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走睡覺去。”

。。。

第二天早上,溜達了半夜的李易來到公孫瓚的府邸,通報了姓名。

不一會就被迎了進去。

“將軍安好。”

“哦,一天,你的成長速度真是驚人,這才幾天沒見,你竟然已經是一名謀士了。”

公孫瓚看着李易,眼睛瞪得很大,很是吃驚。

要知道前幾天李易不過四十多級,想要達到五十雖然很簡單,但是轉職謀士的任務可不是那麼簡單,外人不許幫忙。

而李易則是因爲南華的心血,這一切都省去了,而且獲得了不少的好處。

“呵呵,大人不知道我們異人成長很快,但是實力比起原住民差得遠,也就不死之身好點。”

李易可不想公孫瓚懷疑他,連忙找個理由說道。

“嗯,你們異人我已經有所耳聞,確實成長速度驚人,而且不死之身十分強大。”

“不過你說的卻也屬實,你們異人實力太弱太弱,不過情報方面倒是不錯,比我養得信鴿強多了。”

“呵呵,將軍說的對。”

公孫瓚見到李易剛剛達到謀士就前來找他,而且是一大早,估計李易也就是昨天才成爲的謀士。

對李易的感觀本來就好,如今更是看好李易。

“不錯,不知你是否願意爲我出謀劃策。”

“叮。公孫瓚邀請你成爲他的謀士。是/否。”

“是。”

廢話。都已經就加入了你的陣營,我還能叛變?要是叛變也要等你死了的。

“好,不如就在我府裏住下,咱倆好好聊上一聊。”公孫瓚見到李易爽快的答應了,就哈哈大笑起來,等笑夠了就說道。

“將軍,不必如此,敢問將軍的意向如何?”

“意向?你這是何意?”公孫瓚聽到李易的問話,停止了大笑,疑惑的看着李易。

而李易沒有說話,而是指了指附近的幾個侍女。

“你們下去。”公孫瓚大手一揮,就下令侍女們下去。

“是。”

不一會,大殿內就只剩下李易和公孫瓚了。

“現在就只有咱們倆,你就說吧。”公孫瓚拿起酒杯一邊喝一邊說。

“不知將軍可想奪得這天下?”

“噗。”


公孫瓚聽到李易的話,直接把嘴裏的酒吐了出去。

“你,大膽。嗯。”

吐出酒後,公孫瓚本能的說道,可是一想李易如今是他的人,不能這麼說,有改了口。

“呵呵,將軍,如今就咱們倆,將軍就直說吧,我要看將軍的意向好爲將軍謀劃一番。”

李易見到公孫瓚上鉤了,氣定神閒的坐在那裏,雖然跪坐很是難受,但是前世那麼長時間,也就習慣了。

“嗯,本來本將軍也就想廣大公孫家族,可是如今流言四起,說劉氏江山不穩,有賢主出世,我一時間也不知如何去做。”

公孫瓚並沒有直接說想要爭奪天下,但是暗地裏卻是這麼想的。

“將軍,如今亂世到來,而劉氏自取滅亡,將軍不爭奪一番,怎對得起將軍赫赫戰功。”

見到公孫瓚有些不敢,李易使用了激將法。

“不是不願,而是我如今僅僅是太守,上面還有州牧,還有大將軍,此時難辦。”

公孫瓚要倒出一杯酒,邊喝邊說。

“哈哈,將軍可知如今的州牧對將軍可是天大的好處。”

“哦。什麼好處。”聽到好處,公孫瓚眼神一亮,盯着李易,想知道好處是什麼。

“呵呵,將軍可知是誰推薦州牧制度的?”

沒有直面回答公孫瓚的話,而是換了一個問題。

“嗯,好像是文官,不對,好像是武官,也不是。奇怪,我怎麼不知道。”

公孫瓚想了很長時間,可是沒有確切的消息,只得看向李易,希望李易有答案。

“呵呵,將軍是十常侍弄出來的州牧制度。” 只要知道是誰給她提供信息的,那麼就知道了,可是誰有能力沒有驚動他們把信息告訴她的。

所以都看向優莎娜,優莎娜知道就不會犯錯了,「我不知道呀,你們不要都看著我呀。」

「叔叔,你們只要把我送到就可以,我不會讓你們去冒險的」洛夢櫻不只要避開他們,她現在想單獨行動的。

「少主,你是認為我們會擔心自己的安危嗎?你要知道你是哪裡唯一的少主,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有沒有為你身邊的人考慮過」他當年可是經歷過那件事情的,他不知洛夢櫻就是考慮過了才沒有把他們牽扯進來的,但是他不知道洛夢櫻不知道那些事情,她認為這樣就不會影響他們的。

她身邊的人責任就是保護她,如果她出事了,那麼沒有盡到保護責任的人沒有一個人可以活著的,這也是為什麼身邊沒有背叛者,洛夢櫻雖然沒有留下多少人,也沒有動用他們,所以她真的很少聽說這樣的事情,她的父親就是想著她快樂成長又怎麼會把這些事告訴她呢。

