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被封印,面對獸潮就麻煩了,解封印需要時間,他之所以打算隱忍,是想利用這群黑衣人,充當抵擋妖獸的盾牌和口糧。

但是剛剛黑衣人的靠近,一下就讓林鳴警覺起來,他對陣法非常精通,這些人的力量流動變化逃不出他的法眼,所以黑衣人想要在他們體內種下封印,以此來限制實力的目的,林鳴一眼看穿。

「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給我抓起來,否則當場殺掉。」

黑衣人首領一聲暴喝,其餘黑衣人一擁而上。

「上嗎?」

沈昭眼露寒光,隨時準備動手。

「忍住,不要動手,這等程度的封印,解開很容易。」

林鳴精通紋理,就算沒有修為,他也能解開封印,更何況現在的他底牌眾多,小小的封印不算什麼。

沈昭眉頭一皺,便放棄了抵抗。

咚咚!

幾個黑衣人手掌結印,殘暴的將封印打在林鳴和沈昭的腹部,一道紅色法陣緩慢出現,刻在兩人的體內。

「封靈陣法?小兒科。」

林鳴冷笑一聲,在封印進入體內的兩個呼吸間,他已經徹底解開封印。

在封印老祖面前玩封印,班門弄斧。前世的龍族神子,對陣法的研究可謂登峰造極,這種低級的小玩意,也就這些小地方的武者才會使用,但凡上得了檯面的地方,都不會用這麼原始和粗暴的陣法,用出來的話會貽笑大方。

但林鳴表面不動神色,學著沈昭的表情,痛苦的在地上打滾。

「哼,廢物,這點痛苦都受不了,看來當初公認的林府廢柴,沒有變化。」

黑衣人個個露出鄙視的眼神,便一人抓著一個,帶著林鳴和沈昭快速向前奔去。

他們的任務,就是抓住林鳴和沈昭,帶到主人面前。

「用你的歲月之力,去衝擊蟬竅穴,以此為突破口,侵蝕封印。」林鳴用元氣暗中給沈昭傳聲。

沈昭看向林鳴,眼神裡面色彩連連,被封印住元氣,居然還能用元氣傳聲,這說明林鳴已經解開了封印,這才多長時間,前後幾秒不到。

現在的她,和林鳴一起被黑衣人帶領著,在森林裡全速奔跑,她趁著這個機會,穩定心神,按照林鳴的方法去解開封印。

修鍊了歲月心經的她,內心沉穩,極其容易就進入修鍊狀態,而這些動作,沒有一個人看出來。

果然,在一炷香時間后,沈昭的封印被打開了,但她也和林鳴一樣,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只是想靜靜的看著,這群黑衣人到底是什麼人。

「我解開封印用了一炷香,林鳴只用了幾秒鐘,差距實在是無法彌補。」她眼神中透露出一種失望,無數次幻想自己能追上林鳴的腳步,與他並肩作戰。

但是,每當自己實力大漲的時候,都能感覺到林鳴以更快的速度和她拉開差距,這種速度令人絕望。

呼呼呼!

就在眾人安靜趕路時,又是一夥兒神秘人站在黑衣人面前。

「你們是誰?」

黑衣人立馬警覺起來,眼前出現的這伙兒人,也是藏頭露面,身著黑衣。

「我們只要林鳴的性命,剩餘的我不管。」

這群新來的黑衣人,張口道。

「不好意思,我們的命令是活捉林鳴和沈昭。」

原黑衣人首領絲毫不讓。

現場氣氛忽然緊張起來,雙方劍拔弩張。

林鳴眼神微眯,口中喃喃:「原來如此。」

「諸位,且聽我一言。」此時,林鳴忽然開口。

唰!

