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下不知道老大的想法,說了一句,傻乎乎的跑了出去。

奧爾科特進入一個房間。

這是一間書房,每面牆壁都有一個大書架,上面擺滿了書籍。

書籍的種類幾乎囊括了所有科學,有哲學,自然學,經濟學,文學,軍事學等等。

奧爾科特雖然是一個暗黑世界的大佬,卻是一個喜歡讀書的人。

能夠把上帝聯盟發展到如今這個地步,這跟他喜歡讀書,有着莫大的關係。

正是因為這一點,讓他有別於一般的暗黑世界大佬。

他的言行舉止,有時候給人的感覺,顯得非常粗魯。

不過這都是裝出來的,真正跟他接觸過的大人物,都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角色,不敢有絲毫小覷。

奧爾科特按下了踩了一下書桌底下的一個開關,其中一個書架往一邊緩緩移動,露出了一道門。

這是他準備的逃生通道,就是為了應對這種情況而修建的。

不出意外,上帝聯盟今天就要被波嵐國瓦解了。

他要做的就是逃出升天,以後在慢慢籌建上帝聯盟。

親自上場,死磕到底,從來不是他的選擇。

轟轟……

傳來了幾聲巨大的爆炸聲。

「全部投降,否則格殺勿論!」

居所外,一位將級軍官大喝一聲,聲音中滿含殺意。

「我投降,不要殺我!」

很快,有人開口投降。

這就像撕開了一個口子,不斷有人投降。

這也是可以理解的,面對已經取得絕對優勢的波嵐國軍方,他們要是再抵抗下去,必死無疑。

波嵐國沒有死刑,投降最多去吃牢飯,不至於連命都丟掉。

「奧爾科特在哪裏?」將級軍官詢問道。

「老大在房子裏,說是在想辦法。」奧爾科特的心腹手下回答道。

他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就說出了奧爾科特的位置,保命要緊。

「把房子給我包圍起來!」將級軍官立刻下了命令,「特戰偵察連,進去搜索!」

「是!」

一名上校軍官立刻派人將居所團團圍住,一名上校軍官則是帶着十幾個特種部隊人員,進入了居所。

書房裏的奧爾科特,聽到外面的動靜,立刻鑽入書架後面的通道。

然後,按了一下裏面的牆壁上的一個按鈕。

書架緩緩移動,恢復了原狀。

這是一條約為四十五度角的斜坡通道,延伸到地下大概有一百米左右。

奧爾科特走了幾分鐘來到盡頭,這裏有一條直通數公裏外的公路。

他在這裏準備了一輛越野車,只要開上車,幾分鐘時間,就可以到達外面。

他坐上車,立即啟動,越野車以最快的速度,駛出了昏暗的通道,來到有陽光照射的地方。

這裏是一座大山,峰巒上樹木繁盛,一片蔥綠,環境極好。

公路就修建在懸崖邊,懸崖下就是波濤洶湧的大海。

這條公路的盡頭,有一個小碼頭,那裏備有一艘快艇。

只要上了快艇,就可以逃出升天。

「哼,等我重新組建上帝聯盟,一定會報今日之仇。」奧爾科特怒聲低吼。

以三殿組織的風格,可以想像,上帝聯盟在全球各地的據點,都會被覆滅。

估計這個時候,聯盟里的成員已經十不存一了。

那些活下來的人,都是僥倖生還的。

奧爾科特要想重建上帝聯盟,恢復以前的實力,沒有十年都完不成。

這還是外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否則就算到他老死,都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要知道,現在各國大勢力肯定已經知道了上帝聯盟想要謀殺方井然的事情。

他已經成為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就算是想要找個比較好的地方,建立上帝聯盟的總部,都已經不太可能。

只有到中東或者非洲等動亂地區,才能夠做到這一點。

「沒辦法,到時候就選非洲吧。」奧爾科特思量著自語道。

轟!

就在這時,前方的公路,響起一聲爆炸。

奧爾科特臉色驚變,慌忙剎車,在爆炸處前方停下。

爆炸的煙塵散去,他看到了六個黑衣人,出現在眼前。

「暗影殿殺手!」奧爾科特瞳孔一縮,驚呼出聲。

身穿黑衣,左手持刀,右手持槍,不是暗影殿的殺手,又會是誰?

