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去見識見識?

嗯,就見識見識,絕對不做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

二十分鐘后。

楊磊到了地方。

重生前他只在網路上看到過寥寥幾張圖片。

現在站在這個大門口,頗有些時空轉換的錯亂感。

至於裝修什麼的,在他眼裡只能算一般般,甚至還有些土氣。

不過……

美女真多啊。

這還不到下午兩點鐘,可門口進出的美女卻已經一波接一波,光是那兩排迎賓的顏值,就都足以和好多影視明星媲美,那小臉蛋,那小身材,一個字,絕!

哪怕是他這個見多了美女的老司機,也忍不住有些心神動蕩。

難怪消費水平那麼高。

服務質量在這兒擺著呢。

值那個價!

車剛停下,就有服務生過來幫他泊車,雖然穿著打扮以及髮型在他眼裡都很土,那個服務態度簡直沒得說,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讓他相當受用。

一個泊車小弟都是這樣的服務態度,那裡面的小姐姐們豈不是……

泊車小弟剛離開,趙愛清就大笑著從大堂里出來,「老弟,咋樣,這地方,還滿意不?」

楊磊豎起大拇指,「頂呱呱。」

「哈哈哈,那是,跟你講,這裡在全國範圍內都是首屈一指的好地方,絕對能讓你滿意,」趙愛清說到這裡壓低聲音:「這麼跟你說吧,在這裡,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人家做不到的,玩法多種多樣,直到你滿意為止。」

「老趙,聽你這語氣,是常客啊。」

「沒有沒有,我就偶爾來坐坐,不敢常來。」

「咋?」

「窮啊。」

「信了你的鬼話。」

「真的,這裡是真正的銷金窟,家底兒不厚實的,不用三五年,三五個月就有可能被掏空。」

「那麼誇張?」

「不誇張,一點也不誇張,進去了老弟你就知道了,」趙愛清說到這裡忽然壓低聲音問:「老弟,你要不要辦個會員?好處不少呢。」

楊磊想都不想地搖頭。

見識見識也就罷了。

真要辦個會員卡,那就是把柄,不但會被夜總會老闆抓住,三年後還有可能被官方抓住。

這要是被人不小心披露出來,對他的形象是個極大的打擊。

他才十九歲,還是省高考狀元,光華學院的學生,班長,一旦被人抓到在這裡辦卡的事兒,那可是要身敗名裂的。

趙愛清繼續低聲道:「放心,不用登記實名。」

「真的假的?」

「真的,當然只是不用登記,但該查還是要查的。」

楊磊這才恍然,「那辦一個也行。」

其實吧,楊磊雖然是第一次來這地方,但對這裡可不是一無所知。

相反,知道的還不少呢,雖然只是在網上看到的別人的口述。

但至少知道,這家夜總會沒有趙愛清說得那麼誇張,什麼家底兒不厚實的三五個月就會被掏空。

那也太把這家夜總會當回事兒了。

這裡的消費水平是高,但也只是相對而言,門票也就幾百塊,包廂費分等級也是小千到大千,還有百分之十五的服務費,此外就是吃的喝的,這個費用是貴,但也在承受範圍內,跟十幾年後的高檔酒吧沒多大區別。

而且,這裡不是,至少在明面上不是那種亂七八糟的場所,不提供亂七八糟的服務,只是提供一個場所而已。

傳言中的有償陪侍者,在名義上也不歸夜總會管轄,只不過有準入門檻並且需要接受一定的專業培訓罷了。

嗯,至少明面上挑不出問題。

和楊磊重生前見識過的一些高檔酒吧幾乎一模一樣,在裡面就是吃喝玩樂,至於你在酒吧里認識了什麼人帶到什麼地方去幹什麼事情,那都和酒吧沒有關係。

果不其然,直到進入包廂,楊磊碰到的服務員服務生都很正規,穿著打扮還都挺端莊,容貌氣質也都非常出色,那配置比十幾年後的星級酒店也絲毫不差。 「阿曲,別來無恙。」雲無幻慢慢走向信蒼曲,溫雅的招呼道。

