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在威壓壓過來的一瞬間,在場參加考覈的弟子便有將近一半跌倒在地。

陳煜被威壓嚇了一下之後便恢復了平靜。

這點壓力還不足以讓陳煜動容。

陳煜看着身邊像落雨般倒下的人羣,頓時心裏有了些明悟。

來參加考覈的就有弟子近十萬,真要一個個篩選註定是一個大工程。

這裏面也不泛一些渾水摸魚之輩,其實實力並不怎麼樣只是過來碰個運氣,最不濟也見識下。

於是這威壓考覈便應運而生了。

那些長老的威壓足夠覆蓋到參加考覈的所有人。

在這威壓之下是龍是蟲一目瞭然。

省時減力不說,還能給來參加考覈的弟子一個下馬威,讓他們深刻的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宗門的強大,升起嚮往之心。

實在是一石二鳥之計策。

這不,效果很明顯,威壓之下一瞬間便淘汰了近半數人,留下的都是有些實力的弟子。

“人數還是太多了,在加大威壓,把真正的天之驕子給我篩選出來。”

蘇老看着場下一下子淘汰了一半的人數還是不滿意,對着釋放威壓的長老說道。

“明白!就讓這些小兔崽子吃吃苦頭吧!”那釋放威壓的長老說道。

說完後再次加強自己釋放的威壓,在場考覈的弟子又倒去了一大半,陳煜感受着加強的威壓饒有興趣的點了點頭看向周圍的人,陳煜輕點地面,一躍而起,向着四周俯視望去。

“差不多還剩下一萬人。”陳煜大致的看了一圈心裏得到個大概的數字。

“還不夠,我估計這威壓還要再次加強,一萬人對於那些宗門長老來說還是太多了,他們要的可是真正的精英。”

陳煜點了點頭,之前一躍而起的舉動並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力,畢竟在場這樣做的不在少數。

“繼續加強,知道場上只剩下五百人爲止。”蘇老淡淡的說道。

釋放威壓的長老點了點頭再一次加強了威壓。

這一次加強的威壓足足提升了五倍。

頓時廣場上的考覈弟子再一次倒下了一大批。

陳煜也感覺到了壓力,之前還能閒庭遊步,遊刃有餘的躍到空中查看四周。

現在已經只能老老實實留在地上保留實力了。

“我可不想被當猴耍,那麼我就幫這些長老一把,早點留下他們理想的人數。”陳煜擡頭看着那些漂浮在空中的各大實力的大佬。

他們其中不少人正在饒有興趣的對着下面考覈的弟子評頭論足。

陳煜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紅狐魂的影響,對於這種情況十分厭惡。


紅狐本來就是高傲的天地異種,當初紅狐劍主囚禁了一隻紅狐幾千年也未把它收服,可見紅狐是何等的高傲。

而如今陳煜已經凝練出了紅狐魂,修出了紅狐真意,難免被紅狐的性子給影響到,變得高傲變得錚錚鐵骨。

“既然如此,那你們這些弟子可別怪我,反正你們遲早也會被再次加強的威壓給淘汰掉。”陳煜淡淡的笑道。

陳煜說完後識海中的紅狐魂猛的爆發了起來。

龐大的精神力探出識海朝着四周震懾而去。

那些本來還在苦苦支撐的修士猛然受到陳煜的精神力震懾便再也堅持不住一下子摔倒在地。

更有甚者甚至直接昏倒過去。

場上那些被陳煜精神力震懾擊倒卻未昏迷的弟子皆一臉憤怒的看着陳煜。

但苦於在精神力震懾和威壓的雙重壓力下說不了話,不然早已經對陳煜口誅筆伐甚至動手起來了。

而那些還站立着的也一臉憤恨的看着陳煜。

斷人前途猶如殺人父母。

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陳煜早已經被殺死千萬遍了。

而那些自持實力強大沒被陳煜之前精神力震懾影響到的則冷眼看着場上的一切。 陳煜要做的也正是他們心裏想做的。

他們都看出來了這威壓考覈是爲了篩選出一定的人數在進行下一步考覈。

把那些魚目混珠之輩,實力不足之輩皆篩選下去,再讓真正的天之驕子進行下一步的考覈。

只是在場的背景強大的不知多少,故而有所顧忌沒做出來這件事。

現在陳煜這個愣頭青把事情給做了他們也樂得清閒。

在他們眼裏陳煜就是愣頭青。

就爲了讓考覈快些結束而不惜得罪場上那麼多弟子背後的實力,無疑是得不償失。

重生一百次:前任那個渣

“蘇老,這可如何是好?”那執掌威壓的長老指着陳煜問道。

蘇老還沒回答,那位傲劍門的長老便開始說話了。

“我們可沒有不能再威壓考覈對其他考覈弟子出手的規矩,這小子有實力剔除掉那些廢物,不也爲你天火道人減輕負擔嗎?”

