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魔法比較難防,如被射線射中,眼前會出現死神印象,發現自己好像被一把巨大的鐮刀勾中,靈魂往往隨之而去,王啟年見他用出了死神的召喚,微微一笑,面前出現了一面盾牌,美杜莎之盾,蛇發飛揚,紛紛揚起頭,美杜莎的眼中射出二道灰白的石化光線,直向他射去。

美杜莎之盾上的蛇頭隨著幽藍的射線來到,紛紛垂下的蛇頭,好像被死神的召喚奪去了生命,但幽藍的光線也被美杜莎之盾攔住。

而灰白的射線被一條骨龍所阻,骨龍僵住了,隨即散成黑煙,兩個人第一手都是試探,結果都沒有實際效果。

王啟年吟唱起咒語,空中一道白光,出現了炫離劍尊獸,口吐劍光,直接落向卜尼法的當頭。

卜尼法嚇了一跳:「這是什麼魔法,一點死亡氣息也沒有,不可能,你怎麼做到?」


說著手一揮,一面骨牆衝天而起,攔住了這劍光,劍光轟在骨牆上,碎骨亂飛,不過,骨牆隨崩隨生,劍光並沒有起作用。

「你說我會告訴你嗎?」王啟年淡淡地說到。

「你會召喚法,我就不會?」卜尼法怒道。

隨著他的咒語。一陣黑煙成形,一條殭屍龍出現,與劍尊獸斗在一起,一時難分高下。

卜尼法冷笑到:「尼克勒斯,你沒有帶人來嗎?我看你還哪裡跑?」說完呼哨一聲,在王啟年的兩側出現了兩個人,這兩個人明顯不是正常人,雖然活著,但明顯智力上出現了問題,只是獃獃站著。

王啟年笑了:「你以為就憑這兩個你將他們煉製成了半殭屍。就能對付我?」

「能不能對付你。只要牽制著你就行。」說著,卜尼法手中出現白骨法杖,法杖尖處騰起陰火,兩個靈魂在其中哀嚎。看樣子正是這兩個人:「你們還不將這個人拿下?」

兩道青煙從法杖端噴出。那個獃獃的一聲咆哮。向著王啟年沖了過來,他們身體本來強壯,再加上卜尼法的煉製。雖比不上真正的殭屍,但身體強度大幅度增強,加上殘存了一些智力,比殭屍更見勇猛。

王啟年手中出現了捲軸,這是他昨天所煉,雖然每個捲軸成本有十個金幣,使用了魔獸皮和魔獸血化作的墨水,而且其中還將魔法晶石研磨成細粉,混合在墨水之中,但一切都值得。

王啟年撕開了捲軸,根本不需要魔力,轟的一聲,流星火雨從空而降,兩個捲軸都是流星火雨,王啟年是巫妖,對於巫妖的魔法,偏重於暗元素,利用火系捲軸,正好在一定程度上克制這種魔法。

流星火雨一降,兩個半殭屍再凶,也被燒成一支人形蠟燭,慘叫著還向王啟年衝過來,不過還沒有到跟前,就倒在地上班動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令人作嘔的燒烤人肉的氣息。

「你好像不行!」王啟年嘲笑到,但腳下就是不進入魔法陣的範圍,天空中兩個召喚獸已經很黯淡了,嘭的一聲,兩者都消失了,王啟年感到意外,在他心目中,應該是他的劍尊獸先消失,畢竟是他的召喚獸先出來,而且還先進攻了一會,誰知競然是同時消失,他不知道,他的劍尊獸是他所創造,當然佔了便宜。

