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青峰心說就算他毀諾,嘁喀咔嚓把其他人全殺了也沒人知道啊!

不過看安琳一臉自信,就沒多說。

邊走,龐大海邊一直往邊張望,目光落點正是重傷不起的百武直美。

張青峰說:「想救就救,咱是仁義之師,偶爾干點兒以德報怨的事兒也沒啥。不過你得看緊了她,別讓她再干坑人的事兒了。」

龐大海大喜:「咱泱泱大國本向來以德服人,我這不是避嫌沒好意思說嗎!」衝過去扛起百武直美。

張青峰和龐大海對開船一竅不通,好在安琳和斯內克似乎都懂,不過上船大略檢查一番后,卻發現這艘船根本開不動,沒燃料。

幾人趕緊換船,連續換了好幾艘,都是如此,沒油,也沒煤……幾人頓時有些傻眼!

此時頭頂已經傳來隱隱震動,同時碎石簌簌落下,龐大頓時大急:「要不咱游出去吧!」


張青峰說:「這水底有怪物,坐船都不保險,游泳肯定死!」邊說邊看了斯內克一眼,又想起這貨站在龍腦袋上砍龍脖子的情景,真特么狂霸拽酷炫,各種羨慕嫉妒恨!

安琳指著邊緣處棧橋邊停著的一艘木殼船道:「上那艘,那艘船有風帆,也許有漿!」

龐大海看著四十多米長的船體,咧了咧嘴:「划船出去啊……」

幾人踏上風帆木船,發現這是一艘捕鯨船,船頭還有捕鯨炮,是半蒸汽半風帆動力的,不過也沒燃料,而且沒漿。

龐大海趴在船舷上左顧右看:「這邊有救生艇,實在沒轍咱划救生艇出去吧!」

救生艇太小,生存能力太差,本來不想選的,但此時似乎也沒別的選擇了。

張青峰突然咦了一聲:「安達的屍體怎麼不見了?」

安琳一邊忙著放小艇一邊說:「他本來就是縫合怪,沒那麼容易死。」

龐大海也說:「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關心那老鬼子?」

張青峰說:「我不是關心,是看他沒了我心裡不踏實,這水裡本來就有惡龍似的怪物,安達那老怪物能融合半獸人的屍體,沒準也能融合惡龍,萬一真再來個終極變身,變出個九頭惡龍來咋辦?就跟那九頭巨蟒似的……」

龐大海趕打斷他:「我管你叫哥,你別說了成不!不知道你那嘴好的不靈壞的靈啊?」

剛說完,水面水花飛濺,一陣虎嘯龍吟般的嘶吼震得眾人耳膜生疼,數條惡龍巨頭猛地揚起,十餘只冒著黃光的巨眼惡狠狠的盯著眾人所在的木船!

龐大海張著大嘴:「瘋子,你丫那張烏鴉嘴果然特么是必中級的……」

ps:既然恢復雙更,就得求收藏了…… 說是必中,其實也沒那麼准,最起碼幾個頭張青峰猜錯了,之前那是九頭巨蟒,這個明顯是八岐大蛇,雖說是生化產物,但形神俱似!

斯內克敢硬剛一個龍頭不落下風,那是因為他站人後腦勺上人家咬不著他,現在有八個腦袋了,他雖然逼格高,但顯然也不敢過去送死了。

就在「八岐大蛇」出現的同時,洞穴頂部的岩壁也開始崩塌,顯然實驗室的自爆裝置已經影響到這裡,而且港口邊也陸續響起爆炸聲。

自毀裝置作用只是自毀,目的就是把一切都埋在地底下不讓人知道,所以並不是同時起爆,而是連鎖性的,目的就是將山炸塌而不是崩開。

既然已經炸到港口,估計用不了多久整個洞穴都得被炸塌,而且看這速度就是幾分鐘之內的事兒,即便找到有漿的小艇,也不足以讓眾人劃出去了!

