著剛才方海攸的鬧騰,心裡煩躁,拿出手機,給自己的母親打電話:

「怎麼了兒子?」母親嘴裡在吃著東西。

「媽,菁菁一直沒跟我說,她都到食堂去幫忙好幾天了。你……你怎麼能我老婆去干那麼瑣碎的事兒呢?」

「呦呵!心疼了?難不成還在家裡每天無所事事?公司的事她不會,管個廚房超市總行吧?咱們家有吃閑飯的嗎?」母親一句不讓。

孫平據理力爭道:

「我們剛結婚,還在備孕呢!你這不是給她增加心理負擔嗎?」

袁菁菁聽到這裡,差點沒一口水噴出來。

從前怎麼不知道孫平這麼無恥?

手都沒拉過,還備孕?

他竟然可以為了方海攸撒謊至此?

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孫平心中竊喜,以為母親就要同意了。

沒想到,沉默之後,竟然是機關槍掃射:

「孫平!別跟我搞事情!我告訴你,就算你一輩子不回家,我都可以不管你。但是你要是敢胳膊肘往外拐,別怪我不客氣!你別以為你給方海攸買車買房我不知道!你信不信我把你這幾年的醜事都告訴你爸爸?」

一口氣吼下來,孫平母親喘息了片刻,壓低了聲音說道:

「你爸爸的車已經到樓下車庫了。我不想跟你多說,我只說一句話:你鬼混我不管,你敗家絕對不行。你抓緊把食堂那王胖子給我弄走,別等我開了他!」

孫平心裡一驚。

母親竟然知道王胖子?

「媽,你胡說什麼呀?誰是王胖子啊?是菁菁跟你說的嗎?」

「你閉嘴!你當你媽是傻的嗎?老金是食堂經理,他卻連賬本都摸不到。王胖子就是個切菜的,他竟然敢開除兩個打菜女工?你說!難道那王胖子不是方海攸的親戚嗎?」

孫平頓時蔫兒了。

他沒想到一直以來一言不發的母親竟然什麼都知道。

他還以為是袁菁菁去了幾天故意跟婆婆告狀的呢。

看來老媽把袁菁菁派過去就是去對付方海攸的表哥的。

這事兒難辦。

他想到小女人在家裡正在眼巴巴地等著他,他牙一咬,對母親說:

「菁菁可以留在食堂,但是,2號檔口必須收回來。小攸說過,將來想做個校園檔口的。那是個好位置……」

「這事兒由不得你,租金7萬5,已經在我手裡了。到我手裡的錢,我是不會吐出去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說完,母親就掛斷了電話。

孫平一陣氣悶,他一直以為自己做事天衣無縫,沒想到這麼多年母親了如指掌。

可是他又不敢太太叛逆,好歹父親還不知道。

母親給他留了餘地。

可是眼前怎麼辦?方海攸哭鬧著讓把袁菁菁從食堂趕出去,要她表哥繼續管理。他回來之前是答應了的。現在回去怎麼跟小女人交代?

袁菁菁洗漱完畢,站在一旁看著他。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