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傳說中的人龍也不外如是,饒是輕輕動手,就再無還手之餘,嘿嘿。”語間,眼光急掃,饒有興趣的打量着腳下的將士們,更是幾分狂妄,幾分囂張。

星夜淚花縱橫交流,激動的呼喊說道:“王子,王子。”驟然轉身,激嗆的說道:“衆將士,王子爲了保護我們不惜一切,難道我們就不能爲他而灑血嗎?”

“血債血償,血債血償………..”聲線轟隆兇猛。

土胚下,隱約聽聞將士的呼喊,心頭一暖,大爲感慨,不過片刻就擔憂起來,以他們現在的實力,簡直就是………..

“轟,轟隆!”爆破聲連連響起,隱約中傳來狂嘯和龍吟,戰鬥拉開帷幕,片刻間,雪白色光輪漫天揮舞,將士們竟是不能擋得一分半會,紛紛潰敗而倒。

慘聲陣陣,每個聲息都落在耳中,淚水無情的拍打岩石,將上面的塵灰浸溼凝團,心中悲憤萬般,卻又無能爲力,忽然間,心中一抖,黑焰的生命氣息似乎減弱些許,顯然是受了重大的創傷。

心急剎那,一股清明的能量傳遍身體,大驚間不忘探神查看,丹田內的六芒星微微閃爍,似乎在抵抗着某種神祕的禁制,絲絲紛紛擾擾的撕裂聲響蕩,彷彿極爲吃力卻又不肯割捨。

殘餘的能量正在維護着損傷怠盡的脈絡,也許是喊殺,也許是呼嘯,更可能是黑焰的喘息,本能的催動所有能量涌向丹田,不料身子全身劇痛,失聲叫了出來。“啊,啊!”身子顫了一下,尤其是大腦更是疼痛厲害。

絲絲古拙的字體浮現在腦海之中,全神被吸引住,完全沒有理會身上的苦楚:“以我生命爲媒,黑暗方能墜落,喚醒沉睡的無窮魔力,人龍之翼。”

突然驚覺,怎麼身子上的閉塞經脈被輕鬆的衝破,盈迎的黑暗元素瘋狂涌入,彷彿就是其一部分,肌肉強化了數倍,傷口瞬間癒合。

山絕如壁,橫在谷中,漫山遍野的屍體,血流成溪,巨大的龍身攤倒在地,微微的顫抖,不甘的望向半空六手揮舞的雪人王。

碎石橫飛,金星揮舞,疲憊倒地的戰士不知哪裏來的力氣,竟是挪動逼近屠殺中的怪獸,全然不知生死何物,眼中竟是熊熊熾烈。

星夜單手拄劍,強撐着搖搖欲墜的身體,護在黑焰龐大的身軀前方,狠狠的仇視。當最後一個士兵被擊飛噴血的時候,雪人王,六手條件的揮舞幾下才慢慢的靜止下來,似乎被這些無畏的士兵所愕然。

恍惚中看了幾眼,失聲大笑,說道:“嘿嘿,該死的人類,竟然這麼兇悍。”最後目光落到了星夜和巨龍上面,喃喃自語,“暗魂龍果然名不虛傳,竟然能傷到我,可惜還是在年幼期,要是讓它完全成長那可不妙了。”

腳步沉重,在地下踏出道道深痕,星夜怒道:“可惡的妖物,我要和你同歸於盡。”舉劍踉蹌的前撲,但還沒有到身前,雪人王冷哼一聲,巨手輕揮,輕易的抗飛星夜,他的身體在地上打滾拖移數丈,絕望的盯着奄奄一息的黑焰。

雪人王一步一步的逼近,臉上興奮難以掩蓋,欣喜的說道:“暗魂龍王,嘿嘿,就讓你絕後吧,哈哈………………”

狂笑不止,蒼茫大地在微微顫抖,彷彿也在爲這一刻而悲哀難奈。突然,嚴嚴實實的亂石縫隙中,透出一絲詭異的光亮,隨即萬丈般的暴射出來,凌厲的氣勁呼嘯而出,掀翻表面的岩石。

風聲急促,巨石還沒落地就在異光中泯滅消散,不留絲毫殘骸,許久,在一片寂靜中,衆人相對無語的怔看,就象冥冥中一樣,那個縈繞的身形依稀纏綿不去,就象幽魂,凝望着他們,糾纏着不放。