卜尼法一見召喚獸消失,一股硫磺氣息陡然出現,一團藍色的烈焰轟然爆發,構成火牆,直向王啟年壓來。

地獄火,王啟年倒沒有出了什麼意料之處,這是少數幾個王啟年沒有煉的魔法,是因這地獄火必須用硫磺煉身,硫磺氣息浸入體內,地獄火才能呈現藍色。

地獄火一起,並沒有多少熱量,但卻轉眼間將王啟年面前的石頭化為岩漿,直向王啟年逼過來,而且是呈現火牆,王啟年似乎無處可走。

王啟年一笑,身邊骨牆頓起,卜尼法笑到:「你看來不知道我這是地獄煉焰,以為憑藉骨牆能阻攔,太可笑了。」

藍色的火焰一擁而上,骨牆在藍色的火焰吱吱作響,迅速的崩塌,卜尼法哈哈大笑,陡然感到不對勁,回頭一看,一股旋風卷著數肘長的電光轟然而至,中間似乎裹著一把月牙刃。

他大吃一驚,身體分為三個虛影,朝三個方向逃去,雷光過後,一個幻影消失,他哼了一聲,另外兩個幻影驟然合一,口中不禁噴射出磷火,他已經受傷。

王啟年知道這三個虛影都是真的,也都是假的,這是一種遁逃魔法,亡靈三分法,這種魔法倒是奇怪,好像波一樣,使自己彌散開來。

卜尼法合回自身,這才發現在自己身後不遠,憑生生成了一圈白骨牆,王啟年早就從原來的白骨牆中脫身而出,這倒類似他的亡靈三分身法,不過骨牆術根本沒有這類魔法,那麼就是王啟年所獨創。

卜尼法想的不錯,王啟年是借鑒彌散術這種逃逸魔法,融合進骨牆術,藉助骨牆吸引敵人的目光,自身卻隨著骨牆出現別的地方,比如出現在敵人的後方。

事實上,亡靈三分術是彌散術的一種,而且是一種特殊的彌散術,王啟年見到此類魔法使他想起了微觀世界的波粒二象性,好像宏觀世界的魔法居然出現微觀現象,當然,就憑王啟年三腳貓的現代科學知識,也只是有個大概印象。

再看那地獄火燃燒的骨牆,骨牆已經消失不見,王啟年的月牙刃已經收入起來,他不想過份暴露出他的底牌。

卜尼法雖然受了傷,眼中卻露出一絲喜色,王啟年手一指,大地翻動,這是普通的地動術,卜尼法一愣,接著便趕忙手勢一變,吟唱起咒語,急忙發動魔法陣,地面上陡然出現一個大六芒星,無數小的六芒星和五芒星紛紛出現,迅速絞合。

不過許多小的芒星還沒來得及絞合,便紛紛熄滅,王啟年身影一瞬間模糊了,化為黑煙轉眼間出了此陣。

魔法陣還沒有來得及發揮作用,王啟年便已破陣而出,這是卜尼法沒有想到的,不過以這他的魔法陣就這點作用,未免小看了卜尼法,一個巫妖不管如何他是一個魔導士,王啟年從未小看過巫妖,他一來就感應到地下龐大的魔法陣,知道絕不簡單,所以他雖然脫身,臉上卻無半點得色。

王啟年趁卜尼法發動地獄火時,利用骨牆術掩護自己,使自己一瞬間彌散到他的後方,藉機引發了魔法陣,利用手腕上的護腕中土系法術地動術,儘可能破壞魔法陣,這是卜尼法沒有想到的,但一個魔法陣不是那麼容易全部破壞,特別是這樣魔法陣,根本沒有核心所在,只能破壞一部分,其餘部分照常發動。

卜尼法見王啟年逃出魔法陣,並沒有著急,他根本沒有想一次就消滅王啟年,王啟年出了魔法陣攻擊範圍,似乎在他預料之中,魔法陣中各種閃亮的芒星滾滾向他身上聚去。

王啟年一見這種情況,立刻明白了,他要藉助這些魔法陣增強自己的實力,過後雖然有副作用,但在瞬間可以增強實力二至三倍,借這個實力,應該可以殺死自己,這種情況並沒有出他的意料,雖然王啟年沒有想到他依靠這種方法來增強實力,但王啟年料想到了另一種增強自己實力的方法。

不過既然來了,那就不客氣了,王啟年手中出現了一根黑亮的螺旋狀的槍,黑煙迅速聚攏,槍越來越亮,不等對方聚攏成功,手中的哈迪爾便已經出手,轟的一聲,蘑菇雲升起,中間現出一個骷髏頭,大嘴一嘻,周圍的生機陡然被它所吸收,一派灰敗向周圍延伸。