危急時刻,安琳一指水下:「你們看,水下好像還有其他怪物,正在往外逃!」

張青峰往遠處一看,果然,不遠處一條巨大黑影正迅速往外游,看體型應該是條巨型鯨魚,這讓他想起最初掀翻勇新丸號那條,百武直美最初的打算就是跟蹤它找到實驗室。

顯然,百武直美之前的判斷沒錯,巨型鯨魚確實是以這裡為巢穴,看現在這架勢,這貨估計是被老鬼子攢成的八岐大蛇嚇著了,想要逃離這裡!

這些念頭只是一瞬間閃過的,不管怎麼樣,想出去,就只能落在這條變異鯨魚身上了!


張青峰一個箭步衝到船頭,操起船頭的捕鯨炮瞄準,同時大吼:「快去鬆手剎!我要踩油門了!」

龐大海下意識的吐槽:「你丫以為這是拖拉機啊,還手剎!有本事你直接掛五檔……」

他不懂張青峰的打算,斯內克和安琳卻都懂了,捕鯨船不小,首尾都有船錨,安琳和斯內克一前一後分別沖向兩個船錨,三下五除二將船錨拉起,扭頭看向張青峰,他卻沒開炮……

張青峰扭頭一攤手:「媽的,壞的,好像彈簧崩了……」

剛說完,一隻「八岐大蛇」的蛇頭橫掃而至,嚇的船上的人全部卧倒,蛇頭力大無比,幾乎將甲板上的建築一掃而光,煙囪、桅杆折斷帶的船身猛地傾斜,甲板都被掀塌了一大半兒,照這架勢,再被來一下絕對是船毀人亡!

現在沒人有空計較捕鯨炮到底是不是用彈簧崩出去的,斯內克快如閃電,猛衝到張青峰身邊,撿起被砸壞的捕鯨炮叉,數十斤重的魚叉在他手裡輕若無物,胳膊掄圓了一個標準的投矛動作,帶著繩索的魚叉橫貫數十米,準確的刺入巨鯨尾部!

隨即船體一顫,跟裝了馬達般猛地躥出,身在船上的幾人甚至產生了推背感,龐大海猝不及防險些變成滾地葫蘆,好在張青峰手快,一把拉住他!

與此同時,八岐大蛇的第二個腦袋砸至,大嘴一張直接將船尾咬斷,好在此時帆船是前驅,而且馬力強大,速度夠快,半截帆船打著蹦子飛一般的向洞外滑去!

死裡逃生,龐大海不忘落井下石,對著身後一豎中指:「撒有哪啦了您吶!還八岐大蛇,等會兒你就變八嘎死蛇吧!」

往前滑行了數百米,身後的爆炸聲已經連成一片,可以清楚的看到整個碼頭都變成了一片火海,岩洞頂部也轟然坍塌,大塊兒的落石成片的墜落!

八岐大蛇八個醜陋的惡龍巨頭被砸的左右搖擺、狂聲怒吼,但卻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很快便被煙塵與硝煙淹沒,消失在眾人視野中。


變異鯨魚器大活好,游速飛快,保守估計也能達到一百邁,一個多小時后,巨鯨拖著半條破帆船衝出洞口,前面幾塊巨大的岩石阻擋,巨鯨可以調整方向躲開,破船卻躲不開,張青峰大吼一聲:「跳海!」

邊喊邊去抓一旁仍昏迷不醒的尼摩,斯內克比他手快,一把拎起尼摩一躍而下!

