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醒了。」

朦朧中,石寶只覺得意識一陣模糊,他總感覺之前好像聽到了什麼「終於有個人能給抓上了山」,「這小子是個大戶人家,撈到大魚了」這樣的話,不管怎麼樣,這些東西一直在腦海里盤旋。

石寶站起來往附近到處看去,只見自己身處一個最高的圓形石制檯子處,這裡坐著三個彪形大漢,附近也都是凶神惡煞的持刀之人,身上還被綁著繩子,石寶立馬分析了當晚醒來后的最大問題,自己這是掉進土匪窩了!

想到這,也顧不得為何會有如此離奇的怪事,石寶頓時厲聲呵斥警告土匪們道:「我奉勸你們不要自取滅亡,抓了我,不但拿不到贖金,朝廷的大軍很快就會來,你們這是螳臂當車!」

「哦,抓了你會引來朝廷的大軍,你這廝是什麼人能有這麼大能耐,當老子嚇大的不成。」那三大漢為首一人開口了,這人是個光頭,臉上足有八道刀疤,看上去讓人覺得猙獰無比,活生生一個惡鬼般兇狠,他手中鬼頭大刀在地上旋轉著,斜眼望向不遠處的石寶冷笑不已道:「難道你小子還能是那什麼江南王不成。」

「不錯,正是在下。」石寶淡然自若道:「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漢帝國江南王,神武軍總教頭石雲引便是。」

石寶這話一說出,在場的一兩百嘍啰頓時都炸開了鍋。

「我的老天,這個人是石寶,他是董雙的第一智將,一生從無一敗的石雲引啊。」

「他可是堂堂江南王,我們這在他的地盤上,可是惹了大災星,不,是惹上閻王爺了!」

台下的土匪們這才知道抓錯了人,頓時害怕,勸老大把他趕緊放了陪罪。

「混賬,都鬧什麼,一群慫貨,膽小如鼠之輩!」

土匪頭子把手下大罵了一頓,鬼頭大刀猛地劈在附近石桌上,只見那堅硬無比的石塊居然硬是被他劈成了兩半,土匪頭子冷笑說:「你知道我是怎麼上山的嗎,老子當初在神武軍是個沒人在乎的小嘍啰,八年前在出征方臘一戰時,只是因為要給打仗死去的弟兄收屍拿塊布,那人說我是土匪怎麼也不肯賣,老子丟了錢就拿走了步,卻被那個平日里囂張跋扈的惡官給借口欺負百姓要砍了,老子差點就要被剁了腦袋掛城樓上冤枉成欺辱百姓敗類,是我的幾個戰友以命救我走的!」

「老子實在是忍無可忍,才殺了那廝從此只能落草,這麼多年咋青龍寨打過金賊,也打過遼人,還幫助你們對付過路過此地的聞煥章,蔡京,我徐文自認不是什麼惡人,正直之人在這險惡世道卻只能一輩子待在這個破山,你們大軍要來就來吧,反正老子也活夠了!」

罵完,自稱徐文的山賊頭子把手中鬼頭大刀一甩,一腳踏在虎皮交椅上,眼神中的怒火無處發泄,頓時更加暴躁。

嘍啰們就不樂意了,好不容易有個詔安洗白的機會,卻要被老大這麼活生生浪費掉,而且這個江南王要是在青龍寨少了一根毛,董雙還不要扒了他們的皮?

而石寶這個時候所想卻跟任何人不在一個格局。

原來此人身世也不簡單,他走到今天這步,玩去是世道人心難測,陰差陽錯一個善良的人就有可能被逼上梁山,當初林沖不就是么,想到這裡,石寶心中也只是泛起一絲遺憾。

英雄總有落魄時,但像董雙,林沖他們那樣聖人般的意志力和品格,又有幾個人能做到呢?

