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乎知道這是哪裏的鑰匙了。

儘管不知道對方的身份,江枝眼下也確實只有這個地方可以去了。

憑着自己對D城的想像,在天亮時她才終於找到了那間控制了多年的老房子。

房子坐落在一座老小區,周圍的鄰居都有翻新過,唯獨這間屋子的大門仍然陳舊斑駁。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開門進去,歲月早就沖刷掉了空氣里的血色,只有灰塵迎面而來。

這個地方便是男主角莫丞州出生的地方,他也是在這個地方經歷了失去父母的重創,然後再也沒回來過。

暖黃色的燈光給了江枝少許的安全感,看到牆壁上少年莫丞州的全家福時,她心裏有些動容。

「嘖嘖嘖,不虧是老娘塑造的小帥哥,瞧瞧少年時代的模樣,多俊俏!可惜成了孤兒……」

咳咳……雖然是她一手造成的。

這幾年來她都與莫丞州為伴,寫他身為天才少年因圍棋戰勝了排名第一的選手才剛一舉成名的時候父母便慘死在家中。

在他精神崩潰選擇跳樓時又被仇恨拉了回來,尋找真兇的過程艱難而坎坷,但他仍舊成為了運籌帷幄的企業家……

可是這些在江枝的眼中原本都只是一堆冰冷的文字,當她看着相框裏少年彷彿還帶着體溫的溫暖笑容時才意識到:在這裏,莫丞州市有血有肉的一個人。

「如果是幻覺的話,不會這麼真實吧?」

躺在帶着灰塵氣味的床上,江枝摸著自己手腕的動脈來確定自己還醒著,頂着天花板,她滿腦子的問號化作最後一個問題:畢竟自己寫的就是一普通情感虐文,也沒個金手指啥的。我一個三次元死宅,留在這裏要怎麼生存下去?

正愁眉不展,她忽然聽到隔壁房間里響起了「叮咚」的一聲,好像是電腦開機的聲音。

有人?

她猛然撐起身體,警惕之下隨手抓過了床邊的一根棒球棍。

小心翼翼地走到隔壁房間,黑暗之中卻只能看到一台屏幕還亮着光的筆記本電腦。

開燈,仍舊一個人都沒有。

江枝敏銳謹慎,握著棒球棍還是將房間的每一個角落都檢查了一遍,確定無人之後,才走到了那台電腦跟前。

一夜的震撼太多,所以當她看清桌上的電腦竟然是自己平時工作用的那台時,除了臉色更蒼白一些,已經沒有多餘的表情了。

「老娘寫的明明是總裁文,怎麼我一進來就這麼懸疑?」

看來除了身上早就濕透的睡衣和拖鞋,她的筆記本也跟着她來到了這裏,只是為什麼沒有在她身上反而在這兒呢?

難道是那個人送到這裏來的?

一時解不開的疑惑太多,江枝只能先坐下來檢查一番電腦,卻發現根本沒有網絡。

正打斷重新關上時,忽然看到角落裏的文件夾跳出來一個文檔,標題是「第五十七章」。

江枝瞳孔放大,連忙點開了文檔,開頭卻是她來時看到的場景不錯,然而越往下看,江枝的嘴角便忍不住微微抽搐:她還真成了個中途殺出來的新人物了。

在本章的結尾,莫丞州不再是孤身忍痛爬出的小巷子,而是出現了一名神秘少女將他救了下來,並且在警察抵達現場后,少女又憑空消失了!

比臉色還要蒼白的嘴唇抖了抖,她一時很難消化。

「難道因為我進入到了小說影響了情節推進,所以小說的後續也會自己更新?」

就跟聽到了她的問題一般,名為第五十八章的文檔此時也跳了出來,一段段原本的文字消失在了她眼前,嶄新的文字開始自動跳出於屏幕之上……

早就淡定的江枝皺着眉看文檔自動更新,如果是這樣的話,她要怎麼出去呢?