「你們是最勇敢的人,我去處理私事,不用你們出面的」洛夢櫻沒有看他,眼神看向窗外。

「少主的事就是我們的事,還請告知我們是什麼」他看到洛夢櫻避開他的問題。


洛夢櫻沒有再說什麼了,那人走向其他人哪裡。

「老大,少主有沒有說這次任務是什麼。」

「是呀,真奇怪,我們這些人十多年沒有啟到。」

「不會只是讓我們幫她掩護行蹤吧。」

「怎麼可能呢,我們可是戰力強大的隊伍呀。」

「老大是說句話呀,不會真的就這樣吧。」

「你們馬上聯繫組織的人,小姐這段時間經歷了什麼,她有什麼事要親自去處理。」

他們現在看不清楚這個少主在想什麼,可是她是主人的女兒就不會亂來的,他們很崇拜辰曜的,一定是出了什麼事了。

如果他們主人還在他們辦事可以不用考慮怎麼多,現在關於少主的,他們能大意嗎。

洛夢櫻看到他們離開,她又怎麼沒有想到他們要幹什麼呢,現在一切要聽我的哦,對不起了,如果她想不到就不是小魔女的。


「老大,我查了一遍沒有什麼特殊的事情呀,應該就是處理一些事情吧。」

「你認為少主是你呀,亂用權利。」

「你什麼意思呀。」

「你們兩個別吵了,可是老大真的沒有什麼事情了呀,少主這段時間很正常呀,像普通人一樣上班,逛街,沒有什麼不正常的。」

「上班,逛街嗎,少主什麼時候對這些東西感興趣了」別人做這些事情是很正常的,對洛夢櫻卻不是正常的。

「老大,我怎麼感覺這些資料怪怪的。」

「我來看看」有一個人聽到他這麼說,就想自己看一下了。

「我們系統被人限制,怎麼會這樣。」

「被人限制,可是除了我們還沒有人可以攻擊我們的系統呀。」

「馬上修復,在到目地之前查清楚少主要做什麼。」

「那我們這邊還是繼續出發嗎。」

「我去請示少主吧」他們不能讓她這樣的,他們的系統第一次出現這樣的k情況呀。

他們不知道的是洛夢櫻限制他們的系統的,洛夢櫻看著他們在忙著,想調查我可不是這麼容易的哦。

「少主,組織的系統出了問題,為了你的安全,我決定飛機暫時開回去,希望少主等我們把系統修理好再去。」


洛夢櫻沒有想到他們會改變方向,知道就不限制他們了,「你說什麼,你是要違背命令嗎。」

他們這些人只看命令行事,可是他們也不完全按命令執行的,除了他們的主人的命令,他們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會完成,現在他們會考量後果。

「少主對不起,麻煩你配合我們的決定」。

「我又不要讓你們去做什麼,你們這樣把我送到這裡就可以了。」

他們一起商量考慮過了,如果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他們的少主不可能找上他們的,讓他們來處理,一定是大問題,可是他們現在不知道問題是什麼呀。

如果這一次沒有辦法順利到達,那些人會很快有我消息的,洛夢櫻沒有想過逼他們,可是她不能錯過這樣機會的。

明知道他們都是為自己好,可是她還是想任性一回,她的手慢慢的從脖子上拿出一個東西,那個東西是她從尚爺爺那裡取回來的,現在也這樣這個東西才能讓他們執行她的命令了。

她慢慢的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衣著,眼神沒有半點猶豫,那樣的精明深沉,他們看到了認為是他們的主人回來了呢,他們的主人平常的風度翩翩的公子,但是有些時候眼神流露著殺氣,這樣的他決定的事情就不會改變。

現在他們再次看到這樣的眼神,還有她的嚴肅的表情,他們也開始嚴肅了。

「現在我給你們下的任務,你們只能完成,後果我自己承擔,送我目的地,你們不用停留馬上離開。」洛夢櫻如果這只是讓他們送她去哪裡,可以可以考慮好會不會造成什麼問題,再決定要不要執行的。

可是洛夢櫻是下達命令的,性質不一樣了。

「現在我們只負責執行任務,除了主人沒有可以向我們下達命令的。」

他們的忠心洛夢櫻怎會不知道呢,如果不是忠心就不會考慮那麼多事情了,把她送到要去的位置,他們的任務就完成了。

他們忠心,所有他們絕對不能辜負主人的信任的。

洛夢櫻看著他們,很謝謝他們這樣關心自己,可是對不起了叔叔們,就讓我任性吧。

洛夢櫻把那個東西取了出來,因為她父親為了方便她帶著,所以形狀改變了,他們沒有認出來那個是什麼東西。

洛夢櫻的手輕輕按了一下,普通的東西在轉動,他們看著眼睛瞪得大大的,那個是主人令嗎,什麼時候在少主哪裡了,他們好久沒有見過了,他們認為這東西和主人一起消失了呢。 唳!


就在小黑貓剛把小白雕叼在嘴裡,脖子上掛著裝滿了牛肉乾的袋子,準備再次攀爬一番斷崖的時候,天幕之上卻是突然傳來了一聲凄厲的啼鳴,那聲音之中滿是悲痛欲絕之意,聲聲泣血,叫人不忍耳聞。即便是小黑貓,在那一刻,心神都有一絲恍惚。

還沒等到小黑貓反應過來,自九天之上,陡然有一團黑影猛然撲下,猶如一顆出膛的炮彈一般,重重的向著小黑貓的身子便撞了下去,似乎恨不能將小黑貓碎屍萬段。

這變故來得太突然,小黑貓根本沒有防備的時間,頃刻間便被撞得歪倒在了一側,叼在嘴裡的小白雕更是骨碌碌摔了出去,一屁股跌坐在雪地上,茫然無措的望著天幕。

小黑貓是什麼東西,可是不折不扣的天地生養的化形陰靈,哪裡吃過這樣的大虧,更不用說這一撞之下,叫它摔倒在了雪地之中,灰頭土臉,自然是覺得顏面大失,不禁猛然仰頭,爪子向著地面刨個不停,而且口中更是嗚嗚出聲,身軀更是散發出神聖不可侵犯的氣息。

但那黑影對小黑貓散發出的氣息卻像是根本沒有覺察一般,一擊得手后,旋即騰空飛起,鳴叫聲卻是變得愈發急促,而且其中更是有著一絲焦灼之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