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哪裏,哪裏,佛說,只要你放下屠刀,便能夠立地成佛,所以我還是看好你,只要你今後改過自新,也算是爲了我滴了一德。”劉笑天醉熊熊的說道。

“兄弟,放心,我劉某今後絕對好好做人,不會再做任何最不起人們的事情,如若有,將遭天打雷劈的下場。”

“那你以後啥打算?“


”我想我已經遁入紅塵,從此不問天下事,一心向佛,知道離開世界的那一天。“

“你呀,真是沒有出息,你以爲遁入紅塵就已經了事了嗎?其實我跟你說,真正的修行在人間,我給你一條出路,以後做一個綠林好漢,劫富濟貧,其實也不失爲一種別樣的人生,這種生活總比你坑蒙詭辯禍害老百姓將會強一百倍。你沒有欠下佛的,你爲什麼要遁入空門了,你以爲你遁入空門就可以講所有的罪惡瞭解了嗎?“

”那就按照笑天老弟的事情以後劫富濟貧,老弟你說對了,我這一身最對不起的就是老農民,所以我還是給老農民做點兒事情。“

”嗯,這句話我喜歡。“

劉福以後成爲了一個真正的綠林好漢,在人們心中廣爲傳頌,當然這只是後話。

”兄弟,我劉福雖然這一生不仁,但是你放心,我說到做到,哎,人一輩子,怎麼說了,善惡真是在一瞬間的事情,如果一個錯誤的念頭而你即使不主治,那他馬上就會鞭策你是你變成一個十足的惡人啊。“劉福悔恨當初自己的所作所爲,後悔的說道。

”來,喝酒,這一輩子的事情就以後再說,說的太寬泛了,還是好好活在當下,我劉笑天心懷大志,以後我不禁要修煉成仙,我還要道地球上去走走,和猥瑣大學生道人間界去走走,“

”什麼?你以後要到人間界,據說那可是一塊福地啊,孕育出的女的漬漬……那個水靈啊,據說開放的……啊……“

”你呀,還是這麼猥瑣,倒是和我認識的猥瑣大學生一比啊,要是你們兩個碰到一起講道,估計真是一對活寶,可以講天下純潔的孩子們禍害的不成樣子。“

”小老弟,你今年多大了?“

”我今年我快到十八歲了,明天就是我的十八歲生日,不過我的十八歲生日的禮物卻很是特別,在我三年前就已經給我訂下了,哎……“劉笑天想起明天要和歐陽飛碟將會進行一場別樣的決戰,心中有一種道不明說不清的感覺。

”才十八歲……啊……你這樣還能不能讓人活了,那你竟然能夠殺掉戰皇修爲的高手,笑天老弟,你纔是一個十足的妖鬼,不過你這個妖鬼給人一種很平易近人的感覺,雖然不擔心不惹怒你就不會傷人,但是誰惹你估計下場都沒有一個好的。“劉福感嘆道,不過並沒有發現劉笑天臉上的那種人生之中的落寞感。

劉笑天現在想不起來,三年前的自己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苟延殘喘的日子,那時候沒有一個人對他好,他每天面對別的盡是冷言冷語,每天還要面對人們對他的欺凌,風言風語,或許那時候的他已經是奔潰的,已經完全失去了人類的本質,只是一個出氣的臭皮囊而已。


總裁系列②:女人,投降吧 哈哈……“劉笑天狂笑了幾聲,心中卻是酸楚無比。

”歐陽飛碟,不管怎麼樣?明天我一定會用盡全力將你這隻高傲的梅花鹿打成梅花驢的樣子,讓你也試試三年前我心中那樣的痛苦……“劉笑天獨自喝下一碗酒之後豪言道。

”來,老弟,我雖然看不透你的爲人,不管我們曾經有多大的誤會與仇恨,這晚酒就當是我們重逢的敬意吧,雖然當時你打敗了我,但是卻是將我從罪惡的深淵之中拉了回來。奧,忘了,你說你要將回到地球去,哎呀,我聽說哪裏的美女漂亮的一筆啊,據說隨時都會勾引你上牀的,到時候可要小心了……”

“哈哈,盡給我胡說,來,喝酒,”

