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對着夏曆雨繼續拒絕著。

「哦,不是本地人啊。」

夏曆雨聽到朱雀的話后,眼中便是帶着一抹異色,知道朱雀不是本地人。

「你給我走,不走我打你了啊?」

朱雀揚起拳頭說着,葉飛連忙上去,朱雀的一拳可不是夏曆雨能夠承受的,不過在夏曆雨的眼中,朱雀揚起拳頭的動作很可愛。

「行了,行了,不加就加,別打人。」

葉飛手握住朱雀的拳頭,生怕朱雀打上去。

夏曆雨見來了個男的,便是緩緩的退出了房間。

夏曆雨撥打了一個電話。

「來人,我要搶個妞!」

…… 突然兩人在鳥人面前體爆而亡,若是尋常人瞧見這一幕,定會嚇得緊閉雙眼,鳥人反而瞪大雙眼,沒有放過一絲細節。

他隨手抓住漫天飄散的肉塊,細細端詳,上面鮮血淋漓,還有濃重的血腥味,但他忽然用力一捏,血塊頓時變成了一塊木頭,碎成粉末。

「該死!竟然敢用障眼法騙我!」鳥人無暇顧及這裡的慘狀,直奔幾十米開外的主樹,然而那裡已經有了一大一小的身影,是那女孩和男童,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見了。

他急忙伸手去捉,卻撲了個空,惡狠狠地錘了樹好幾下,震得幾百米粗的大樹上的葉子嘩嘩墜落。

鳥人的手在抑制不住地顫抖,看來是他小瞧了這桃樹精,本體修鍊的這麼強大,竟然把他的力道返還了七成至己身。

彼時已經進入秘境的桃桃可絲毫不在乎鳥人會如何氣急敗壞地傷害他的主樹,畢竟反噬的滋味不好受,沒有人會傻到和自己較勁。

不過他活了這麼久第一次見到有不受腐蝕之土影響的妖怪,就是上次那莫淮南來桃林,也絕對逃不過腐蝕之土的。

「桃桃,我們趕緊回香秀閣吧,不敢被神尊發現,我們吃不了兜著走。」上官默總算恢復了一些精神,鳥人那聲嘶吼實在是駭人,現在她的腦殼還是有點疼。

瞧著現在秘境中有些昏暗的天空,兩人心中頓時一涼,女孩是第一次出去,竟沒想到秘境內外的時間流動速度不一樣。

在秘境中,桃桃可是來去自如的,一隻手扶著女孩,兩人踏出下一步就到了上官默的閨房之中。

扶著女孩躺下后,桃桃趕忙去找莘兒,女子正在廚房忙碌著,見桃桃終於出現了,遂放下手上的活,「桃桃,你和小主子去哪了?中午我去送餐的時候怎麼沒有見你們?」

桃桃警惕的看了看周圍,特意設了個結界,才悠悠問,「神尊知道你沒有尋到我們的事嗎?」

莘兒想了想道,「沒有,臨近中午的時候,山澤才從神尊的屋內出來,後來一個下午都沒有見到神尊出門,想來可能心情有些不佳。」

桃桃頓時鬆了口氣,撤了結界,到灶台邊轉悠,整個秘境只有小主子一人需要進食,他數千年也不曾好好吃過一頓。

這自從神尊帶著小主子來了之後,他被迫開始學做菜,可是那味道還是挺別緻的,至少他自己不敢嘗。

莘兒開始做飯後,他每次瞧見小主子吃飯的那享受的樣子,竟然開始覺得吃飯也是一種樂事了。

「今天又做什麼好吃的?」他翻開正在熱氣上的蒸籠,裡頭有各種動物形狀的包子?

他直接伸手拿了一個小兔子形狀的,這可比他從外頭費勁抓來的兔子可愛多了,瞧著竟然有些不捨得吃,這念頭一閃而過,他一口咬下兔子的腦袋,剩下的身體冒著騰騰的熱氣。

「真好吃,莘兒,你的手藝也太好了~」桃桃含糊不清地說。

莘兒一雙杏眼有些嗔怪的意味,「你這廝,竟然偷吃小主子的口糧!小心我告訴神尊!」

桃桃不以為意,「你做這麼多,小主子一個人也吃不完,與其浪費,還不如我幫忙消滅一些。」

莘兒敲了敲男童滾圓的腦袋,上頭的兩條小辮子還是小主子給他扎的,特適合用來扯!