反言之,在這個亂世中,不管你多麼英雄氣,義過人,也難免有可能走上這條不歸路,難道他就是不可饒恕了么,石寶今天不這麼認為。

是的,儘管他本人也被這個土匪頭子給抓了上來差點剁了腦袋,但石寶還是決定給這些人一個機會改邪歸正,從此在朝廷的引領下走上正道。

石寶感慨萬千,他沉默了半天,只是語氣緩緩說道:「我當初何嘗跟你不是一樣,我也是一個小人物,被逼迫起來只能反抗才走到今天,我尊敬你這麼多年的功勞,但如今這個穩定的天下,不能像以前再繼續這樣破壞規矩了,你自己說,是么,既然你認為自己是一個正直的人,就做出你自己的抉擇好了。」

說完,石寶只是昂首道:「殺了我,還是放下武器加入神武軍,你自己選,我絕不干涉你。」

徐文死死地咬著牙,豆大的汗珠從額上滴落下來,很明顯這個人內心在經歷如何艱難的抉擇。

石寶搖了搖頭,又對他說道:「徐文,我問你,這麼多年過去了,如果有一個機會擺在你面前,你還想加入神武軍,為自己的國家,人民效力,做一個正直之人么。」

所有的嘍啰們頓時都興奮了起來,能有一個詔安加入朝廷,洗白后還能陞官加爵的機會,他們怎麼不高興,在這深山老林窩囊了這麼多年,總算能混出個人樣了。

「大哥,你要好好想想啊!」二寨主看著徐文苦勸道。

三寨主也道:「是啊大哥,我們也要考慮前途啊,等到兄弟們老了,這樣打家劫舍註定不是長久之計,江南王殿下如此有誠意,何不乘機歸順朝廷!」

看著眾人的心都至此,徐文也不耐煩了,他大吼一聲,轉身便走了。

「都給老子滾吧,一個人比什麼都清凈!」

第二天,石寶如約親自對來救他的軍隊說服,江南神武軍停止了攻山,青龍寨的土匪們也全都被順利改編入了神武軍,沒有發生任何計劃之外突變。

然而,徐文卻不願意回去,他已經決定從此流落江湖,石寶去再三苦勸,希望留住這個人才,畢竟他才是這支隊伍,三五百人精英中的魂魄。

徐文卻只是冷笑一聲,他告訴石寶,老子已經厭倦了這個滿是謊言和貪婪的俗世,你別勸我了。

石寶問他,要去哪裡。

他只是淡然自若,那個地方沒有人背叛老子,也沒人會管著老子,自由自在,比你手下好得多。

說完,他就一路遠去了。

最後,看著這個人的背影消失在了視線盡頭,石寶也只是嘆了口氣,踏上了回杭州城的路。

以後的歲月里,石寶從未耽誤過對神武軍的教導,在他手中培訓出了一批批合格的新兵,無論颳風下雨冰雹雷電,都不能阻擋神武軍的頑強鬥志,與天斗,死無懼是他們的一貫作風,從青年到中年,再到白髮漸生,石寶做到了一個總教頭的所有職責,把自己的一生獻給了軍隊,為大漢帝國的國防力量建設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不,不如說,他超越了自己的職責範圍不知多少,作為總教頭,原本只需要審核全國訓練計劃,他卻要身臨一線,把自己當成一個普通小教頭,三十年如一日衝鋒在最前面,和戰士們打成一片,在言傳身教中,也做到了最好的訓練成果。

石寶為大漢帝國的軍事訓練鞠躬盡瘁,但有一次在神武軍演戲全國大比武中,連自己妻子難產生病都顧不上導致失去了妻兒,石寶心痛萬分,立下誓言終身不娶,從此自一個人把女兒拉扯大,最後因為心力交瘁,積勞成疾,堅決要操勞軍中一應大小事務,僅五十三歲,病逝於杭州,董雙帶領群臣親自前去弔唁,以王爵之禮葬之。 血霧森林的血色霧氣已經全部消散。

夜辰很輕鬆的就走出了血霧森林,不過很快夜辰卻是眉頭緊鎖,露出難堪之色。

因為~

他迷路了!

在這茫茫無際的森林中迷路是件很可怕的事情,這會耽誤他很多時間,甚至運氣不好的話,很有可能被困上個一年半載,錯過中都會武。

「這可如何是好?」

正當夜辰不知該去往何方之時,遠處突然傳來了細微的打鬥聲。

夜辰心中一喜,身形一閃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靠了過去。

「鐵無錫,你竟然想殺人奪寶,我要告訴族長爺爺。」

一青衣女子眼神冷冷的看着前方手持銀色大刀的中年漢子,

在漢子的身後,還有兩名青年,正是與青衣女子進山尋寶的兩名同行,鐵山與鐵虎。

鐵山聽到青衣女子此話,眼中閃過一抹不屑,道:

