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界:傳奇聖者三階】

【財富:53億7千萬】

【武器:泣殤劍(傳奇品質),冰封王座(傳奇品質)】

【物品:虎符咒、解脫者的祝福*1】

【功法:聖武決、完美級自動呼吸法(傳奇品質)、七情六慾幻夢法(傳奇品質)】

【能力:時停、輪迴、低級生命光環、低級增幅光環、低級威懾光環、低級義薄雲天光環、低級堅韌光環……】

葉紀將目光放在時停上。

噫,可不敢重置聖人的時間,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又將目光放在面板物品那一欄上。

【解脫者的祝福:遭遇危險時,使用它,你將獲得一次逃出生天的機會。】

就這個了。

就在他的頭快要滑入那一道深邃黑洞縫隙的剎那。

葉紀迎著通天不解的眼神,喊出:

「我要解脫。」

嗡嗡!

一陣耀眼的白光綻放之後,黑洞緩緩閉合。

「空間神通?這位小友真有趣。」

混沌中某一方大世界。

金鰲島,碧游宮。

一道人盤膝坐於蒲團之上,似乎是在沉思發獃。

突然,虛空中憑空掉落一道人影,他下意識伸手接住。

待看清懷中人影全貌后,情不自禁一句話脫口而出:

「我靠!」

只見懷中人是個短髮、現代衣服的帥氣青年。

而此時這個青年正好睜開了眼睛。

兩人對視。

葉紀:???

這是給他解脫到哪了?

這道人一身恐怖的氣機,簡直和方才通天教主的一模一樣,所以這道人也是一尊聖人?

他縮在道人懷裡不敢動彈。

等等,剛剛好像聽到了這道人說了句『我靠』!

葉紀試探性開口:「howareyou?」

道人嘴角一抽:「你好。」

確認了,穿越者。

他手撐著道人下身從他懷裡爬出來,仔細打量了下這位穿越者。

一身混元先天道袍,扮相很仙氣,身側別一柄青色的寶劍。

聖人,青色的劍。

有點像通天教主啊,再聯想到通天說他一縷氣機會將他牽引到他的世界。

所以他終究還是來到傳說中的仙俠世界了,那這道人豈不是…

互穿?

葉紀斟酌了說道:「你這是穿成通天了?」

「你這一下就猜出來了,厲害啊。」

道人驚奇道,性格看起來很是不錯。

似乎是同為現代人,他神色突然間輕鬆了起來,好像放下了什麼架子一樣。

他問道:「你是怎麼穿過來的?看樣子還是身穿。」

「我遇到個叫徐機的,他說他其實是通天聖人,我不知道他怎麼搞的,一番操作就把我搞到這裡來了。」

葉紀每說一句,道人臉色便僵硬一分。 煥奕還趴在床上嘟囔著浩軒那句「此事在你不在我」,心裡又是滿滿的不服氣,怎麼就都成我的問題了,「大哥,君子動口不動手,能不能跟二哥學學。」

浩軒沒有理他,端起臉盆剛準備離開,寰穎突然推門進來,嚇得煥奕一哆嗦,連忙提起褲子,浩軒則迅速幫其拉上床帷。寰穎本以為房間還設著結界便試探性的推了一下,沒想到居然直接闖進了煥奕的房間,驚訝之中猛然抬頭,煥奕趴在創上被看的清清楚楚,她不好意思的迅速轉身,喂:「大白天的脫什麼衣服。」