張青峰顧不得多想,幾人紛紛躍入海中,剛浮出海面,就看到破船由於慣性被甩在巨岩上,被撞的七零八落、粉身碎骨。

幾人游出洞口,重見天日的感覺沁人心扉,張青峰爬上一塊半高的礁石向遠處望去,洞口外赫然是成片連綿的珊瑚礁,巨鯨此時也不得不放慢速度七扭八拐的往外游。

可想而知,如此複雜的地形,不熟路的船隻根本進不來,而且洞口極為隱蔽,處於一座突出的山崖下,外面還有數塊小山般的巨岩阻擋,怪不得這麼多年一直沒人發現這裡。

此時拖著百武直美的龐大海、以及安琳也都爬上礁石,斯內克卻不見了,幾人商量了一下,還是安琳利用射繩槍先爬上去,然後固定繩索將眾人一一拉上。

腳踏實地,張青峰終於大鬆了一口氣,扭頭問安琳:「看見斯內克沒?」

安琳說:「怎麼,還想他了?」

張青峰說:「不是,尼摩還在他手裡呢,不知道他抓尼摩想幹什麼。」

懸崖不遠處就是叢林,樹後傳來一個帶有金屬質感的聲音:「自身難保還想救人?真不知道你哪兒來的信心……既然已經出來了,我們之前的協議也算達成了,現在該算一算之前的帳了!」

正是斯內克。

此時他單手提著尼摩,另一隻手是空的,不過空手與否對於他這種悍匪來說並沒有什麼區別。

張青峰、龐大海、安琳三人立刻呈扇形散開,虎視眈眈的與斯內克對峙。


安琳笑道:「你還有力氣打架嗎?」

斯內克「死相臉」名不虛傳,面色不動,冷聲道:「殺你們幾個的力氣還有。」

龐大海叫道:「別吹牛逼,來來來,咱看誰弄死誰!」

張青峰也說:「當心牙口不好崩你一嘴血!」

安琳則是笑道:「我知道你不會做無意義的事,說吧,你想要什麼?」

斯內克掃了三人一眼,安琳笑意盈盈,這女人戰鬥力一般,卻狡詐多端,而且射繩槍用的出神入化,壞了自己數次好事,自己卻一直無可奈何,就算打贏也留不住她。

張青峰和龐大海一副擼胳膊挽袖子準備群毆的架勢,斯內克看的出來,這倆混不吝是真不怕自己,而且他倆看著虎,實則粗中有細,奸滑無比,最主要他倆體質都已經變異,極難一擊致命,都是難纏的角色。

斯內克沉吟了一下,說:「我要你們從實驗室帶出來的東西。」

龐大海叫囂:「海爺我帶出來一泡屎你要不?來來來,我拉給你。」作勢要脫褲子。

斯內克眉頭一皺,就聽安琳說道:「沒問題,瘋子,把抑製藥劑給他一瓶。」

張青峰拿出鐵盒,裡面總共就四瓶藥劑,給龐大海注射了一瓶,鐵盒不知什麼時候變形,又壓碎了一瓶,還剩兩瓶,他拿出一瓶,顛了顛說:「把尼摩放下,葯給你。」

斯內克皺眉:「葯給我,我放你們走。」

張青峰暴脾氣發作:「艹,信不信我摔了它?」

斯內克一抓尼摩脖子:「那我就只能先幹掉他,再收拾你們了。」

張青峰只是想探斯內克的底線,聞言討價還價道:「那我問你個問題,回答了,我就給你。」

「說!」

「你要抑製藥劑幹嘛?是不是自己用?」

張青峰問這話的目的很明確,為龐大海著想。

根據眼睛的顏色,斯內克明顯也是類似於被「神石」感染的人,所以他必須確定一下他是不是搶奪藥劑自用,如果是的話,就說明這藥劑效果有時限,得定期注射,那麼就必須把兩瓶葯都給龐大海留著。

斯內克搖頭:「原因很複雜,簡單說就是採集標本,研究其中的成分。」

安琳低聲道:「他目標是金核,帶走尼摩也是為了研究被他吸收的金核材質,真把他逼急了幹掉尼摩,就算咱們這次能全身而退,日後大海肯定也會成為他狩獵的目標。」

張青峰想救尼摩,但不是必須救,最起碼讓他在「救尼摩」和「確保龐大海安全」之間做選擇的話,這個決定不難做。

他將藥劑扔過去:「給你。」

斯內克接過藥劑,語氣不帶絲毫感情的說:「忠告一句,你和那個死胖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也許你們的選擇,不久后就會讓你們悔恨終生……」說罷身形一閃,消失在身後的叢林中。

