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陛下允許臣自由抽調人手,助我破陣。」季考說道。

「你要抽調何人助陣?」玉皇大帝問道。

「九天應元府雷聲普化天尊聞仲。」季考說道。

「准奏。」玉皇大帝同意了,「李愛卿,速去九天應元府傳旨。」

「且慢,臣想親自去傳旨,也好與聞仲商議一番。」季考說道。

玉皇大帝想了想,便道,「既如此,便由你二人一同前去吧。」 詛咒照相機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在它製造出來的娃娃上進行的一切折磨都會作用在被詛咒者的靈魂上,有時被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十五萬了,還有沒有人出價?」主持人大聲喊道。

「十五萬一次,十五萬兩次……」正當即將落槌時,普通區里響起一個空靈清脆的聲音:「二十萬!」

是小九兒叫的價,她知道這是王辰的東西,沒有衡量得失,直接加了五萬。

王辰一愣,他沒想到小九兒居然會替他拿這個東西,詛咒照相機已經損壞,在地球上,根本沒有原料修復,買了也是個垃圾,本來打算不要了的。

雖然東西沒有用,但是小九兒的行為卻讓他心裏暖烘烘的。

十號包廂內,明軍原感覺機會來了,正準備一會從後台直接把東西送來給她的,結果一號包廂里響起一個聲音:「五十萬。」

「五十萬,五十萬了!還有沒有人加價的?」主持人一臉激動,他沒想到這第一件商品就到達了五十萬。

這個相機的最高價值估摸也只有二十二萬左右,這無疑是賺了一倍。

「父親怎麼辦?那是金劍宗的勢力。」明軍原一臉糾結。

「那算了,如果小九兒不喊價,我們就等下次機會。」明軍北客果斷放棄,他自然知道金劍宗,但他並不知道小九兒和金劍宗有血仇。

一號包廂正是金劍宗的一個世俗家族——金氏家族。

不過只是一個世俗界的眼線,他們當然不知道小九兒和金劍宗是死仇,搶這個相機完全是為了收藏。

小九兒的俏臉臉色難看,她沒想到居然還有人出價。

「沒事的九兒。」王辰輕輕的撓了撓她的喉嚨,安慰道,「這詛咒照相機已經壞了,買了也沒用,到時候再製造一個新的就行了。」

這些人並不識貨,詛咒照相機即使殘破,但上面的那些零件價值也遠超一百個億。

但終究還是損壞了,即使拿來的話也只是個殘缺品,還不如讓沈厲河弄一個新的。

「五十萬三次,成交!」槌落,第一件商品以五十萬的價格賣給了一號包廂的金家少爺金範春。

金範春懷裏摟着一個穿着暴露的女人,目光淡漠的看着下方人群,猶如在俯視螻蟻:「嗯,還算不錯,這東西拿去給爺爺收藏也好,等那件壓軸商品出來后我再砸錢。」

小九兒那個氣呀,三千多年來,她第一次幫王辰叫價,居然還被人給搶了。

要不是王辰在她身邊安慰她,估計直接變身去搶了。

妖族最喜歡的就是拼拳頭,一力降十會是他們最愛的攻擊,沒有絲毫花里胡哨,同時也更加崇尚實力。

但小九兒倒是個例外,王辰得到了她的心,她根本不會和王辰拼力量,大半輩子都跟着王辰,也學會了不少人類中的技巧,這種技巧能夠以更少的力量打敗更強的敵人。

不過,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技巧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好了,別生氣了九兒,你好歹是只妖王了,別為這麼點小事生氣。」王辰輕輕地撥弄著小九兒肩膀上烏黑的青絲,勸解道。

