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獸們四處逃竄,天雷卻沒有放過它們。

「咔嚓!」

「咔嚓!」

……

不斷的有天雷從天而降,不斷的有野豬、黑熊被霹倒在地。

等到天雷停了下來,許葉在這一片空地上跑起來。

「一頭野豬、兩頭野豬、三頭野豬……好耶好耶,死了四頭野豬,一頭老黑熊!」

小傢伙小手清點,高興的不得了。

「哼!逃掉的都給我聽好了,誰讓你們來的,你們去狠狠收拾她!不然我下次見到了你們,還霹你們!」

但是她也沒有忘了,這些猛獸們但是許白夢招來的!

一切歸於平靜,周生信和許景潤被這一連串的「驚喜」驚訝的回不過神來。

「大哥、周周,我們有這麼多獵物,能賣多少銀子啊?一頭野豬一百兩銀子,一頭黑熊就三百兩吧,我們發財了呀!」

小傢伙的小手指不斷的數著,自己在雪地里蹦蹦跳跳,像一隻花蝴蝶,飛來飛去。

這一次,倒是周生信單手扶額:「葉寶,就算是我們有這麼多獵物,那也得有人買才行啊。」

許景潤拍拍周生信的肩膀:「大兄弟,你怎麼也和葉寶一樣胡鬧呢。這麼多畜生,我們都沒辦法抬到山下去啊。」 時繁星無奈地嘆氣:「……明天,明天行嗎?現在我得去醫院一趟。」

封雲霆的面容陡然間鬆了下來:「……你的病……」

「不是我,我沒事。」

他明顯鬆了一口氣,不過緊接著又緊張起來:「是孩子病了嗎?是小陽還是圓月?」

「都不是。」

「那是……」封雲霆心裡有了猜測,臉色漸漸沉了下來:「是你跟那個什麼狗屁先生另外生的孩子?」

時繁星別過臉去:「……這件事有些複雜……算了隨你怎麼想吧,我真的要走了。」

封雲霆一個跨步再次攔住她:「既然你跟別的男人有了孩子,那就把小陽和圓月還給我。」

時繁星氣笑了:「你就快要結婚了,你不去問問你的未婚妻願不願意當后媽?」

封雲霆一窒,辯解道:「孩子可以去跟爺爺一起生活,我會定期去看他們。你現在有了新的家庭,有的新的孩子,而我對孩子是百分百的愛。」

「我對孩子也是百分百的愛!」時繁星揚聲道:「孩子還小的時候,孩子上學的時候,孩子需要父親的時候,你在哪裡?現在蹦出來說你愛孩子?那些日子都是先生再代替你充當一個父親的角色,他給小陽找學校,給他買他最喜歡的鋼鐵俠文具,圓月哭鬧的時候也是他抱著孩子哄她睡覺,你呢?你在哪裡?!」

「……」

「我不想跟你吵,尤其是在公共場合,還是在你的未婚妻面前。三年多以前,你告訴我,你也找到了想要守護一生的女人,我是真心實意祝福你的,可是你現在在幹什麼?逼著我給你的未婚妻試婚紗?封雲霆,你當我是什麼?!」