「唐小婉,那件東西不是你能夠拿的,乖乖交出來,我可以讓父親饒你一命。」

夜辰來到一棵大樹後面,不禁眉頭一皺。

青衣女子唐小婉冷哼一聲,倔強道:

「哼,做夢。這是我憑自己本事得到的,憑什麼給你們。」

「憑什麼?」

鐵無錫冷哼一聲,手中大刀插入地面,

「唐小婉,你就是族長撿來的一個無父無母的野種,你一個外人不配得到我鐵家的傳承之物。這個理由夠嗎?」

鐵無錫說完,面色冷了幾分。

唐小婉面色瞬間難看下來,心中微不可查的閃過一抹難過,不過很快便被她遮掩起來。

她目光堅定的看向鐵無錫,聲音堅定的說道:

「族長爺爺說過,不管是誰,只要是憑藉自己本事在祖山得到寶物,都可以自己佔有,你們憑什麼奪我的?」

「哼,不止死活。」

鐵無錫似乎失去了耐性,上前猛然一拳將唐小婉震出數十米,跌倒在地一口鮮血噴出。

鐵無錫乃是銀輪境中期的實力,對上築基巔峰的唐小婉毫無懸念的將她擊飛出去。

他抽出插在地上的長刀,緩緩走向唐小婉,冷聲道:

「在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那件寶物你是交還是不交?」

其身後的鐵山鐵虎二人也是隨聲附和,

「唐小婉,我卻你還是乖乖交出那件寶物,它不是你能夠擁有的。」

「沒錯,快把銅鏡交出來。」

唐小婉瞥了一眼,鐵山鐵虎二人,冷笑道:「我不配擁有?難道你們配嗎?」

「修鍊十多好,才只是築基境九重的廢物而已。」

「你說什麼?」

鐵山、鐵虎兩兄弟大怒,就要上前卻是被他們的父親、伯父阻攔。

鐵無錫此時面色也是陰沉無比,

「既然你冥頑不化,那我只能親手殺了你了。」

話音落下,一道刀芒斬落。

唐小婉大驚失色,就在這時一道年輕俊郎的身影擋在了她前面。

少年對她一笑,轉身一拳轟出將那記刀芒震碎。

「銀……銀輪境強者?」

少女一愣,少年的身影一遍遍在她的腦海浮現,剛剛的一幕,已經深深烙印在了少女的心中。

「銀輪境?」

鐵無錫面色一變,目光打量著夜辰臉上儘是詫異之色。

剛才那一刀他雖然沒有用全力,但也使出了不下八成的力道,見對方能夠如此輕易破掉他的攻擊,他也不敢有絲毫託大,聲音和緩的說道:

「敢問閣下可是姑蘇城人?我們乃是雲龍城鐵家之人,此女是我鐵家族長領養的孫女,說到底是我鐵家的家事,還望閣下行個方便。」

「雲龍城?鐵家?」

夜辰眉頭一皺。

雲龍城地理位置處於十萬里城池的西邊,這裏是瀘江城與姑蘇城接壤的廣袤森林位於東北,按道理說他們不該出現在這裏才對。

夜辰忍住心中的疑惑,轉頭看向身後的唐小婉。

唐小婉有些無助的看了夜辰一眼,隨後緩緩底下了頭,顯然默認了她是鐵家之人一事。

在她看來,夜辰能夠出手相救已經是很大的恩情,但鐵無錫搬出鐵家做靠山,而且又是鐵家內部之事,對方絕對不會再插手的。

然而,她沒有想到的是,夜辰卻是態度強硬的說道:

「如果我非要保她,你能怎樣?」

「哼,窺覬別人的寶物,強行佔為己有,這就是你鐵家的行事作風?」

鐵無錫聽此,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既然你不識抬舉,那別怪我將你一同斬殺了。」

霎時間,一股強大的氣息自鐵無錫的體內散發出來,令其後方的鐵山鐵虎兩人連連向後倒退。

「剛好可以拿你練練手。」

夜辰嘴角一笑,體內雄厚呢靈氣散發開來,宛如一頭震懾山谷的雄獅,令人不寒而慄。

砰~的一拳。

鐵無錫頓時向後倒飛出去,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淺淺的溝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