龐大海怒道:「死相臉,你全家都是死相臉……」

張青峰若有所思的看了安琳一眼,斯內克這話明顯是在提醒自己幫安琳是錯誤的,但也可以看做是臨走前下眼藥,想挑撥離間。

以安琳的iq當然也能聽出斯內克的意思,不過她卻沒解釋的意思,只是笑笑道:「走吧,沿海岸走,天黑之前估計就能找到城鎮。」

安琳這個選擇極為聰明,不解釋是最聰明的做法,是人就有疑心,過分解釋反而顯得欲蓋彌彰,不如留給當事人自己判斷。

而張青峰選擇相信誰也不難決定,斯內克是敵人,安琳是盟友,敵人人品再好也是敵人,所以他選擇相信安琳。

安琳包一直沒丟,裡面有急救包,簡單幫百武直美處理了一下傷口,然後幾人沿海邊向東走,直到夜幕降臨,幾人終於抵達一處村鎮,村鎮有電話。

安琳先打了個電話,然後問張青峰:「你們打算怎麼辦?」沒等張青峰迴答,她繼續說:「我建議你們跟我一起回日本,大海吃了半個金核,一定會有副作用的。我在日本認識一些朋友,是世界頂尖的醫生和生物學家,交給他們處理,可以確保消除後顧之憂。」

第三卷完。

ps:求收藏 小日本雖然狹隘,但醫療技術無疑是世界頂尖的,這點不服不行,所以張青峰很是意動。

他們在峽谷中滿打滿算只耽誤了四天,估計十天之後王小飛他們才能到南極,他想了想,十天做個檢查,來回應該夠,當然,前提是不出意外。

不過就算出了意外也沒轍,龐大海要真有事兒,誰還有心思幫王小飛胡鬧去?

想到這裡,張青峰也沒猶豫,直接一伸手:「先借我點兒錢,我打個電話。」

他和龐大海當過俘虜,隨身物品都被aw搜走了,別說現金,連護照、身份證什麼的都丟了,想起來這也是個麻煩事兒。

張青峰打給的是王小飛,直升機失事他肯定已經知道了,後來遇到了什麼張青峰沒說,只是說自己和龐大海沒死,不過龐大海受了點傷,得在醫院耽誤幾天,隨後問他有沒有辦法立刻幫著補辦護照什麼的。

王小飛一聽也挺急,不過新幾內亞這地方他也沒熟人,只能託人從澳大利亞的領事館補辦,最快也得兩天,然後他囑咐張青峰:「海哥傷的要是嚴重你就陪他安心養傷,我這兒一堆專業人士呢,有沒有你倆也無所謂了……哦,對了,你們這算是工傷,回去我肯定有表示的,最起碼撫恤金少不了!」

張青峰說:「撫恤金說的有點兒早,你就多給點兒工傷補助就成!那既然這樣,南極我們能趕上就趕,趕不上就不去了。」

失去個免費南極旅遊的機會,張青峰也覺得挺可惜的,不過事有輕重緩急,不能捨命不舍財。


打完電話后,安琳說:「一會兒就會有飛機來接咱們,然後直飛印尼,轉機去日本。」

張青峰說:「這麼急?能不能等兩天,我和大海護照、信用卡都丟了,補辦得兩三天,我正打算讓你幫著問問這有沒順豐快遞啥的,讓人辦完給郵過來呢……」

安琳說:「護照的事交給我就行了,你們不用操心。而且大海那敗家媳婦等不起,再不送醫院就死翹翹了。」

她說的是百武直美,百武直美胸腹被機槍彈擊中兩處,內臟受損,逃出來后就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巴布亞紐幾內亞醫療水平不行,只能先掛幾瓶鹽水不死不活的吊著,指不定什麼時候一哆嗦就玩完了。

既然救了人就不能朝死里救,所以張青峰決定聽安琳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