兩撥人同時回頭看著林鳴,皆是露出兇狠的眼神,對此林鳴絲毫不在意。

「都是出來混的,不過為了錢財利益,我猜的不錯的話,你們雙方應該是林府和沈家派來的殺手吧,林府的殺手要我的命,沈家的殺手為了打探出我的秘密。」

林鳴笑眯眯地說道,同時,心中對沈飛的警惕大幅度提升。 第545章:一品酒樓

他們一行衣裳看起來普通,但做生意的人,尤其是一品居的人,瞧慣了達官貴人來吃飯,衣著上的眼力還是有的。

這些衣裳看似低調,其實很奢華。

雅間不大,但一張圓桌,八張椅子,大小剛剛好。

小二瞧著不過五人,便將另外三張椅子挪到了邊上。

「客官想吃點什麼?」他問。

天冷,冬日熱鬧,但在外面走得久了,也是手冷腳冷。

晏臻瞧了瞧,問大啟帝。

「老爺,您看看。」

「你決定吧。」大啟帝說道。

晏臻笑著,扭頭往外面看去,忽然靈光一閃。

她把菜單子合起來,問小二。

「你們這兒,我們能隨便點嗎?」晏臻問道。

「什麼?」

「我需要幾樣東西,你們送來,做的也照樣做,可行?」她問道。

要東西?

小二愣了下,說道:「小的去叫掌柜來。」

說著,轉身就要出去。

這時,外面剛巧一人走過。

小二瞧見了,忙開口喊道:「東家。」

年輕的男子聞言停下腳步,看小二。

「客人想要幾樣東西。」小二說道,簡單將晏臻的意思說了。

男子走進去,看屋裡幾人,揖手做禮。

晏臻微微點頭還禮。

「不知客人想要什麼?」男子說道。

看到面前的人,晏臻含笑。

「一個爐子,還有羊肉一塊,豬肉一塊,雞肉脯一塊,豆腐,各類蔬菜各一份送來,可行?」晏臻說道。

「不做?」

「不用做,只要給一口鍋,加一鍋骨頭湯底。」晏臻說道。

聽著像是懂吃的,男子想了想,倒也好奇她想做什麼,便說道:「要不這樣,你們點幾樣菜,另要的爐子鍋湯本店給,其餘的材料,姑娘去廚房挑選吧。」

倒是好說話,也不是那種別人要了問東問西的。

晏臻笑著點頭,起身出去了。

大啟帝哈哈笑了,看墨無言說道:「你說她想做什麼?」

突然提出這些,大啟帝也是好奇。

墨無言眼裡皆是溫意,說道:「不知,她鬼點子多。」

墨傾之微微一笑,說道:「也是折騰,點著那些不就好了?」

這樣一說,反倒讓人覺得晏臻事多。

大啟帝看他一眼,說道:「不拘與常規,善於創新和改變才好。」

說著,看墨傾之:「你看看你,從來都是這樣……」

被嫌棄了。

墨傾之低頭認錯,袖下的手多了幾分力,緊緊攥著。

邊上的盤子一樣樣的裝上,各自擺開。

「還有需要的嗎?」男子笑問道。

晏臻雖然褪去了帷帽,但有面紗戴著,擋住了面。

「就這些了。」晏臻說道:「借我刀具,價錢東家就按你的意思收。」

男子淺笑。

「某叫白玹。」男子說道。

晏臻接過廚子給的菜刀,拿起肉片肉,聞言笑道:「白東家,你真是好說話。」

「做生意,自然是這樣的。」白玹說道。

晏臻片肉的速度很快,每一塊厚度都差不多,整齊的擺放在白色的盤子上。

白玹看了說道:「姑娘的手藝,看來是高手。」

「愛好罷了。」晏臻說道。

「愛好都能如此好,若是認真起來那還得了?」白玹笑道。

晏臻微微一笑。

片好了肉,並著素菜一起端出去,此時桌上的爐子已經生了火,鍋上湯水滾滾,面上紅油一片,看起來就很辣。

「你這個。」大啟帝看桌上的食物,笑道:「叫什麼?」

「辣鍋子。」晏臻笑說道:「天冷的時候琢磨出來的,想要什麼口味的也隨自己心意,老爺您試試。」

大啟帝拿著筷子,夾了一塊很薄的牛肉,看晏臻在滾燙的水裡過了過,他也如此。

肉很薄,一下就熟了,隨後放到碗里,再用另一雙筷子夾起放入口裡。

暖熱的,香辣的牛肉。

大啟帝眼眸一亮,笑道:「這個吃法倒是新奇。」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