星夜嘴角微微的顫抖一下,似乎在微笑,低聲說道:“王子,你,太好了。”慢慢的閉上眼睛安詳的昏睡過去。

半空中,塵土怠盡,一個全身被濃濃黑暗元素包裹圍繞的身軀,上身衣衫盡碎,身後雙翼輕輕拍打,但此時已經是全黑色了,墨綠色的長髮染成銀色,緩緩的睜開雙眸,紫黑色的精光直令人寒呆,就連魔神雪人王也要遜色稍稍,啞然驚歎。


龍璇的頭,依然沒有擡起。淚眼朦朧,沒有聲音,沒有下文,“轟隆”一聲巨響,天際傳來轟然雷鳴,白色閃電張牙舞爪地劃過夜幕蒼穹,彷彿漆黑的夜空幾欲斷裂,片刻之後,空中的身形鬼魅般的消失不見。

豆大的雨滴砸下,不知是淚水還是甘露,打在岩石山間,啪啪作響。

一片迷朦,滂沱大雨中,一拳轟出,雪人王還沒有半分動曉,頃刻重傷吐血,整個人倒飛起來。天地間,彷彿只剩下我一個人,在這裏,楚楚抽泣。

原本漆黑的夜色,加上大雨,根本已經看不清任何的情景,只是巨大的轟響淒厲的號叫,星龍劍沒有出鞘,只是靜靜的躺在腰間,雙拳瘋狂的揮打,一拳比一拳狠,一次快過一次,彷彿寄託了無數的痛楚,瘋狂的揮泄。 「你放心,我肯定會去的!」葉峰眉心一閃,金光大作,把三個陸家的長老籠罩了起來,收入了聖皇圖中。

「你真的要去陸家族地?」洛天等人全部看著葉峰。

「我必須去!」葉峰正色道:「如果我不去的話,他們肯定會對瑤光不利。」

「如果你真的要去的話,必須帶上我們!」洛天說道。

「陸家是四大家族當中勢力最強的,擁有兩個輪迴境強者,陸家的家族陸乘風已經很多年不問世事,當年陸乘風和血刀老祖戰成了平手,以陸乘風的天賦,這些年他的修為究竟提升到何種程度,誰也不知。有的人甚至猜測,陸乘風已經有四大公子級別的修為,你們這麼貿然去陸家救人,無異於自尋死路。」猥瑣道人說道:「我們必須從長計議。」

「公子,我家小姐說過,如果你遇到難以對付的敵人,可以拿著樓蘭古玉去姬家族地!」石秀芳忽然開口。

「姬家族地!」葉峰臉色微變,莫非姬家的有什麼寶物留在族地不成,可是如果真的有的話,豈不是早就被人搶走了?

「公子,我家小姐還說,即便有樓蘭古玉,也要一個你信得過,而且修為至少是半步輪迴境的武者跟著你去。」石秀芳又道。

「姬家的族地在什麼地方?」葉峰問道。

「我這就帶公子去。」石秀芳說道。

……

姬家族地就在紫月城東邊七百里之外,是個荒無人煙的廢墟,殘垣斷壁,像是個古老的戰場一樣。

「當年四大家族趁姬家內亂的時候,聯手對付姬家,姬家的人全部都死了,只剩下了小姐。」石秀芳看著前方的廢墟說道。

「四大家族……」葉峰眼中閃過一抹殺機。

「姬家的族地什麼也沒有留下,怎麼可能有能對付得了陸家的東西?」洛天蹙眉。

「小姐既然說有,那就一定有!」石秀芳非常肯定的說道。


「你們在這裡等著我,我和紫參前輩去附近找找看。」葉峰說道。

眾人點了點頭。

當下,葉峰和紫參老人飛走,在廢墟中四處打量了起來。

沒走出多遠,葉峰臉色微變,忽然停了下來,他翻開手掌,掌中突然出現一塊古玉,這塊古玉,正是姬瑤光當初給他的,很顯然,這就是姬家的至寶,樓蘭古玉。


此刻,樓蘭古玉居然釋放出了璀璨的光芒,忽然,光芒籠罩住了葉峰和紫參老人。緊接著,光芒嗖一聲憑空消失不見。

下一刻,葉峰和紫參老人出現在了一個洞天福地中,他們前方,赫然有一道數百丈高的石門,石門上有個凹槽,和古玉的形狀一模一樣。

「莫非這就是姬家的寶藏?」葉峰走道石門前,把古玉放入了凹槽,石門轟隆一聲打開,氣浪從石門中湧出,把葉峰震退了幾步。

葉峰抬頭看去,臉色一變。

石門後面有個巨大無比的石室,石室盡頭居然還有一道數百丈高的石門。更令人吃驚的是,石室裡面居然擺放著一排排青銅棺,總共三百六十口。

葉峰和紫參老人走入石室,在地面上看到了一行字:四大家族滅我姬家三百六十人,瑤光發誓,他日必用四大家族的屍體填滿這三百六十口棺材!

