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

嗯,好像和原則問題之類扯不上邊。

再加上,出於某種掩耳盜鈴的鴕鳥心態,到底還是點了點頭:「好的。」

兩個女人一起上樓,來到放置有男人常備衣物的衣帽間,挑出一套從裏到外的男士衣物,伊芙還不忘給自己妹妹找了一套換洗,再次下樓,穿過走廊,剛剛走進氤氳著淡淡霧氣的溫泉浴池,就聽到柳德米拉似乎一邊吐著水一邊語帶嬌嗔的女聲:「不要啦,西蒙……噗……這水好難喝……噗……等下讓姐姐來,她肺活量大,肯定能堅持好久的。」

伴隨女孩的聲音,兩女也看到冒着熱氣的溫泉浴池內的情形。

西蒙坐在日式風格的溫泉浴池邊緣,池水較深,幾乎淹沒肩頭,兩條肌肉線條流暢的修長手臂攀在池邊,另外的柳德米拉只有一個腦袋和一截纖細脖頸探出男人面前的水面,還在噗噗地吐著水巴拉巴拉。

這個。

即使已經24歲,瑪爾塔·貝克納茨依舊還是標準的雛兒,至於伊芙,其實也差不太多。只不過,女人對於很多事情總是更容易無師自通,即使真的不太明白,也大概能意識到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肺活量大?

好吧。

臉龐徹底紅透的伊芙忍不住想着,自己為什麼就不能和父親那樣,平日裏狠狠心,結結實實地收拾這個不著調的妹妹一頓。

側對着門口的緣故,柳德米拉首先看到了伊芙兩人進門。

瑪爾塔可以鑽伊芙的空子,顯然無法從柳德米拉這裏佔到便宜,很快又女孩毫不客氣地趕了出去,伊芙其實也想出去,可惜被妹妹拉住,或者……其實也沒那麼堅持要離開,畢竟妹妹也不算外人,更何況,有過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乃至第N次難免更容易接受一些。

第二天早上,伊芙少有地沒有早起。

羞於見人。

倒是柳德米拉跟着西蒙一起起床,早餐之後還想和一起外出,可惜沒能如願。

今天是烏克蘭當地時間的7月20日,周六。

根據時差,西蒙當地時間早上九點出門時,六個小時前,在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頓的親自主持之下,位於美國喬治亞州首府亞特蘭大舉辦的第26屆奧運會剛剛開幕。

這屆奧運會比較特別之處是從第一屆開始,恰好是奧運會開辦100年。

百年大慶,因此也規模空前,本屆比賽中設26個大項、41個分項、271個小項,一共有197個國家地區派遣了代表團,參賽人數達到10788人,創下現代奧運會舉辦以來參賽代表團、參賽人數和比賽項目三項最高紀錄。

西蒙對體育一直興趣不大,發跡以來,不止一次有人建議他購買一隻籃球隊或橄欖球隊之類,也從來沒有因此動心過。

不過,對於這次奧運會,西蒙還是頗為關注。

主要是媒體層面。

早上坐車離開溫泉莊園趕去UFMS駐地過程中,西蒙就拿到了丹妮莉絲娛樂和伊格瑞特公司兩方面的奧運主題簡報。

因為奧運轉播權通常都提前幾年拍賣,去年才吞併ABC電視網的丹妮莉絲娛樂沒能拿到這一屆奧運會的轉播權,不過,這樣的一次大型新聞事件,特別還是發生在美國本土,維斯特洛體系當然不會放過。

雖然沒有賽事轉播權,丹妮莉絲娛樂和伊格瑞特公司還是派遣了龐大的媒體團隊奔赴亞特蘭大,特別是伊格瑞特,利用互聯網信息容量大而且即時性更強的平台優勢,幾個月前就開始通過各種各樣的話題活動爭取奧運會的媒體熱度。

從昨天開始,關於奧運會的話題更是在伊格瑞特旗下的伊格瑞特門戶、伊格瑞特社區、Facebook社交網絡和YouTube視頻平台上全面爆發,Google搜尋引擎上,關於奧運會的話題也成為搜索熱門。

根據伊格瑞特的數據監測,很多用戶都是一邊觀看奧運開幕式一邊參與網絡討論。

YouTube平台上,即使只拿到了一些往屆賽事版權,但因為iRec的迅速普及,關於亞特蘭大奧運會現場的各類視頻上傳數量也是直線飆升。

即使伊格瑞特方面刻意對很多數據保持低調,西蒙相信,經歷這次奧運,傳統媒體絕對能夠更加直觀地感受到互聯網新媒體的強勢衝擊。

大勢,無可逆轉。

全世界的目光都被奧運會吸引過去,西蒙在烏克蘭這邊依舊按部就班。

周六一整天,本該是休息日,西蒙全天都泡在UFMS駐地,還親自檢閱了一直在不斷招手篩選的新一代UFSM雇傭兵種子,都是十六七歲的少年,18歲之前的日常主要是在UFMS子弟學校接受文化課程,主要依舊是文化培訓。