他是白色死神,又不是殺人狂魔,自然不可能會讓小九兒在這裏動粗。

要是小九兒全力攻擊,那要毀滅整個國家還是很輕鬆的。

當然前提是不要觸碰到他的底線。

小九兒雖然放棄了,但那張俏臉上卻充滿了不甘以及尷尬。

相處了三千多年,第一次幫愛人叫價就輸了,她都不好意思面對王辰了。

「小九兒,你的臉又紅了哦。」王辰沒有看她,但臉上露出一絲壞壞的笑容,口氣輕飄飄的,弄得她有些慌亂,不斷地掰弄著自己白皙的小爪子。

拍賣會都是這樣,先出一件不錯的東西來引爆氣氛,中間再出一堆垃圾,後面又會有壓軸商品。

在仙界也有不少大家族會參加這種拍賣會專門等壓軸商品,地球也不例外。

沒遇到想要的東西時會很無聊的,但礙於旁人他們沒辦法講三界的經歷,只能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一號包廂,金範春已經注意到下方的小九兒和沈厲河,那張病態蒼白的臉勾勒出一抹邪笑,渾濁的目光變得火熱起來。

金範春長得還算是可以,但是臉色呈病態的蒼白,一看就知道是縱慾過度,簡單點說就是腎虛。

「想不到啊,這普通區居然還有兩個這麼漂亮的美女。」金範春一個紈絝子弟,自然不認識沈厲河,但這不妨礙他打壞心眼。

扭頭看了看懷裏穿着暴露的女人,金範春不禁一陣反胃,他以前咋不覺得這貨這麼丑呢,一把把女子扔到一旁,目光灼熱地盯着下方的小九兒和沈厲河。

她們是他見過最漂亮的女人,沒有之一,他現在正在想着怎麼下藥弄到床上去。

無聊的中期終於過去了,主持人大聲宣佈:「下面有請我們的第一件壓軸商品出場!」

主持人話音剛落,接着兩個小盒子被端了上來,打開一看是兩條項鏈,上面各鑲嵌著一顆嬰兒拳頭大小的寶石。

一顆粉藍色的,一顆米黃色的。

王辰和沈厲寒眼眸同時發亮。

「各位,這是第一件壓軸商品,表白聖器——深海冰鑽!而且顏色是極其稀有的!」主持人高聲介紹道,「買回去送給女朋友,她絕對會感動到哭,起拍價三百萬,加價不得少於一百萬!」

「五百萬!」

「八百萬。」

「一千萬!」……

不到兩分鐘,價格就飆升到五千萬去了。

兩個男人不約而同的看了看身邊的女孩,眼中閃過一抹幾乎一模一樣的溫柔,再相互對視了一點,點了點頭。

沉寂了好久的焚天令小天看到了這一幕,不禁暗自嘀咕:「哥哥姐姐是真愛,小天只是個意外……」

「小天你不要亂講好不好!」小天是在靈魂空間說的,王辰自然聽見了,「有你的時候我還沒和小九兒發展的那麼好呢,而且她現在還是處子之身。」

當時他和小九兒認識的時間並不長,那個時候小九兒還很警惕他,呲著牙,兇巴巴的。

「不是吧?」小天這次是真的震驚了,「你和九兒姐姐什麼也沒發生,那我是怎麼來的?你是不是做過對不起九兒姐姐的事……」

卧槽!你個死小天別亂講好不好,以前怎麼沒發現你的想像力這麼豐富呢,這坑哥的老弟,難道你一直以為你是小九兒生出來的?

不行,不能讓這死小天再八卦了,再亂造謠,你哥我會失去擼貓的權利的。

王辰在這一刻,有種想掐死小天的衝動。

這什麼弟弟啊,虧之前還冒着繩命危險用自己的精血煉製出來。

「小天,你是我收集各種各樣的材料,再用我自己的精血製造出來的,懂了吧?」為了阻止小天那亂七八糟的想法,王辰只能把他的來歷說了一下,「你的存在,和任何一個女的都沒關係,明白嗎?」

「哦哦。」小天這下子是明白了,但還是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語:

「原來我不是九兒姐姐生的,欺騙我這麼多年的感情……可是哥哥不是說男的不能生小孩嗎?他又是在哪裏把我生出來的……那為什麼九兒姐姐又會對我那麼好呢,就像親人一樣……」

