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不過如此,葯族天才!」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想要向外走,卻找那個秘道入口。

下一霎,下身傳來的疼痛感讓古羽詫異,脖頸處的強大的肌肉不可能讓他輕易的轉頭或是朝下看,不過他還是忍著身體強橫帶來的不便向下身看去,一個火紅色的虛影在他向旁不停的閃爍。

「這是什麼?莫非是那葯魂的鬼魂?」古羽心裡想道,「難道鬼魂可以這麼快就對殺他的人報復嗎?」

說來奇怪,最來最開始的那幾次劇痛之後,古羽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兩息之後,當他想要移動之時,卻發現下身麻痹,完全不能讓他操控。

轟!

古羽癱倒而下,雙膝跪在地上,眼神迷惘的看向前方,「難道是之前戰鬥受到了暗傷?」

紅影閃現,一個人影出現在古羽身前,火斑翅上火紅斑點不停閃爍,像火燒雲又像火紅熔岩。

「你——你是人還是鬼?」古羽問道,在他的金剛暴拳的轟擊之下,葯魂絕不可能生還。

(紅票漲得好慢,求紅票,黑票也不錯呀……) 閃身而出的人正是停止施展流雲步虛步葯魂。

流雲步虛步,虛身之步,施展時身體幻化出虛影,讓人分不出實體在哪,這也是之前古羽看見一道紅火人影在身體四周閃爍的原因,那是正在施展虛步的葯魂,虛步對元氣的需求頗動。饒是葯魂的魂力達到流體境五重,也不能長時施展此步。況且他還在虛步之中向古羽攻出數百腳的鬼影蠍鞭腿,這樣他體內的元氣消耗得更大。

葯魂的火斑翅之所以還能保持形態不滅,那是因為支持火斑翅的能量是魂力,而非元氣。

而古羽被葯魂襲擊下肢時只感覺最開始有疼痛,而後毫元感覺,那是因為他的雙腿防禦力再強,在葯魂對空間壓力的掌握再進一步之後施展的鬼影蠍鞭腿數百次的攻擊下也是無能為力,因此腿部麻痹,不能支撐金剛地猿武魂附體後幾千斤重的身體,因此才跪倒在地。

「你是鬼了我還是人!」葯魂怒吼一聲,手中玉龍劍上劍氣凝為實質一般發出駭人心魄的白色光澤!

百道劍氣凝為劍刃,留在劍身上,並未攻擊!

「劍刃——寂滅斬鋼閃!」

「不要!」古羽大叫一聲。眼前白光變得如同耀眼極光一樣,讓他的眼睛睜不開,即使閉上眼睛,那白光也射過眼皮,穿過眼睛,讓他腦袋眩暈不止。

葯魂橫劍一揮,一道白色劍刃從玉龍劍中飛出,從左至右橫掃而過,劍刃如練似虹從古羽頸部斬過。

鮮血從斷頸處暴涌而出,血噴如注,葯魂及時向後退飛,還是被那濃稠的鮮血噴中,並沒有頭顱拋向空中,古羽接收金剛地猿武魂附體后雖然還有自己的面相,不過那顆頭早已變得碩大無比,饒是寂滅斬鋼閃的威力也僅僅是將古羽的人頭斬下就耗盡了全部的威力,再沒有了其他力量。

古羽的頭骨碌碌的在地上滾了兩圈之後便不再動彈,葯魂看了一眼那顆大如磨盤的人頭,重重的呼出一口濁氣,心裡暗暗動容:「沒有料到這古羽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先天武魂,若不是想出把他們引入這壓力空間之內再用黑血蟒武魂的能力障其耳目讓他們神智不清的計策,此刻倒下的人還不知道是誰。」

又瞥了一眼古羽強大的肉身,葯魂想起他從瞎眼老人手中得到的狂電三晶體術,如果煉成了銅電晶體,下次再遇見古羽這種擁有變態般的強橫肉身能力的武者,也不會再擔心受怕連對方一拳都不敢接了,至少,銅電晶體的肉身力量與古羽現在的接收金剛地猿武魂后的變態肉身應該不相上下,到了到時,就算遇到肉身態的蠻力妖獸時也可以橫著走了。