「我……」

時繁星抹了一把臉,倔強地咬著牙:「孩子必須跟著我,沒有商量的餘地。」

封雲霆道:「……一個男人,願意對別人的孩子這麼好?我不信。」

「隨便你。」

「更何況他現在跟你已經有了自己的親生孩子,怎麼還會像以前一樣對我的孩子們好,不行,我還是不放心。」

時繁星閉了閉眼睛:「你放心吧,先生他……」

「你是不是想說,他不是那種人?時繁星,你可真是被他迷昏頭了!人都只會最喜歡自己的親生孩子,這是人性,他說的好聽,可是……」

「……他已經去世了。」

封雲霆陡然間愣住。

「我以後也不會再結婚,你不用擔心有人苛待小陽和圓月,現在——放心了嗎?」

封雲霆的臉色有些發白:「……去世了?」

時繁星抬起頭,看向他。

心臟的痛楚更猛烈的襲來,她幾乎快要不能呼吸。

她這次回來,本身已經做好了準備,盡量不跟封雲霆見面。

因為她怕看到這張臉,自己真的會受不了。

H市對她來說,真的是八字不合。

太多太多的痛苦堆積在這片土地上,就連順手幫個忙,都能遇到此生最不想見到的人。

可是偏偏……上一個配型成功的人就是H市人,她不得不回來,但是回來了,卻又告訴她那個人毀捐了。

老天爺真的特別喜歡耍她玩。

每次當她對未來滿懷希冀的時候,前面等著她的永遠都是萬丈懸崖。

封雲霆的臉色也不太好看:「那個孩子……我是說你後面的那個孩子,生了什麼病?」

「肝病。」

「很嚴重?」

「先天性的,治不好,得換肝。」

「找到捐贈者了嗎?」

「原本找到了,是H市的一個高中生,但是今天醫生通知我,他毀捐了。」

封雲霆沉沉吐出一口氣:「先天性的肝病?是遺傳的嗎?他的父親是不是有這方面的問題?」

時繁星搖了搖頭:「應該是沒有的,具體我也不太清楚。」

「那個先生不是很愛你么,連他有沒有肝病你都不知道?」

時繁星忍無可忍,她一字一頓道:「封雲霆,每次提到先生的時候你都這麼咄咄逼人,你這樣會讓我誤會——你是在嫉妒他。」淡淡的聲音,回蕩在平原之中,蘇家守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蘇羽。

他在幹嘛?

少主已經給他台階下了,這傢伙還在咄咄逼人。

三名宗師境強者的命,這傢伙可真敢張嘴要啊。

不僅僅是這些人,就連獄門弟子,心中也是欽佩自家門主的狂妄。

那可是宗師境強者,對方會給嗎?

蘇銳不是傻子,他怎麼可能會將人交出去?

冷冽的聲音響起,蘇銳盯着蘇羽,那雙幽黑的眸子,帶着譏誚:「我敢給,你敢要……

《終極守衛》第四百八十八章以一敵三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混沌里無天無地。

朦朧,無極,寂然。

這是給生活在這裏所有的神魔的感受。

沒有神魔會覺得難受,被束縛。這裏處處是道韻流轉,任何的神魔都沉浸在對道的感悟之中,沒有戰爭沒有殺戮。

混沌無邊無際,沒有空間概念,這使得任何存在於混沌里的生靈都分不清方向。

一處不為任何神魔所知的地方,有一株青蓮獨立。

青蓮花開四十八品,其上氤氳著太易之氣。

蓮有六葉,上有太初之氣凝結而成的紋路,熠熠生輝。

雖青蓮六葉一花,但只有一莖,莖上盤旋著道道太始之氣。

這莖極長,紮根於太素之氣匯聚而成的池水之中。

若有任何一位神魔看到這一幕都會吃驚,他們是大道所孕育而出,對於這方天地天然的知道所有。

先有太易,再有太初,次有太始,再次為太素,最後為混沌。

如今為混沌紀,又怎會出現上四紀之物呢?

並且又匯聚在一株青蓮之上,似乎青蓮之上還存在孕育生命的氣息。

這是不合理的。

混沌中的生靈唯有混沌神魔,而所有神魔都是由大道孕育而出。

常言雖說三千大道,但那只是個統概而已。混沌中的大道無數,神魔也是無數。

可存在即為合理。

青蓮孕育的生命是盤古,是下一紀的開闢者,孕育中的祂存在着與生俱來的偉力保證他不懼任何的混沌神魔。

混沌無時間的概念,青蓮孕育盤古的過程也慢慢的在完成著。

忽有一刻,青蓮青光瀰漫,四十八品的青蓮之上端坐一身影。

祂就是盤古。

甫一出生,混沌中的神魔就知曉了他的存在。

若是其他神魔孕育誕生他們會慶賀多了位追尋大道的同道。

但盤古不同。

祂承載着開闢下一紀的使命,身為這一紀的存在終將會在下一紀到來之時被大道抹去。

哪位混沌神魔不想活?

他們尋求大道之路還未成功怎能就這般逝去呢?

所以,他們只有去斬殺盤古,讓下一紀到來的時間減緩,好讓他們有時間尋到自己的大道。

混沌神魔天然的就知道盤古的存在。

盤古未降生之前因大道的庇護他們無從知曉。

如今,大道的遮掩已不存在,找尋到盤古很簡單。

四面八方的混沌神魔朝着盤古所在的青蓮之處匯聚。

無論多麼渺茫的希望和可能去阻止盤古開闢下一紀,他們都要去,這是為了他們的道,他們的大道。

時間,空間,造化,毀滅,五行,輪迴,陰陽,命運……

不論氣息強大的還是弱小的神魔都在趕赴青蓮所在的地方。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