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萬兩千,距離買門票的九十九萬又近了一步。

如果接下來的這場大逃殺順利的話,那麼這個數字將再度增加十萬,從十六萬變成二十六萬,又可以向前邁進一大步。

再加上那場大逃殺只有獎勵沒有懲罰,無論如何,它都是一個穩賺不賠的好活動。

陳越在心中計算了一下自己還需要多少積分才能夠攢到九十九萬,然後站起身將葛拉西蒂亞之花插在花瓶中,擺到了玻璃展示柜上。

開心!他的收藏品又增加了一個。

此時的玻璃展示柜上早已放滿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其中大多都是他從副本中獲得的獎勵,如黑色淤泥、葉之石、沙奈朵超進化石、厲害釣竿等等。

將上面的道具分門別類的整理好,陳越心滿意足的拍了拍手,這才坐在沙發上,查看起稱號【極境】的具體作用來。

【極境:王者稱號,排行榜第一的玩家專屬,佩戴此稱號的玩家每月可獲得一次進入極境特訓的機會。】

在陳越觸碰這個稱號的一瞬間,上面的介紹便開始發生了變化。

「【極境:突破極限,勇攀巔峰!強者之上,還有更強!】」

「玩家身份驗證中……」

「驗證成功,恭喜玩家陳越正式激活極境,在極境中,玩家可自由挑選發生在各大副本的模擬戰役,挑戰其中的強敵,進行極限歷練!」

「極境共分為地獄與噩夢兩種難度,每種難度共分為十五個階級,玩家每突破一階,即可獲得豐厚獎勵,其中包括但不限於【角色卡】,【自選精靈招式】、【對應未孵化精靈蛋】、【抽獎機會】等等。」

「是否進入選擇界面?」

陳越:「是!」

「已進入!當前難度為:地獄,通關地獄難度,即可解鎖噩夢難度!」

【地獄篇】

【一階:雪拉比!被黑暗支配的森之幻獸!(已解鎖)】

【二階:風花雪月!進擊,三神鳥!(未解鎖)】

【三階:大海嘯!黑暗洛奇亞之戰!(未解鎖)】

【四階:特別篇!挑戰龍之使者,渡!(未解鎖)】

【五階:特別篇!白銀山,赤紅之日!(未解鎖)】

……

【十四階:激戰!大地與海洋!(未解鎖)】

【十五階:特別篇!冰凍一切,惡之假面!(未解鎖)】

「是否進入一階地獄極境?擊敗其中的敵人,可解鎖二階極境。」

「註:全道具禁用,每次只可攜帶一隻精靈進入,失敗無懲罰,無挑戰次數限制。」

看著這苛刻的規則,陳越有些好奇裡面究竟是個什麼情況。

反正沒有懲罰,就去看看應該也沒事。

想著,陳越帶著剛落到他肩膀上的雪拉比,選擇了進入。

下一秒,他面前的一切赫然發生了變化。

這裡是一片黑暗死寂的森林,天空上籠罩著一層詭異的紅光,四周沒有一絲聲響,一切就宛若地獄一般,看起來十分駭人。

雪拉比察覺到了不對勁,緊張兮兮的抱著陳越的手臂,謹慎的觀察著四周。

陳越看著四周茂密的陰森樹叢,心想:就是氛圍恐怖了點。

這環境,這天空,這氛圍,用來當場地拍恐怖片再合適不過了。

陳越一邊向前走,一邊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這個極境副本的名字為:雪拉比,被黑暗支配的森之幻獸,如果他沒猜錯的話,只要擊敗了雪拉比,自己就能夠解鎖通往下一層的通道。

但雪拉比在哪呢?

這也沒給個提示。

「比……」雪拉比感受到了四周開始湧出了一股黑暗的氣息,頓時更加緊張了。

「別怕!」陳越安慰了它一句,說話間,伸手撥開了擋住通往前方道具的樹叢。

但下一刻,他感覺腳下一空,隨即整個人直接朝下方墜落了下去。

「叮!您已摔死,是否重新挑戰?」

陳越:???

什麼個情況?他怎麼就摔死了?

抱著疑惑,陳越選擇了是。

下一秒,他整個人便再度回到了一開始的位置。

「能感受到另一隻雪拉比的位置嗎?」陳越把抱著自己手臂的雪拉比摘了下來,問道。

「比……」

這隻可憐的雪拉比發出了弱弱的叫聲。

這片森林裡的黑暗氣息太過於濃郁了,它無法感受到任何東西,甚至連與森林溝通都無法做到。

陳越看著它的表情,說道:「如果你害怕的話,我們可以先出去,換快龍它們過來。」

說完,陳越本以為雪拉比會欣然同意,可誰知它卻果斷的拒絕了這個提議,而是綳著小臉,繞著陳越飛了一圈,氣勢十足的叫道:

「比!」(我也可以戰鬥的!)