葯魂也在暗自慶幸,古羽只有淬體境五重,他的金剛地猿武魂是先天武魂,而且魂力達到後天**重,與唐絲絲不相上下,如果他的元氣實力再漲上一些,接收武魂后的實力會更加強橫,如果真是那樣,即使領悟如何操控空間壓力的他,也是無能為力。

古羽的武魂附體效果消失,現出原本的樣子,葯魂撇了一眼他的儲物袋,手一招,直接吸了過來,破除儲物袋的元氣屏障后,葯魂發現裡面的東西竟是不少:三百多枚下品元氣石,三枚中品元氣石和近百顆枚獸妖妖丹。

葯魂震撼的是三枚中品元氣石,這三枚中品元氣石就管三千枚下品元氣石。拿起一枚中品元氣石認真觀察,中品元氣石只比下品元氣石大上一些,約有雞蛋大小,葯魂感受了一些,中品元氣石里的元氣比下品元氣石精純許多,而且僅僅是比下品元氣石大上一些,裡面的儲存空間大了很多,因此才能儲存那麼多的元氣。

葯魂看了一眼古羽的身子,「你們倒是爽了,不停的獵殺妖獸查探到御劍門的行蹤就開始追殺,把御劍門的人害慘了,與你們發生衝突之後一直提心弔膽,不但沒有獵殺到什麼妖獸,還被你們殺了這麼多的人……拿你們獵殺的妖丹送給御劍門也算是一點補償吧……」

葯魂向山洞外退出,見到一個冰蓮教的人就上前搜索一陣,直到他將他殺的第一個人的隨身儲物袋搜刮乾淨。

葯魂清點了一下,這一次獵殺二十餘名冰蓮教弟子一共得到六百多枚妖丹,一千四百枚下品元氣石和五枚中品元氣石。


那五枚中品元氣石除了最先在古羽身上得到的三枚外,還有兩枚是從紅衣女子身上得到的。

葯魂沉吟一下,這五枚中品元氣石他要保留下來,分兩枚給唐絲絲,那一千四百枚下品元氣石和六百枚妖丹分給御劍門眾人,也算給他們一些補償。

葯魂找到火晶鳥布下的隔絕光幕,走了進去。這時火晶鳥開口了:「小子,這次的所得有我的那一份吧。」

葯魂輕哼一聲:「該出力的時候你不出來表現一下,現在才出來,這算什麼?」

火晶鳥尷尬的舔了舔嘴,「那古羽的肉身你也看見了,那麼變態,而且全用魂力攻擊,我這個妖靈體如果現身也會受到衝擊,被他打一拳我就會碎成渣渣,但是,如果你真的有危險,我也會出現,畢竟我現在也是流體境五重,幫你抵抗一陣也是可以的……」

「好了好了,這次的計劃你也出了不少力,若不是你的隔絕光幕,我們的計劃一旦被古羽發現了一些端倪,就全泡湯了。還是老規矩,回去后,這些東西分你五成……」葯魂輕嘆一聲,這些東西剛到手還沒有摸熱就要送出去。

他心裡狂嘆不止,但也只能認命,畢竟他現在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有了火晶鳥什麼事都得算上它。

葯魂唏噓不已,其實他命運改變之時也正是這火晶鳥出現之時,不得不說它是一顆福星,雖然平時出不上什麼力,但關鍵時刻他的經驗和一些人類不能掌握的方法和秘術還是能幫上大忙。

之前向火晶鳥提及它的那些功能,雖然看似微不足道,但是如果沒有它的參與,所有計劃出了一點問題,如今他和唐絲絲以及御劍門那幫人說不定還在被冰蓮教的人追殺。

還有上一次,如果不是它及時的將召喚師的資料送給他和唐絲絲,他們兩人那時還不知該如何應對。

還有那本凝魂訣捲軸,以後唐絲絲能不能契約召喚寶典還要看那本捲軸的威了。認真想一想,這火晶鳥除了平時會吹牛打屁,關鍵時刻還是能罩得住的。

葯魂笑了笑,沿著曲折的暗道前行。

小樹林里,兩三個人之間不停的低低私語,討論的話題全是現在山洞裡的情行怎麼樣了。

一個人影從一旁血霧之中跑出,眾人視線皆是齊唰唰的望去,待他們看清那是在前方查探情報的同門師兄弟之後,又是嘆了一口氣,這已經不知是第五次還是第六次回來稟告情況了。

這從上次群情激奮后,陸元覺得這樣乾等不是辦法,又實在是幫不上什麼忙,所以乾脆找了兩個外門師弟到前方百丈處找個隱秘的地方蹲守,不管是發現葯魂還是冰蓮教的人兩人必須第一時間同時回來稟告情況。

