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第1個東西鬼靈就有反應。玉佩微微一顫,看來這個是他需要的東西。再接再厲,看看其他東西還有沒有。

這次讓我失望了,我把整個攤子拿了個遍,還是一點反應沒有,看來只有這一件東西是他需要的。我還以為起碼有個好幾件呢,這隻有一件兒,怎麼說呢?好歹也不算是空手而歸吧。

「你好老闆,這個碎片多少錢?您開個價吧,我要了」

老闆沒有說話,慢悠悠的從袍子里伸出了1根指頭。

這怕不是個啞巴吧,一根手指頭是多少錢呢?

「一千?」

老闆無動於衷,還是伸著一根手指頭

「一萬?」

老闆依舊無動於衷,依舊伸著一根手指頭

「總不能10萬吧」

老闆聽我說完這句話緩緩的放下了手指頭,看來這是表示默認了。

我內心一萬頭草泥馬跑過這個東西,竟然用10萬塊,這不是瘋了嗎?這不是獅子大開口嗎?雖然說嫌貴,但是也沒辦法,畢竟這是鬼靈需要的鬼靈,以目前來說是我的一大助力

雖然很心疼,但是有錢升這麼大個老闆,10萬塊錢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我招招手錢升直接付錢給這個老闆,然後正在付錢的時候,忽然聽見旁邊有兩伙人在爭吵。

有熱鬧看,這不比鬼市得勁兒嗎?我連忙拉著錢升前去觀看一下,發生了什麼事情艾德里安的真情流露讓李欽微微動容……

小人物更有人情味。

至高無上的大人物則追求太上忘情。

不過在這個節骨眼,李欽心下難免還是會蒙上一層猜疑,腦子裏似乎蹦出不久前視頻中托亞的腌臢嘴臉:「多疑是上位者的必修課。」

這種情緒無法避免,卻也讓他覺得厭煩。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441】會面 埃梅利剛一走出門外,就被陳無抓著手臂拉了過來。

陳無左手拉著埃梅利的手臂向上,右手按在她腦袋右邊一點的牆上,寬肥的衣服下,凹凸有致的身材頓時顯露了出來。

這讓陳無下意識咽了咽口水。

埃梅利被陳無一瞬間的操作弄得有點懵。

看著陳無的臉貼了上來,兩人的鼻尖就差一點就可以碰到的地方,埃梅利的理智突然回來了。

埃梅利輕蔑一笑,輕輕「呸!」了一聲。

氣流吹了陳無一臉。

「像我這樣,美得不可方物的超級美少女,什麼場面沒見過,就這?」

陳無皺了皺眉,「樹莓味?下次記得多喝牛奶,少喝樹莓汁。」

「你!」

埃梅利皺了下鼻尖。

左手推開陳無,「那也麻煩你下次少喝蘋果酒,多喝點樹莓汁!」

說完,一甩頭髮,步伐越來越快,也越來越亂,急匆匆的走回自己的房間。

陳無站在原地,看著埃梅利逞強的回去,沒揭露她「嘴強王者」的事實。

「好了,這樣我就不虧了。」

心裡美滋滋,摸了摸側腰,

「嘶,其實還是有點疼的。」

擰的那一下倒是沒什麼,只是冰元素附著后,就難辦了。

陳無忍著疼,敲了敲埃梅利的屋門。

「腰疼,去找芭芭拉了。」

話音落下,屋子裡就傳來埃梅利不耐煩的聲音,「要去就去,跟我說幹嘛!」

屋子裡,埃梅利腦袋裡有些暈乎乎的,盤著腿坐在床上。

然後想起來自己擰陳無的時候,下意識的冰元素附著。

再聯繫陳無剛剛說的話,不自主的嘟起了嘴巴。

「不會找我嗎?非要去找什麼芭芭拉。」

煩躁的拽了拽頭髮,埃梅利胡亂的穿上拖鞋小跑著走到門口,猛地拽開屋門,想喊陳無回來。

結果一開門就看見陳無一臉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埃梅利:「……」

拽了一下門,沒關上,埃梅利扭頭坐到床上。

陳無笑著走了進來,低下身子,看著埃梅利小巧白嫩的腳丫,伸手戳了戳。

埃梅利的腳被碰到,下意識一縮,

「你走開!」

「抬腳,鞋穿反了。」

埃梅利乖乖抬腳,陳無把兩隻拖鞋拽了下來,又把鞋以正確的循序套在埃梅利的腳上。

陳無看著不停縮回去又伸展開的幾根腳趾,沒忍住輕聲笑了笑。

抬頭一看,埃梅利正好和他對視。

埃梅利臉上染滿了紅暈,意外的好看。

緩緩站了起來,側腰的疼痛,讓陳無沒忍住又摸了一下。

埃梅利拍了拍她旁邊,「坐過來!」

陳無乖乖坐過去。

「衣服撩起來!」

陳無照做。

埃梅利催動冰元素,驅散了陳無側腰的冰元素殘留。

驅散完成後,埃梅利站了起來,就要離開。

「去哪?」陳無下意識問了一句。

「今天被你碰到好幾次了,不幹凈了,去洗澡!」

……

埃梅利躺在浴缸里,腦袋上的呆毛也萎蔫了。

想到之前陳無的動手動腳,埃梅利就一陣臉紅,想來想去,乾脆就不泡著了。

浴室里升騰著白霧,勻稱修長的玉腿緩緩從水中抬起。

凝脂白玉般的肌膚顯得白裡透紅,一滴一滴的水珠順著大腿的優美曲線下滑。

最後從腳踝處滑落到地上。

埃梅利站直身體,灰白色長發遮住她光滑的美背。

擦乾身上的水珠,埃梅利拿過來浴巾裹住身體。

正要開門,眼前卻逐漸變黑。

「糟糕!該吃飯了。」

埃梅利努力控制著身體,後背貼著牆,慢慢坐到地上,右手用盡全力敲了敲門,發出輕輕的響聲。

「陳…陳無!」

埃梅利的聲音變得格外軟綿綿的。

躲在門外偷聽埃梅利洗澡的陳無,聽到隱隱約約傳來的埃梅利的聲音。

一時有些遲疑,總感覺埃梅利在釣魚執法怎麼辦?

再仔細聽的時候,似乎確實聽到了埃梅利喊他的名字。

陳無敲了敲門,沒有反應。

果斷打開門,浴室里霧氣四散,埃梅利倒在牆邊。

陳無走過去伸手把埃梅利抱了起來。

因為角度的原因,陳無只要低頭一看就能看到一模雪白。

「媽.的,真考驗意志力啊。」

抱著埃梅利,右腳用力一踹,陳無有些感慨,

「這是他第幾次踹壞屋門來著?」

將埃梅利放到床上,看著浴巾,陳無有些頭痛。

這次確實是胸前有丘壑了,可惜自己不想立馬鎮山河。

莉莉絲睡過去了,店裡除了自己也沒有清醒的人了。

陳無嘆了口氣,將埃梅利的身體翻了過去,左手拽著浴巾,抬眼看房頂,用力一拽。

埃梅利短暫清醒,迷迷糊糊中又睡著了。

陳無不敢低頭,右手拽著被子向上一扯。

低頭看著沒有裸露出來的肌膚,陳無鬆了口氣。

幫埃梅利蓋好被子,陳無看了眼窗外,差不多該是吃晚飯的時間了。

下樓!

「廚具們啊!你們的家庭煮夫又回來了!」

時隔幾日,陳無自感廚技疏鬆了些。

至少做不出能閃耀金色光芒的美食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