西蒙雖然是精英主義者,但對於從零開始培養的新一代UFMS雇傭軍,選拔標準反而不是聰明。

相反,稍微笨一點的少年反而更容易入選。

因為西蒙需要的是絕對服從命令的士兵,太聰明的人,往往做不到這一點,道理就像太聰明的邊境牧羊犬做不了警犬一樣,因為太聰明,遇到危險會退縮,也就很難達到標準。

直到夜色降臨,西蒙才離開UFMS駐地。

晚上去往溫泉度假村觀看錶演。

這次不是上回安德烈·沃德米爾卡和亞歷山大·納吉耶夫兩人特意為西蒙準備的芭蕾表演,而是聖女天團組合的一次小型演唱會。

當初親自推動打造的聖女天團組合,近期已經在烏克蘭發售了第一張俄語專輯。

西蒙親自操刀的一首主打歌,算是曾經聖女天團最讓人耳熟能詳的一首,因為被蔡依林翻唱過,中文版是《戀愛百分百》,英文歌名是《Stop!Stop!Stop!》,俄語歌名和英語歌名一致,只是換了俄語單詞。

哪怕前蘇聯地區現階段的社會狀況一塌糊塗,人們的日常娛樂需求從來不會短缺。

就像中國。

九十年代,中國經濟剛剛開始進入快車道,遠不如十幾二十年後,然而,這段時期反而是中國音樂行業少有的黃金時代,進入新世紀,中國的音樂產業……嗯,基本上就沒有音樂產業了。

東歐這邊大致如此。

三位精挑細選的高顏值美女,加上《Stop!Stop!Stop!》這樣用後世術語形容就是堪稱洗腦神曲的流行歌曲作為主打,聖女天團迅速在烏克蘭打響了名氣,首張專輯近期還會在俄羅斯等前蘇聯國家陸續上線。

說起來,因為東歐此時的亂局,如果是其他什麼人打造這樣一支歌唱組合,一旦成名,很快就會成為各種權勢人物的基於對象,包括各種地下黑色勢力也肯定想要插上一手。

最可能的結果就是曇花一現。

曾經的聖女天團,西蒙即使了解不多,也大概知道一些混亂內幕,這一點,只看聖女天團頻繁更換成員就可見一斑。

現在,依靠勢力已成的羅夫諾幫,更何況,當初組合成員剛剛挑選完成,烏克蘭這邊就第一時間送到了西蒙手裏,在這邊很多高層眼中,這基本上就是西蒙興之所至養出的一組花瓶,私人禁臠,因此近期成名之後沒有任何烏煙瘴氣的事情找上三位女郎。

只需要安心發展。

當然,另一方面,也只能安心發展事業。

個人生活基本上是沒有的。

因為本身就很私人。

三位女郎今晚在溫泉度假村的表演,完全是非常正規的商業演出,即使西蒙不出現,也會照舊。

這算是安德烈·沃德米爾卡兩人更進一步的摸索,模仿拉斯維加斯常年擁有大牌歌星駐場的模式,雖然這處溫泉度假村不可能邀請著名歌星長期駐場,每個周末安排一些特別節目還是能夠做到。

畢竟剛剛成名,三位女郎的出場費其實也不高。

邀請歌星也只是其中一環。

安德烈·沃德米爾卡近期還在招攬人手打造各種各樣的表演團隊,與軍事主題樂園其他股東達成協議后,三處度假場所開始融為一體,度假村這邊還通過最近幾個月的盈餘資金開始修建規模更大的度假社區和表演劇院。

以及,另外一個賭場項目也在規劃之中。

隨着計劃的一步步推進,里夫尼北部30公里左右的這篇綜合度假區域,雖然沒有好山好水,但對遊客的吸引力註定不斷增加。

溫泉度假村的酒吧內。

看過聖女天團三位女郎的表演,西蒙就轉去附近的一家酒吧,結束表演的三女很快過來,乖巧地主動簇擁在西蒙身邊,即使男人沒有過明確表示,甚至,上次被送去美國,某個男人根本沒有吃掉她們,只是讓她們做了一些頗為粉艷的表演,但幾個月下來,三位女郎也自然而然地認清了自己的身份。

橢圓形的酒吧卡座,西蒙和三女佔據了一邊,安德烈和亞歷山大佔據了另一邊。

對於西蒙的左擁右抱,兩位中年人心中略微羨慕,卻也沒有更大的感觸。

這處度假村內一點都不缺女人,更何況他們兩人的身份,如果想要,隨手招來十個八個都是輕而易舉,只不過,和大老闆在一起,當然不會傻到這麼做,即使老闆左擁右抱,兩人也絲毫沒有效仿的心思。

