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來是想靠那個李氏的少女手中的盤龍引找到那座法陣,可那個少年的態度讓他的計劃落空了。

他運用精神力強行頂着『酸雨』來到這座古城遺址里的城主府內。空間法陣可能存在的地方。越危險,越安全!

城主府這裏充滿了荒涼的氣息,到處都是雜草。話說,在這種環境下,這小草也能破土而出,就這生存適應能力,絕對是杠杠的。

白髮老人小心翼翼的用精神力將整座城主府籠罩,果真讓他有所發現。

他快步走向這座府中深處的一個房間。這個地方很偏,周圍都是假山和竹林。

他用精神力先行試探了一番,發現沒有什麼異常后,才走進這隱蔽之處。

那是一間全身塗滿暗紅色紋路的房子,那中間的木門上,還有兩個怪異的大頭鬼畫像。

「這……這是……」

「是的,白老,您猜對了。」

白髮老者猛然轉身,在他身後,一身黑白禮服的司徒楓葉正笑着望向他,笑容溫和卻帶着說不清的詭異。

————

「砰!」

一個血色的人影從沉厚的肉壁中墜了下來,狠狠砸在那滿是綠色胃液的地面。

在那肉壁滿是鮮血的大洞中,一隻巨大的黑龍從中爬了出來,它雙目帶着璀璨的金焰,一隻巨大龍爪向前伸出了半截。

這時,倒在地上的那個血色人影猛然跳起,雙腳踏地,一股強勁的氣息將周圍的胃液激退十尺有餘。這個滿身是血的人影,正是桂木本尊。

他甩了甩手臂,骨骼噼里啪啦的響。這身上的血,大多是這巨獸的。這隻巨獸名為『滄』,體內擁有三個胃,現在,他們就是處於第二個胃。

「好傢夥,漲能耐了呀!」桂木說這話時咬牙切齒。上方那個傢伙,帶有頂級遮掩天機的法寶,在這方天地中,可謂火力全開,勢頭之猛,連他都頂不住。

「以你現在的力量,根本擋不住我。」黑龍從那滿是鮮血的洞窟中爬出,於空中張開滿是鮮血的雙翼。一個身着血紅長袍的妖艷少年筆直站立在黑龍的頭顱上,他手中把弄著了一把刻有暗紅紋路的小刀,目光帶着一種異樣的期待。

「小羅剎,話說,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的呀?這次你來,莫不是要殺我?」說着,他雙手環抱身軀,表情中露出驚恐的神色,雙腳竟還微微發顫。好傢夥,有模有樣。

對於桂木的問題,鬼羅剎輕視一笑:「很快,你就知道了。」

「轟!」

在上方,巨大的黑色詭木門從上方墮落,狠狠砸在了地上,綠色的胃液被濺得四起。

落下的詭木門共十二座,每一座門前都有一個巨大的鬼頭,它們雙目呈現綠光,張著比整張臉還要大的巨口,模樣極為恐怖。

每一個鬼頭的目光都在盯着位於中間的那個少年,那目光,如噬魂的惡鬼。

鬼羅剎,以精神力為基,輔以聖殿鬼羅剎的傳承,轉修鬼道。如今,已達鬼羅十境中的第五境——惡鬼,實力無限接近於紫極星太厄年間的諸神。

桂木抬手將嘴邊那噁心的鮮血弄開,雙眸中那兒戲的色彩轉瞬間切換,變得冰冷,寂滅。身後的鎖鏈『嘩啦』的響,那灰影模樣好似更清晰了些。

全身附上血色的重層鎧甲,一道道灰色符文攀上,於鎧甲中隱現。此刻的桂木,與原先那個少年模樣完全判若兩人。

「轟!」

十二扇詭木門同時打開,一股滲人的寒氣從那麼門內透出來。從桂木這邊的方向望去,那門內就是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到,什麼也沒有。

「這是我特地為你準備,可要好好享受啊。哈哈哈!」鬼羅剎一隻手捂著臉,目中透著興奮,張嘴大笑。

就在這時,一直沒有動靜的木門。一隻青綠色的爪子從中伸了出來。但未見其全貌,一根黑色的棒子便已隨之而到。

「砰!」

一棒子,直接將那爪子連同整座詭木門錘爆。那個站在下面的少年,手持黑木,高高向上抬起,碧綠的液體從上滴落下來,猶如雨滴。

「嘶!嘶!」

「咕噥!咕噥!」

「嚶!嚶!嚶!」

幾乎在桂木動身的一瞬間,十一座詭木門中同時伸出各種各樣詭異的頭顱,它們嘴中吟笑,卻似哭。

他雙腳猛然一蹬,整個人凌空而起,目標,自然是那上方的鬼羅剎。一個以精神力輔以的鬼道修,只要桂木近身,基本是可以瞬秒。

但明顯,事情不會如此如意。一隻巨大的骷髏劍龍將橫空的桂木直接頂了出去,重重撞在那地面上。

在他重新落到地面的那一刻,周圍的鬼物發出尖厲的叫聲,一擁而上。

十一座詭木門,連同那座崩壞的,同時散發出暗紅色的光芒。一道道暗紅色的絲線於木門中隱現,在這方天地中交織成一個巨大的骷髏頭。

在鬼物爭擠的地方,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灰影。它身上的灰色鎖鏈在虛空不斷擾動,所有被觸及的鬼物紛紛湮滅。如果有生靈能進到那極度深層的虛空中,便會發現,那些被湮滅掉的鬼物化作絲絲縷縷的能量融入那灰影體內。

