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牛角漢子已經掄起砂鍋大的拳頭,其上充盈著澎湃的元陽之力,一拳打出,必是一記巨大拳印!

「你們這些混蛋,以多欺少算什麼本事,等我父王來了,一定把你們碎屍萬段!」虎妖喘息著,怒吼道。

「臨死還敢嘴硬!兄台,送他上西天吧!」紅袍中年人怒道。

牛角漢子大喝一聲,猛然轟出拳頭,一記拳印發出,氣勢逼人。這一記拳頭蘊含的勁氣何其恐怖,虎妖若是硬受了,不死也難!

「混蛋!」虎妖怒罵,而後又大叫道:「父王救我!」

突即,在眾人對面的山脈間,一股十分強大的氣息暴起。旋即,一道巨大的身影如鬼魅般帶著殘影閃掠而來,霎時趕在拳印前,護住

了虎妖!

看到這個身影,許濤和素雅眾人的呼吸都不禁慢了半拍…… 巨大的身影帶著殘影出現,橫檔在虎妖面前,一爪擊碎了牛角漢子轟出的強勁拳印。

眾人定睛看去,這巨大身影也是一隻虎妖,只不過它的塊頭要比身後那隻大上一號,長相也比較恐怖。

這虎妖額頭一個「王」字由肉疤組成,至今也透著猩紅之色。他一雙眼眸更是亮著血色紅芒,駭人無比。

「父王!」後邊的虎妖欣喜的叫道。

「你們好大的膽子,敢傷我兒!」虎妖王怒視許濤七人,咬牙切齒般的道。

見狀,許濤不禁皺起眉頭,因為他感知一下,居然只是在這虎妖王身上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其強大程度就讓許濤捉摸不透了。想必這就是後期造化妖獸!

虎妖王的出現,生生嚇退了剛才還緊緊圍著虎妖的四位玄陽法師,他們都退到了素袍老者身邊。

「後期造化妖獸!」素袍老者震驚道,他的眼睛隨即流露出恐懼的神情,這很明顯。

這種級別的妖獸,就算是玄陽巔峰法師都不願輕易招惹,玄陽高級法師更不敢與之死戰,何況這素袍老者只是玄陽中級法師。

「逃!」素袍老者當機立斷的喝道,不等其他四位玄陽法師和許濤,素雅反應,他就獨自飛掠出好遠。

聞言,四位玄陽法師都面色一沉,隨即也拔腿就跑。他們當中的最強者都被嚇跑了,誰還敢逗留?

「休逃!」虎妖王大喝,隨即它又帶起一片殘影,追向素袍老者等人。虎妖王直接越過許濤和素雅,不理會他們。而後面那隻虎妖隨即也扒爬起來,追向自己的「父王」,它也沒有理會許濤二人。

見狀,許濤不禁疑惑,但這時素雅卻愁著臉罵道:「這些傢伙真膽小,還沒開打就跑了。我可是必須要斬殺這虎妖王的,沒有他們的幫助會困難很多啊!」

許濤隨即望向虎妖王追擊素袍老者等人的方向,對素雅道:「可是虎妖王好像不理我們。」

素雅輕哼一聲,不屑道:「那算它聰明,看出我們的年紀不是障眼法,能猜到我們都是強大勢力的弟子。要是對我們出手,會招來禍患。」

聞言,許濤不禁一驚,由此可見,這虎妖王的靈智真的很高。

「誒。」素雅輕疑,問道:「你也必須要斬殺這虎妖王嗎?」

許濤點頭,隨即卻拉下臉來,皺著眉頭。他畢竟是初出茅廬的新手,對後期造化妖獸這個概念不是很清楚。但無論是從導師們的描述,還是剛才素袍老者的反應想來看,要斬殺一隻後期造化妖獸,很難!

