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所有人都在靜靜的思考着卡爾薩斯的言語,就連那塔狼的眼神之中都出現了閃爍的光芒;當然那神之國度的薩雲齊卻是一臉的堅定,虛僞的堅定!

卡爾薩斯忽然有種想要收他做血族的意願,而那種意願卻是來自於心底幾近變態的征服感!想想一名內心對自己虛僞的信仰堅定不移的人,卻不得不臣服在命運之下!卡爾薩斯便有種抑制不住的興奮!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狼塔似乎有些心動的道:“同化?難道你認爲兩大國度的上億神靈士以上的高手就那麼容易被同化?!”

卡爾薩斯輕輕一笑道:“我的五十萬血族可以以普遍低級的修爲,用一個多月的時間同化兩億高級修士;那我就有信心用百萬星冥族外加上萬墮落天使同化整個宇宙修士!”

“是該讓星冥族嶄露頭角的時候了,想想讓那羣暴力的傢伙擁有血繼傳承;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們的仇人神之國度就會消失了吧!”卡爾薩斯暗暗的想着。

“百萬星冥族?!你說的可是消失的那星冥族?!”狼塔一臉驚訝的道,只是那表情之中似乎還摻雜着些許的激動!

“難道他與星冥族認識,有仇還是有恩?!”卡爾薩斯暗暗的想着,卻還是點點頭道:“我想這世上沒有第二個星冥族了!”

“帶我去找他們,如果是真的我就加入你們!”狼塔激動的道!卡爾薩斯恍然,看來這位是與星冥族有些淵源了!

只是這時那薩雲齊的面色表情可就豐富了,驚訝、憤怒、擔憂……卡爾薩斯從沒想過人的臉上可以有這麼多神情摻雜在一起!

“怎麼害怕了?不會當初封印星冥族的人裏有你吧?!如果是這樣我可就不能讓你也加入血族了,畢竟我還要照顧一下我手下的感受不是!”卡爾薩斯邪魅的道。

“你做夢去吧,我神之國度的人就算是死也要正大光明……!”薩雲齊話音未落;卻是被卡爾薩斯瘋狂的大笑給打斷了!

“你笑什麼?!”薩雲齊已經處在暴怒的邊緣了!卡爾薩斯輕輕的收起笑容道:“我是在笑你們神之國度的人爲什麼都要把自己說得那麼清高!笑你們拿着虛僞的正義盡做些小人之事!笑你們活在自己編造的世界!”

一連三個‘笑’,卡爾薩斯猛然的面色一凜,繼續道:“我就是要揭開你們那虛僞的面具,看看你們與常人有什麼不同!”

薩雲齊冷笑一聲道:“我們的世界又豈是你這種完全放逐自己靈魂的惡魔所能體會的?!”

“惡魔嗎?!我喜歡這個稱號,至少他比起虛僞來有着真實的可愛!”卡爾薩斯突然放輕柔了聲音道,那表情似乎想到了什麼有些傷感!

虛僞!是啊,那前世的感情背叛下是否也存在着虛僞的歡笑……!

溫婉、慧嫺的凝心急時的出現在他的身邊,一雙彎彎如月的美目中充滿了關心!

卡爾薩斯輕輕一笑,並沒有說什麼,也不需要說什麼;面對今世的女子,他註定了會很快忘記前世的刻骨銘心!

“兩種選擇,一種是乖乖的順從;另一種是強迫的順從!”卡爾薩斯再一次的搬出了他那套‘二路合一’的說辭!

此刻的狼塔已經站到了一邊,因爲他相信卡爾薩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絕對不會騙他;只是一想到即將見面的星冥族,他不由感慨起流失的歲月,一時卻是癡了!

薩雲齊面色之上依舊是流露着堅毅與憤怒的道:“我兩種都不會選,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上你來墊背!”說着手一揮,一柄類似九龍權杖的武器出現在手中!

“你這種說法有很多人對我說過,可是我現在卻還好好的站在這裏不是嗎?”卡爾薩斯輕柔的道;手中黑芒一閃,巨大的冥斧便已經出現在了手中!

“既然你如此執着,我便成全了你吧,去回到你那所謂的真神的懷抱!”對於薩雲齊這樣的人,他已經沒有興趣收服了!

卡爾薩斯看着飛速後退的衆人,放心的微微一笑;這些人可是今後血族的一員啊,當然要儘量減少着他們的傷亡!

“冥斧!”薩雲齊暗暗的驚訝, 最強之仙緣

卡爾薩斯輕輕的拍了拍巨大的冥斧,笑道:“我還從未看過你的真正實力呢?今天是不是要展露一下啊!”