如果沒有發現任何情況,兩人也要每隔一刻鐘由一人回來稟告情況,另一人留在原地繼續查控情報。

沒有查控到情報也要一個留守另一人每隔一刻鐘回來,看似多餘,其實不然。兩人中的一人回來, 宦女成妃


另外,如果離最近一次離開不到一刻鐘再次回來,說明有可能兩人受到突襲,其中一人可能隕落。

當然也可能兩人一齊回來,那就是有其他突發情況了。

「陸師兄——」這個還沒有稟報,陸元擺擺手打斷了他。

「不用說了,你先回去吧。」陸元眉頭微皺,臉上寫滿憂慮。還管怎麼說,葯魂都是代替了他們御劍門去承受風險,他心中很是過意不去。

瞥了瞥氣定神閑的唐絲絲,陸元臉上的憂慮又淡了一些,唐絲絲沒有了之前的擔憂,是不是對葯魂信心增加了許多。

陸元眸光輕閃,葯魂不知為何從淬體境四重暴漲至淬體境五重,雖說實力上漲,但他一個人要對付的是二十幾名武者。

陸元自襯若是讓他同時對付二十幾人的攻擊,單是對方那種氣勢,就得把他壓趴下。

「陸師兄,」柳夜雪走到陸元身邊,表情和往常一樣冰冷,「你不要擔心了,我相信葯魂,他是葯族人,如果沒有十足的自信,他是不會一個人貿然前去的,而且,我們大家都是劍修,你我還是有武魂的武者,難道在小樹林與那幫冰蓮教的人交手時你沒有看出葯魂的劍術是已經領悟了劍勢嗎?」

陸元擺擺手,「柳師妹別往我的臉上貼金了,我的武魂怎麼能夠跟你的箭武魂那等霸氣的兵器武魂相提並論。我以為只有我一個人看出他的劍已經領悟了一絲劍勢,沒有想到柳師妹也注意到了。難怪外門的男修對柳師妹如此痴迷,原來你不是美,而且冰雪聰明,觀察入微。」

柳夜雪輕輕一笑,「陸師兄謬讚我了。」


陸元面色微凜,「不過單靠一點劍勢想要擊殺冰蓮教那麼多人,我還是有些擔心。那幫人除了古羽外,還有數名淬體境四重和流體境三重,如果我們在現場,那可以出力幫忙對付那幫淬體境三四重的武者了。」

何亦瑤也湊了過來,她不想陸元和柳夜雪呆在一塊太久,之前兩人的聊天她也聽去不少,道:「是呀,如果我們在場就好了,這個葯魂也真是,如此自大,要不是看他和我一起發現了那個壓力空間,供大家一同修鍊,我也不放心他一個人和不知其數的冰蓮教邪修戰鬥。」

「不知其數?」陸元眉頭微蹙。「怎麼會不知其數呢。」

「冰蓮教上次被我們反伏擊后,還剩下十餘人,說不定這次會有更多的人進入山洞。」何亦瑤慢慢說出為何「不知其數」。

陸元白了一眼,「你說的事實,不過不是『說不定會有更多的冰蓮教弟子』,而是確實有人加入,現在有二十餘人,之前小龍稟告過的。」

何亦瑤張大嘴,大驚失色,「是嗎?不過意思,之前太擔心山洞裡的情況,聽漏了……」

「小龍也是用眼睛瞟了一眼而已,並沒有看清。」柳夜雪趕緊解圍道。 陸元對何亦瑤沒有太多好感,只是障於他爹和何亦瑤的爹同為內門長老,恐怕這一次也不會和他一同外出歷練。這何亦瑤一路相隨不是向他投懷送抱就是抱怨大家走得太快,她要一個人留下休息,最後所有人都要停下等她。

