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啦啦的水聲響起,一萬多人順利上岸,進入西涼腹部。

兵分兩路,可謂是夜色里的鬼影,無人發現!

不可能有人知道他們是怎麼進入西涼腹地的。

這一切,都歸功於秦雲提前的布置。

朝天廟沒滅的時候,雙方未曾冷戰,這裡的道路,就被他派的探子摸清。

再加上,計中計,瞞天過海。

而今,就看誰的刀,更鋒利!

盤城門口。

死屍堆積成山,石頭砸落,熱油潑下,大梁軍隊窮其手段,才將勇不可擋的朝廷軍隊攔下。

「啊!」

「救我!!」

「不要啊……!」

哀嚎,慘叫,聲聲入耳。

蕭翦已經不忍心去看,面色鐵青而僵硬,手掌死死抓著佩刀,骨節泛白。

「大帥,還要再攻嗎?」

「已經一個時辰了。」有人無比焦急問道。

蕭翦眉頭深深一擰,看著遠方,咬牙道:「再攻!穆樂他們二人應該快了。」

「無論如何,今夜盤城,必須破!」

「否則就不要說什麼收復西涼了,而且,陛下這次不能輸給門閥!」

眾將只能點頭,不再作聲。

已經死了兩萬多人,如果不破盤城,可謂是完敗!

突然。

盤城的城頭,烽火四起。

火把照亮,熠熠生輝。

黃角得意的站在最顯眼的位置,紫袍隨風飄蕩,雙手扶牆,嘴角掛著似笑非笑。

「蕭翦將軍,還要攻嗎?」

「看看這城下,數以萬計的屍體,嘖嘖。」

「哈哈哈!」

軍士爭先大笑,充滿嘲諷。

蕭翦見時間差不多了,也不再猛攻,趁機讓前線攻城的部隊退回來,先歇息片刻。

「哼!」

他重重冷哼,抬頭看著城牆上的黃角。

「狗東西,你也配跟本帥喊話?」

黃角面色微微一沉,仍舊戲謔的喊話:「鄙人大梁丞相,不配跟你大夏一個小小的將軍講話?」

「莫非是剛才打仗,嚇傻了你的腦子?」

蕭翦大罵:「你這個扯虎皮的狗東西,算那門子丞相?」

「西涼就是叛賊,也敢立國?」

「陛下,承認了么?!」

黃角冷哼:「需要他承認嗎?」

「本丞相還從未承認過大夏呢,你們這群土雞瓦狗!」

聞言,三軍震怒,轟然一片,罵聲滔天。

蕭翦亦是冷笑連連。

「誰是小丑你不清楚么?」

「夠膽,你下來一戰!」

黃角雙手叉腰,得意而又囂張。

細長雙眼顯得陰翳,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蕭翦,你不是要滅了我等嗎?」

「讓我出城?笑話!」

「你有本事打進盤城,來殺了本丞相啊!」

他話音一落。

砰然一聲!

遠處天空,炸開煙花。

蕭翦雙眼睜大,瞬間爆發出犀利的光芒。

那是穆樂的信號。

信號一出,代表烈馬城攻破。

頓時他豪情萬丈,氣吞山河。

同時,積壓了一個時辰的怒火和殺氣,轟然爆發。

「黃角小兒!」

「本帥這輩子就沒有聽過你這麼下賤的要求!」

「弟兄們,黃角讓咱們進城殺他,你們覺得本帥該怎麼做?」

三軍嘶吼:「殺,殺,殺!」

「很好!」

蕭翦再度抽刀,故意大吼道:「烈馬城告破!」

「今夜已經大功告成,兄弟們,給我沖,拖住盤城守軍,替烈馬城的兄弟爭取時間!」

頓時,三軍雷動。

又不要命的前仆後繼!

城頭上。

「報!!」

「不好了,丞相!」

「一個時辰之前,烈馬城遭遇不明隊伍襲擊,現在情況未知啊!」

「有斥候說,城門都被人打穿了!」

黃角的臉色一僵,意識到大事不好。

「快!」

「快去請何亞元帥,讓他帶兵回援!」

「這個天殺的蕭翦,他的目標,不是盤城,咱們被騙了啊!」

他眼珠子一轉,驚恐道:「莫,莫非他們的目標是烈馬城後方的腹地,天狼城!」

將士拱手道:「何亞將軍已經去了。」

「帶走了三萬兵馬。」

黃角狠狠吞咽了一下口水:「三萬人怎麼夠,再派兩萬出去,務必殲滅這伙敵軍!」

「快!!」

「是……是是!」將士連滾帶爬的離開。

而後,黃角的眼神陰狠看著下方攻城的軍隊。

尖聲道:「給本丞相放箭!」

「無論如何,盤城不能丟。」

「重弩呢,給本丞相放!」

箭矢如雨,滾石可怕。

鋪天蓋地的喊殺聲,將這片土地都震的顫抖。

但僅僅也就持續了一小會。

忽然。

另一股喊殺聲,從盤城的南門響起。

聲浪極大,伴隨著巨物撞擊城門的聲音。

只見南門,烽火四起,慘叫不止!

「報,丞相,不好了!」

「還,還有軍隊!」

「近一萬人,突然攻打南門,那裡沒有重弩,防守薄弱。」

「而且剛才馳援烈馬城的軍隊都是從後方南門調走的。」

「所,所以……南門被攻破了!」

聲音帶著顫音。

聞言,黃角的腦中如有驚雷炸開,臉更是直接白了。

什麼意思?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