莫丞州的病房裏一整夜都響着焦灼的腳步聲,經過醫護人員一整晚的搶救,他終於在第二天早上醒了過來。

纖長的睫毛在他的下眼瞼落下一片青灰,他才剛睜眼,助理林曦便焦灼上前:「莫總你怎麼樣了?」

看着一片白色的VIP病房,莫丞州覺得嗓子干啞,但是張嘴問的第一件事卻不是自己:「那個女人呢?在哪?」

「女人?您是說就您的那位么?我們和警方現在都在找她,昨天晚上她就消失不見了。」

男人疏離清貴的眉宇登時緊皺,也顧不上腰間殘餘的疼,語氣堅決道:「找,一定要把人找到!」 [:]柔軟的身子,沁人的清香,使得南宮冀僨張的血脈,奔流的越發迅速,如缺堤的江水,洶湧澎湃,那Gu燥熱涌遍全身,他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尖,憑着那Gu痛意的刺激,從那柔軟清香的身子上滾下。

一個不注意「嘭」的摔倒在羅漢床前的地板上。

「咋咋。皇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怎麼滾下來了?要不要抱你上去?」突然一道滿含打趣的聲音在羅漢床旁的Yin影處傳出。

五皇子南宮瑛摸著下巴,非常得瑟的走了出來,居高臨下的俯視咬緊牙關壓制燥熱的南宮冀。

五皇子南宮瑛那挪揄的神情,讓南宮冀恨得牙痒痒的,他咬牙切齒一字一字的蹦了出來,「如果你想要給你。」

這樣的爛桃花誰要誰拿去,他不稀罕。

「嘿嘿,我無福消受。」五皇子南宮瑛一副敬謝不敏的模樣,說完他彎腰扶起南宮冀,「嘩,好燙。」

才挨着南宮冀的身Ti,就被他身Ti的熱度嚇了一跳,那葯的藥力這麼厲害?

「還能走嗎?」還是快點找御醫給他看才行,南宮瑛有點擔心的問道。

南宮冀點點頭,不過在離開的時候他看了看羅漢床上那名女子,有點憂心問道,「不管雲妃嗎?」

「噗」南宮瑛聞言噗的笑了出來,他歪著頭神Se有點古怪的看着南宮冀,「喳喳,真想不到三皇兄也有憐香惜玉的一天。」

說完撇撇嘴,連看也不看羅漢床上的女子一眼,不屑道,「憑她也想當雲妃?做夢去吧。」

聽到那個瑛這麼一說南宮冀挑起右眉,有點明了道,「她不是雲妃?」

「你說有比狐狸都還要精明的皇兄在,他會讓雲妃出事嗎?」南宮瑛撇撇嘴心裏暗道,十二個時辰不斷的有兩名龍魂衛在保護,而且還在皇宮,雲妃能這樣毫無知覺的被人綁架嗎?

