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才從忍者學院畢業,可是在最高議會建立的學校卻強制規定了一定年齡階段的人都要完成九年義務教育。

針對三年前只是十三歲的小櫻來說,徑直就被規定了要去上學。

從小學部開始,學習名為漢字新的文字,新的知識觀念…

跟着一群只有六七歲孩子一起學習的那段日子讓她感覺簡直羞恥極了,好在三年的努力學習,讓她瘋狂的跳級,在前不久終於考上了數據上分析該是這個年齡段該上的重點高中。

而這次,也是乘着入學前的暑假,她打算去京都玩一下。

只是雖說跟媽媽說是來京都玩,但是最主要的還是為了見到那個人。

「佐助!你還好嗎?」

……

京都!

即是整個夢之國首都,在原先它只是一個大城市而已,在神誕日之前,夢之國一直是被封閉着很少與外界發生交流,隨着集權之後完成統一,這個原本的夢之國,就成了京都。

隨着長達十七個小時的火車,在次日早晨小櫻到達了京都。

下了火車,周圍是人山人海,順着擁擠的人流從火車站離開,四周的高樓大廈出現在她的眼中。

與在電視中看到的一樣,但是在現場看來卻有着別樣的震撼感。

與原木葉隱村現在名為木葉的城市不同,大街道之上來往的人流與車輛快速移動着,盡顯快節律的生活步驟。

站在這陌生的城市裏,小櫻突然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就在這個時候。

「小櫻!」一聲熟悉的叫聲從她身後響起。

小櫻驚喜向背後望去,熟悉的帶着鬍鬚的臉,傻傻的笑容,金色的頭髮,手摸著後腦勺。

「鳴人!你怎麼在這裏!」

雖然三年不見,但小櫻還是一眼認出了他。

「昨天我打電話時候阿姨說你來了這裏,我看了下火車的時間表,所以就來這裏接你了!」鳴人傻傻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

「但是,我記得你的話,不是要補課嗎?」小櫻先是有些驚喜,然後有些遲疑說道。

上次聯繫鳴人這傢伙升學初中失敗,到現在還只是五年級。

「嘛嘛!沒關係的,我只是逃課了啊!」鳴人一豎大拇指,爽朗笑道。

「什麼沒關係啊!」小櫻一臉黑線。

「不說這些了,小櫻是特地來看我的嗎?我好感動啊!」鳴人興奮說道。「每天被老爸老媽逼着學習,真是煩死了!」

小櫻冷冷說道,「不,我只是來找佐助的!」

「怎麼!」鳴人立即衰敗下去,呈喪家犬模樣。

「真是難看啊!吊車尾!」佐助嘲諷的聲音傳來,穿着黑色的襯衫,佐助在清晨陽光底下走到鳴人面前,微薄的嘴唇透露著一絲嘲諷。

「佐助!」小櫻的驚喜喊聲。

「佐助,我果然喜歡不你起來!」鳴人怒火衝天的聲音響起。

不遠處,維持着人群秩序的宇智波鼬穿着警服,聽見這邊動靜,微微笑了笑。

一處高樓大廈上的外界影視屏幕上,大蛇丸的實驗團隊對外負責人君麻呂宣佈最新一代能夠移修鍊出查克拉的基因藥劑研製出來。

在隔着這條街的臨近一條街道,雖然守鶴已經消失了很久,但依然有着兩個熊貓眼的我愛羅坐在一家冷飲店裏,無奈看着窗外在隔壁商業街瘋狂購物的姐姐手鞠。

媽媽給他的零花錢全被她搶去買衣服了!

京都府內一家有名的充滿沙漠風情的餐館,蠍正忙碌著給客人們上這家店的招牌菜炸三尾蠍,千代一臉幸福坐在餐館外搖椅上曬著太陽。

京都中心公園,小南將手中的飼料灑出,一大片白鴿驚起又落下,啄食著飼料,在他不遠處的長椅上,長門跟彌彥兩人互相盯着對方,眼裏充斥着電光火花,繼上次的長門告白事件與彌彥求婚事件后,兩人都有一個念頭。

「絕不能讓這傢伙跟小南獨處一起!」

市民公園另一角。

一個新搭的舞台上,奇拉比剛唱了幾句就被漫天丟過來的雞蛋香蕉皮趕下了台。

自來也坐在一個大廳里,滿臉好色的緊盯着面前這位身材性感露出大半個胸的女讀者,手中慢騰騰的簽名,壞笑問道。

「能夠認識一下嗎?美女!」

「你這個好色的混蛋給我收斂點啊!」綱手的鐵拳突然落下,無視他腦袋上的大包,將一個一歲大小的嬰兒塞給他,「士郎交給你了,老頭子他們約我打麻將!」

「可是我在開簽名會啊!」自來也流淚沖離開的綱手背影喊道。

在另一邊街道,作為警備員的卡卡西無視了自己的工作職責,捧著剛買的《親熱天堂》視若無人的邊走邊看,琳嘰嘰咋咋在他的耳邊說這話,身後不遠帶士不爽盯着卡卡西。

「卡卡西這個混蛋啊!」

日向家豪宅之中,雛田羞紅著臉,趴在床上看着偷偷買的戀愛秘籍——《如何讓愚鈍的他察覺你的心意》。

中心公園遊樂場,一個銀色頭髮的可愛小孩手裏拿着一根系著黃色氣球的細線。

「嗨!給你,羽衣!」同樣銀色長發及腰的一個溫柔女性將手中剛買的蘋果糖遞給了他。

「謝謝媽媽!」小男孩興奮接過了蘋果糖。

「還有羽村,這是你的!」

「哇!羽衣哥哥的比我大,我要他那個!」

「那我這個給你吧,羽村!」

……

黑夜!