「本上就說么,這平白無故的,幻王殿下怎會出雲海?又怎會不遠千里來到昆陽城?」信蒼曲玉扇一甩,輕輕搖起,目光詭譎的看著雲無幻,唇畔銜著一抹妖異的笑。

「阿曲是如何發現我的?」雲無幻不以為意的淡笑著,那般俊美清逸的笑,真與仙者無異。

「哈……」信蒼曲笑一聲,妖魅的看著他,眸中儘是傲然之色,「在幻王殿下出手的那一刻,幻王殿下覺得還能瞞過本上么?」

方才信蒼曲就是有意要引雲無幻出手,她知道,雲無幻既然在意她,不能讓她死,那麼無論他是想利用自己,還是出於其他目的,他都不會袖手旁觀,所以信蒼曲才會有恃無恐的停下並收了手,她在賭雲無幻會救她。

「原來,無幻終是太過自負了。」雲無幻淡淡勾唇,微微一嘆,方才那一幕他看得清清楚楚,又怎會猜不出信蒼曲的用意,可他除了按照信蒼曲所算計的道路走下去,卻別無選擇。

「並非幻王殿下太自負,而是……」信蒼曲一字一頓,笑著否道,「你一點也不了解本上。」

「的確如此,我還不夠了解阿曲。」雲無幻坦然承認,「只是,阿曲可肯給我一個機會,讓我慢慢了解你?」

「不肯!」信蒼曲的回答很乾脆,很決絕,也很傷人。

雲無幻一怔,未曾想過自己也會有被人拒絕的一日,心頭不由得湧上了一抹悵然之味,凝眸看著信蒼曲,此刻的她臉上儘是冷傲與決然之色,如她這般孤高、這般強大的女子,世上絕不會再有第二個!

信蒼曲滿不在意的搖著玉扇,又意味深長的道:「本上不知,原來幻王殿下與昆吾六殿下會有如此深厚的交情,竟肯親自出雲海,不遠千里來昆陽城助他。」

「多年前,母后禮佛途中曾遇殺手伏擊,幸得昆吾六殿下出手相救,才得以保命。」雲無幻頓了一下,明眸中仍是一片清明與淡然,「此次我助他,也算替母后還了恩,了了這一樁舊事。」

信蒼曲目光有意無意的眺一眼上空那一片蒼白,道:「如此說來,幻王殿下今日之舉,只是在還恩?」

「也不盡然。」雲無幻笑笑,似不打算瞞她什麼,「還恩只是原因之一。」

信蒼曲側首看著他,緋瞳中蕩漾著一縷微波,妖魅的笑意之後,卻埋著幽深難測的火光,「那麼其他原因呢?」

「其他原因,如何能瞞得過阿曲?」雲無幻淡笑道。

「呵……」信蒼曲微微垂首,然後又半眯起一隻眼,笑吟吟的問他,「那日幻王殿下硬要帶本上離開,便是不想讓本上攪了你的局吧?」

「不想歸不想,阿曲卻還是進了雲極之境。」雲無幻仍看著她,明眸中似帶有深思,以信蒼曲之智,自然能夠猜到這雲極之境,所以他沒有多言。

「哈……」信蒼曲一聲冷笑,「幻王殿下以為,本上是自願進來的么?」

「若阿曲不是自願進陣的,那麼便是被吸進來的?」雲無幻又道。

「幻王殿下是想在本上面前裝蒜么?」信蒼曲挑眉輕哼一聲。

「絕非裝蒜,此陣兇險難測,我也是第一次擺出,並不知其究竟能發揮出怎樣的威力來,所以才不想你入陣涉險,才會到迥王府親自尋你。」雲無幻解釋道。

「不想本上入陣,不想令本上涉險?」信蒼曲一臉的諷笑,明顯不相信他的話,「既如此,幻王殿下明知本上會落入陣中,卻為何還要布下此陣呢?」

雲無幻不禁被她問住了,一時竟不知該如何回答她,只是沉默不語。

「本上姑且相信幻王殿下所言皆屬實,那麼這雲極之境,便是為那邪鬼所布了?」信蒼曲輕輕揚眉,又問道。

雲無幻依然靜默不語,心下已猜到,信蒼曲口中的邪鬼,定然便是同她一起入陣的昆吾迥諾。

信蒼曲見他默認,玉扇抵著下頷,腳下慢悠悠的踱著步,似有些不解,又很好奇,「有一點本上始終不大明白。」話到此處,她忽然抬眸盯著雲無幻,似想從那張淡然的臉孔上盯出一絲不一樣的情緒來,「幻王殿下為何要與昆吾迥王為敵呢?」