看到這一行字,葉峰不禁動容,他能理解姬瑤光的恨與痛。

「瑤光,你放心好了,我會幫你完成你的願望的!」葉峰深吸口氣,收起了三百六十口青銅棺。

既然瑤光已經來過此地,她為什麼不開啟寶藏,用寶藏裡面的東西對付四大家族?葉峰疑惑。

葉峰走向了第二道石門,石門上有一個凹槽,同樣可以放入樓蘭古玉。他把古玉放入了凹槽,可是令他意外的事發生了,他體內的元氣居然不斷的流入凹槽中。

轉瞬之間,他天內的元氣就被吸的一乾二淨,他猛的咬牙,開啟吞噬道種,瘋狂的吞噬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天地元氣剛剛流入他的體內,就被石門吸收了。

「難怪瑤光會說,必須要一個修為至少是半步輪迴境的武者跟著,也只有那種修為的人的元氣,才夠石門吞噬。」葉峰心中一動。

姬瑤光之前進來的時候,之所以不開啟第二道石門,並不是她不想開啟,而是她的修為不夠,根本無法開啟。葉峰的修為雖然也不高,可是葉峰擁有吞噬道種,所以即便不依靠紫參老人,他也有機會開啟第二道石門。

沒多久,石門終於停止吸收葉峰體內的天地元氣,轟隆一聲,石門打開,古老的氣息從石門裡面湧出。

葉峰和紫參老人同時抬頭往石門內看去,石門背後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宮殿,地面已被水淹沒。水面當中伸出八根巨大無比的石柱,石柱上纏繞著八條巨龍。


「這是……」葉峰看著水面,又看向石柱上的巨龍,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宮殿裡面的水,根本不是水,而是液態的天地元氣,而那八條纏繞在石柱上的巨龍,則是實體化的天地元氣。

「不可思議……」紫參老人驚道:「這裡居然有這麼多純凈的天地元氣!」

即便是把中央聖域六大門派的所有元石和靈脈加起來,恐怕也不及此地天地元氣的十分之一。

「宮殿盡頭還有一道石門!」葉峰忽然開口。

紫參老人凝目看去,果然在宮殿盡頭還有第三道石門,也就是說,還有第三個宮殿!

「開啟第二個宮殿都需要至少半步輪迴境的武者,那開啟第三個宮殿需要什麼修為?」葉峰自語間,朝著第三道石門飛去。

從元氣形成的湖水上飛過,他全身的毛孔都不由舒張了起來,精神百倍。

終於,他來到了第三道門前,他把古玉放入了石門,他體內的元氣再次被吸收,與此同時,他的血氣居然也在被吸收!

只是一剎那的時間,葉峰甚至連開啟吞噬道種都機會沒有,整個人就虛脫了,軟倒在了下方的元氣湖泊中。

「想要打開第三道石門,至少也得是輪迴境!」葉峰深吸口氣,開啟吞噬道種,吞噬元氣湖泊中的液體元氣。

沒多久,他終於恢復過來,他起身看著石門,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忘了,你已經進入聖皇圖第三重天,可以催動金星輪了嗎?」紫參老人說道:「有了這些天地元氣,你完全可以自如的催動金星輪,到時候,即便是真正的輪迴境武者遇到你也要退避三舍!」