後來,陸元說了何亦瑤幾句,這何亦瑤又發瘋似的亂跑亂闖,結果闖進了放電妖蝠的巢穴,隨後有了葯魂和唐絲絲相助,方才解圍,現後來他們跟著葯魂發現了杜鶴帶的那十餘人的屍體,看他們所在的地方一定是打算等他們與放電妖蝠打到兩敗俱傷之後再出手充當收割者,將他們御劍門一次性滅殺。

與葯魂和唐絲絲分離后,陸元認真想了一下,若不是何亦瑤走路拖拖拉拉,時不時發她那小姐脾氣,獵殺妖獸又不努力,他們是不會那麼容易被冰蓮教的人跟上的,說不定早就完成歷練,大家不是提升元氣境界就是收穫頗豐離開此處回到門派內了。

雖說最初是因為柳夜雪的美貌惹上冰蓮教的邪修,可是御劍門下無孬種,大家就是死也不會放棄同門的性命,但隨後發生的誤入放電妖蝠聚居地和被冰蓮教的人暗中跟上完全是可以避免的,隨後的麻煩完全是何亦瑤一個人惹出來的。

陸元看了何亦瑤一眼,想到當他聽到何亦瑤辱罵柳夜雪並且要隨意燒毀屍身時的完全爆發,平時的忍耐他已受夠,發生了師妹師弟被妖獸襲擊致死的悲劇,何亦瑤沒有絲毫內門師姐的擔當,更沒有一絲一毫的悔意還揚言一把火燒了屍體就行,完全沒有把同門的師弟師妹的性命放在眼中。

「對呀,小龍當時那麼緊張,再說他臉上還有傷,又沒有魂力基礎,看錯了也說不一定。」何亦瑤辯解著他對於同門師弟報出的信息充耳不聞的事實。

「夠了!」陸元低喝一聲,雖然聲音小到只有他們三人才聽得清,但語氣絕對能聽出他的憤怒。

「其實都是小事而已,陸師兄又何必記在心上。」柳夜雪不想傷害同門友誼,安慰著兩人。

「是呀,陸師兄,我也不過是太緊張聽漏了師弟的話,你也不用這麼生氣吧,之前你們提議一同殺回去,我也是舉雙手贊成,也沒有說一個不字,不知道你為什麼會那麼生氣……」何亦瑤撅著嘴,陸元的態度讓她極為不爽,不就是柳夜雪長得漂亮一點么,有必要通過貶低我讓你在她心目中的威信提升么?

心裡的話何亦瑤說不出口,雖然陸元對他冷淡了一些,不過她還真喜歡陸元,像陸元這種練功努力,又長得俊美還是內門長老之子的理想伴侶御劍門裡不多,況且他們兩個還是青梅竹馬一同長大的。

何亦瑤只是覺得陸元看見柳夜雪心都飛走了,所以才會下黑手將引獸粉拋到柳夜雪身上,因為他相信只要柳夜雪不在了,陸元的心就會回到她的身上。

可是柳夜雪還活生生的站在眼前,何亦瑤心忍著氣狠狠的暗中剮了柳夜雪一眼,此女不死,我如何立足!

「好了好了,你沒有錯總行了吧……」陸元無奈,即使他不喜歡何亦瑤,但也不能不給內何亦瑤的爹面子,畢竟別人是內門長老,與何亦瑤鬧得不開心,兩個內門長老見面也不面色也不好看。

「謝謝師兄,大人不記小人過。」何亦瑤開心的道,不管陸元如何說她,她都能夠忍受,但她受不了柳夜雪那副什麼時候都自以為事的樣子,在她走到兩人身旁之前,她都不清楚柳夜雪有沒有說過她的壞話。

