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級:lv.40

屬性:力量lv.6,敏捷lv.5,體力lv.5,智力lv.?

裝備:限制器x2,黑刀-暗月,妖刀-無用

被動技能:太刀精通.max,基礎精通.max,血氣喚醒,血氣旺盛,二刀流lv.5,鋼鐵果實lv.6,見聞色霸氣lv.5,武裝色霸氣lv.4,霸王色霸氣lv.3

主動技能:地裂·波動斬,強化-刀魂之卡贊,十字斬,三段斬,崩山擊,血之狂暴,死亡抗拒,嗜魂之手,暴走,怒氣爆發,嗜血,嗜魂封魔斬,血氣之刃。

許久未見的技能面板。

晉陞了四十級之後的提升是肉眼可見,最明顯的地方就是力量由lv.5變成了lv.6,而且是在不開buff的狀態下。

僅僅力量這一點,已經達到了新世界的平均水準,開了buff的話,水準還要在此之上。

再往上意味著高級的lv.7就距離很遙遠了,無數人都沒能達到這個級別。

只有四皇裡面的那些明星海賊才有這個程度,比如bigmom海賊團的將星,百獸海賊團的三災,白鬍子海賊團的部分番隊隊長。

還有一個明顯的地方,就是多出了一個主動技能。

【血氣之刃:提取周圍血氣與自身血氣,朝前方凝聚形成血氣之刃,然後雙手抓取血氣之刃向前方進行全力刺擊,刺出之後血刃會產生強力的爆炸。】

看起來沒有任何特殊之處,控制、位移、霸體,什麼都沒有。

但是小瞧了這一招的人都已經死了。

這是前前世中卡贊最愛的招數了,一度成為卡贊的信仰。

這是超級純粹的純殺傷性技能,其一瞬間爆發出來的殺傷力只有看血條才可以明白。

不過…也是從這一招的出現開始,狂戰士也開始走向他的真正歸途了。

自血氣之刃之後的大部分招數,基本上都已經跟劍術沒什麼關係了,狂戰士開始靠著血氣的力量輸出,而武器…淪為了釋放血氣媒介。

但是卡贊不想就這麼讓暗月和無用喪失了它們真正的價值,所以,他會努力把這些招數都與劍術融合起來。

技能是死的,但人是活的。

「尼桑,我回來啦,還有馮哥和小貝,他們也想要看看尼桑的新招數。」

莫奈和拉著貝拉米的馮克雷沒有讓卡贊久等,很快就飛了過來。

看貝拉米那興奮的樣子,卡贊忍不住偷笑了兩下,每次卡贊變強、有什麼進展的時候,貝拉米總是比誰都激動。

「嗯,那就讓你們見識見識吧,都退遠一點!」

卡贊雙手掐腰往前一蹦,臉上滿是自信,對著三個小傢伙擺了擺手。

其實他心裏面有點虛的,畢竟他還是第一次釋放真正的血氣之刃,具體殺傷性不好說。

馮克雷三人聽了卡贊的話抓緊飛到較遠的天空中,看著下方比卡羅索還要大一號的船。

「奴家看啊,這艘船估計廢了。」

「emmm…至少一半要沒了。」

「你們說啥呢?!以大哥的實力,這種小船肯定是一下子就灰飛煙滅啊!」

不說這邊在空中嘰嘰喳喳的三人,遠在一邊的卡羅索上阿金也是往死里伸著腦袋拿著望遠鏡朝卡贊的方向看。

我也想看啊…

蒂迦獃獃的站在一邊,看了看阿金手中的望遠鏡。

回到厄運海賊團的船上,空曠血染的甲板上,卡贊雙手抽出兩把刀,指向了自己的身前。

遊戲之中的血氣之刃是不需要武器進行釋放的,但是卡贊打算用自己最信賴的兩把刀來進行攻擊。

這是一個沒有先例也沒有指導的嘗試。

既然打算嘗試,那就使出全力,好好感受一下。

血之狂暴。

暴走。

嗜血。

刀魂之卡贊。

「…血氣之刃。」

卡贊輕輕的吐出了四個字,整個過程非常緩慢,因為卡贊想要好好感受這一技能,所以他故意把動作放的很謹慎。

下一刻,整個甲板上厄莎海賊團船員的屍體都變成了一具具乾屍,無數的血液朝著卡贊雙手的刀上匯聚。

期間卡贊自己雙手的手心也流出了猩紅的血液融入到逐漸匯聚成型的兩把巨大血刃之中。

匯聚完成。

現在卡贊雙手上拿著的根本就是附上了一層血液外殼的兩把煞人巨劍,每一把都有兩米的長度。

兩把猩紅色的巨劍猙獰而血腥,散發出的血氣向周圍不斷蔓延,沒一會兒厄莎海賊團的船下就已經匯聚了無數的黑影。

呼…

卡贊緩緩的呼出一口氣,然後握著兩把血色巨劍朝著方的空中刺了過去。

猙獰的血刃帶著不可阻擋的氣勢超前刺了過去,刺出了兩三米之後血刃開始發齣劇烈的顫抖與哀嚎。

轟!!!