「阿曲覺得是為何呢?」雲無幻勾了勾唇,笑得十分溫雅。

信蒼曲眉頭微蹙,撇撇嘴道:「幻王殿下該不會又想往本上身上推吧?」

「阿曲與他」雲無幻剛剛開口,信蒼曲又將玉扇忽然一指,「別再說是為了本上!這樣的鬼話騙三歲孩童都不會有人信!」

雲無幻聞言有些無奈的垂眸一笑,搖搖頭,似嘆非嘆的道:「阿曲不信,我也沒有辦法。」

信蒼曲狐疑的斜睨著他,「即算幻王殿下真對本上有意,那麼也該看得出,本上同那邪鬼勢不兩立,卻還有什麼理由醋性大發呢?」

「不錯!阿曲說的很對,我沒有理由妒怨他。」雲無幻淡雅的一笑,繼續道,「不過,阿曲既與他勢不兩立,我自當要助阿曲除掉他!」

「助本上除掉那邪鬼?呵呵……」信蒼曲微詫,隨即又哧哧笑了起來,「這麼說,幻王殿下當真是對本上用情至深呀?」

「阿曲睿智無雙,理當明白我之心意才是。」雲無幻道。

「幻王殿下的心意?」信蒼曲反問一聲,緋瞳一轉,然後又輕輕搖頭,笑眯眯的呢喃道:「怪了……」

「什麼怪了?」雲無幻有些疑惑的看著她。

「本上忽然發現,無論如何竟都看不透你。」信蒼曲眉一擰,似染上了一縷愁思,唇際卻始終點著一抹妖異的笑,用心的看著他,看著這個……世人眼中的仙、自己眼中的惑。

「其實阿曲並非看不透我,阿曲之所以如此覺得,是因……」雲無幻微微苦笑,真真的深深的凝住那雙緋瞳,「阿曲看到的,一直都是真實的我。」

「真實的你?」信蒼曲微怔,那雙澄凈的明眸好似沉澱了千萬年的靜湖,無波無瀾,甚至連半點雜塵都沒有,只有自己的影子,那樣的真實……彷彿觸手可及。

心頭一滯,不敢置信的看著他,難道他……是真的??

只是,即便是真的又如何,她依然是妖帝蒼上!

雲無幻點了點頭,輕輕的緩緩的卻矢志不移的道:「無論此前還是日後,在阿曲面前,我……永遠都是最真實的我。」

信蒼曲定定的看著他,那雙緋瞳中有驚有疑,還有……還有一絲慌。

一晃間,半空中驟然閃現了一道人影,速度之快,足可與方才的黑電相比。

不待兩人回首望去,一聲重響已傳入耳中。

「勁松?!」看著摔落在地的尹勁松,雲無幻不由一驚。

「噗!咳咳……」尹勁松捂著胸口,剛剛開口,便猛地噴出了一口鮮血。

「勁松!」雲無幻趕忙近前察看。

「殿下,咳咳……」

見尹勁松咳血不止,雲無幻抬手正欲封住他的穴道,這時,卻聽信蒼曲急聲道:「莫動他!」

已至尹勁松身前的手當即一頓,雲無幻偏首看著信蒼曲,眼中帶有一絲不解。

「他的肋骨已斷,且插進了肺里,所以才會咳血不止,此刻你若點了他的穴道,只會令他肺部積血,反而適得其反。」信蒼曲不緊不慢的走上前,俯下身,抬扇將雲無幻的手按下去。

雲無幻一呆,怔怔的看著她。

下一刻,只見信蒼曲眸光一閃,接著,那柄紅玉扇忽然一開,再一揮!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