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誰罵我蕭大哥是廢物的?趕緊過來道歉!」黃煙煙大聲喊道!

「這……」沈家一群人,全都猶豫了,跟蕭何那個廢物道歉,顯然不可能!

黃煙煙冷冷笑道:「不道歉嗎?很好……蕭大哥是我救命恩人,你們剛才羞辱他就是在羞辱我!我這就告訴我爸爸!」

黃煙煙拿出了手機,沈家一群人,立刻被嚇得差點癱倒在地上!

黃龍溪有萬億的家產,要是知道沈家的人羞辱他女兒,一定會直接把沈家滅了!

所以剛才還看不起蕭何的沈龍一群人,此時全都彎下了腰,恭敬無比的對蕭何道:「對不起,蕭何,你原諒我們吧!」

蕭何看都沒看他們一眼,因為他知道他們就這德行!

黃煙煙挽著他的手,一臉高興,跟他進入了酒店!

著筆中文網 葉飛看着光明之神死亡,便是把天使之劍拔出來,最後把光明之神的屍體燒掉,葉飛轉身離開了這裏。

「走,愛麗絲,回家。」

葉飛沒有把天使之劍背在身後,而是抱着懷中,朝着新城而去,這次,葉飛也沒有踩金花飛行,因為葉飛不知道該去哪裏了。

葉飛在山中徒步行走着,朝着新城一步一步的走回去,葉飛白色的頭髮在風中飄揚著,愛麗絲彤的死,讓葉飛一夜白了頭,不知道還能不能變成黑色,他嘗試着用內力催動了一下,但是卻無濟於事。

幾個小時后,葉飛走進了新城,卻發現無數新城人站在街道上,幾千萬人堆積在一起,都是看着葉飛,一個大大的橫幅被拉開,上面寫着:不孤獨,你有我們做家人,歡迎英雄回家。

「不孤獨!你有我們做家人,新城就是你的家,孩子,不哭。」

「歡迎英雄回家!」

幾千萬人都是對着葉飛大喊著,齊聲的吶喊,高昂的情緒,關愛的眼神,他們都是被葉飛拯救的新城人,他們排練了很久,才把聲音排練的這麼齊,

他們知道葉飛失去了愛人,失去了親人,所以,特地在這裏等待着葉飛,為葉飛增加一些關愛。

葉飛抱着天使之劍,站在原地,看着這群西方人,葉飛的眼睛濕潤了,到最後一聲孩子不哭,葉飛已經忍不住的哭出聲來,他低着頭,眼淚掉在地上,葉飛很感動,但是愛麗絲彤再也回不來了。

一個婦女朝着葉飛走來,臉上帶着關愛,抱住葉飛的身體,她讓葉飛的腦袋埋在她的胸口上,幾個男人走了過來,和葉飛抱在一起,越來越多的人,都是朝着葉飛蜂擁而去,他們全部抱着葉飛。

幾千萬人形成了一個球形狀,全部抱在一切,為葉飛增加關愛,從上空往下看,整個新城的人都朝着葉飛而來,地面的行人宛如螞蟻一般,朝着葉飛聚攏,葉飛在他們中間放聲大哭,真的像一個孩子一樣。

最後,葉飛告別了他們,朝着家而去,無數人目送著葉飛,葉飛是他們的救星,救了他們幾千萬人,沒有一個人不對葉飛不感激的。

「孩子,我的肯德基店,對你終身免費。」

「我的牛排店也對你終身免費。」

「要是缺媳婦,到我家來,我家四個閨女。」

「孩子,拿着這條圍巾,大媽給你織的。」

……

葉飛一路走去,無數的人都是對葉飛說着,用自己獨特的方式表達着對葉飛的感激,葉飛朝着自己家走去。

路上,無數的房屋修建著,工人們開始推著洋灰,伴着水泥。

還有地面無數的瀝青沒有干,救護車不斷的穿梭著,還有人扛着死屍朝着火葬場而去,無數人的葬禮一條龍在進行着。

整個新城,都在修建,很多人心中充滿了希望,歡笑,也有很多人跟葉飛一樣,死去了家人,黯然神傷。

人類就是這樣,頑強,堅韌,無論遇到多大的困難,都能頑強的朝着未來展望,才過去幾個小時而已,修建就開始了,並沒有就此荒廢。

很快,葉飛到了披薩店,裏邊的員工忙活着,但是卻在也沒有了愛麗絲彤的身影,還有愛麗絲彤那一聲甜甜的老公,都消失了,都沒有了。

「老闆好。」

員工們見葉飛回來,便是紛紛鞠躬說着,昨天的事情讓他們歷歷在目,心有餘悸的恐懼還在,但是,他們依然照常來上班。

「嗯。」

葉飛輕輕嗯了一聲,便是朝着樓上走去,到了二樓,葉飛把天使之劍放在床上。

「愛麗絲彤,我們到家了,乖,睡覺。」

葉飛抱着天使之劍,蓋上被子,一人一劍便是在床上睡下。

「叮叮叮!」

不知道睡了多久,葉飛的手機就吵醒了他,葉飛迷迷糊糊的看着手機,是江月打來的。

「喂。」

「喂,快來接我,我到新城機場了,你呢?」

江月一接通電話,便是對着葉飛說着。

「好,馬上來。」

葉飛掛掉電話,穿好衣服。

「你姐要來了,你等著吧,待會你就看到了。」

葉飛對着天使之劍說着,然後便是打開門,準備去接江月。

在葉飛打開門的一瞬間,門口站着小牙,她的臉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只不過還有一些斑點,像血痂一樣,其他的身體部位還差很多。