尼瑪啊,這死小天到底是裝傻還是真的傻?王辰差點吐血了,不再理會他,小天一個人在那裏嘀咕也覺得無聊,不再糾纏那個問題,繼續看戲。

短短三分鐘的時間過去了,那對深海冰鑽價格已經飆飛到兩億了,出價的人也逐漸減少。

「五億。」王辰第一次報了價,舉起出價牌,牌子上寫着「五億」兩個大字。

「五億了,還有沒有人喊價的?」主持人喊得面紅耳赤,普通區的人已經無法再叫了啊。

五億買一對裝飾品,這樣太貴,而且他們也沒有收藏這種東西的喜好。

「五億一次,五億兩次,五億……」正當要落槌時,一號包廂再次傳出聲音來。

「二十億。」金範春目光貪婪地盯着小九兒和沈厲河,他想用這對鑽石來把她們引誘過來,直接砸高價。

十號包廂的明軍原皺起眉頭,如果王辰他們不拍下的話,他也不能動用私權,金劍宗他可不敢惹,也惹不起。

「五十億。」這次換沈厲寒,直接大手一揮加了三十億。

「八十億!」金範春含怒出價,冷聲道,「閣下,還請賣給我金家一個薄面,莫非你想要和我們金家作對?」

普通區的人紛紛噤若寒蟬,大氣不敢出。

語氣中滿是威脅,但龍人三賤客中有一個是怕威脅的嗎?

你敢威脅其中一個,直接給你找上門,打死你去,反正已經得罪了,死豬不怕開水燙。

王辰他們並不知道金家是金劍宗的狗腿子,也不屑於去生這螻蟻的氣。

「這是拍賣會,誰出價高就歸誰,對吧?主持人?」王辰輕笑一聲,看向拍賣主持。

主持人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這位先生說的沒錯,價高者得,在商品到手后,若非質量問題,我們拍賣會不承擔任何責任。」

確認了一番規則后,繼續問道:「現在已經到八十億了,還有沒有人再加價的?」

下面加的價格越高,他越高興,這可滿滿的都是錢啊。 很明顯廖化不是郭嘉的對手,但郭嘉卻低估了廖化的韌勁,幾次吃虧下來廖化都快摔成泥人,卻還在不斷掙扎著起身。

對此,郭嘉甚是無語,面對站都站不穩的廖化半是佩服半是無奈地警告道:「還來?!再來我可要使出降龍十八掌了!」

降龍十八掌!這名字好霸氣呀有木有?

高順、典韋、趙雲三人面面相覷,竟能從對方眼中看出震驚之色。

「你別,別過來,否則我就真不客氣了,我,我警告你,我瘋起來的時候連我自己都打,你別不信!」面對廖化的步步緊逼,郭嘉居然心虛了起來,緊張地滿嘴跑火車。

關鍵時刻,突發異變,只聽「噗通」一聲,廖化竟直直跪在了郭嘉面前,垂頭抱拳道:「廖化願,願賭服輸,甘願拜,拜先生為主,主公,請受廖某一拜!」

「……」

媽耶,要拜主公早說嘛,搞地這麼嚇人作甚?本少爺還以為你要與我同歸於盡呢!

反應過來的郭嘉連忙收起了架勢,笑著彎腰虛扶道:「呵呵,廖壯士快快請起,有話好說。」

哪知廖化不受,強行行禮道:「不,廖某雖,雖然年少,也,也知大丈夫當一言九鼎,豈,豈能失信於人,還,還請先生不吝收留。」

郭嘉就沒見過這麼較真的,忙道:「收,收,收下了,壯士還不快快請起。」

「嘿嘿,多,多謝主公。」

郭嘉一撇嘴,差點兒被這廖化的大舌頭給帶歪了,忙一清嗓子:「嗯哼,那什麼廖化是吧,年紀幾何?」

「十,十五!」

「不是,你確定是十五?!」郭嘉凌亂著比劃手勢,瞪起眼珠打量著廖化那滿臉的胡茬,吃驚道。

不說別的,光看廖化那賣相就是活脫脫的簡配版張飛,拉出去說三十都沒人會懷疑,這會兒卻給郭嘉報個未成年的年齡,的確把他驚的不輕。

「我娘,娘說我是,早,早產兒,長,長的快!」說著,廖化那張浮腫的大臉微微露出了一絲靦腆。

是長的快,再不制止都快配拐杖了,您老先歇歇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