嘭!

嗡~

遠處卡羅索上的蒂迦看著那邊突然炸出來的血色煙花覺得好像也不用望遠鏡了。

而用望遠鏡看著的阿金只覺得視野裡面除了一片猩紅之外啥都沒有,拿下望遠鏡才看見了面前恐怖的一幕。

「這才是真正的海上惡鬼啊…」

天空中下起了紅色的雨。

不,下的是血。

是海王類的血。

在卡贊的血氣之刃爆炸的那一刻,一隻海王類跳出了海面朝著厄莎海賊團的船咬了過去。

然而有拉布一半大的海王類直接在這一爆炸中被炸成了無數的碎塊兒從空中不斷落下。

無數的血液與血肉碎塊兒墜入海中,直接染紅了整片大海。

至於厄莎海賊團的船早就在這場爆炸之中被炸的粉身碎骨,只剩下了幾塊木板在海上可憐的飄著。

至於卡贊,此時正狼狽的趴在一塊稍微大點的木板上喘粗氣,一臉虛脫的樣子。

「喂喂,我可不知道那個技能對釋放者還有這麼大的衝擊力啊。」

卡贊現在是一臉懵逼的,血氣之刃的傷害沒有讓他失望,該說不愧是他的信仰技能。

但是,遊戲裡面的血氣之刃爆炸時可不見角色被炸飛啊?

雖然卡贊沒有受到血氣之刃的傷害,但是這個后坐力卻是實打實的,剛才卡贊世界被爆炸的餘波掀飛,在空中翻了幾千度的圈,這才有了現在萎靡不振的樣子。

要不是與他掀飛的還有被炸成板板的船,他已經沉入海底了。

「我的信仰,傷害了我…」

海書網三人撓破頭皮也想不出辦法來,只好作罷,辦公室里只剩下吳皓一個人,每次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剩下最後的辦法就是請貴人。

他立即向【藍星科技促進系統】提交使用社會貢獻點的申請。

【請輸入使用的點數:__】

「1000」,在這個關鍵的時間節點上,雲端多功能電器受到了巨大的阻

《從鴻蒙系統開始升級世界》193貴人的另闢蹊徑 以前,玫瑰殺手曾經跟獨眼龍說過,真正的高手,能夠無視槍支炮彈,當時,獨眼龍覺得玫瑰殺手在開玩笑。

但當他真正遇到蕭寒時,他才意識到原來師姐沒有撒謊,這世上真的有人能夠避開子彈。

而蕭寒,就是其中一個!

「天呀!!蕭寒絕對不是人,他是怪物!他居然連子彈都能避開?」

一旁的秦老爺子看到蕭寒輕鬆避開所有子彈,他表情無比的震驚。

如果避開一顆子彈,是運氣好;那避開所有子彈,就不是運氣好與壞的問題了,而是實力的問題了。

子彈都殺不死蕭寒,難道要用炮彈嗎?

此時此刻,秦老爺子心裡震驚不已的,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他根本不敢相信蕭寒如此有本事。

「獨眼龍,機會已經給你了,但你不中用,給了這麼多次開槍的機會,你都打不到我。」蕭寒嘴角泛起一絲陰沉的冷笑,淡淡地開口說道。

「蕭……蕭寒!你別在我面前得瑟了,我雖然殺不了你,但不代表其他人殺不了你,你知道我師姐是誰嗎?她可是被殺手界譽為『天才女殺手』的玫瑰殺手,我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師姐她一定不會放過我的。」

獨眼龍見自己打不過蕭寒,於是,他搬出玫瑰殺手的名聲,嚇唬蕭寒了。

但他的話,卻讓蕭寒驚訝住了,

蕭寒沒有想過,獨眼龍居然跟冷月師出同門。

「你是玫瑰殺手的師弟?」

「沒錯!你小子是不是害怕了?但我告訴你,一切都晚了,從你打傷我那一刻開始,你註定要死!」獨眼龍誤以為蕭寒害怕了,所以,他的氣焰變得囂張了不少。

不僅是他,連秦老爺子都以為蕭寒害怕了。

只見秦老爺子一臉幸災樂禍地開口說道:「蕭寒,你做夢都沒想過,獨眼龍是玫瑰殺手的師弟吧?玫瑰殺手,享譽殺手界,她恐怖的暗殺手法,是無數人心中的惡夢!」

「是沒想到!」

蕭寒笑了笑,自嘲了一句,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還不趕緊跟獨眼龍叩頭認錯,說不定他見你認錯態度好,只會廢掉你手腳,饒你一條狗命!」秦老爺子氣焰越來越囂張了。

「叩頭認錯?他先看看令牌再說吧!」

說完,蕭寒從身上摸出冷月贈予給他的那塊鋼製的玫瑰令牌。

看到這一聲令牌后,一旁的獨眼龍嚇得面如土色,整個人無比地震驚。

等等?這……這不是師姐的玫瑰令牌嗎?它怎麼在蕭寒手上的?

頓時,獨眼龍一下子愣住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