事實上,何亦瑤總覺得柳夜雪暗地裡很排斥她,只是當面沒有戳破而已。

陸元默默走開,到了唐絲絲身邊,兩人直直的盯著暗道的山口看。

何亦瑤嘟著嘴,也走了過去,蹲在兩人身旁,她已經被陸元打上了「漠不關心」的標籤,再不做做樣子,恐怕陸元對她的印象還會更差。

不到半刻鐘,暗道里走出一個血色人影,渾身鮮血,殺氣極重。

看到這個人影的御劍門子弟驚呼起來,很快消息傳開,所有人都擠到一處,目光齊唰唰的向暗道口望去。

「那人是誰?怎麼渾身鮮血,是魂哥嗎?」小龍是最後一個離開藥魂的,不過此時連他都認不出從暗道里走出來的人是誰。

「可能是吧……不過又有一點不像……臉上全是血跡。」

議論之聲四起。

「大家準備應敵,只要不是葯魂,不要多說,直接攻擊。」陸元吩咐道。從暗道里走出一個人來,不是葯魂就是古羽,如果來者是古羽,他是淬體境五重,這裡所有人的元氣修為都沒有他高,眾人想要逃出生天,必須以雷霆手段轟殺才行。

人影越走越近,這時大家才看清楚,來者是以一人之力應敵二十餘人的葯魂。

「葯魂,你回來了。」唐絲絲開心的笑著,她差一點就撲了過去,但想到周圍還有很多的人在看,強行忍了下來。


「啊,回來了。」葯魂輕描淡寫的道。彷彿一點大戰後的開心都沒有。

「魂哥回來了。」

御劍門弟子開心極了,葯魂的回歸等同於冰功教那一幫人的滅亡,而在這血色峽谷之中,再也沒有人能帶給他們生存危機。

為了最後確認冰蓮教是否全軍覆沒,陸元問道:「葯兄,古羽那幫人……」

「全死了,一個人也沒有剩下,包括古羽,現在再也沒有人能追殺我們了,也沒有人能再干預我們的歷練了。」葯魂淡淡的道。

御劍門十餘名弟子開心的歡呼起來。

「好樣的,葯魂。冰蓮教那幫雜碎有這樣的下場,也是他們咎由自取,怪不得我們。」陸元面上浮現出喜色,壓力全無。

何亦瑤吐了一口氣,「終於解脫了。」

葯魂手一揮,地面多了一千四百枚下品元氣石和五百枚妖丹。瞥了一眼,葯魂有些肉痛,但想到御劍門這次被冰蓮教追殺得這麼慘,差點全軍覆沒,也不再留戀那些身外物,道:「這些全是從冰蓮教那幫人身上搜來的東西,你們把這些東西分了吧,也算一種補償,畢竟你們的師兄弟被殺了不少,也沒有時間好好獵殺妖獸。」

陸元擺擺手,「葯兄,這些東西我們不能要,這些都是你拼死拼活得來的,你幫我們殺了冰蓮教那幫邪修,算是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我們怎麼能要你的東西呢。」

「陸兄,我出手,並非只是為了你們,冰蓮教除了想要對付你們,我還絲絲也在他們絞殺的範圍里,所以,我出手也是為了我們自已。這些東西你們拿著吧,其實之前我和絲絲已經獵殺了不少的妖獸。所以,別客氣了。」

陸元沉吟一下,「葯兄如此豪爽,那我們就不管氣了,你們把這些東西分了吧。」

御劍門弟子皆是一怔,但陸元已經應承了,他們也不好說些什麼,一般人狼嚎著,把東西分了個一乾二淨,想到這些東西全是來自冰蓮教邪修,眾人臉上都有一種報復后笑容。

「葯兄,你們有什麼打算,現在沒有人來追殺我們,我想帶著師兄弟在這血色峽谷里再留一天時間,讓他們多殺一些妖獸,增加一點禦敵經驗,你也知道我們用劍的人如果一直不用氣殺敵,我們的劍會鈍的。」陸元把葯魂拉到一邊,問道。

葯魂看了一眼天色,天已大黑,早過了晚飯時間,道:「我跟絲絲要馬上返回藥王峰上,所以不能再陪陸兄你們歷練了。」

「這樣啊,」阮元臉上有遺憾的神色,「如此,我就不留葯兄了,」陸元從腰間掏出一塊令牌,「這是我們御劍門邀請牌,我出門之時我爹給了我五枚,讓我把他送給一些青年才俊,如果你拿著這個邀請牌來到御劍門,門內會根據邀請牌上的貢獻點安排入門事誼,你這次幫了我們大心,已經拿到了一千貢獻點,想要從外門弟子升級為內門弟子,至少要做任務拿到八百貢獻點,所以恭喜葯兄,你現在已經是御劍門的內門弟子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