本來那冰老鬼打算作壁上觀的,他對陳煜的做法也很贊同,但非親非故他也沒必要爲陳煜說話。

可他見傲劍門長老開口爲陳煜說話,頓時跟着開口道。

“王胖子,你這樣說可就不對了,就算沒有明文規定在威壓考覈中不能攻擊其他考覈弟子,但也沒有說可以這樣做吧。”

冰老鬼見王胖子瞪了自己一眼頓時心裏舒暢道。

不管這件事到底怎麼樣,但只要能讓這王胖子吃癟拿他就覺得很舒服。

“而且這個考覈弟子這樣做顯然是沒把考覈放在眼中,往大了說就是沒把我們這些宗門長老放在眼中,如此目無尊長離經叛道的弟子,怎夠資格繼續參加我們登仙門的考覈,我建議應當把他逐出,取消他的考覈資格。”

對於王胖子和冰老鬼心裏的那些齷齪蘇老門清的很。

冰雪谷和傲劍門同屬劍術聞名的宗門本來就是有着利益矛盾的,雖然不至於說掀起勢力之戰,但最起碼不是那麼和睦,平時只要有能讓對付吃癟的機會那他們都不會放過。

“既然考覈沒有規定,那這考覈弟子就何罪之有,我們身爲名門正派更當按照規矩來,可別給我因爲義氣之爭而給我玩一些幺蛾子。”

蘇老乃是昊天大帝創建宗門的長老,不僅資格比他們老,就連修爲也同樣高深莫測。

對於蘇老的話冰老鬼固然再有不甘也只能點頭答應下來。

陳煜對於上方那些宗門長老因爲自己搞的事情而陷入爭吵的時候毫不知情,見自己精神力震懾了不少弟子。

那些宗門長老也未阻攔便更加大膽起來。

“看來他們需要的只是結果,至於過程倒是不重要,也對,畢竟登仙門考覈根本就沒明文規定過,考覈中不得對其他考覈弟子擅自出手。”

陳煜之前可是把考覈的規矩律令背的清清楚楚,心裏沒有底的話,他也不敢隨意便用精神力震懾那些考覈弟子。

而事實也正如陳煜猜測的那樣,衆位宗門長老對此毫不阻攔。

陳煜再次催動着紅狐魂,一股比剛纔更加強大的精神力爆發出來。

陳煜的精神力在凝練成紅狐魂之前本來就堪比凝丹修士,在凝練成紅狐魂後雖然精神力沒有增長。


但精神力的強度可是增強了不少。


相比場上那些考覈弟子沒經歷過蛻變的精神力,乃是雲泥之別。


這次這股比上次還要強大的精神力再次席捲廣場。

之前還算能勉強扛過陳煜精神力震懾的考覈弟子。

這次再也扛不住了,紛紛如同下餃子一般摔倒在地。

“四百九十九個人,糟糕,似乎玩大了,只剩下那麼點人了。”陳煜的精神力在席捲廣場的時候,自己也在眯着眼數着場上還站着的弟子。

見只有四百九十九人,連忙收回了精神力。

剛纔自己一邊運轉奔雲步在這場上跑動着,一邊爆發精神力,玩的有些過火了。

“既然都已經發生了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更何況自己淘汰的那些廢物,估計這些眼界極高的宗門長老也不會心疼。”陳煜想到這也不管場上那些吃人的眼光,平靜的站在原地。

“停下吧,宣佈考覈成果。”蘇老見陳煜再次爆發出更強的精神力在場上不斷的移動淘汰着其他考覈弟子。

不到一會便只剩下將近五百人,有些無奈。

“這小子,有點意思,不過太過肆意妄爲了,所幸還算懂規矩。”蘇老看着陳煜笑了笑說道。

他當然知道陳煜在地下那些小動作,現在簡單的用精神力震懾周圍的那些弟子,然後停下。

見自己等人並未發作,顯然對於他的所作所爲是不爲所動。

頓時肆無忌憚起來,放開自己一下子便把考覈人數淘汰的只剩下四百九十九人。

很聰明但也很大膽。

這是蘇老給陳煜的評價。

“考覈結束!”那主持登仙門考覈的中年男人低聲喝道,聲音傳遍整個廣場,說完後場上的威壓便消失不見了。

那些摔倒在地上的考覈弟子也一一爬起身來。

紛紛怒斥着陳煜,若不是估計着這是登仙門考覈,怕早就衝上去一泄心頭之恨了。

“安靜!登仙門考覈不得放肆,如若不聽休怪本座無情。”那主持考覈的中年男子大聲吼到。

見場面恢復安靜後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次考覈通過的名單有徐蘇寒,驚韓,王多多,黃石,魏佳平……陳煜……”

主持考覈的中年男人唸完名單後,場上頓時熙熙攘攘起來。

有興奮有驚呼也有悲痛,但更多的是憤恨。

“被淘汰的弟子儘快離開廣場,其他通過的弟子留下,進行第二階段考覈。”那主持考覈的修士見場面再次失控有些厭惡,擺了擺手說道。

剛說完便有十幾隊城衛軍便出來開始清場。

“我記住你了,有本事你告訴我你的名字,等出去我定要讓你好看。”其中一個站在陳煜旁邊的少年憤恨的看着陳煜。

“哦,是嗎?那等我考覈通過我在宗門內等着你的報復。”陳煜有些覺得好笑,頓時打趣道。

那少年見陳煜這樣一說頓時臉都給憋紅了,冷冷的哼了一聲後,一句話沒說便轉身離開。

他也知道陳煜說的是真的,陳煜的實力天賦絕對能夠進入宗門。 到時候就不是他報復陳煜而是他擔心陳煜報復他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