“哎,笑天,你有沒有做過那種事情……”劉福突然露出一個菊花瓣的邪惡笑容,盯着劉笑天問道。

“什麼事情,我這輩子做的事情最多的就是殺人。”劉笑天真誠的回答道,根本沒有預料到劉福說的是什麼事情。

“就是這個事情。”劉笑天將兩隻手啪啪拍了兩聲。

“拍手,這個很少,我只會給我崇拜的人鼓掌。”劉笑天真誠的答道,不過此時刻早已經醉眼朦朧的感覺。

“哎呀,你小子,感覺那個方面怎麼還沒有啓蒙了,我來今天給你普及一下哪方面的知識。”劉福將最湊到劉笑天的耳邊輕輕說道:“就是你有沒有上過女人?”


“噗……”劉笑天將一口酒從口中噴到了桌子上,轉來轉去,這個傢伙也和猥瑣大學生一樣,就是要跟他將哪方面的東西。

“沒有……”劉笑天將頭搖的跟個幫浪鼓似的。臉上一片害羞的表情。

“哎,你這樣不太好,想當年我十歲的時候就已經……嘿嘿……”劉福很詭異的一笑。

“得了吧……”劉笑天不可置信的說道。

“你不信,十歲的時候,嘿嘿,不過是誘騙的,而不是人家倒搭的,實話告訴你吧,那時候的我可調皮了,上到鄰居家的大姐姐,嚇到三歲的小表妹,都被我調戲過,”

“還記得那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那也的也黑的跟個墨水做成似的,那也的雷絕對不同尋常,那也的風也充滿了詭異,我的爸爸媽媽,還有鄰居家的小芳的爸爸媽媽相約一起去上城去了,然後因爲我是個男孩子嘛?所以小芳的爸爸媽媽臨走的時候將他家小芳就交給我,我來照顧,嘿嘿……你想知道我們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劉福彷彿又回到了童年似的,臉上的皺紋突然少了很多,這或許童年對一個人的影響真是巨大的,還尤其是童年的那種很yy的趣事。

“那你後來就上了他唄。”劉笑天看着這個有點兒令人難以置信,竟然是這樣一個人的傢伙很無語的說道。

“錯,你可知道,剛開始我可是抗拒的,因爲年齡太小,也不太懂哪方面的事情,不過倒是沒有少聽過小芳爸爸媽媽幹那事情的聲音,嘿嘿,小時候,我可是調皮了,讓大人們很是沒有辦法,反正聽得次數多了,也就那幼小的心靈漸漸明白了一件事情,男的和女的在一起總會發生一些事情,

嘿嘿,那天因爲不知道什麼原因下起了傾盆大雨,雨嚇得太大了,關鍵更加要命的是,那夜的雷聲滾滾,連我這種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黑害怕了,於是我和相仿自然而然的抱在一起,我們兩個知道,爸爸媽媽晚上肯定不會來,於是抱在一起很長時間。

剛開始我沒有任何反應,但是隨着時間抱得長了嗎,我想起了小芳爸爸媽媽這樣抱在一起,然後就開始互相親吻,脫衣服,我也就那樣做了。

我記得那也的小芳看起來特別的嬌羞,他也是處於特別的驚嚇之中,沒有抗拒我。

最後那件事情自然而然就水到渠成了。

“你是個畜生啊。”劉笑天沒有好氣的罵道。

“嘿嘿,不管你怎麼說,那也我可是忘不了,那是一種別樣的人生啊,你小子,趕緊找幾個女人上上,真他媽爽爆了,爬到女人肚子上鬆動的時候的那種酣暢淋漓的感覺,啊……不說了,不然你小子就會犯下罪惡的勾當,說不定今晚將這裏的老闆娘都給……”

“去你的,”劉笑天罵了一聲。

然後開始又和劉福胡亂大說了一大桶,劉福說的最多的還是怎麼和女人上牀的,說了很多,從劉富的記敘之中,好像劉福上了很多的女人。

“劉福說,其實你別說每個女人都一樣,那可是不一樣的,反正我說多了你可能也不信,你以後慢慢體會去,趕緊多找幾個女子。”