「下次想吃什麼就直接和我說,不用每次都偷摸摸的來廚房偷東西吃~」

偷?

整個秘境都是他的,還需要偷?

桃桃圓溜溜的眼瞪了瞪莘兒,「哼~我可不是偷,浪費糧食是可恥的,我只是勉為其難地幫忙罷了~」

「行啦,行啦,你還沒有發現每次我給小主子做飯時,都做了雙份的嗎?就是特地做給你吃的,所以啊~以後就直接來吧~」

桃桃愣愣的看著莘兒,嘴裡喃喃道,「這樣啊~」

隨即把剩下的兔子身體全部塞進嘴裡,又拿了一隻小貓咪溜出去吃了。。 這兒亂得都成一鍋粥了,此時不溜,更待何時?

「走。」李慎揉揉小狐狸的頭髮,不再看陸文濯一眼,徑直從他身側走了過去。

這次陸文濯沒有攔他們,他僵在原地,不知是氣得,還是氣得,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漆黑的眸子也越發幽深。

趙子硯笑的歡快,讓他氣去吧,最好氣死他。

「慢著。」陸文濯轉過身。

「她說了要走,怎麼?陸中丞難道沒聽見?」李慎朝前一步,把笑嘻嘻的趙子硯隔在身後。

陸文濯看他一眼,目光平靜無波:「殿下要帶人走,我自然不會攔。只是我想再同她確認一下,松香閣的那個婢子,是不是叫安靈。」

臉上的笑意一頓,趙子硯猛地抬起頭,緊惕地看他:「你問她做什麼?」

「也沒什麼。」陸文濯目不斜視,漫不經心地拂袖:「你既然要走了,松香閣的人也沒必要再留著。」

說罷,他轉身就走。

「哎!」趙子硯喊他:「什麼叫沒必要留?」

陸文濯置若罔聞,頭也沒回。

三年,他深諳她的軟肋,最是知道怎麼壓制她。就像她也最是知道怎麼惹惱他一樣,輕車熟路,一掐一個準兒。

「陸文濯。」趙子硯急得跺腳:「你敢動她試試!」

說罷,她自己也覺察到好笑,她有什麼底氣威脅他?

他們陸府的人,她到底是做不了主。他要想遷怒一個婢子,她又有什麼辦法。她不過也是被收進來的一個下人罷了。老夫人也說了,陸文濯覺得她可憐,才容她在這裡,對他來說,她同隨便撿的阿貓阿狗沒什麼分別,又怎麼會顧及她的心情。

「哥哥。」趙子硯只好轉向李慎,央求他:「能不能把安靈也帶走。」

李慎慢慢移開目光,沒有說話。

他憑著浪蕩的本性,要個女人不是難事。他這樣荒誕的人,做的便是荒誕的事。可要他再為了這個女人,帶走一個婢子,他做不到。

即便他真要了,陸府也不可能會給。陸文濯既然敢拿這個要挾趙子硯,必然是做足了準備的,如何會步步退讓。

「哥哥。」趙子硯又叫他,見他不言語,她心下瞭然,眼睫一瞬,眸色也隨之暗下去,自嘲地宣判道:「我走不了了。」

李慎端詳著她,握緊她的手,一字一頓,聲音低沉如惑:「你不必受制於他。王府有的是婢子,會有姑娘陪伴你。你要什麼,我都給你。」

「那哥哥何不再找一個妹妹?」

「我只有你一個妹妹。」

趙子硯苦笑:「我也只有一個安靈。」

沒人搭理她的那些時日,只有安靈和她說話。她因為眉心的印記不敢抬頭的時候,是安靈幫她用白粉遮去。她一個人躲在被子里的時候,也是安靈湊過來一個勁兒的逗她笑。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第二個安靈。