卜尼法身外的六芒星和五芒星紛紛失去亮光,消失在空氣中,只剩下薄薄的一層,向他體內合過去,他的實力派上升了一倍不足。

「你好!尼克勒斯,吃我一個死亡球。」說著卜尼法手往前方一點,手指之上,出現了一個球狀物體,漆黑一團,迅速漲大,轉眼之間,由一個手指大小變成一個直徑達到二三肘的黑乎乎,裡面好像有無數亡魂,人眼睛一看,便覺得心魂欲飛。

王啟年卻上前一步,手指一點,正是他的陰寒一指,一道白色的淡淡霧氣柱產生,直撲死亡球。

死亡球一頓,接著黑氣翻騰,似乎其中大量的亡靈在咆哮,王啟年感到自己的陰寒一指不論是在**傷害方面,還是靈魂傷害方面,都被死亡球抵消,死亡球迷好像死了一樣,陡然炸裂開來。

黑氣瀰漫,王啟年並沒有止步,手中出現了手杖劍,嗡的一聲響,劍是頓時起了劍氣,凝練如白虹,王啟年周身也泛起了灰白色劍氣,似乎他就是一個光人,劍氣暴漲,隨著他的前沖,直指卜尼法的胸口。(未完待續。。) 卜尼法大吃一驚,他知道王啟年劍法了得,但沒有想到,他會在這種情況下使用,隨著嗡的一聲劍嘯聲,王啟年的刺劍帶著不可匹敵的劍氣撞過的他的死亡球的殘屍留下的黑氣,黑氣雖然瀰漫,但王啟年已用劍氣護身,根本不能傷他。


隨著他撞破了阻攔他面前的黑氣,劍意已經鎖定了卜尼法,卜尼法只覺遍體生寒,身外各種芒星一個個紛紛破滅。

前面出現了美杜莎之盾的雛形,但還沒有成型,便在劍意下瓦解,緊接著被告隨之而來的劍氣破除得一干二浄。

但藉助這一絲機會,卜尼法身形陡然模糊,又分成三條人影,向三個方向逃逸而去,王啟年一劍落空。

並不是沒有收穫,劍氣還是擦住了其中一條影子,這條影子淡化了一些,隨眼十數肘外,三條虛影合在一起,卜尼法現出身來,嘴角邊又噴出了磷火。

卜尼法真的怒了,手一指,黑煙瀰漫,無數骷髏、食屍鬼和石像鬼陡然出現,帶著一股地獄的氣味,王啟年念動回歸咒語,很容易地打發它們回到該去的地方、

心中略有點奇怪,他這樣做根本傷不了自己,而且,他好像沒有控制這些,連意念都是放任不管,他再做什麼。

等黑煙散盡,王啟年明白,此時卜尼法拜倒在地,身是氣勢不降反升,他在召喚魔鬼:「天地間最偉大的君主,不死之身的真正永恆者歐瑪尼。你的卑微的僕人向你請求,讓你降臨人間,為了您的榮光,主啊!請你降臨!」

一個魔鬼虛影現身,住他身上一合,立刻他的氣勢就變了,卜尼法已經退居二線,真正掌握他的身體的,正是歐瑪尼。

「想不到是你,這幾年我可真的好想你。今天看你往那裡逃?」歐瑪尼咬牙切齒的冷笑到。


「不錯。是我,這個世界不是你的世界,你的世界在地獄,我為什麼要逃呢?」王啟年淡淡地說到。

他的態度很冷靜。似乎早就預料到這一切。歐瑪尼不再廢話。腳上前一步,手中出現了一根長矛,色彩斑斕。似乎長滿了銅銹,好像不知多少年沒有用過。

王啟年看著他手中的銅矛:「你這根銅矛看來是能量體,居然能投影過來,看來它本身材質非常好。

歐瑪尼淡淡地說:「大衛之矛,自然腐蝕一切,你的靈魂我要了,將困在裡面,受盡折磨,永世不得超生。」

說完,也不見他如何動作,人就出現在王啟年的面前,手中銅矛已到王啟年的胸前,王啟年臉上露出一絲冷笑,身外陡然出現一層淡淡的綠光,迅速匯在胸前,變成一片鮮活的綠葉,正好擋在矛頭之處。