葉峰目光一閃,沒錯,依靠這裡的天地元氣,自己可以催動月天輪、水星輪、以及第三重里的金星輪,足以抵擋住一個輪迴境武者。

出其不意的話,絕對有機會救出姬瑤光。

想到這裡,他眉心一閃,聖皇圖飛出,緊接著,聖皇圖中飛出一個金輪,一道道劍氣從金輪種釋放出來,斬殺四方。

聖皇圖每一重天都有一輪,這就的第三重天的金星輪,金星輪可以釋放出庚金劍氣,堅不可摧,只要有足夠的天地元氣,它所釋放出的劍氣,足以傷到輪迴境武者。

此地的天地元氣可是最純凈的液體元氣,金星輪一旦吸收這些液體元氣,釋放出的劍氣殺傷力一定會更加驚人。

當然,月天輪和水星輪的威力也會提升不少,三輪齊出,完全足以對抗輪迴境強者。

「以你現在的修為,即便有這些元氣,催動起三件寶器來也會非常吃力。」紫參老人提醒道。

「這裡有這麼多液體天地元氣,再加上剛才抓到的三個萬象境武者為我提供血氣,短時間內,我未必不能把修為強行提升上去!」葉峰冷冷道。

「心靈五劫不是每個人都能度過的,我勸你三思後行!」紫參老人正色道。 象黝黑的冥道,漆黑一片深不可見的巨大旋渦倒掛在天際,狂風捲雲,雷聲隆隆,電芒竄動,兩個黑影欺身飛晃,無窮的巨大氣勁猶如洶涌澎湃的怒濤般從龍璇身體裏涌出,全身上下血氣翻騰不已,幾乎都要被這股大力漲破一般。

雪人王剎那間面如死灰,白色的鮮血連連狂噴,全身不得動彈,風聲中,傳來一陣尖銳呼嘯,烏雲中響起巨響,與那無數閃電回擊一起,出現一道光亮,隱隱正對着他的拳頭。

“轟!”揮出的拳頭竟是被驚雷劈中,兩人原本糾纏的身體瞬間炸開,爆發出燦爛的光芒,不可直視。

就怎麼殘忍麼,難道一切都應該停止麼,就一個麼?

龍璇的心頭忽然平靜下來,在那一個瞬間心頭這麼淡淡的想着,短短的瞬間,似乎凝固了,所有的東西都定在眼中,只有冷寒的深處,那一刻,彷彿就是永恆!

一絲哀傷,一點掙扎,還有一些彷徨。

風雨呼嘯,天地淒涼,雪人王彷彿被千刀萬刮一樣,血跡斑斑的從地上掙扎強撐爬了起來,喘着粗氣,尖聲笑道:“哈哈,哈哈,天定人爲,無法改變啊,天終究是偏向於我們這種高貴的生物,哈哈,你就等待着死亡吧。”

深深!深深的!彷彿那是一種通,深深入了骨髓,糾纏着魂魄,龍璇忽然笑了笑,帶着一分心死,恍如絕望。

雪人王面有得色,口中喃喃吟唱:“瘋狂的血液,在我體內深藏的力量,請甦醒吧,雪人王終極形態。”

整個天地,滿天神佛,彷彿在同一時刻,一同沉吟,巨大的光柱在烏雲中折射下來,帶着毀天滅地的氣勢,衝向雪人王,下一刻,竟被光芒吞沒了。

是否是錯了,讓人看不清楚,奮不顧身後仍是殘缺,看不懂。迷惑,全然不知身外之事,就連雪人的異變都似乎很遙遠。

“傲!”豔麗光彩頓時收縮,漸漸的呈現出一個龐大的身軀,仍然是六臂,但身後卻多了一條尾巴,六手暴龍。

一時間人人變色,一聲炸雷,隱約感覺到腳下土地在輕輕的晃動了一下,雪人王狂怒嘶吼,巨口中化出一道玄青光芒,劃過天際,衝向風中搖擺的男子。

“哥,小心!”驚呼聲飄近。

龍璇的面容上,隱隱掠過了一絲激動,忽然回頭,盯着遠處的藍冰,手中永恆之戒,藍光閃爍。

“轟”整個人被轟飛出去,鮮血狂噴而飛濺出來。

“兄妹相逢果然感人,不用着急,很快你們就會到另一個世界相會,嘿嘿!”雪人王六手一翻,淡淡清輝,夾雜了幾分淒厲的血紅之色,緩緩流動着,邁開強壯的下肢,向那奔跑中的女子走去。

亂石堆中慢慢的爬了起來,目光看看了看雪人王,嘴角似乎有幾分譏嘲之意,然後掉轉了頭,對着靠近的藍冰,溫柔的說道:“冰,哥沒事,我要爲死去的將士報仇,你去照顧星夜叔叔。”

藍冰倒是乾脆,說了一聲:“是。”

雪人王怪笑了幾聲,聲音尖利,遠遠傳開,說道:“不錯,受了我的致命一擊,居然還敢這般口吻。”

龍璇哼了一聲,瞄了一眼,全神戒備的說道:“即使我所做的一切是錯,但你的所爲必定是天地不容,我不惜代價也要把你滅了,來吧,爲了我的親人,浩浩蒼生。”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