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頭分離,

血噴長空, 然而,秦凡在施展出那一道血色劍芒之後,身形一閃,躲過了剩下的幾個黑衣蒙面武者的攻擊,


緊接著,秦凡的手臂一揮,再一次施展出了兩道可怕的血色劍芒來,

而且,秦凡每施展出一道血色劍芒,就擊殺一個半步煉尊巔峰境界的武者,簡直是讓人心膽俱裂,

此時,在見到秦凡再一次施展出血色劍芒,那兩個實力高深莫測的黑衣蒙面武者各自朝著秦凡跨前一步,手裡的長劍突然間揮出,兩道森然的劍芒剎那間劃破虛空,將秦凡的血色劍芒擊散,

「嘭,」

「嘭,」

秦凡的血色劍芒被那兩個人的劍芒擊散,化為虛無,

可是,那兩個黑衣蒙面武者,也被秦凡的血色劍芒擊得倒退幾步,目光之中一片駭然之色,

畢竟,秦凡與葉霄大戰了一場,他們本來以為,秦凡體內的能量已經用得差不多,聯手之下將秦凡擊殺是沒有問題,

然而,誰知道秦凡,除了,能量恐怖的厲害之外,手裡竟然還有著一把可怕之極的劍,

斬龍劍可怕之極的是散發出來的劍芒,帶著森森的上古氣息,半步煉尊巔峰境界的武者面對這種可怕的劍芒,連抵擋都辦不到,眨眼間就擊殺了兩人,

旋即,那兩個修為高深莫測的黑衣蒙面武者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朝著秦凡攻擊而來,

突然間,秦凡感覺到一股柔和的能量封鎖住了他,

而且,與此同時,幾道耀眼的光芒劃破虛空,出現在秦凡的頭頂,

悠地,秦凡的臉色一冷,他已經知道這兩個修為高深莫測的黑衣蒙面武者是誰了,

此時,這兩個修為高深莫測的黑衣蒙面武者,其中的一個正是與東方邪龍一起的黑衣青年人,而另一個正是天靈谷納蘭炅的師弟岳幽翎,

然而,那個黑衣青年人有著煉尊境界的武者修為,本身已經修鍊出了雄渾的先天煉尊之力,而且,那岳幽翎的修為雖然差上一些,但是此人修鍊的功法異常的怪異,能夠發揮出強悍的實力來,難怪給人一種高深莫測之感了,