見狀,素雅隨即輕笑一聲,道:「那我們聯手。最後只要把虎妖王的腦袋一分為二,各帶一半回去做憑證交差,如何?」

素雅來頭不小,許濤清楚這一點,和她聯手,百利而無一害。

「可以,只要是由我發出最後一擊斬殺虎妖王。」許濤笑了笑,談條件道:「它的腦袋我不跟你分,都給你。」

「那好!趁現在那些傢伙在混戰,我們取巧機會比較大,一起上吧!」素雅說著,隨即在她身上閃過一抹光芒,一把長劍就出現在她手中。

素雅的長劍很華麗,無論是雕刻還是配飾都很講究。最引人注目的是長劍有著亮紅色的劍刃,和鑲有寶珠的護手。

這些都只是表面現象,許濤從長劍上隱隱感覺到能量波動,可見它是一件品級不低的法器!

許濤也拿出自己的黑紋劍,提在手中。黑紋劍的品級雖然不輸素雅的長劍,但模樣確實牽強,許濤這時感覺有些尷尬。

可素雅並不這麼覺得,她看得出黑紋劍是一件三等法器,有些吃驚,因為這等法器可不是隨便哪一個玄陽法師都能擁有的。多是像她一樣的宗派大弟子才能得到。

「上吧!」由不得多想,素雅大喝一聲后,就沖向虎妖王的方向。那裡,虎妖王早追上素袍老者和四位玄陽法師,一場激戰,已經拉開帷幕。

許濤也不遲疑,當即握劍隨素雅前進。他不會法決,只用基礎法術對付後期的造化妖獸顯然不行,所以他就得靠手中的三等法器,黑紋劍。

後期造化妖獸確實可怕,當素雅二人趕到,已有三位玄陽法師死在它爪下。現在,只有紅袍中年人和素袍老者還苦苦支撐。

「完了,看來今天我命休矣!」素袍老者硬擋了虎妖王一擊,倒退數十丈后嘆息道。

這時,虎妖王大力一抓,破開了紅袍中年人的防禦,將他捏在掌心,運起力量,全力壓制。

「啊啊啊!」紅袍中年人運起元陽之力全力抵抗虎妖王掌心的壓力,可怎奈修為差距實在太大。

沒過多久,紅袍中年人就在虎妖王的壓力下,震得七竅流血而死。但虎妖王還在施壓,強大的勁氣把周圍的廢墟都震飛出去。

「父王,還有一個!」虎妖在遠處,看著虎妖王的神勇不禁興奮的指著那素袍老者道。

虎妖王丟開紅袍中年人的屍體,隨即看向素袍老者,嚇得後者臉變煞白!

「大王,我可沒有出手傷害您的兒子,求您放我一條生路吧。」素袍老者對虎妖王拱手,哀求道。

這時,虎妖王竟站立起來,緩步走向飛浮在半空的素袍老者。可它每一步都能跨兩丈遠!

「放你一條生路?讓你去召集人馬來圍剿我嗎?」虎妖王平靜的道,隨即猛力一把抓出,在素袍老者猝不及防之下,將其捏在掌心。

「去死吧!」虎妖王大喝,隨即全力施壓。

「啊啊啊!」

素袍老者慘叫,但儘管他是玄陽中級的法師,最後也抵不過壓力,被生生捏死!

「畜生,納命來!」趕到此處的素雅看到這一幕,不禁怒上心頭,當即嬌喝一聲,舉劍沖向虎妖王。

「哼!」虎妖王早發覺許濤二人趕來,他見素雅向自己發動攻擊,隨即將素袍老者的屍體丟向她。

見狀,素雅前沖的勢頭不禁緩了緩,避開了素袍老者的屍體,最後停在半空。

「兩位,我知道你們背景不簡單,我不想招惹你們。可你們也不要招惹我!」虎妖王隨即指著許濤二人怒道。

素雅輕哼一聲,罵道:「你這個為害作亂的畜生,你也會害怕嗎?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不必多說,去死吧!」

素雅又舉劍,前刺沖向虎妖王。這時,許濤也握著黑紋劍緊跟在她身後。雖然許濤還震驚於虎妖王輕易殺死了素袍老者等五位玄陽法師,但是他也不懼。虎妖王,他是必須親手斬殺的!