大家的話題還是這片度假區域將來的發展。

西蒙端著一杯雞尾酒,一隻手摟着身邊女郎的小腰,說道:「你們兩個的方向沒錯,我要提醒的是,營銷方面一定要跟上,而且,對於回頭客,特別是能夠帶來新遊客的回頭客,一定要給出足夠誠意的優惠,相比歐洲的很多旅行城市,羅夫諾這邊沒有任何優勢,因此就需要你們在這些細節上下功夫。」

安德烈·沃德米爾卡點頭道:「我和亞歷山大最近正在和西歐的一些旅行社聯繫,希望能夠建立合作。」

「這個其實有些早,不過,還是你們自己拿捏,我只等待你們的結果,」西蒙不太贊成,也沒有反對,這邊目前的接待能力有限,並不適合與旅行社合作,不過,如果說為將來做準備,也無可厚非:「另外還有一件事,你們要提前有所準備,就是冬天,這一點你們都沒有忘記吧?」

雖然沒有俄羅斯那麼靠北,但烏克蘭的冬天依舊漫長而寒冷,特別還是位於西北內陸的羅夫諾州。

安德烈和亞歷山大顯然都考慮過這個問題,亞歷山大道:「老闆,軍事主題樂園那邊,冬天的生意肯定會很慘淡,不過,這邊應該不會太差,畢竟是溫泉度假村,冬天很適合泡溫泉的,另外,我們還打算策劃一些凍獵活動,包括軍事主題樂園那邊,也有室內靶場的項目策劃,即使依舊難免冬日業績低迷,這些業務做起來,還是能獲得不錯營收的。」《追夢與碰壁》四十三艱難的職稱(五)。 劉黎明擺了擺手,說:「我今天只是遇到了小偷而已,她能把我怎麼樣了,而且還是個女孩子!」

「一個小偷,你表面上看她是個小偷,但是她背後的關係可複雜着呢,你千萬不要大意了,不定因為你一時的大意,就會丟了性命!」

「沒那麼嚴重吧!」

劉黎明笑笑,說道:「這是在你們這裏,若是在洛川或者林縣,我早就動手了!」

「幸虧你沒動手,如果今天動手了,那可就麻煩大了!」

馮曉娟一臉的無語,白了劉黎明一眼,說:「我這可不是嚇唬你,真的是為了你好,不要再給我惹事了!」

「好了,聽你的,強龍不壓地頭蛇,這個理我懂!"劉黎明無奈的點了點頭,看了看一邊的小偷美女問:「那個小偷怎麼辦!」

「這個女的你不用管,我來解決!」

馮曉娟說了一句便走到了女孩面前,掏出腰間的手銬,淡淡一笑說:「小妹妹你現在離開,還是和我警局?」

「警官,是他要非禮啊,你沒看見我的衣服都被他撕破了!

」女孩扯著自己的衣領,叫囂道。

「不要在這裏裝了,他是一個醫生,怎麼能非禮你。馮曉娟,厲聲喝道:你信不信我今天晚上把你帶走,沒有個三年五年你別想出來!」

「你這是徇私枉法,我要去投訴你……」女孩不屑的說。

「去吧,我叫馮曉娟,警號7716!」馮曉娟指著胸前警服上邊的編號的說。

「好,好……」女孩氣憤的點了點頭。

然後,轉身冷冷的盯着劉黎明,咬牙切齒道:「帥哥,你給我等著,我們還會碰面的,下回可沒有這麼幸運!」

女孩,放下一句狠話捂著胸口,轉身離去。

「我去,這裏的小姑娘這麼厲害,今天算是讓我大開眼界了!"劉黎明笑道。

「別大意!」

馮曉娟嚴肅的說:「在這裏一定要小心,不要小看任何一個人,包括老太太,老大爺,這裏接近x國,環境非常複雜,你千萬要小心,我不是嚇你!」

……

第二天早上,劉黎明還沒有起床,就被馮曉娟的電話給驚醒了。

電話里方小娟說自己的大伯身體不適,希望他能出手幫忙。因為她還要上班,讓自己的堂哥馮輝帶他前去。

洗漱了一番,劉黎明便出了酒店。

酒店門口,馮輝已經等候多時了,看到劉黎明走出來,他便慌忙上前迎接。

「你是劉大夫吧?」

馮輝頗具驚訝的看着劉黎明,眼目中滿是詫異。

「是我!」劉黎明點點頭。

「劉大夫你好,我叫馮輝,是曉娟的堂哥,想不到你這麼年輕,麻煩你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