陳越:……

「好吧,那我們再繼續向前探查一下。」

於是這一次,陳越換了一個方向。

由雪拉比在前面帶路,他跟在後面走,在穿過幾個擋路的樹叢后,陳越再度感覺到腳下一空。

「叮!您已摔死,是否重新進行挑戰?」

草!

他還就不信了!

陳越果斷的選擇了是,下一秒,他與雪拉比第三次回到了一開始的地方。

只不過這一次他沒有貿然行動,而是指著上方說道:「你先去上面觀察一下四周的情況,然後再下來告訴我。」

「比!」雪拉比一臉鄭重的點了點頭,隨即揮舞著翅膀,朝著天空飛了過去。

7017k暮色森林外圍,此刻雲集了大量的宗派勢力。

龍脈被殺,影響實在太大了。

中域十大宗派派過來的強者,在觀察了一陣情況后,並沒有選擇進入,而是紛紛返回,用各自的方法,將這個消息告知宗派,等待之後的命令。

而如孫小壽這樣的宗派之主們,可不管那麼多。

一看再次開啟的活

《全民宗主:我的殭屍有點強》第一百零二章天庭動手 就這樣,在彼此清澈的眸光之中,任思緒遠飛,似水年華,終是化為了記憶深處一段最為恬靜的時光,靜聽茶語流年,讓心事如花盛開,最單純、最美好的年少時光在以後回憶起來總是最為美好的存在。

「如果你再這麼浪費我的茶,以後就別找我給你煮茶!」在南緋顏第三次換下趙顏鈺面前的茶水之時瞪着他說道。

「我錯了!錯了!錯了!」南緋顏看着他這般模樣又忍不住發笑,其實有時候南緋顏自己也清楚不該由著趙顏鈺來尋自己,可她也是害怕孤獨的,她也奢求有這樣一個人可以一直陪着自己。

趙顏鈺的性子其實比她想像中要好上很多,以前看着總覺得像個小大人,如今才發現其實他也有屬於他的孩子氣,有少年該有的模樣。

日日如初,這兩人也不嫌棄時光無趣。

年少輕狂的公子,多少都會有幾個興趣相投之人,可是最近宮陵駱發現他越來越約不出來趙家那小子呢,每次都說有事,今天自己就要來看看是有什麼事。

宮陵駱,宮家大少爺,這些年在京都混得很是不錯,因為宮家和趙家也算是世交,所以這宮陵駱也算是趙顏鈺自小的好友,他來趙府自然也沒幾個人敢攔著。

「宮少爺,您來了怎麼不通知一聲了。」

「你們家大少爺呢,我來尋他的。」

「少爺在南苑,小的立馬去通報。」

「不必了,我自己去尋他。」

「誒,宮少爺!」南苑可是住着那位郡主的,得趕快通知大少爺才行,要是這宮少爺衝撞了那位小郡主,可使不得。

「大少爺…大少爺…」

「何事?」

「宮少爺來了,現在馬上就到南苑了!」

「怎的把他引來了南苑?!」趙顏鈺在那一刻有一瞬的不悅,這南苑是緋顏所居之所,這無通報之聲就將別的人引來了,他們在想些什麼。

「奴才也不想的,您也知道宮少爺那性子,小的攔不住啊。」

趙顏鈺心中不悅,偏偏還什麼都不能說。

「我知道了。」

「那我先回房。」南緋顏在聽說有外人來此,一時也不太好獃在此處,只得先回房去,先不說外人,就是這趙府之人她大多都是能不見就不見的。

「好!」趙顏鈺自私的不希望任何人見到緋顏。

「趙顏鈺!」宮陵駱就似如臨自家府門一般,直接闖來了後院,在見到趙顏鈺的那一瞬似乎見到他身後的轉角有一片衣袖滑過,女子?!「你小子一天天的幹嘛呢!」

宮陵駱自顧自的落座,看到一應俱全的茶具還有些詫異,這小子原來喜愛的是這些嗎?看來是他小看了這下子,原本以為他最愛的不過是舞劍溫書的,不耿直,都不同他們這些好友說上一二,不過看到他知道自己來了,還為自己添了杯的份上,原諒他了,這樣想着,宮陵駱直接拿起一旁的茶杯,最是滾燙的熱茶,這個天正適合。

不過在宮陵駱剛端起杯中茶的時候便被趙顏鈺奪了過去。

「趙顏鈺,這可是滾燙的熱茶,你幹嘛?!」宮陵駱保持着端茶的姿勢很是詫異的看着趙顏鈺,這麼滾燙的熱茶,他想燙死自己啊。

「你喝這杯!」趙顏鈺很是自然的將自己面前的茶交到了宮陵駱的手上。

「有什麼不一樣嗎?」不是一盅煮出來的!

「這…這杯是我的。」

「我們之間還分你我嘛,我都不嫌棄你!」

「你就說你喝不喝吧?!」本來他來尋自己都尋到南苑了,就很是不悅,還跟個大爺一樣,憑什麼啊!

「切!」這位主就是大爺,他還能說什麼呢,難得喝一杯這小子泡的茶,自己還敢挑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