然後劉笑天在醉酒之中唱起了歌謠:“

人生幾何……白露爲西

醉酒當歌……勸君將進酒

將憂愁遺忘……奮鬥明天

……斷斷續續的,劉笑天一下子長了很多。

等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大亮了。 又是新的一天,金色的光輝照亮了大地,這時候的劉笑天酒意也已經醒了大半,劉笑天趕緊起來,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隨即也叫醒了旁邊還跟一個死豬似的打着鼾聲的劉福。

”豬,起牀了,別這麼吵人行不?”劉笑天直接猛然一把掐住劉福的鼻子,然後在劉福的屁股上面狠狠的踹了一腳。頓時將劉福才能夠睡夢中驚醒了過來。

“嗚嗚……”劉福被劉笑天一把掐的眼淚都出來了。

“你小子想要我的命啊,我說怎麼剛纔做一個很完美的春夢,被你這小子一把掐住,頓時那個完美的春夢做不下去了,剛在夢裏將一個美女的內褲脫掉了,正準備要上了,哎,劉笑天,你個該殺的傢伙,我也這次離開你之後就連這個春夢都不敢做了,以後要好好從新做人了。”劉福一面抱怨一面也是從躺着的地方坐了起來。

他們兩個昨晚喝醉之後直接躺在地上睡着了,根本再也沒有來得及住客棧,吧這裏的人都驚呆了,還以爲這兩個傢伙就是兩個乞丐,根本無錢住客棧,但是當看到這兩個傢伙桌子上那一瓶瓶價格昂貴的酒罈子時,他們心中乖乖的閉了嘴。

因爲從桌子上面的酒罈子就可以看出,這兩個天殺的傢伙昨晚不知道喝掉了多少錢,有人心理大大的疼惜了一把。


“你他媽能不能給我正經一點兒,我有一個猥瑣大學生就夠了,我這命啊,還要碰上你這個老不死的,我這腦袋裏都被你們這羣老傢伙灌了一腦子的漿糊。”

“哈哈……好小子,不說了。走吧。”

隨即劉笑天與劉福將賬結算之後走了出來。

“哎,好幾十萬金幣就這樣被完美的花光了,心痛啊。”劉笑天摸了一把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不由得惋惜道。

小小嬌妻要造反 哎,小子,現在我也想通了,金錢雖然有時候很重要,但是金錢即買不來命,也換不了一個人的真愛,又何必在乎金錢了?”劉福打趣的說道。

“你去死吧。”劉笑天鬱悶的罵道。“我一分錢都沒有了,你讓我去喝西北風啊,”

“喝西北風也可以啊,你沒有聽說過有些修煉成仙的人也是每天飲着清晨的朝露來活着嗎?你也可以那樣啊。”劉福現在每每打趣起來劉笑天。現在劉福也不怕了,隨着和劉笑天這兩天相處的時間,劉福對這個傢伙也是心中隱隱有幾分相交很晚的趕腳。

“哼……”劉笑天很無語的冷哼了幾聲。

“年,讓我怎麼說了,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個壞人,你就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傢伙吧,雖然我口味沒有那麼重,但是你這小子確實讓人喜愛。難道你真要一個人獨自上昊天宗門啊,你可知道昊天宗門雖然屬於三流門派,但是你小子現在年齡畢竟很小,修爲雖說在同類人當做哼出類拔萃,但是對於一個宗門來說……”

“謝謝你,我知道你是不想讓我去送死,但是人活着,就得有尊嚴的活着,既然三年前已經許下了這門相會,我也就不得不去,有些事情,你必須一個人去面對,一個人去解決,這或許是一種生命的無奈,但同時也是一種生命的成長吧,或許當你將那些問題解決自後,你會發現,你猛然比以前成熟了。”劉笑天很文縐縐的說大了一大推。

“你小子我看不透,但是我相信你,你的做法是對的,我劉福這一輩子沒有佩服過幾個人,除了那幾個得道成仙的老不死之外,或許就是你了,你很神祕,但是同時也很透明,奸詐的時候比誰都奸詐,狡猾的時候比誰都狡猾,讓我怎麼說你了,如若明天我還活着,那我就爲你祈禱,讓你洪福齊天吧。”劉福說道。

“哈哈……再見了,願你好運。”

“再見,好遠,劉笑天,請答應我一件事情”? 小妻兇猛,總裁請走開

“什麼事情?”