「奧爾科特,你跑不了的。」其中一名暗影殿的殺手,冷冷說道。

對於奧爾科特的這條逃生通道,天影殿早就已經探查到了。

今天波嵐國軍方攻擊洛蘭小鎮,白浪就讓冷青派了幾個人守在這裏,以防奧爾科特逃跑。

「暗影殿真是看得起我,對付我一把老骨頭,竟然派了六個人過來。」

奧爾科特開門下車,臉色陰沉的說道。

對於三殿組織能夠發現他這條通道,他還是有些意外的。

畢竟,修建這條通道,他沒有告訴任何人,修建的人員,在修建好的那一天,都被他親手殺死了。「還有誰需要指教的?」

蘇緣淡淡地說道,視線對準了先前嘲諷他的那幾個人。

強頂著蘇緣的視線,沈岩覺得頭皮有些發麻,但他依然不敢吭聲。

蘇緣與孫少雲的比賽,已經讓他清楚的認識到他與蘇緣之間的差距。

怎麼會有這麼強的人???

沈岩心中駭然不已。

《這個寶可夢訓練家強的過分》第一百一十七章:蘇緣最擅長的領域!(求訂閱!!!) 「是嗎?中午十二點?好的,馬上到。」

葉飛掛斷電話,他剛才給虎榜平台的人打了一個電話,要挑戰虎榜需要預約,只有預約了才可以挑戰,葉飛看了一眼手機,十一點半了,還有半個小時,來得及。

葉飛剛開車出門外,便是開到一個滿頭白髮的老太太走來,身後跟着一群人,那老太太器宇不凡,一身凌厲之氣,七十多歲的樣子,很是蒼老。

葉飛把車子拐彎,眯着眼睛看着門外的老者,那老者越看越熟悉,葉飛看着那老太太的鼻子,葉飛看的很熟悉。

「宋白芷!」

葉飛腦海之中忽然想起這是誰,葉飛連忙停車拉手剎,他走下車去。

「媽,您來了,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呢,我好去迎接你。」

葉飛下車后,對着宋白芷恭敬的說着,她是宋紅顏的母親,沒想到今天竟然來天城了,還找到了這裏,算起來,十年沒見了吧。

「哦,女婿葉飛啊,你的樣子一點沒變,看來是修鍊的更加精進了呀。」

宋白芷看到葉飛后,便是用着渾濁的眼睛打量著葉飛,葉飛一點沒變,臉上一道皺紋都沒有,而她早已經白髮蒼蒼了,想當初葉飛遇到宋白芷的時候,她還風華正茂,當時雖然也是上了年紀,但是一點都不顯老,如今七十歲了,難以抗住蒼老啊。

「媽,我送您進去吧,宋紅顏還在打扮,讓她好好陪陪你。」

葉飛扶著宋白芷朝着裏邊走着,宋白芷身後帶着的人緊跟着,他看着葉飛的大房子,很是羨慕,覺得葉飛是個有本事的人,在天城有這麼大的房子,是很不容易的。

「不用扶我,雖然我老了,但是我還是走的動的。」

宋白芷用着蒼老的聲音對着葉飛說着,葉飛心中一陣難受,自己娘親這是復活了一遍,所以還年輕,不知道五十年後,自己的娘親又該如何呢,也是這般模樣吧。

「你去辦你的事吧,你不是要出去嗎?我主要是看看宋紅顏,我的女兒。」

宋白芷對着葉飛說着。

「哦,那我去了,宋紅顏就在樓上,待會會有人招待你。」

葉飛對着宋白芷說着,反正她是來看自己女兒的,葉飛做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你要去幹嘛?」

宋白芷隨意問了一口葉飛,也就隨口問一下。

「去挑戰虎榜,馬上就回來了。」

葉飛對着宋白芷隨意的說着,隨後便是離開。

「什麼?你要挑戰虎榜?」

宋白芷睜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難以相信,此時宋白芷身後的那些人也是睜大了眼睛,他們面露震驚之色。

「對,已經預約了,還有半個小時。」

葉飛對着宋白芷說着,現在已經過去五分鐘了,還來的及,不然下次預約,可能就明天下午了。

「不,葉飛,不要去,你不能去。」

「虎榜高手雲集,遍佈着天城所有的高手,能夠上虎榜的,絕非等閑之輩,你去了就要簽生死狀,被打死也沒有辦法,不能去,絕對不能去!」

宋白芷一把就是抓住了葉飛的袖子,根本不讓葉飛去。

「我已經預約了,還有二十三分鐘,我時間來不及了,娘,我得去啊。」

葉飛沒想到宋白芷這麼害怕,自己連虎榜第一的龍戰都挑戰了,還怕什麼虎榜啊,還不是手到擒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