煥奕則怒氣的反問道:「你進別人房間不知道敲門嘛?再說我要睡個回籠覺你管的著嗎?」

「你」寰穎被氣的說不出話來。浩軒在背後冷冷的問道:「何事?」

寰穎氣的喘深呼吸調節一下情緒,說道:「我大哥,你二弟讓我叫你們過去,菲絮已經過去了。我可以轉過身了嗎?」

「無妨」此事浩軒不僅拉上床帷還格外設了一個藍色屏障,將整個床屏蔽,自然不介意寰穎轉身。

寰穎轉身繼續說道:「剛才兩位貴妃娘娘帶著兩位妹妹找我大哥算賬,鬧得很不愉快,我大哥因此也很自責,希望你們過去可以開導一下我他。」

「好,走吧。」浩軒回道,床內煥奕喊道:「大哥,我也要去。」

浩軒道:「你去了只會添亂,好好休息。」「大哥。。。」煥奕耿寧道。

浩軒沒有繼續恢復,直接歲寰穎來到的麒麟殿,見寰宇正在穿外衣菲絮則不斷的勸說道:「二哥,你的身體還沒有恢復,不能亂動,更不能御劍的。」

寰宇說道:「我雖然不能御劍,你們能御劍就夠了。」

菲絮說道:「那也不行,高空飛翔,你目前的身體根本受不住。」

弘曦皇帝也勸道:「宇兒,今日之事,不必介懷,我也決不允許你這樣離開。」

寰宇說道:「皇叔父,如果我連自己的妹妹都保護不了,就更沒有資格保護別人了。」話音剛落便見浩軒信不走來,寰宇興奮的說道:「大哥,我們今日便去玄機派。」

弘曦皇帝見到浩軒也一場激動,說道:「他大哥,你趕緊勸勸宇兒吧。」

浩軒走近說道:「小妹,扶你二哥坐下。」

菲絮幫準備去扶寰宇,卻被寰宇推開道:「大哥,我今日必須回去,我絕不能讓我妹妹去送死。」

浩軒反問道:「今日你回去幹嘛,是能說服莫寒煙放棄長生不老神功還是能打敗莫寒煙逼出黒蓮還是你能變出一百了童男童女替他們死?。」

「我。。」寰宇遲疑了,浩軒接著說道:「你什麼都幹不了。」

寰宇說道:「我要去說服父親,阻止煙姨。」

浩軒說道:「你若能說服莫靖天便不會有今日的局面,就像你當時阻止不了五大門派攻打玄冥一樣。況且以你現在的身體,不但什麼都做不了還會白白耗損。若不能恢復八成,我們哪都不去,小妹大概需要幾天。」

菲絮道:「最快也要二十天。」

浩軒道:「好,那就二十天後回去。」

寰宇道:「大哥你知道的,我根本等不了二十天,我必須馬上回去,現在、立刻、馬上。」

浩軒說道:「二十一天」

寰宇現在情緒有幾分激動,恨不得立刻回到玄機派,皇貴妃的話久久縈繞在二旁,還有那兩個妹妹抱著自己哭泣的生聲音更是無法消散。他希望大哥可以理解他的心情,於是說道:「大哥,倘若獻祭的是小妹,你會怎麼辦?」

浩軒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反而說道:「二十二天。」

寰宇氣的心都快炸了,踉踉蹌蹌的走過來,菲絮連忙小心扶著寰宇,一邊走一邊顫著嘴唇說道:「大哥,你別拿虎煥奕那套嚇我」然後握住浩軒的手說道「你懂我的。」

浩軒則平靜的說道:「你亂了。」然後順手點了寰宇的睡覺,將其扶到床上,令其盤坐,自己則坐在寰宇身後,說道「金瘡葯」。

菲絮一看便知大哥想用靈力輔助藥物吸收,幫寰宇快速恢復,便毫不猶豫的拋出兩瓶金瘡葯至寰宇頭頂,將其為倒置。浩軒則以靈力控制藥量,幾縷藍色的柔和靈光帶著白色的粉末穿梭在寰宇身旁。這種外部靈力輔助內部調養的辦法可以加速傷勢的好轉,但耗靈巨大,甚至有損自己真氣。浩軒知道寰宇此時心急如焚,嘴上雖阻攔但心裡卻十分理解他的心情,尤其是當寰宇問道如果獻祭的人事小妹怎麼辦時,他更是不知該如何回答。他心底清楚,倘若是小妹,他就算死也不會保護好她的。

菲絮見大哥在為寰宇輸送靈力療傷,便轉告房內其他人道:「皇叔父,還有寰穎姐姐你們先走吧,我大哥在為二哥療傷,可能需要一段時間。」

這是煥奕一瘸一拐走了進來,他雖然破不了浩軒設的屏障,但好奇心又是他不甘於留在房內,於是跳窗逃出。他聽到了浩軒和寰宇對話的全過程,心想到大哥果然是大哥,要是我早帶二哥回去了。可是現在回去又能幹啥呢。

他聽到浩軒在為寰宇療傷,便走了進來,問道:「小妹我可以嗎?」

菲絮說道:「四哥,水火不容,你和大哥只能有一人以靈力輔助二哥療傷。」

寰宇一覺醒來發現身體的傷痛減了幾分,尤其是胸部,受了弘烈王爺的一拳一腳后,心肺受損,連呼吸都會陣陣疼痛,而此時明顯減輕。他立刻猜想到是浩軒用靈力輔助幫自己療傷來,心底暗暗一笑。他微轉身子,看到枕旁留了一張紙,上面寫了十二個字:「心要定,氣要直,謀要密,事方成。」