無盡的黑域中,彷彿有一雙眼睛睜開了。

在灰影的籠罩之下,所有的鬼物都灰飛煙滅。而在那巨大的灰影下方,一身血紅重甲的桂木緩緩站起來。他此刻身上散發的氣息恰然是——六境。

十一座尚未倒塌詭木門,猶如瘋了一般,黑暗不斷擾動,裏面的怪物瘋狂湧現。這巨大的空間,彷彿瞬間變得擁擠。

他手持黑木衝進這無邊的鬼物中,空氣中帶着血氣,嘶殺中帶着慘叫,這完全是單方面碾壓。那猶如魔神般的少年,彷彿越殺越氣焰越重,黑色的木頭完全沉浸在咒毒的鮮血中,血色的木紋上浮現一個詭異的惡鬼圖。

鬼羅剎在黑龍上看得不亦樂乎,時時還拍拍掌,表示讚歎。上方那由十二座詭木門凝聚而成的巨大骷髏頭,模樣越來越清晰,甚至可以看到它嘴邊那掛着的人手與血。

正當鬼羅剎看得起興之時,下方的鬼物突然沒了動靜,彷彿那一瞬間被抹去的世界存在。

「嗯!」

他皺着眉頭,凝望着下方,心中有些疑惑。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毫不猶豫,直接開啟了身上的防護寶物。

「砰!」

那足以將神靈之力抵消的能量罩僅僅持續了不到一秒,便轟然破碎。

一身灰芒重甲的少年一隻手按在他的頭顱上,從黑龍上方,直接隕下,將之狠狠轟在那破碎的地面上。整座蒼龍『小世界』直接破裂。

灰茫茫的世界中,那宛若魔神的少年在塵焰中站了起來,他腳下那方大地,早已是支離破碎。天穹上方的骷髏頭彷彿失去了力量的源泉,也在這一瞬間塌落。

————

『滄』體內,破滅的古城處。

這裏胃酸已停止下流,有些狼狽的李伶心和李玉龍從一座廢墟中小心翼翼走出來。

李伶心此時臉上充滿了絕望,剛才的一番搜索,連古陣的痕迹都沒有捕捉到。

她作為李氏皇族的族人,對於『滄』這種巨獸的存在,還是有過了解。『滄』體內存有三個胃,一個胃存物,一個胃消化,一個納水千川。只有第三個胃是通向它的股部,連接到外界。也就是說,他(她)們如今所處的這個地方,並不是那個通到外界的位置。

雖然空間之力可以破開『滄』體內的空間禁錮,但那種前提是,至少要達到三層的空間指數。像李伶心和李玉龍身上就攜帶着不少空間符紙,但沒有一張能達到那種強度。

「轟!」

突然,整座空間震動了起來,那上方的胃壁瘋狂蠕動,鮮血不斷湧出。

「這次又是什麼?」

李伶心他(她)們在經歷一陣晃動后,剛穩下身子,就看到了令人震驚的一幕。

一尊近千米高的青銅巨人從古城橫踏而出,整片大地都被擾動起來。在城中還存活的神舟遊客中,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喘,躲在破落的廢墟中,生怕被發現。

而在這破落的古城,城主府深處那間黑屋子中,有一個白髮老人,此刻他赤裸著上身,在他那裸露的皮膚中,一條條瘋狂蠕動的暗紅色長蟲在他身體上鑽來鑽去。詭異的是,老人臉上的表情很享受。。 「我覺得吧!」我說。

罵死一條街迫不急待地說:「你有點難堪!」

我氣的說:「你才難看(堪諧音)呢!」

罵死一條街說:「你不「丑」,我怎麼對你成瘋成癮又成魔呢!」

我說:「你在刺激我呢吧!」

罵死一條街說:「長的丑,活的久,長的帥,惹人愛,我就喜歡你這個醜八怪!」

醜八怪趕緊把臉支過來說:「是喜歡我這個醜八怪嗎!」

罵死一條街說:「走開,你還不夠丑!」

賊漂亮說:「現在男人的審美是怎麼了!費解!」

裴環環說:「人家是對竇梓月情有獨鍾!不管什麼樣人家都喜歡!」

朱糾結說:「我真是井底之蛙!」

裴環環說:「你不是井底之蛙,你是井底之土!土的罰款!哈哈哈!」

我說:「哎!你們還記得我們說過的校風是「壞蛋追我嗎」?校長不是不理解嗎!」

朱糾結說:「記得啊!然後繼續說,騙校長非常完美!」

我們都笑了,笑的是如此逍遙。

我說:「朱糾結你要我怎樣才能繃住不笑!」

朱糾結說:「我對你說你真丑!」呵呵!

我說:「又來了!請不要單曲循環!」

罵死一條街說:「這是命運的安排!」

我不理解的說:「什麼東東!」

罵死一條街說:「壞蛋追你!」

我說:「什麼,壞蛋追我!怎麼了!」

罵死一條街說:「壞蛋追你單曲循環!」

我說:「噢,暈倒!原來這個意思!」

罵死一條街說:「我的音樂世界裏只有「壞蛋追你」這首歌單曲循環!你懂我?」

我說:「請「抱緊」!」

罵死一條街說:「好的!」

我又大聲重複了一遍說:「快「報警」(抱緊諧音)!有個傻子(或壞蛋)追我!快把他抓起來!」

哈哈哈!罵死一條街趕緊一溜煙地跑了!

我甩開膀子地說:「好了!我們可以肆意的調侃罵死一條街了!哈哈哈!這招真毒!」

朱糾結說:「你真是滄海一「素」(粟的諧音)!」

我說:「什麼意思?」

朱糾結說:「意思就是你真不是「人」!哈哈哈!」

我說:「欠抽!」

朱糾結說:「不是「欠抽」而是「真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