小牙臉上帶着笑容,手中拿着蘋果。

「送你一個平安果,別不開心了。」

小牙雙手捧著平安果到葉飛的面前,葉飛看的出來,小牙也很難受,臉上的笑容都是擠出來的。

葉飛接過平安果,臉上也擠出笑容。

「過幾天你的臉就好了,我去卡索山脈給你采點新鮮的藥材。」

葉飛對着小牙說着。

「嗯,好。」

小牙對着葉飛奮力的點點頭。

「我去接個人。」

葉飛對着小牙說了一聲,便是走了出去,小牙看着葉飛的背影和滿頭的白髮,便是嘆息一聲,這件事情對葉飛的打擊不小。

很快,葉飛就到了機場,還沒走進去,便是聽到江月大喊大叫的聲音。

「還敢摸老娘的頭髮,打死你個龜孫。」

「膽子挺肥啊,老娘的頭髮都敢摸。」

葉飛聽到江月的聲音后,便是擠進人群,葉飛看到江月用腳踩着一個西方人,那個西方人男人嗷嗷大叫,不斷的求饒著。

「啪!」

「讓你摸老娘的頭髮,中海一條街,打聽打聽我是誰!」

江月在那男子的腦袋上打了一巴掌,憤怒的說着,葉飛看到這一幕後,便是無奈的搖搖頭,江月的脾氣好像比以前還要爆炸。

葉飛走了過來,江月看到葉飛后,便是十分錯愕。

「你……你你……你的頭髮怎麼變成白色了?」

「少白頭?」

江月指著葉飛的腦袋說着,她有些意外,雖然很開心,但是葉飛的頭髮是那種老年白,並不是染的,這一點江月還是看得出來的。

「走吧。」

葉飛拉着江月的手,便是走出機場。

「哎呀,走那麼快乾什麼?」

「來,親我一口。」

江月掙脫了葉飛的手,指著自己的臉說着,葉飛站在原地,面無表情,他現在心情很不好,還沉浸在愛麗絲彤死亡的悲傷之中,和江月目前的心情融入不到一起。

「走吧。」

葉飛攬著江月的手,朝着車上走去,江月疑惑的看着葉飛,本以為見面後葉飛會非常開心,但是看到葉飛這個樣子,江月便是知道出事了。

「叮叮叮。」

就在此時,葉飛的手機響起,葉飛看了一眼,是披薩店的員工。

「喂?」

葉飛不耐煩的接通電話,現在他只想要靜靜,不想讓人打擾,煩透了。

「喂,老闆,不好了,小牙被抓走了,員工們也有幾個受傷了。」

「什麼?」 「也不知道你整天嘰嘰個什麼玩意,」唐無恙伸出手去擋開了快要啄上他的獸喙,拍了拍獸首,碧海雀極通人性地匍匐在地。

「嘰嘰——」

少年輕輕一躍便坐上了雀身,青衣與青翡之間彷彿融為一體,「走吧,回唐家。」

大鳥展翅乘空,唐無恙架著腿,愜意地躺在碧海雀的背後,直到下面的人化為小點,他才慢慢悠悠地嘆了起來:

「也不知道小小的渠靈有什麼值得惦記的,一群人天天鬥來鬥去,真是沒意思極了,還不如躲在被窩裏睡懶覺呢。」

碧海雀撲騰著翅膀,一陣涼風吹過,背上的少年便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

「嘰嘰——」你睡著了嗎?

唐無恙微微耷拉着身子,整個人都埋進了毛絨絨的鳥背里,碧海雀飛行的動作似乎也跟着少年安靜的呼吸聲放緩了,遠處已經可見唐庄的十里桃園,它抓着風聲向下一個平穩地俯衝便落了地。

門口的小廝見了自家少爺的坐騎,便遠遠湊了過來,「是世子回來了。嘰嘰大人,快將世子放下來吧。」

碧海雀嘰嘰兩聲,頂着獸喙去啄靠近的家僕小廝,一個橫掃尾便將這群普通人都掃到了地上,自己倒是大搖大擺地駝著背上的少年進了唐庄大門。

「嘰嘰大人,那裏是茅廁!」

從地上爬起來的家僕們還沒有從摔打中緩過神來,便看到那隻大雀馱著自家世子往左邊疾奔。

「嘰嘰——」啰嗦!

剛踏出幾步的某雀甩了甩屁股,便轉了頭去向另一邊樓閣,只留下一眾僕從呆在原地。

唐忠正好從外邊回來,看到家裏那位嘰嘰大人記性不好的毛病又犯了,笑着擺了擺頭,轉過頭看到這群家僕還傻站着,「還愣著幹什麼,快去議事廳稟告老太爺,說公子回來了。」

「是,管家,我們這就去,」被呵斥的家僕們慌慌張張,這才趕緊作鳥獸散去。

同樣的場景發生了城中妗家,一聲瓷器落地而碎的聲音將僕人們嚇跪了一地,一身粗布衣裳的嬤嬤叉腰叫罵,唾沫星子反嗆了她一口,她還能不換氣罵上一長串。

「人呢?叫你們出去尋小小姐,你們繞個彎兒就回來了!平日裏夫人不管你們,你們竟憊懶至此,拿着我三房的工錢,吃着外邊的飯!」

「嬤嬤,真不是我們憊懶,我們都沿着小小姐回家的路線找了好幾圈了,硬是沒見到個人影兒……」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