在京都中心的巨大鐘塔之上,穿着歌姬服的少女坐在鐘塔上,搖晃着赤裸的腳丫,望着腳下的城市,輕輕哼起了歌謠。

夜色在水波中搖動

波瀾不驚的寂靜令人神傷

綠樹成蔭的岸邊

絢美的黎明

只要耐心等待

用純潔的心靈

灰暗的海空的對岸

有處沒有爭鬥的沃土

是誰向我訴說

誰也無法抵達那裏

或是存在於誰的心中

為滋潤那平息水流涌動的大地所作之曲

即使現在已不在人間

也一定能夠憑藉自己的雙手獲得

無論何時,總有一天,一定……

握著水之證

忍受這一切艱難困苦

寬廣地,溫柔地流淌著

到達那寂靜的對岸

無論何時,總有一天,一定

牽着你的手

……

PS:拉克絲的水之證一首送上,本來想結尾用罪惡王冠里的歌詞,但是又覺得不太合適,沒有大綱,寫着寫着感覺這結局嚴重偏離了最初所想啊!不過嘛?也罷了!

這一切都是命運石之門的選擇,另外有一位書友,什麼叫作者日常入宮啊!才沒有好吧!作者我只是稍稍補了下番而已。

像是小圓臉,死神的歌謠、笨女孩之類的,順手推薦下。

才沒有想開新書最近都寫新書存稿寫了五章然後突然感覺不行放棄了的說! 周圍的人本來覺得沒什麼,但被她這麼是說都有些不敢吃怕吃壞了肚子。

沈家的人也來了,就坐在你寡婦的旁邊一桌,沈習風的哥哥沈端也因為過春節從縣裏回來了。

沈習風聽白禮這麼一說,挑了挑眉,用筷子夾了一塊雞肉放進了嘴裏。

周圍的人瞪大眼睛看着沈習風,大家都沒動筷,但是卻一直盯着沈習風,他們迫切想知道他對這些菜的評價。

沈習風依次把口水雞,涼拌粉絲和涼拌海帶都嘗了一口。

「口感新奇,有一股與眾不同的味道,還有一絲絲微甜,味道極好!」沈習風給出了十分肯定的評價,雖然從沒吃過這些東西,但是卻覺得這些東西十分美味可口。

沈家的聽完以後,都鬆了一口氣,實在是怕沈習風吃出什麼毛病來。

聞言,沈端也動了筷子嘗了嘗,品嘗完以後眼睛一亮,也是連連點頭。

周圍的人見他們都吃了以後,也都開嘗了一下,然後都直呼過癮,這些都是她們從前沒有吃過的東西,第一次吃到這麼新奇的口味,不一會,桌子上的冷盤也沒剩多少了。

牛寡婦被打臉了,臉色有些難看,和她同桌的一個女人,趕緊把雞肉都夾了好幾塊把放進自家人碗裏,然後對牛寡婦說道:「牛嬸子,你們家不吃,害怕吃壞肚子,這些就給我們家吧,平常家裏有一年半載吃不到一點肉,沒想到白家出息了,吃席居然一桌上一隻雞。」

牛寡婦聽的臉都綠了,趕緊用筷子把剩下的夾到她們這邊:「你們吃完了,我們吃什麼?出來別人家吃飯,這個樣子也不嫌丟人!」

然後就把雞肉送進自己嘴裏,沒想到居然這麼好吃,吃完一塊就還想繼續吃,就把目光盯上了同桌的女人家,女人一看她那眼神,就趕緊叫自己孩子吃快些。

福滿樓的宋掌柜在開席以後才匆匆忙忙趕來,白禮一見他便想起了這是鎮上酒樓的掌柜,是白糖現在的生意夥伴,趕緊招呼道。

宋掌柜一臉歉意:「抱歉抱歉,今日縣裏來了幾個朋友,實在抽不開身了,所以來的稍微遲了些。請別見怪。」

白禮趕緊擺擺手:「掌柜的不用客氣,還請這邊坐。」

然後把宋掌柜安排到了錢家和柳家的那一桌,跟大家說了一下大致的情況,錢家劉家人知道是他們家的生意夥伴,也熱情多了。

宋掌柜的事開酒樓的,平日早把嘴吃刁了,原本是賣著白糖家的面子,畢竟他們是生意夥伴,沒想着能吃到什麼好菜。

當看到上的三盤冷盤的時候,都驚呆了,但是看着錢家和劉家的人,盛情難卻,勉強的嘗了一口,卻沒想到這味道那麼獨特,比他以前吃過的任何美味都要好吃。

這時候就想着能不能問一問配方和做法,到時候放到自己酒樓里,那自家酒樓的生意肯定更上一層樓,沒準生意還能繼續擴大一步。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