轟的一聲,兩人中間似乎炸響了一個炸彈,王啟年和歐瑪尼身體在爆炸中向後拋去,王啟年是有準備,爆炸一起,便順勢后拋,一下子退出有二十肘。

而歐瑪尼卻大吃一驚,不由叫了起來:「神力,你會用有神力,好像生命女神的神力,生命女神不是隕落了,我早就奇怪,你怎麼可能有神力?」

王啟年落地,暗自苦笑,自己體處的神力集合了生命女神和地精的信仰,就這一下子,消耗得差不多了,要補充好,恐怕還有一些日子,臉上卻不動聲色,到底他是投影,而且是附在卜尼法身上,能力大幅度下降,才沒有留意,他的實力不過傳奇,但王啟年還不是對手,好在王啟年的底牌不止這一點。

「為什麼不能擁有神力,你以為我是一個巫妖,你大錯特錯。」王啟年說到此處,陡然上前一步,身上氣勢狂長,似乎與周圍空間渾然一體,王啟年又一次進入這種狀態,甚至比之前更深,這是一種秘境,他深入先天秘境,思維的觸角比任何一次探入的更深,清楚無比,在其中,竟然隱隱體現到神的境界,王啟年知道了,他上次在蠻洲雨林中感受到的神力是怎麼回事,那不是一種力,是一種規則的體現,神的作戰是規則間的較量,而非能量間的較量。

他早預料到可能有魔鬼要出現,他身上有奧特蘭多煉製法器時給他的寶石,他已經將那塊寶石做成了戒指,戴在他的右手上,能抵擋傳奇級攻擊三次,這是他的底牌之一,魔鬼降臨,他不怕的原因是他有這個戒指。

魔鬼要來到主物質位面,自然實力下降,投影到物質位面也有時間限制,如果真身來此,時間更短,短到一擊都不可能完成,那麼他只有投影附身到一個人身上,卜尼法不過是魔導士,魔鬼最多達到傳奇,甚至都不可能達到,只要看卜尼法的體質。

王啟年還有一張底牌,就是他看破了召喚的實質,一般召喚,只是自己憑空想像,召喚天地間精神而成,所以威力不會超過召喚者一個等級,而特殊的召喚,其它方面是一樣的,就是以一種實質的精神代替天地精神而已,甚至召喚出兵器之類,皆是如此,並不是被召喚物真身降臨。

所以王啟年來了,他不懼卜尼法,即使魔鬼之類的降臨,他也有把握挨過那段時間。

現在想不到悟出了神的戰鬥方式,雖然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他也無力明白什麼,但就這一點,對他來說是一種極大的提高,不怪魔法師要研究自然,那是他們在無意識中想了解規則,進而利用規則。

規則無形無質,卻又無時不作用於世界,王啟年不禁想到前世中國人所說的道,兩者是不是一回事?

現在不是多想的時候,他雖然明白了這一點,但卻不能發出基於規則的攻擊,因為他沒有領悟到規則,不過不是沒有好處,他的精神力感覺到是好些強大,似乎轉眼就能滅殺歐瑪尼,他知道這是一種假相,但也給他信心。

他的精神似乎高高在上,用思想戰鬥,這個念頭一閃而過,空氣中陡然出現無數的刀槍劍戟,懸浮在他的面前。


「不可能,你怎麼會領悟到精神實質化。」歐瑪尼喊到,他不敢相信,他是魔鬼不假,但他是一個智慧型魔鬼,自然就想到多,雖然他是一個投影分身,暫時附在卜尼法身上,他死不死沒有關係,畢竟是一個投影,損失了就僅僅損失一些神念,但再戰下去,他沒有把握戰勝對手,要是真身能來多好,對方就憑藉神力和精神實體化,已足夠拖到他不得不返回主體,但他一走,卜尼法怎麼辦,他可不是王啟年的對手。