寰宇知道這是大哥留給自己的,又是暗暗一笑,帶有幾分感動的將那張紙蓋在了臉上。心裡默念著那十二個字「心要定,氣要直,謀要周,事方成。」是的,他昨日確實亂了,亂的頭腦慌張,亂的心緒不穩,亂的失了分寸。重新封印滅世黑蓮絕不是一蹴而就的。目前黑蓮意識主導下的莫寒煙是不可能聽進任何勸阻的,他若昨天回去也是徒勞,也許還會因此惹怒莫寒煙。以他那點力量就是以卵擊石。

他在腦海中捋順了一番封印滅世黑蓮之前需要解決的問題:「父親說御龍飛空鞭懸而不決便不能算真正的得主,大師伯臨死之前囑託要找到克制魔光赤煉槍和寒冰凌月刀至邪之氣的辦法,還要知道幽變玄機傘是如何接住星辰之力的,而眼下更為緊要的是說服錦瑤和他們站在一起,合力封印黑蓮。同時他們的對手不僅有莫寒煙,還有二邪、三皇、四諦、一百護法和無數魔族子弟,」一庄庄一件件均非易事,想到這裡寰宇不由得嘆了口氣。

在浩軒和菲絮兩人幫助下,第十天寰宇身體恢復七八成,便回到了玄冥教。再次之前,菲絮的千語百靈已經傳信給錦瑤,清水濱一敘,而錦瑤也在這裡等候多時。她知道大哥,二哥此時叫她前來是為了什麼?她本可以不來,但還是覺得有些話需要當面說清楚,所以來到這裡她心中也一直犯鼓。

她更知道煥奕的火一樣的脾氣,所以也最怕面對煥奕,雖然決絕的話在煥奕口中聽了很多,但並非會因為聽的多便會習以為常,便會麻木無感。只要還有心就不可能保持無感,所以她要盡量避開與煥奕直接接觸。

菲絮還是像以往一樣熱情天真,看到錦瑤的身影便興高采烈的撲了過來:「三姐。」菲絮的與親人重逢的喜悅和動作完全是不分人的,她體態輕盈一躍便到了錦瑤身上,還是那般雙腿鎖住錦瑤的腰,雙手摟住了錦瑤的脖子:「我想死你了。」

錦瑤回復來自菲絮的熱情相待總是十分寵溺的和藹的微笑:「是嗎?最近吃了什麼好吃的,重了這麼多,我快抱不動了。」

「啊」菲絮不好意的連忙從錦瑤身上下來,低頭嘿嘿的笑道:「都快皇宮的好吃的太多了,這不十幾天胖了一圈,讓你一眼就看出來了。」

錦瑤說道:「是珠圓玉潤了些,不過更可愛了。」然後轉頭打招呼道:「大哥,二哥。」

浩軒、寰宇點頭示意,煥奕則在一旁翻了個白眼,不屑的吹著頭髮。錦瑤繼續說道:「有些話,我想單獨和你們說。」

煥奕一聽立刻變臉不幹了,說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還要單獨說,怎麼我和小妹不配聽。」

錦瑤愣了一下,迴避了煥奕的眼光,寰宇說道:「我們三個出來走走也好,讓小妹陪陪母親,她肯定有很多話要說的,小妹,是不是?」

在寰宇的提醒下,菲絮突然想起母親去世的消息,臉上的笑容漸漸消退到凝結,她轉著淚花說道:「嗯,我想和母親聊聊天,先失陪了。」菲絮轉身扎如雨花池。

煥奕說道:「我要和母親說的話全說了,我們四個聊一起吧。」

浩軒說道:「你留下來陪小妹,我們走!」

煥奕不服氣的問道:「憑什麼?」浩軒轉身一個冰冷的眼神看向了煥奕,這眼神不容置疑,煥奕瞬間泄了氣,嘟囔道:「陪就陪,那誰,你又騙了一次,你記住了。」

浩軒、寰宇三人走出清水濱后漫步了好久,寰宇終於忍不住開頭道:「錦瑤..」

錦瑤迅速打斷了寰宇的話,說道:「大哥,二哥」然後跪在了他們面前,寰宇正準備扶起她,卻被她拒絕道:「聽我說完。我為母親和玄冥教給你們造成的傷害道歉。」然後伏地拜了三拜,起身說道:「我知道你們找我所謂何事,但恕我不能答應。歆姨已經離開,我不能丟下母親一人,更不能背叛她。她此生最恨背叛,我是她的親生女兒絕不能與她為敵。」

寰宇解釋道:「不是背叛,是幫助煙姨找回自己。現在的金尊聖母不是煙姨,而這一切也不是煙姨的意志,是魔睺老祖的,是黑蓮的,是旻宣王的,是那魔族四大宗師的,但絕不是煙姨,她現在被黑蓮控制,我們必須封印黑蓮,找回煙姨。」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