「你們不要欺人太甚!」虎妖王怒喝,當即從它體內爆發出一股澎湃的力量,形成一道波浪,生生震開了沖向它的許濤二人。

許濤二人只覺當面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傳來,接著,他們前進的身體就不由得倒退回去。

虎妖王隨即教訓許濤二人道:「不要以為你們在年輕一輩中出類拔萃就可以目中無人,玄陽法師這個境界之間有的差距也恍若天隔。就像你們,完全不是我的對手!」

「哼!」素雅不屑,道:「說得這麼自信,那你敢接我一招嗎?」

「一招?」虎妖王驚疑,思量一會兒后斷喝道:「一招之後,你便離開,如何?」

「接招吧,畜生!」素雅也不回答,當即揮舞長劍,醞釀著在天台宗受萬人追捧的高級法決!

素雅舞劍之間,從她體內一陣一陣的透出強大的元陽之力,最後全部和她的長劍交融,受長劍引導,形成一道一道的能量流!

能量流很強大,產生的勁風朝許濤撲面湧來,讓他感覺雙臉生痛。隨即,許濤識相的退出好遠,幾乎是和那隻受傷的虎妖對立的位置,靜靜的看著素雅施法。

虎妖王雖然在這鄭村山脈為虎作倀,為所欲為,可也怕外面大世界的豪門強勢。那些大勢力,隨便來一個玄陽階級之上的存在,就可以輕易要了它的命。所以,像素雅這樣的豪門弟子,他極不情願招惹,能打發走就打發走。

畢竟豪門弟子出門遊歷鍛煉,或是執行任務,都有記錄。到時不歸,豪門中就會派人來查。虎妖王捨不得鄭村這塊地方,怕有人找上門來,又不願意離去。所以,虎妖王不會輕易傷害素雅和許濤。

很快,素雅的法決似乎已經醞釀好了。只見這時在她周圍,強大的能量流如游蛇般顫動纏繞,從中透出強大的勁氣,盪向天空的遠遠消散,可盪在地面的,硬是把廢墟亂石,又震成粉屑!

「流雲劍訣,流線殺!」

素雅嬌喝一聲,她隨即在能量流包圍中舉劍前刺,刺向虎妖王!這時,她周圍的能量流全朝她前刺的長劍奔涌匯聚而去,形成一條長長的大能量流。

「流雲劍訣!你是天台宗九大弟子之一!」聽到素雅的喝聲,虎妖王明顯大吃一驚。但它手上卻不怠慢,不過站起的身子卻隱隱後退,而後強壯的臂膀才交合護胸。隨即,一股更加強大的澎湃力量透體而出,在虎妖王面前形成一道保護壁障!

「喝啊!」

素雅周圍的能量流全部並作一股,在長劍的帶領下,化作長龍一般破空前行,霎時就到了虎妖王面前。這時,許濤看見,在素雅身旁竟是浮現了稀薄的白雲霧氣…… 在虎妖王面前,澎湃的能量形成的保護壁障真如牆壁一般厚實,彷彿可以阻擋一切攻擊,完完全全將虎妖王護住。


素雅的攻擊已經來臨,如長龍破空一樣的大能量流旋即奔涌而來,全部灌注到保護虎妖王的能量壁障上!

嘭!嘭!嘭!

驚天的爆炸聲接連響起,長龍樣的大能量流撞上虎妖王的保護壁障,前頭砰然炸開,化作爆炸勁氣再奔涌到保護壁障上。素雅發出的大能量流很長,莫約三丈。

可每一次爆炸,大能量流都會縮短一米左右。縮短后,後面的能量流撞上虎妖王的保護壁障也會爆炸。

在爆炸勁氣的轟擊下,如牆壁厚實的保護壁障也不禁慢慢潰散起來。當素雅的大能量流只剩一丈長的時候,保護壁障就被完全擊潰了。

內含素雅長劍的最後一截能量流旋即越過保護壁障,準確轟擊在虎妖王護胸的雙臂上。

這時,能量流又爆開,所化的強大勁氣竟震飛了體型不小的虎妖王。但虎妖王只是被震飛起數米,後退幾步,最後停下也無大礙。

「哈哈哈!」虎妖王放開護胸的兩條虎臂,爽朗的大笑起來,道:「相傳天台宗九大弟子,對應『一術三式五劍訣』九門強大的法決神通。流雲劍訣名列五劍訣之一,今日得見,也不過如此嘛!」