歐瑪尼倒不是愛護卜尼法,而是好不容易在人間找了個代理人,又是一個巫妖,身體又經過他強化,如果損失了,雖然巫妖不死,但還是要返回命匣之中,還要尋找身體,時間又要花去至少半年,這不合算,歐瑪尼是個智慧的魔鬼,怎麼會做這種沒有好處的事。

想到這裡,他已打定主義:「既然你領悟了神的部分技巧,我們之間說不定會有共同的目標,比如創主教。」

王啟年見他轉換了口氣,他的眼珠一轉,說出這樣一番話,淡淡地說:「關於創主教的事,那是我自己的事,我可不想和魔鬼打交道。」

「你總有一天會來找我的。」說完之後,身後出現了一個黑洞,王啟年依然警惕盯著他,身邊的刀槍依然直指著他。

歐瑪尼直接沒入黑洞之中,他可頂著卜尼法的肉身而走,見他們一走,王啟年鬆了一口氣,什麼精神實質化,王啟年感覺這些刀槍很脆弱,甚至不如風刃,只到一攻擊,便會露出本來面貌,他只是利用精神力在虛幻的情況下,以強大的自信顯示出來,難道這就是精神實質化,這明明是以假為真。

王啟年搖搖頭,恐怕不是他所認為的精神實質化,殺傷力低的驚人,不過能把歐瑪尼嚇走,也不是一無所用,有時候力量在不發出時,才真正有威懾力。

歐瑪尼出現在另外的山頭,卜尼法在內心問到:「為什麼放他走?」

歐瑪尼哼了一聲:「你給我聽著,以後不準這麼冒失的找尼克勒斯,他躲在霍林橋頓中,以為就保險了,上次我在霍林橋頓的校長身上奧特蘭多身上留下印記,一直潛伏著,現在可以運用了,卜尼法,你想去霍林橋頓做老師嗎?」

「可我是巫妖?」

「巫妖怎麼啦,尼克勒斯不是一個巫妖嗎?他行,你也行,我得想辦法將你改頭換面,進入霍林橋頓了。」歐瑪尼說到。

他們在這裡商量著怎麼進入,王啟年回到了別墅之中,時間已經半夜,但緹娜和安德莉亞她們兩個都沒有睡,坐在客廳中等著王啟年,當王啟年進去時,兩個人異口同聲問到:「你到哪裡去了?」

「一點私事,出去處理一下,你們倆怎麼不睡覺。」

「哼,鬼鬼崇崇,這是緹娜姐給你特意留下來的晚飯,熱了幾回,你快趁熱吃了。」安德莉亞雖然嘴上凶,但行動上還是很溫柔,緹娜則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嘴角有一絲開心的笑。(未完待續。。) (感謝「western」月票支持,「名人史家」的打賞支持!在此叩謝!)

接下來幾天,王啟年陪著她們四處遊玩,在校園內,在校處的高山上,也陪她們到那集市上去了一趟,安德莉亞買了不少小東西,比如魔法陀螺等,當然付錢的是王啟年,王啟年也給緹娜買了兩件小玩意,一個是魔法生態球,另一個是貓頭鷹,結果,安德莉亞也要,王啟年又給她買了一頭貓頭鷹。

在回來的路上,迎面遇上一個人,金髮藍眼,相貌十分英俊,身材修長的人,見到王啟年,行了一個紳士禮:「日安,尊敬的女士們,先生們,你們好,我叫萊茵哈特.馮.羅嚴克拉姆,請問這裡是否有一個魔法集市?」

「日安,順著那邊走,不到五里就到了。」王啟年順手一指集市所在方位,「你是一個魔法師?」


「我是一個魔法師,不過是第一次來到那不斯,聽說開耕節這裡有魔法集市,便過來看看,能不能買些東西,幾位貴姓?」萊茵哈特問到。

三個人報了姓名,萊茵哈特彬彬有禮的告別,王啟年並沒有覺得有什麼,而萊茵哈特卻露出了深思,眼光之中冷光一閃,他記得清楚,那個男的是在蝦米半島破壞他計劃的那個人,當時月色正明,王啟年沒有留意,但他躲藏在樹叢中,將王啟年和傑西卡看得清清楚楚,他在小鎮上留了幾天。才知道自己是如何魯莽。