“說實在你這主人還真的很少用我,不過算了我就給你展示一下;要不是這個空間的限制只要主人給我足夠的靈力,這樣一個小小的銀河一下就沒了!”冥斧有些臭屁的道!

不過它說的倒是事實,在上層空間裏它還真的那樣發揮過;當然那也是在前世的卡爾薩斯手裏!

“殺了他就行,你可不要給我把這個城給砍沒了!”卡爾薩斯有些擔心的道!“那主人就讓我自己來吧,不然還真的不好掌控!”冥斧似乎認真的想了一下道。

“解開封印的聖器自己就可以擺平神王?!那自己豈不是隨身帶着十個神王!”卡爾薩斯有些驚訝的想到,不過卻也不盡如此,因爲十大聖器裏只有類似冥斧、雷神劍等這種主攻的聖器纔有這個能力!

像生命權杖、幻塵了等等,威力雖然也不弱,不過它們的主要功能卻不是攻擊! 黝黑的冥斧再次詭異的自己懸浮到了空中,巨大的斧頭兒左右的晃了晃道:“小小修士豈能勞我主人大駕,看我冥斧如何將你剷除!”

身後卡爾薩斯不客氣的翻了個白眼,以前怎麼沒發現這冥斧如此臭屁呢!

這一刻所有人都一臉怪異的看着這個說話的斧頭,恐怕心裏出現的還是冥斧不怎麼愛聽的那個詞彙吧!‘妖精斧頭’!

只是冥斧話音剛落便閃着空洞的黑光狠狠的斬了下去,根本不給薩雲齊說話的機會!與此同時心中苦澀的薩雲齊只能最大限度的發揮出自己的修爲,聚齊九龍權杖便迎了上來!

其實在看到冥斧的那一刻他便已經有些後悔了,雖然神之國度平日灌輸的思想就是死去之後去真神的懷抱;可是誰有證明呢?!

這就與卡爾薩斯沒有穿越之前,地球上的那個基督教是一個道理的;都說死後上天堂,過着‘完美’的生活,可是有什麼證明呢?!

鬼才知道死後去了哪裏,或者說有沒有靈魂的存在!可是如今一切都晚了,卡爾薩斯不會再給他第二次機會,就連冥斧也絕不會給他機會了!

沒有聲響,同樣的沒有爆炸; 你來時,面帶微笑!

“完了?!”這一刻就連卡爾薩斯都有些不敢相信,一個神王在聖器的眼中就真的這麼弱?!不過他可沒忘記神王的血液!

“完成任務了主人!”冥斧有些得意的飛了回來道;卡爾薩斯有些木然的點了點頭,道:“早知道我就不浪費這麼多時間了!”

冥斧吱吱的怪笑一聲道:“如果主人回到上層空間的話,就會知道這些神王有多麼的弱了;主人現在感覺不可思議是因爲您還從來沒完全展示過自己的修爲呢!”

這倒是個事實,現在卡爾薩斯的修爲應該到了那個文聖的階段;可是由於空間的限制,他也只能感覺到自己很強,具體強到什麼程度自己還沒有個意識的定義!

卡爾薩斯明白的點點頭道:“那你先回去吧,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主人記得有時間放我們出來透透氣,不然大姐要發飆了,那可是很可怕的!”冥斧怪笑一聲被卡爾薩斯收回了儲物空間!

十大聖器!已經不能以‘物’來稱呼對待了,那活脫脫的既是是十位格迥異的‘人’!

只是這一刻整個死亡城寂靜得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彷彿連呼吸的聲音都消失了;然而瞬間過後,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我要加入血族!”緊接着成千上萬的修士緊緊的將卡爾薩斯圍了起來!

邪魅的笑容再次的回到嘴角,卡爾薩斯朗聲道:“加入血族的不要抵抗,不加入的防護!”話落一團紫色的血液砰然化作稀薄的血霧將周圍的人籠罩了起來,放眼望去哪裏會有防護的人了!

不要小看那幾乎看不見的血霧,如今的卡爾薩斯可不是十年前可比的;就算是這裏的人沒人分到一個小小的血液微粒,也要比以前強很多!

不過讓卡爾薩斯有些好笑的是,還有不少膽大的凡人夾雜其中濫竽充數;不過他倒也沒去計較,這些修士不也是凡人修煉而來麼,最多短時間內他們沒什麼用處罷了!

只是卡爾薩斯卻忘了,這些被他改造的幾個凡人沒有修煉功法的;而且這裏的凡人也並非什麼善類,再加上這些血族修士的不重視,註定造就了以後煩人世界中無數的惡魔血族傳說!

一次傳承上萬的血族,就算是卡爾薩斯也是面色有些蒼白;懷中的凝心看了不由有些心疼的道:“沒事情了,那就休息一下吧!”