「咦,」見狀,秦凡嗯了聲,喃語道:「TMD,想不到這兩個人居然聯合到一起來殺我,這一次我絕不會放過你們了,」

緊接著,秦凡的身上升起了衝天的殺意,手裡的斬龍劍劃過一道玄奧的軌跡,擊到了頭頂的虛空之中,

此時,斬龍劍散發出來的劍芒艷麗而瀟洒,像是彩虹掠過天空,眼看劍芒就要擊中嶽幽翎的攻擊,突然岳幽翎的攻擊是微微一動,正好躲過了秦凡的那一道劍芒,

「嗯,」秦凡微感意外,


畢竟,秦凡以斬龍劍施展出來的攻擊,猶如長虹破天,又如江河行地,沒想到岳幽翎施展出來的攻擊,居然能夠躲過他這一道劍芒,

岳幽翎在見到秦凡的意外之色,目光之中露出一絲傲然之色,

畢竟,岳幽翎極為擅長推演天機之術,雖然不如師兄納蘭炅,但是他也能夠在剎那間看透別人的攻擊,

因此,岳幽翎的武者修為雖然只有煉尊初期,但是即便是壓制實力戰鬥力也比即將邁入煉尊境界的武者強的多,

秦凡剛才施展出來的血色劍芒,雖然霸道異常,但是岳幽翎憑著推演之術,躲過了秦凡的劍芒,

然而,由於秦凡一劍沒有命中,黑衣青年人的攻擊已經來臨,

此時,黑衣青年人不知何時已經取出一柄短刀,短刀划著一道詭異莫測的軌跡,朝著秦凡劈來,

而且,黑衣青年人此時施展出來的武技,顯然屬於天級武技,

即便是秦凡的精神力出眾,一時之間也無法看清黑衣青年人的招式,

秦凡臉色不變,手裡的斬龍劍突然間然擊了出去,正好擊到短刀之上,

隨著,秦凡的斬龍劍擊中短刀,靜演之力混合著龍族能夠和短刀中的先天煉尊之力正面交擊,

霎時間,發出一聲龍吟一般的交擊之音,秦凡隨著四溢的勁氣後退了幾步,

而且,那黑衣青年人也是後退了幾步,目光之中露出一絲駭然之色,

畢竟,秦凡與葉霄這等強者大戰一場之後,黑衣青年人本來以為秦凡的戰鬥力將會大大減弱,

可是,他從碰撞的情況來看,秦凡的實力依然是那麼強悍,

他苦苦修鍊而來的先天煉尊之力,根本就無法將秦凡的能量壓制住,並且,秦凡的肉身爆發的能量比他這個煉尊境界的武者的人還要恐怖,

「斬皇殺,」黑衣青年人大吼一聲,手裡的短刀化成了一條龍形刀芒,直直朝著秦凡而來,

他此時施展出來的斬皇殺,乃是他千錘百鍊而來的武技,短刀一出手虛空之中霎時間被密密麻麻的龍形刀影充斥,饒是以秦凡的眼力,也不能夠短時間看破,

然而,就在黑衣青年人出手的時候,那岳幽翎也再次出手了,

旋即,岳幽翎的嘴裡怒喝道:「空間禁錮,」

隨著,聲音響起,岳幽翎的十根手指玄奧無比的揮動著,虛空中飛行著九股能量,剎那間組合成一個神秘的陣勢,

而且,那神秘的陣勢一組合成功,突然間,風云為之變色,空間中的天地靈力洶湧而來,

此時,方圓百丈就像被一股濃濃的雲霧籠罩,就像是一個死亡囚籠,

「轟,」

岳幽翎的死亡囚籠朝著秦凡籠罩了下去,

「轟,」

緊接著,黑衣青年人的短刀也朝著秦凡攻擊而來,

畢竟,黑衣青年人與岳幽翎兩人,都是年輕輩中的頂尖武者,

此時,在兩人聯手之下,簡直是天地為之色變,以秦凡的強悍修為,都感覺到死亡的陰影撲面而來,

旋即,秦凡的瞳孔微微一縮,靜演之力和龍族能量夠瘋狂的湧入到斬龍劍之中,

隨後,秦凡的手臂突兀地一揮,

悠地,斬龍劍擊出一道凜冽的血色劍芒,

這次的血色劍芒,就像是一條血色的天河,上面還漂浮著濃濃的紫芒,突兀地出現在虛空之中,

緊接著,奔涌咆哮的凌厲劍芒,就像是滔滔不斷的天河之水,擊毀著一切,埋葬著一切,沖著岳幽翎和黑衣青年人他倆人就暴擊而去,

轟,

轟,

轟,

此時,凜冽的劍芒切割著虛空,轟轟直響,

黑衣青年人手裡的短刀擊中秦凡施展出來的劍芒,整個人就像是被閃電擊中般,體內的煉尊之力頓時為之一滯,

「啊,」

黑衣青年人大駭之下,怪叫一聲,身體突然間後退幾步,防止秦凡再一次發動攻擊,

岳幽翎以九股能量組合而成的空間禁錮,被秦凡施展出的劍芒劃過,

頓時,散發出數聲清鳴,

隨之,那空間禁錮被劍芒破解掉……

由於,岳幽翎那九股能量乃是用精神力量和煉尊之力控制的,能量空間禁錮被劍芒擊中時,岳幽翎的身體霎時間一震,差點吐血,

秦凡與岳幽翎戰鬥了一場,體內的靜演之力已經用去了多數,

再加上秦凡剛才與黑衣青年人對拼時,體內的氣血也是一陣的翻騰,一口鮮血涌到了嘴邊,差一點就要吐出來,

此時,秦凡體內的靜演之力與龍族能量再一次的運轉,

剎那間,秦凡將體內翻騰的氣血壓了下去,身形驟然一閃,猶如戰神一般橫移數丈,手裡的斬龍劍一揮,

「唰,」

旋即,一道淡淡的血色劍芒驟然間掠過了數十丈的空間,朝著剩下的幾個黑衣蒙面人暴擊而去,

畢竟,秦凡與岳幽翎以及黑衣青年人戰鬥的時候,那幾個黑衣蒙面人遠遠的站到數丈之外,準備尋找機會偷襲秦凡,

可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還沒有出手偷襲秦凡,

秦凡的反擊就已經來到了,

「啊,」

此時,那幾個黑衣蒙面人看著飛斬過來的血色劍芒,

同時,他們幾個發出一聲恐懼的叫聲,幾人不約而同的舉起手裡的武器,想把秦凡的血色劍芒擋下來,

可是,秦凡的血色劍芒速度遠遠超出他們的想像之外,

此時,他們手裡的武器剛剛舉起來,秦凡的劍芒就已經撕破了虛空,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叮叮…」此時,犀利而霸道的劍芒,剎那間將他們幾個黑衣蒙面人手裡的武器削斷,


然後,在他們的身體上一閃即逝,幾個黑衣蒙面人變成了幾截,血液濺得岳幽翎一頭一臉,

「啊,你……」

此時,岳幽翎的目光之間閃過一絲驚駭與痛惜的神色,

岳幽翎的目光冷冷注視著秦凡,殺氣猶如實質一般湧出來,四周的石頭與泥土都被凝固了,

與秦凡交戰到現在,雖然岳幽翎施展出了渾身的解數,但卻是一點便宜都占不到,反倒是幾個武道巔峰煉尊級別的同伴,被秦凡輕輕鬆鬆的殺了,

雖然,這幾個同伴正是岳幽翎一手**出來,

可是,他們和岳幽翎自小一起長大的,就這麼死在秦凡的手下,由不得他不心痛,

然而,在秦凡的眼中,他們都該死,

畢竟,秦凡可是不是那麼愛多事的人,但此時被欺負到頭上來了,秦凡也必須得狠下心來,

因為,他們該死, 「嘿嘿,」

此時,秦凡冷冷地一笑,

突兀地,秦凡的臉上的一抹紅光一閃即逝,

雖然,斬龍劍發出來的血色劍芒威力無窮,但是施展起來極為耗費力量,

秦凡接連摧發劍芒,體內的各種能量都損耗得極為厲害,饒是秦凡再強悍也感覺到有些吃不消了,

然而,岳幽翎與黑衣青年人乃是身經百戰的高手,目光何等的厲害,

剛剛他們見得秦凡臉上的紅光雖然一閃即逝,但是卻是瞞不過,

說話間,岳幽翎與黑衣青年人兩人同時大喝一聲,抓緊時機再一次發動凌厲攻擊,誓要把秦凡擊殺當場,

岳幽翎與黑衣青年人知道秦凡的戰鬥力,簡直已到了不可戰勝的地步,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