想不到那個在世人眼中根本是窮鄉僻壤的地方,不僅有霍林橋頓的傳送陣,霍林橋頓一直有高手在此,而小鎮上的教堂之中,那個不起眼的教堂之中,斯托姆神父居然也是一人高手,不論哪一方出手,都足以將他輕鬆捏死。

他才發現,自己只是一個小角色,自己還早嫩得很。魔法水平也低得很。

他來到這個地方。是想見識一下霍林橋頓,也想進入其中,進行深造,該找個什麼機會?

轉眼開耕節結束。里昂納多和緹娜告別。羅賓他們也和王啟年告別。但安德莉亞一付不情願回去的樣子,王啟年好說歹說,總算讓她和羅賓他們走了。

她們一走。王啟年總算輕鬆下來,他還是有點逃避的想法,感情這事,誰也說不清,自己只好走一步看一步。

新的一期《魔法》雜誌來了,其中有幾篇文章引起了王啟年的注意,一篇是一名為梅洛鍊金術士所寫的《一種電源的裝置》,居然發明了電池,他是無意間發現的,將一種亞龍的酸液中插入兩根不同的金屬,連上導線,居然使驗電器上的金屬薄片張開,王啟年知道這不是伏打電池的原型么,他再此基礎上研究了幾個月,提出電路的概念,他的電池被稱為梅洛電池。

一篇是關於魔法的,海瑟微的《魔法力場的分析》,第一次不是從元素角度入手,從力場角度入手,發現各系魔法產生的力場很相似,看起來中規中矩,但王啟年發現她好像對元素學說產生了懷疑。

最出彩的是紐吞在馬太略的研究基礎,第一次提出了慣性定律、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定律以及力學的基本定律,即物體的加速度跟物體所受的合外力成正比,跟物體的質量成反比,加速度方向與合外力方向相同。

這不是地球上的牛頓三定律么?王啟年感到吃驚,因為他知道紐吞,那個鹿特多堡的鍊金術士也在研究引力,難道物質的規律的運動規律是最終有他得出,光這三定律,已足夠確定他大師的風範,不知其他人是什麼看法,他想了想,決定寫一篇文章,他從地球來,當然知道這篇文章價值,他冒起一個念頭,是不是趁他的東風在歷史上留下姓名。

想到這裡,他提筆寫下標題《論紐吞力學定律在諸多方面的應用》,他在這篇文章先稱讚的紐吞先生的偉大,然後筆鋒一轉,提出了絕對時空觀的概念,即在任何慣性參照系中,所有的物質規律是一樣,並正式提出了物理這一名詞,這點在紐吞的論文中有這點意思,但並沒有明確提出,但王啟年把它給明確提出,並提出了最簡性原則,即對同一個問題,如果的兩種解釋都是正確的,在沒有其它證據下,簡單的即為正確。

接下來他描繪了這三定律的運用原理,整個文章中,雖沒有明言,但已隱然沒有了創主的事。

王啟年將這篇論文提交了出去,這一篇雖屬於論文,但他是依附於紐吞論文上,王啟年擔心不得發表,幸好他隨後幾天就得到了消息,論文得以通過,王啟年不知道他這篇論文引起內部爭議很大,最後以微弱多數得以發表,與他的論文同期的,又是紐吞的一篇論文《萬有引力》。

這期雜誌發表后,立刻引起了轟動,王啟年知道,這標誌著自然基石的物理學大廈開始建立,由於王啟年用了物理這個詞,大家都覺得很好,實際上魔法與物理已出現分歧,但這個世界一直已來,是魔法師和鍊金術士進行著研究,大家也覺得正常,大家並不覺得奇怪,反正魔法師在不斷探索世界。

紐吞可謂一舉成名,奧特蘭多給他發去了邀請函,邀請他來校講學,他愉快的接受了邀請。

王啟年很高興,小雙聽說后了很高興,當紐吞來到后,奧特蘭多等一眾人等熱烈歡迎之時,紐吞即興演講: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