是有些累,不過卡爾薩斯現在更多的是高興!有了這批血族,那將是地獄國度與神之國度的噩夢的開始!

輕輕的蹭了蹭愛人的面頰,卡爾薩斯邪邪的笑道:“還有一次惡魔動員,然後我再陪凝心姐去休息好不好?!”

凝心自然明白他的意思,面色一紅嗔道:“怎麼是陪我?應該是我陪你纔對吧……!”然而話音未落才恍然的發現自己的解釋更加的曖昧,狠狠的掐了一下卡爾薩斯佯裝生氣的不再理會他了!

卡爾薩斯爽朗的一笑,這纔對着那羣剛剛形成的血族,朗聲道:“你們的任務就是發展血族!我不管什麼神之國度還是地獄國度,只要是修士就絕不放過!”

既然決定統一宇宙,那唯一的辦法就是將所有修士同化;想想看要是整個宇宙的修士都是血族,那還何來爭端呢?!當然,內鬥就令是一回事了!

看着那些眼神之中漸漸流露出炙熱神情的血族們,卡爾薩斯邪魅的一笑繼續道:“只是你們要記住,血繼傳承修士的時候要儘量的讓他們活着,因爲他們只有活着才能成爲你的手下!”

上萬高級血族齊齊的稱是,這一刻他們那原本就躁動的心算是徹底活了起來;在這死亡城裏,都是些選擇自我放逐的人,可是他們卻大多數都是因爲形勢所逼或者說瑣事傷心,才選擇墮落!

可是如今,卡爾薩斯給了他們一個爭奪權勢的機會;這至少讓們找到了生活的目標,修煉的目標!

一旁同樣選擇了成爲血族的狼塔不由得暗暗想道:“也許剛剛自己沒有選擇加入,這一刻將成爲這數萬血族的第一個同化目標吧!”

書荒求書 :“看來我真的要休息一下了!”畢竟是數萬人一起傳承,就算是每人一個水霧大小的血滴加起來也有卡爾薩斯全身血液的十分之一了吧!

這時狼塔上前一步道:“王,去我那裏吧!”卡爾薩斯微微頜首道:“明天我會帶你去見星冥族!”

狼塔微微一笑,一邊帶路一邊道:“不急了,只要知道他們很好就可以了!”說着彷彿感嘆的輕輕舒了口氣道:“沒想到我還能有機會回到自己的族羣!”


“自己的族羣?!”卡爾薩斯有些疑惑的道;狼塔有些怪異的看了一眼卡爾薩斯,這才伸手撕下自己的上衣,露出那精壯的肌肉,還有那翅膀的淡淡痕跡!

卡爾薩斯恍然,倒是沒想到狼塔就是一名星冥族!想必一定是當初星冥族被封印的時候漏掉了一個!

然而這時狼塔彷彿自嘲的一笑解釋道:“當年我是在母親的肚子裏才逃過一劫的,因爲我的母親是一個純正的人類!”

又是一段感情與現實的糾葛,只是幸運的狼塔因爲那一半的人類血統而活了下來!


就在這時,迎面走來的一名凡人女子一聲尖叫打斷了二人的談話;只是奇怪的是,那女子面色羞紅的轉身便又跑開了!

莫名其妙……! 陣風吹過,涼颼颼的感覺不由得讓卡爾薩斯感覺身上少了一點什麼;而這時凝心的一聲嬌呼終於讓他明白爲什麼了!

剛剛弄沒了自己的最後一身中山裝,現在他可是在“裸走”!

凝心面色羞紅的揮手拿出儲物空間裏自己的一身衣服道:“先擋擋吧!”想想剛剛自己在那麼多人面前被赤身的卡爾薩斯抱着,不由得面色更紅起來!

卡爾薩斯窘迫的將那白裙圍在腰間,沒好氣的對狼塔道:“剛剛怎麼不提醒我!”“我還以爲你知道呢!”狼塔嘎嘎一笑道,語氣中似乎帶有一絲揶揄;想必短短時間他就看出來卡爾薩斯並不是那種拘泥小節的‘王’!

卡爾薩斯看着路過的凡人那依舊怪異的眼神,道:“快走吧,我可沒有暴露狂!”

說笑間三人已經來到了狼塔的住處,那是一座不是很大當卻在死亡城這種地方絕對不多見的府院;純石質的結構讓她看起來多了幾分**與厚重!

將卡爾薩斯與凝心安排在一間豪華的臥室之後,狼塔便命人送來數套衣服;而他自己說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後,便離開了!

畢竟他還有許多的手下並不一定在死亡城,卡爾薩斯便由得他去了;而直到屋裏只剩下二人的時候,凝心方纔溫柔大膽的撫摸着卡爾薩斯那蒼白的面頰,道:“休息一會吧!”

