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

人家家族內部,可是有活著的大佬的。

之所以賠償這麼多。

那全是因為看在茅山派的面子上。

而且。

真以為這些東西,全部都是送給林峰的嗎?

開玩笑。

其實他們就是換一種方式,把這些東西全部都賠償給茅山派。

這是兩個大勢力上層的博弈。

贏者通吃,敗者出局。

很明顯。

對面這白髮老頭所代表的一方,已經完全的失敗了。

但是不得不說。

茅山派雖然在這一系列的事情之中,沒有給林峰發出什麼消息。

但是林峰明白,在此之後回到茅山派,他一定有著大大的好處,畢竟有功必賞。

他可是豁出命去在幹活。

如果上邊兒再不給點兒好東西的話,那說出去的話,肯定會讓整個門派離心離德。

再說了。

這麼多年了,茅山派發展的這麼強壯,這麼厲害。

肯定不會做出一些貪墨的事情。

再說了。

自家親師祖可是茅山派的掌門人。

自己做唯一徒孫一代的扛把子,上去給師祖磕個頭。

師祖不給點兒好東西?

畢竟諸位師叔師伯,可是一個個把自己拿手的好東西全都送了出來。

就石堅大師伯那幾道雷霆,那可是妥妥的保命大寶貝。

更別說。

太師祖可是也有給自己禮物的。

作為現在茅山派的掌控者,真正的一頂一的大佬,給的東西如果差了,那能說的出去?

而且。

根據九叔以及各位師叔師伯那一副護犢子的樣子,就可以看出。

自家師祖是一個護犢子的人。

想到這裡,林峰有些雀躍,他都有些快點的想要知道,到底茅山總部會自己送來什麼寶貝了!

目送這些人離開。

林峰晃晃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剛剛沒仔細看。

現在他可得看看,這其中有著什麼好東西,自己可以貪墨一下。

別的不說。

就那幾千刀的上好宣紙,他得全部都留下來。

畢竟哪怕他已經可以算是一個有準備的大佬了,但是這種火力不足恐懼症,還仍然的在他的心中深深地鐫刻。

這是華夏傳統藝能了。

這可不能丟!

另一邊。

看到自家老大高高興興的把東西拿著回了卧室,小王忍不住為老大的敵人默哀。

像老大這種黑心腸。

誰與他為敵,那簡直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了。

估計從今往後,那白髮老頭是沒有辦法重新正視這一柄戒尺了。

蝦仁豬心。

這真是蝦仁豬心呀!

看的小王也忍不住有些惡寒。

老大真是太壞了。

只不過。

我喜歡!

這家老大越壞,說明老大活的時間越久。

這樣的話,作為一個已經上了茅山戶口的護法大將,他能逍遙自在的時間更久了。

不說了不說了。

摸魚摸魚!

一邊這麼想,小王從旁邊拿出了一個椅子,緊接著就掏出了一把瓜子兒。

一邊磕著,一邊看著外面人來人往。

剛剛那白髮老頭來賠罪的時候,他們已經把這一條街全封鎖了。

現在才剛剛解封。

畢竟這種事情多少也有點兒不好看,雖然說他們家族不復幾千年前的盛況。

但是他們也是要面子的好吧!

房間內。

笑眯眯的數著錢的林峰突然臉色一變,緊接著便忍不住望向了自己房間的洗臉盆。

只看到。

此刻那黃銅顏色的洗臉盆兒,正在發生著震動。

咣當咣當咣當咣當。

看那樣子。

不知道的,還真以為發地震了呢。

但是,俗話說的好。

小震不用跑,大震跑不了。

遇到地震這種事情,那乾脆就佛了。

就在林峰腦袋又開小差的時候,那洗臉盆兒突然停止了震動。

裡面的水流開始咕嘟咕嘟的冒泡。

如同一個小小的趵突泉一樣。

突然間。

那小小的水泡,化成了一個水柱,飄散在了空氣之中。

緊接著那一大團的水柱,突然炸散開來,變成了一副平平的水面鏡子。

裡面露出了九叔那和藹可親的面容。

看到林峰的時候,九叔臉上露出了笑容,當看到林峰手中拿著那份三份禮單的時候。

九叔的笑容更甚了:

「呵呵呵呵……」

「你小子大半年不見,沒想到這下子直接發財了。」

「真是讓為師十分的欣慰呀~」

一邊說著,九叔一邊松著自己的手骨頭。

骨頭捏的嘎嘣嘎嘣響。

看他那樣。

可不像是專門來恭喜林峰的。

聽到九叔說的話,林峰心中一驚。

壞菜了。

出來大半年了,忘了給九叔發條消息。

按照師父的個性。

回去這一頓暴栗估計是少不了了。

看到九叔捏得嘎嘣嘎嘣響的手指頭,林峰就有點兒雙腿發顫的感覺。

畢竟這玩意兒從小吃到大。

誰吃過誰知道。

再說了。

還有一道嚴峻的問題,出現在了林峰的面前。

他也面臨著如同九叔的一樣的問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