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顏,阿顏……」

男人幾乎是失魂落魄般一遍一遍的喊喬顏的名字,他一遍一遍的跟她說著兩人本來想好的未來美好構想。

「你醒來跟我回雲州后,我們就立刻訂婚好不好,然後我們再立即結婚,結婚後,你給我生個孩子,不,兩個……很多個,這樣我們一家就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當然,你要是不想生,我們也可以不生,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好不好?」

「阿顏,我知道,你還沒有走,你醒過來,只要你醒過來,我立即讓人放過你蔣叔叔,我也答應不對你哥哥下手,我以後會對你很好很好的,我以後再也不對你動手,就算你不聽話淘氣,我也不動手,好不好?」

只是,男人無論怎麼保證哀求,懷中人兒都不會再醒來,甚至她的身體還愈發的冷了。

這不由讓男人很狂暴!

「小東西,敬酒不吃吃罰酒!你怎麼這麼不識抬舉!」

下一刻,司邵斐完全沒有理智的去狠狠捏喬顏的下顎,他血紅的眼睛里滿是戾氣的威脅她「阿顏,你要是再不醒過來,你信不信,我讓那姓蔣的一家還有你哥哥,你丈夫你兒子都給你陪葬!」

但就在男人話落,他像是突然又想到什麼似的,猛烈又痛苦的搖頭「不,我不殺你丈夫兒子,我不能讓你們在陰間團聚,我要把他們抓起來,我要讓你看著他們在人間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但,無論男人怎麼發狠威脅,懷中的人兒還是一動不動,她的身體甚至有些要發僵了……

『嘎吱~』一聲,最後,手術門還是被從裡面打開,男人幾乎是搖搖欲墜的緊抱著懷中的人兒出來了。

「司、司總、」

王野看著自家主子失魂的樣子,想要上去扶一把,但男人像是沒有看到他一樣,眼神渙散的直接從他側邊走了過去。

「阿顏,我帶你回家。」第一批拿到巨匠閱讀線上點讀卡的讀者,是早上八點半。

十一點,距離四聯書屋讀者預售,已經過去了將近二個小半時。

這些人基本上都是《射鵰英雄傳》的忠粉,也是第一批讀到新書內容的讀者,自然是免不得要炫耀一番的。

光是《神鵰》和《射鵰》在人物和劇情方面的聯動與承接,就讓大家看的心潮澎湃,

看着一個個熟悉的《射鵰》人物出場,那種感覺就彷彿又回到了《射鵰》的武俠世界,一瞬間勾起他們對射鵰的所有美好回憶!

有看書比較快的……

《全職卡牌系統》0170章【小狸花很懂嘛】林若萱父親的到來,讓蘇羽和柳英都有些意外。

更難能可貴的是,對方依舊保持著原有的理性。

換了其他人,自己女兒鋃鐺入獄,恐怕早就同對方勢同水火了。

林建國也沒有久待,或者說不好意思待在這裡,簡單說了一些歉意話,就匆匆離開了。

蘇羽看得出來,林建國很難受,有苦難

《捐了集團,打造國產神話!》第72章瘋狂的醫學界! 到了中午,大家已飢腸轆轆,只好原地休息,準備晚些再啟程。

趙德勛坐在路邊,靠著一棵大樹,沖楊義他們吆喝道:「喂!你們幾個,去找點吃的!」

薛沛林喝了口水,淡淡說道:「咱們車裡不是還有乾糧么,盡夠了。」

楊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對不住啊薛大人,我們哥幾個,把您帶的乾糧給,給吃了。」

「什麼?!」薛沛林一口水沒噴出來,嗆得咳出眼淚來。

顧七叉著腰向周圍掃了一眼,開口道:「前面那片林子看起來蠻大的,咱們去看看,沒準能獵點野物。」

楊義有些過意不去,抄起箱子中的厚刀。三四個爺們也跟著取出大刀,站在楊義身側。

見弟弟楊盛待在原地不動,又走過去照著屁股踹了一腳,楊盛會意,揉了揉屁股,轉身也去提了一把。

楊盛拖著刀走到顧七身旁,擔憂道:「裴大人,我們兄弟幾個不會武功,這,這獵物不會太大吧?」

不遠處的趙德勛嘲諷道:「若是遇見比你們還大的,就犧牲自我,做人家的獵物就好了。」

「你若能少說兩句風涼話,現在咱們就能吃到東西了。」顧七站在原地望著趙德勛,希望他能同去。

趙德勛並未起身,而是將旁邊的野草薅了一根,拿著野草在眼前晃道:「裴兄弟,不是我說你,若是當時就把他們幾個拿下,咱們的乾糧也不至於被他們吃了。再說了,吃乾糧的是他們幾個,又不是我,我從昨天到現在什麼東西都沒吃,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實在沒力氣。」