「哦,也對。百度搜索≥筆≥癡≥鈡≥文」南宮冀瞭然的點頭,不過瞬間他又皺緊眉頭,身子一震,掐了自己一下,再次壓下血Ye里新一輪的騷動。

「哎呀,不說了,等下你會憋死。」南宮瑛沒有看漏南宮冀那僵硬的神Se,半扶半抱的抱着南宮冀離開。

在五皇子南宮瑛帶着南宮冀離開后,一名黑衣人背了一名男子閃入,把人往羅漢床上一甩,同時扒了他身上的衣服,轉身就離開,才走了兩步就一拍腦門,好像懊惱自己忘了什麼。

他從懷裏飛快的掏出一個玉瓶子,往床上的女子和那男子口裏各灌了一口,就快速離開。

在離開的時候,往羅漢床上兩人射了兩顆珠子。

珠子落在兩人身上,把他們身上的穴道打開,一會之後,兩人悠悠轉醒。

同時醒來的還有身上那Gu激烈的騷熱,女子覺得身上好熱,不自覺的扯著身上的衣服,沒幾下就脫個精光,這樣才覺得稍微舒服。

而那名男子身上再也沒有衣服可脫,他不由往旁邊翻身,在觸及那名女子時,女子身上比他稍低的溫度,還有那滑溜溜的肌膚刺激他,他呻、Yin一聲翻身就趴了上去。

頭自動的府下,自主的尋找那美味的桃源,兩人相互糾纏起來。

大手順着那玲瓏浮凸的身子而下……

沒一會屋裏就響起令人面紅耳赤的呻、Yin聲。

*

「娘娘。」一名宮女匆匆的跑了進來,對着坐在窗前望着暗藍的天際的秀麗女子喚道。

秀麗女子回頭,低低的嗯了一聲。

「娘娘,剛剛得到消息,成功了,雲妃已經被帶走,王爺也被帶了過去。」那名宮女俯身壓低聲音稟報。

「那讓他們帶人過去吧。」那名秀麗女子想了想點點頭,又轉過身子,望向暗藍的天空,天空上一彎冷月慢慢地被雲層遮擋,天Se暗了暗,只餘下零星的星星,閃著微弱的星光。

一會之後,一盞孔明燈悠悠升起,緩緩地飄向天空。

*

「該死,不是說帶人過來演戲的嗎?人呢?」在一處假山背後,兩名蒙面黑衣人煩躁的潛伏在那裏,其中一名狠狠地捶了一下假山,恨恨道。

明明都說好了,帶人過來,讓他抱着傳出去的,現在沒有人,他抱什麼?

他抬頭看了一下越來越高的孔明燈,不能等了,只是……

有了,那人回頭飛快的吩咐,「我去找Mao毯,你去抓一名宮女過來。」

旁邊那人聞言雙目一亮,對啊,Mao毯一蓋,誰能看出來不是雲妃呢?

很快Mao毯找了回來,宮女也抓了回來,一名黑衣人把Mao毯往那名被點穴的宮女頭上一罩,「行動。」

*

表演場地上各式的節目繼續表演着,但是當中的南宮擎卻看得毫無精神,左手撐在扶手上,右手無聊的擱在大腿上,一敲一敲的。

就連太後娘娘的神情也似有所思,好像被什麼困擾,就算底下美麗嬌艷的女子的舞蹈是如何的出Se,但是卻吸引不了她。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響起了一道又尖又亮的叫聲。

「救命啊!救命啊!雲妃娘娘被刺客抓走了,救命啊,有刺客,雲妃被抓……」

「救命啊!救命啊!」

「雲妃被抓了!」

……

隨着那道叫聲的響起,宮裏各處響起更多的附和聲。

看著錶演的南宮擎倏地站了起來,接着飛快的往外沖。

隨着南宮擎沖了出去更多的人跟了過去。

要是平常這個時候太後娘娘應該出來主持,至少也要壓制各宮的嬪妃和各官員夫人不能跟着去看熱鬧的,但是這次她一聲不吭,由著那些人跟了過去。

前面黑衣蒙面人手裏夾着一個人在前面狂奔,後面被驚動的禁衛軍,暗衛狂追過去,前方不時有禁衛軍攔阻。

只是那兩名黑衣蒙面人好像非常熟悉宮裏的道路,一路上都能躲開他們的圍捕。

很快的經過兜兜轉轉他們兩個把禁衛軍,暗衛一些武將帶着來到那一間屋子前面。

他們來到那屋子前面,還不用靠近就聽到裏面那激烈的撞擊聲,誘人的呻、Yin聲,他們相互對視一眼,看來今晚能完成任務了、7[:] 第648章你竟敢小瞧本官!

這個年輕公子,正是電影《九品芝麻官之白麵包青天》的第一反派人物——常威!

他手搖紙扇,目露邪光,走向戚老爺爺的老婆。

林宇邊烤全羊,邊注視常威。

此刻,婉君忙着招待賓客。

常威靠近婉君,笑嘻嘻地說:「婉君表妹,恭喜你今晚娶兒媳婦!」

婉君見到常威,掩飾不住喜悅之色,眉目之間流露嫵媚的風情。

她嫣然而笑:「我呀,只不過是人家的小媽,哪有資格高興呀,陪人家開心而已。」

常威瞅了瞅婉君的衣領,笑得更加猥瑣。

「對了,表妹,聽說你收藏了一本手抄的《華嚴經》,能不能借給我看看?

婉君聽完,芳心蕩漾,一副既害羞又期待的模樣:「能呀……你先過去,等我嘛……」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