素雅收力,她長劍上的能量流已經全部消失,最後零點能量也被她散去。她隨即陰沉著臉,暗想道:「師父說我流雲劍訣不夠火候,我還不服,現在看來的確如此。怎麼辦?我可是許下承諾一定要斬殺這虎妖王的,要是做不到,我大弟子的地位怕是不保……」

見素雅臉色陰沉的樣子,虎妖王也不刺激她,隨即說道:「你一招我已經接住,你可以離開了吧!」

聞言,素雅不禁咬緊咬關,流雲劍訣她還沒完全學會,流線殺又是她最強的攻擊,這都殺不了虎妖王,她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拼了!」素雅心裡閃過這樣一個念頭,她隨即橫著眉,睜睜地看著虎妖王。

這時,一隻手搭在了她的肩頭,也打消了她死拼的念頭。素雅驚疑,回頭望去,原來是後面的許濤已經來到自己身後。

許濤早把黑紋劍收了回去,他不會任何劍術,如果不混戰的話,拿著它也不方便。許濤皺眉凝視虎妖王,道:「喂,虎妖王,你也接我一招吧!」

「可以,不過一招之後,你也得離開。」虎妖王自信滿滿的道。

虎妖王答應,許濤卻不露半點喜色。他隨即轉視素雅,搭在後者肩頭的手掌不禁用了一點力捏一下,道:「你待會兒就好好看著,一定別插手,我打敗它給你看!」

說著,許濤的眼睛還怪異的動了動,眉毛也不留痕迹的挑了下,好像要說什麼,卻不說出來。

見狀,素雅不禁驚疑,但思量一會兒后,卻恍然大悟的一怔。而後,素雅就點頭,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聞言,許濤才展開笑顏,也點頭,道:「恩。」

隨即,許濤便飛浮到素雅身前,與虎妖王對持。而素雅,隨後卻退後數十丈,靜靜的看著。

虎妖王一直注意著他們,剛才二人的對話和表情,它或許沒有全部看清,但也多少明白了些什麼。虎妖王現在一臉寧靜,很平常,時不時還嘲笑般的笑一下。

虎妖王能擋下素雅的最強攻擊,前提是什麼?當然是它準備好,設法防禦了。那如果它不防禦,結果又會是怎樣?

許濤知道自己現在的最強攻擊能達到什麼程度,還不如素雅的流線殺。所以,他可不自信靠自己拚命一擊能打敗虎妖王。他之所以要和虎妖也賭一招之約,不過是為了給素雅製造機會。


一個讓虎妖王不防禦,硬接素雅流線殺的機會!

也就是說,許濤剛才的舉動,只是想告訴素雅,讓她趁機偷襲虎妖王。而素雅顯然也明白了許濤的意思,她現在在一旁雖然看似平靜,但體內心裡卻已經在準備一切……

「虎妖王,你為害作亂,確實該死,接招吧!」許濤如是說道,隨後,他右手攤掌后伸,體內元陽之力灌注到自己呈現紅色丹紋的艷黃色火丹里!

旋即,三團人兒大小的艷黃色道明聖火便在許濤右掌前點燃。


道明聖火一現,不止素雅,兩隻虎妖也都大吃一驚。虎妖王大大的眼眸不禁一收,聲音顫顫的道:「這是……陽火!」

三團道明聖火隨即旋轉起來,在許濤玄陽中級法師級的控制力,尤其是開了靈竅后的控制力下,瞬間旋轉到一個平面,呈現為三個重心向內的大逗號的火焰螺旋鏢模樣。

三元印形成,引動周圍的空氣氣流也旋轉起來,在自己周圍形成強大的氣浪。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