可這樣好的安靈,是陸府的安靈。

「哥哥,沒辦法的,我逃不掉了。」趙子硯像是突然平靜下來,她看著他,鬆開他的手,轉身朝松香閣奔去。

三年,連安靈都在是這三年給她的。風在耳邊呼嘯時,她想到一件事,那就是陸文濯比薛平更狠。

薛平有害怕的東西,陸文濯沒有。薛平害怕的,是沈雲。可陸文濯,什麼都不怕。他用這三年編織了一條比鐵鏈更結實的密網,隨便一收線,都將她困的死死的。

「子硯!」

李慎去抓她,眼看就要捉住飛揚的衣擺,輕紗的觸感像風像霧,可收緊五指,只餘下流瀉出指縫的空氣。

「我逃不掉了。」

李慎看著她遠去的背影,耳邊全是這句話。他想起他的母妃,當年受人構陷,被父王軟禁時,也說過同樣的話。

「慎之,沒辦法的,我逃不掉了。」

後來,她真的沒能逃掉,死在了他離宮前往吐谷渾的第二天。

沒辦法的。

就這樣沒辦法了嗎?

後背一陣僵硬冰涼,李慎看到自己的五指,那樣緊握,可是打開來,除了掌紋,裡面空無一物。

他抬起頭,看到駐足回身的陸文濯,雨霧微微,陸文濯立在那裡,像立在水染青煙之間,縹緲出塵得似個仙人。

狠絕無情的仙人。

「陸中丞滿意了?」合上手掌,李慎慢悠悠晃到他跟前。

陸文濯勾了勾唇角,負手望著遠處:「你不該讓她叫你哥哥。」

「可她本該這樣叫我,不是么。」李慎意味深長的微笑。

陸文濯目光一凜,眯了眯眼睛。

對上他深不見底的眸子,李慎繼續道:「乾元節撞上我的舞女,剛好是陸中丞你家的下人。而她摸過的《八駿圖》上,又剛好帶上了毒物。陸中丞覺得,這些是不是太巧了些?」

陸文濯沒說話,沉默了一會,只反駁:「她不是下人,她是娘子。」

「娘子?」李慎大笑出聲,一撩衣擺靠在旁邊的太湖石上:「原來你們陸府對待娘子的規矩,就是把人拉到大庭廣眾下又踢又罵?」

臉色微變,陸文濯斜了一眼長吉。

長吉被他看得,腿一軟跪倒在地:「主子恕罪,上午人手不夠,屬下這才離開了一會。屬下真不知道趙小娘子被叫走了……屬下該死。」

「我說陸中丞,你也不必把戲做的這樣足。你恨她,我也能理解。畢竟……」李慎笑的意味不明,抬手點了點自己的眉心。

陸文濯臉色又是一沉,半晌,才緩緩問:「殿下告訴她了?」

「呵。」李慎笑:「我若告訴她,你覺得,她還會留在這?只怕會千方百計的想要殺了你。」

陸文濯抿唇,目光緊盯著李慎。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看出他的緊張,李慎笑的放肆:「我是不會告訴她的,我可不想讓她變得像你一樣,一心報仇,累不累啊。藤毒的事,我也無意再追究。有時候,知道太多並不是好事。與其活在過去的痛苦中,我寧願她過得簡單點。」

陸文濯臉色稍有和緩,半晌,擠出兩個字:「多謝。」

生硬又彆扭,聽他說出個「謝」字,簡直像是被罵了一句。

「呦!謝什麼?要謝,也該我謝你。」

李慎慢悠悠挑眉,盯著陸文濯回望後院的側顏,忽懶懶一笑:「那日,若不是陸中丞執意獻出美人兒,本王怎麼知道,這世間還有如此珍饈。雖說馬車上地方小擁擠了些,路程也不夠長,卻也別有一番滋味。嘖,本王依稀記得,馬車都被水打濕了……」

「殿下!」陸文濯沉聲打斷他,漆黑的瞳眸驟縮,一成不變的臉色也終於有了變化:「時候不早了,府里還有要事,我就不送殿下了。」

「真的是茶水……」李慎笑的大聲,還要再辯解兩句,陸文濯已經拂袖離去。

「哎,有機會本王再跟陸大人說說台院那天的事!」李慎沖他背影喊了一聲,笑的更加肆無忌憚。 回義莊的路上,張文短暫的說了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