顧七被噎得啞口無言。

楊義臉漲得紅紫,走到顧七跟前:「裴大人,是我們幾個對不住您。我叫上兄弟們一起去,絕不讓大人們餓肚子!」

顧七無奈地笑了笑:「也好,咱們幾個,打些野兔什麼的,應該不是問題。」

剛準備走,薛沛林就在原地吼道:「胡鬧!若是林中有野獸可怎麼辦?」

趙德勛笑道:「那不正好,獵個大傢伙回來,這幾天的口糧都有了!」

薛沛林氣得直抖,指著趙德勛罵道:「你個小兔崽子!裴啟桓是來荼州治水的,不是給你打獵的!陛下派你來,是為了保護他的安全,你反倒如此做派!不成體統!」

趙德勛本就跟薛沛林不對付,薛沛林這一罵,更是激怒了趙德勛:「老頭,你也別沖我吹鬍子瞪眼的,本來裴兄弟說兩句好話,我就去了。你這麼一說,我還偏不去了!」

「你——」

顧七被吵得頭疼,又恐薛沛林氣出個好歹來,抬手道:「好了好了,都消消氣。薛大人您放心,我們幾個就是去林子里轉轉,實在不行,找點野果子充充饑也是好的。」

楊義大聲道:「二位大人放心,我等定保護好裴大人。」

薛沛林拍了拍胸脯順了順氣,沖顧七道:「如果遇到危險,趕緊出來,沒吃的不要緊,且餓不死呢。」

「嗯,那我們先去了。」

顧七揮了揮手,楊義和他幾個兄弟,跟著一起進了林子。

這林子說大不大,走進來卻如迷宮一般,雖說是早春,林子中的草卻比外面的更綠一些。

「大哥,這林子靜悄悄的,不會真有啥野獸吧?」楊盛舉著刀,在後面問著楊義。

楊義皺了皺眉道:「別胡說。」

不知是不是這林子過密的緣故,林中的溫度竟比外面要高些。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周圍的空氣開始犯潮。

「大哥,這林子咋這麼暖和?」楊盛又問了一句。

楊義也一臉詫異,搖了搖頭:「可能是錯覺吧。」

「倒也未必,」聽了他們兄弟倆的對話,顧七開口道:「這附近,應該有溫泉。」

楊盛湊到楊義耳邊,小聲問道:「大哥,啥是溫泉?」

「你咋這麼煩哩!」楊義瞪了楊盛一眼。

楊盛見大哥生了氣,一臉委屈地閉了嘴。

不一會兒,楊義湊過來問道:「裴,裴大人,啥是溫泉?」

啥是溫泉?

顧七被楊義的問題嚇了一跳。

裴啟桓的治水論里,從未提過溫泉。

自己在雲國長大,水也是匱乏得緊,更是沒聽過、也沒見過溫泉。

似是很熟悉這種感覺,才脫口而出。

卻怎麼也無法解釋,何為溫泉。

「裴大人?」

「啊?」顧七看向楊義,他們幾個人都呆看著自己。

輕咳兩聲道:「到了你們就知道了。」

楊義「哦」了一聲,楊盛抿了抿嘴,不再說話。

「大人,那邊好像有東西!」後面一個男子喊了一聲。

顧七轉過身,朝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半人高的野草從發出「沙沙」聲響。

楊義他們手持大刀,腿開始打轉。

顧七盯著草叢,心裡也開始打鼓。

不一會,裡面傳出「哼哼」聲,一個黑黢黢的東西從裡面鑽了出來。

「是…是野豬!」楊盛驚叫一聲!

那野豬露著兩節獠牙,直接撞了過來!

「快閃開!」顧七大喊一聲,人群瞬間被野豬衝散。

野豬追著一個男人跑,那人嚇得刀也扔了,徑直跑到一棵大樹面前,蹭蹭兩三下上了樹。

野豬又換了目標,陸續追了三四個人,都紛紛就近找了棵樹爬了上去。

楊盛躲在楊義身後,楊義雙手握刀,額上冷汗直下。

顧七背過手,將匕首死死握在手中,眼睛始終盯著野豬的動向,做好了防守的準備。

那野豬站在原地哼叫兩聲,似乎是看到了楊義手上的刀,轉身沖顧七襲來!

楊義在旁大喊一聲:「裴大人小心!」

此時野豬已經沖了過來,站在原地緊張得可以聽到心跳聲。

待距自己只有兩尺距離時,顧七踮起腳向側面一轉,與野豬擦身而過,匕首也抵在了豬的側身,劃出一長道口子,鮮紅的血淌了出來。

那豬嚎叫兩聲,轉過身來,又是一波衝擊!

顧七再次閃身而過,將匕首拿到胸前,死死盯著它。

楊盛嚇得丟了刀,雙手攥住楊義的衣角。

楊義吼了句:「撒開我,咱們一起上!」

說完便往前沖,楊盛被拽個跟頭。

野豬見這壯漢持刀跑來,撒開蹄子跑到一邊,楊義落了空。

就在此時,野豬朝著楊盛撞去!

楊盛正彎腰撿刀,見豬衝過來,嚇得閉起眼蹲在地上。

「小心!」顧七箭步沖了過去,才剛到楊盛身前,豬便撞了上來。

沒想到這野豬受了傷,還有這麼大的力氣!

顧七被撞得飛起,摔到兩丈外的空地,骨頭像是碎了一般,內腔痛意更深。

似是不解氣,那野豬竟放過了眼前的楊盛,徑直朝顧七襲來!

顧七強撐起身,深吸一口氣,待它靠近之時,騰起直接將匕首插在了野豬的眼睛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