“請你答應我,活着從昊天宗門下來。”

“放心,我一定會活着下來的,就像你說的,還有好多漂亮優秀的女孩子等我我去征服了。”劉笑天最近這兩三年被猥瑣大學生以及碰上的這一干人也是影響着有時候也會說一些哼猥瑣的話。

“那朋友再見,我會好好的改過自新的,我回去找我的鄰居家的那個小妹妹的。”

……

劉笑天很無語的擺擺手,然後劉福與劉笑天同時走上了一條不同的道路。

兩個人在路岔口分了手。

或許這就是一種生命之中的註定。

冥冥之中有些人剛開始就是一種仇人,後來卻成了永遠的朋友,而這種朋友卻是永遠永遠的,連時間也不會蒼老這種真實的友誼的。

“歐陽飛碟,或許你永遠想不到,當初在晏城讓你心動的那個人就是我,可是我們之間仇恨比什麼都大,這次我一定要將你當初給我的那些恥辱都一一還給你,我要讓你知道,當初到底是誰配不上誰?……“劉笑天一面漸漸握緊了拳頭,一面向着昊天宗門走去,由於劉笑天這次走的是小路,所以一路上碰上的人特別的少。

偶爾會碰上一兩個砍柴的樵夫,看到劉笑天那陰森森的臉,嚇得落荒而逃,還以爲劉笑天是世人傳說之中的那種十惡不赦的飛天大盜加採花賊。

劉笑天看到那種農民在慌亂之中亂晃而逃的表情,心中無限的覺得好笑極了。

”難道我是那種很可怕的人嗎?“劉笑天自言自語道。

”你小子,給我方機靈點兒,到時候也小心一點兒,昊天宗門絕對不簡單。“無良師傅猛然提醒道。

”昊天宗門有一個叫白山的老傢伙,修爲也絕對的不弱,如若我預料不錯的話,應該修爲快要突破到戰宗修爲的境界了。“無良師傅低聲說道,聽語氣也是有幾分壓力。

無良師傅也知道,自己現在只是一個靈魂狀態,戰鬥力要遠遠低於以前,所以心中還是與幾分壓力的。

”什麼?戰宗?“劉笑天很鬱悶的說道,一個戰皇,就已經很令人鬱悶了,如若是一個戰宗,那就是一個很燙手的人物了。

”嗯,對的。“

一個人走路速度還是蠻快的,很快劉笑天來到了昊天宗門的大門前。

正當劉笑天往裏面望進去走的時候,突然在劉笑天的周圍來了一大羣修煉之人,這羣人身上都穿着同樣的修煉服裝,服裝上面寫着”昊天宗關門的“字樣。

”什麼人?“一大羣修煉之人包圍住劉笑天之後問道。

”劉笑天。“劉笑天冷冷的回答,本來劉笑天今天的目的就是來尋晦氣的,所以言語也是特別的不客氣。

”你以爲這裏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給我先捉住他。”突然又在不遠處來了一個上了歲數的老者。

“是,大長老。“

”喂,你個老不死的,我是來和歐陽飛碟瞭解我們的私事的,不是來和你們這羣老不死開玩笑來的。“劉笑天罵道。

”誰知道你是劉笑天,我們所知道的劉笑天根本就是一個十足的廢物,據說十五年都不能修煉,哪有像你這小子油嘴滑舌,還狂妄囂張了。“

劉笑天一陣無語。

”既然解釋不清楚,那就先上吧。“於是劉笑天猛地抽出後背上的長劍,和一羣修煉之人動了起來。

劉笑天運轉全身的真氣,渾身猛然出現了一層淡淡的加殼,其實特別的強悍。

同時劉笑天手中的鐵劍輕輕在地上一點,然後揮動鐵劍,曏者自己身邊的人撲去。

”媽的,這個老傢伙我記住了,還什麼大長老,等我辦完事情之後,一定要找你這個老不死算一算賬,不問青紅皁白,就要和人對抗。“

”彭彭……“劉笑天運足全身的真氣,全然不顧大長老吹鬍子瞪眼的表情,劉笑天手中鐵劍輪動,一道道劍芒應聲而出,全身而爲,劉笑天勁力施展出了自己的絕學,只聽到幾聲悶哼,然後幾人便倒在了地上**了起來。

“混賬小子,今天要你血債血償,”大長老王奎越看越不順元,彷彿他和劉笑天天生憂愁似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