卡爾薩斯輕輕一笑似乎這才長長的鬆了口氣,仰身便倒在了牀上道:“你說我今日拿出冥斧,會不會有人知道是我召集了十大聖器?”

凝心面色微紅的扯下卡爾薩斯腰間的衣裙,而後輕輕的爲他蓋好被子,這纔回答道:“很有可能,至少那些原本擁有它們的人都會知道!”

卡爾薩斯伸手將凝心攬到懷中道:“想必那神王定是知道的了,所以血族的發展必須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發展了!”讓他們無心她顧!

“這樣也好,雖然發展太快會給血族以後帶來很多隱患;但是至少只要你在這個世界一天,他們就不敢搞什麼分裂!”凝心有些迷戀的撫摸着愛人的胸口,她從來不知道男人的身體也可以這般的好看!

卡爾薩斯贊同的點了點頭,輕輕的揉捏着那隻不安分的小手,感嘆道:“希望我能等到血族整合這片浩瀚的星空、洛奇也排除掉血族內部的隱患之後才離開吧!”只是他卻知道那多半是不可能了,因爲在那神冥界與聖界還有着許多不明需要他去查看啊!

“你要去上界了麼?能不能帶上我們?”凝心滿臉希翼的道;確切來說有十大聖器在,卡爾薩斯能帶上她們,可是對於那未知的世界,他卻不會那麼做!

“在家等我吧,要不了多久我就會回來的!”卡爾薩斯溫柔的勸慰道;這裏有着他無數的牽掛,所以就算是有萬千難險他也會回來!

凝心滿臉的失望,一雙美目之中更是泛起濃濃的水花,哽咽道:“可是我一秒都離不開你了,就象你說的;是你給了我內心從沒有過的安全感,現在離開你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說着已經放聲大哭起來!

多年的壓抑與傷心,這一刻得到釋放;她已經不是那個頂着堅強外表內心卻充滿孤獨與仇恨的公主了!

卡爾薩斯輕輕的收緊雙臂,安慰的脣不斷的徘徊在那鹹澀的淚水;流盡了,下次哭泣就只會是幸福的淚滴了吧!

萬千世界中的女人有着萬千種性格,以及萬千種遭遇與不爲人知的內心世界;也許冷傲、也許墮落,可是如果你能細心的去了解她們,讀懂她們!就會發現她們總有一種好讓你留戀!


是啊,也許男人在她們的眼裏也是如此吧!

卡爾薩斯輕輕的撫摸着那柔軟的身軀,安慰道:“好了,這可不像是我的凝心姐;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那等待的時間很快就會過去!”

說着迷戀的甜食了一下那嬌嫩的脣,輕聲道:“你還有哥哥,還有姐妹;只要讓自己忙起來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一縷溫馨漸漸的攀升在這豪華的臥室,凝心止住了哭泣面色微紅的頜首道:“你的凝心年齡大了,所以只是發發牢騷!”


卡爾薩斯呵呵輕笑道:“凝心姐可不是老了,不過能作爲凝心姐發牢騷的對象,卡爾薩斯可是很榮幸的!”

凝心輕輕的嗔了一眼,道:“好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一會兒還要回去,姐妹們一定等的急了!”

不過這時卡爾薩斯心思一動,附耳小聲的壞笑道:“凝心姐,咱們造個小孩吧!”“造個小孩?!”凝心微微一愕,瞬間便明白的面色一紅嗔道:“我纔不要!”只是那晃動的眼神早就出賣了她內心的想法!

“那不要就算了,我剛剛就突然想到一個客服咱們血族生育的方法;本來是想試一試的……!”卡爾薩斯彷彿自語的道!

“那既然如此,我就幫你試一試好了!”凝心面色羞紅的道,那聲音要不是二人都是修士還真的會聽不清!

爲愛的人生個小孩是每個女人的夢想,也是她們的權利;當初剛剛知道血族的暫時無法生育的時候,衆女可是逼着卡爾薩斯想了好久的辦法!

只是那時卡爾薩斯修爲低,根本無法找到彷彿;如今卻是不同了,自從他到達文聖修爲的時候他就找到了一個不算方法的方法!

那就是暫時性的用強大的靈力分解掉女子生殖系統附近的陰寒血液,然後利用靈術將其封印;這樣既保證了正常血液的流動又阻止了對孩子有害的一切物質能量!

當然那需要強大的修爲纔可以辦到,也就是說要想生孩子就必須有文聖的修爲;這對血族來說是幸運也是不幸!

幸運的是這樣變相的促進了修煉的積極性,而不幸的是想要達到文聖的修爲如何容易;相信很多血族終其一生也會得不到一個後代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