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老一陣沉默之後又道,“說實話老夫也不知道自己是誰,我的記憶好像重要的一部分被封印了,只記得一些修煉方面的東西,反正對你來說是一件好事就是了”,凝老不確定道。

“修煉?”張小天朗朗道:,他這才記起他已經穿越了,跟自己的前世已經徹底隔絕了,所處的這個世界是靠武力修行爲尊的位面。

根據這具身體的生前記憶,他所處的地方名爲玄冥派,在玄武大陸的西南方,玄武大陸門派林立,家族盛行,有四派四家一組織,,四派分別位於大陸的東,南,西,北,位於東方的是神龍派,西方的是凌雲劍閣,南方的是紅塵歸隱軒,而北方則是天霸宗,四家,也就是四大家族,分別位於大陸的東北,西北,東南,西南,位於東北是葉家,西北的是蕭家,東南上官家,西南的是公孫家,一組織則是位於大陸正中的玄武城,名叫至尊玄武的殺手組織。

而這個世界的修煉等級劃分由低到高分別爲,玄者,玄武境,玄靈境,玄王境,玄皇境,玄尊境,玄聖境,據說在這些等級只上還有一個境界叫玄武大帝境界,簡稱玄帝境,而這只是一個傳說罷了,自古以來也就只有一個名叫玄武子的強者達到過這個境界,至於到底有沒有這人沒人知道,傳說畢竟是傳說。別說玄帝境了,就是玄聖境強者在這片大陸上也是鳳毛麟角,這些都是不出世的老怪物,不出現危機到大陸安全的緊急情況,一般是不會出現的!

等級境界每個大境界都有九階,分別爲玄者一階二階三階以此類推九階之後,就能突破到玄武境!

而現在張小天所處的門派,名叫玄冥派,位於大陸的西南方,是四大門派凌雲劍閣的附屬門派,說白了也就是個跟班的!

想到這裏張小天不由的嘆了口氣,既然來到了這裏就接受現實,反正前世自己過的就是一具行屍走肉,也無所謂了,在這一世一定要重新做人,攀上高峯,讓瞧不起他的人只能追隨他的腳步,要變強啊!

“靠,強你妹啊,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居然這麼廢物,進派三年了才玄者一階,資質可以說是廢柴級別,這要怎麼變強啊?”張小天破口大罵道!


“小子不要這麼自卑嘛?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現在不是有老夫了嗎?別的不說,讓你修煉突破什麼的還不是問題的”,凝老這個時候自信的插口道!


張小天一機靈,差點把這貨給忘了。“對啊,老頭有什麼頂級法寶,功法什麼的給我來幾套吧,資質不行,敢惹老子的,老子法寶一陣亂砸,怎麼的也能堆死他”,張小天隨即喜笑顏開的道!

凝老一聽這話不由翻了翻白眼道:“你當頂級法寶功法是大白菜嗎?還幾套?你想的美,不過功法我這倒是有一套”。

“什麼?就一套?你這牛逼老頭,哎,一套就一套吧,拿來吧!”張小天有點失望的道!

“別急別急,老夫先來看看你小子現在的資質和身體情況,”凝老接着道!

隨即一陣沉默,張小天就感覺自身被人掃描了一下,身體一陣顫抖!

過了片刻之後,凝老的聲音又一次出現在張小天的意識空間:“嘖嘖嘖,不愧是廢材啊,五行全佔,彼此平衡,難怪現在才玄者一階,果然廢物啊。

“這些還用你說,老頭,據這具身體的生前記憶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才嘆氣嘛,哎…哎…”張小天一臉鬱悶的道!

“廢是廢了點,好在你現在有老夫了,老夫手中剛好有一套適合你修煉的功法,也算是廢物利用了,這也是你小子的福氣,嘿嘿”凝老淡淡道! “適合我的功法,嘿嘿,一定是天級功法吧?我發達嘍…”,張小天一臉興奮的大笑道!

據這具身體的記憶,這個大陸的功法,玄技,分爲天,地,玄,黃,四個等級,天級最高,黃級最差,所以張小天有點想當然了!

這時只聽見腦海中傳來凝老的一陣咳嗽,張小天如果能看到凝老的表情一定十分驚訝,這貨一個靈魂體居然表情這麼豐富。

此時凝老正一臉黑線的翻着白眼,“天級?你個兔崽子,這個位面到底有沒有天級功法還兩說呢?還天級,你想什麼呢?”凝老鬱悶的聲音再次傳來!

“啊,不是天級?那是什麼級別的?我說老頭,你別弄個黃級的來糊弄傻小子吧?”張小天氣憤的說道!

“天級是沒有,不過我這部功可是地級功法,另外修煉這部功法有三個好處?”凝老道。

“地級?有地級也不錯了,你先給我說說這三個好處吧?”張小天有點失望的道!

這貨嘴上雖這麼說,心裏卻樂開了花,“地級啊,整個門派都沒有吧”,之前說的天級純屬瞎掰!

“小子,你且聽好”,凝老得意的將這三個好處一一說了出來!

原來此功法名爲陰陽五行乾坤大法,地級低階功法,第一個好處就是,隨着修煉者的修爲提升,此功法可以進階,據說可以進階道天級高階。

第二,修煉此功法的修煉者可以不用修煉,自動吸收天地玄氣,不過效果緩慢而已。

第三,此功法可以在提升修爲的同時可以提升靈魂力量,這個就比較變態了。

此功法一共九層,每一層都附帶一套玄技,從而整體提升修煉者的實力!

“”我靠,這麼變態,喂老頭,哦不,凝老,哦不不,老祖宗,快把這功法給我啊”,張小天小臉激動的通紅,說話都有點語無倫次了!

“小子,你不是瞧不起老夫嗎?嘿嘿,來,集中精神,收好”!凝老的得意而慎重的傳來。

張小天只覺得大腦一陣眩暈,隨即大腦中出現了一副畫面,和一段文字。

這是一座彩色的大殿,大殿正中懸浮者一個陰陽雙魚形成的陰陽球,光芒四射,前方憑空出現一段大字,內容是:陰陽五行乾坤大法,陰陽生萬物,五行定乾坤,第一層…………隨後就是第一層的修行法門!

片刻之後張小天睜開了眼睛,“陰陽生萬物,五行定乾坤,”張小天口中喃喃道。

“小子,修行法門已經記下了吧?”凝老的聲音適時出現!

“凝老,小子記下了,”張小天道:,這是張小天第一次對這位老者起了尊敬之心。

“記下就好,現在趁熱打鐵,趕緊修煉吧!”凝老嚴肅的道!

張小天隨即盤膝坐下,心中默唸着陰陽五行乾坤大法的第一層,按照功法的修煉路線開始在身體經脈中運行,張小天隨即感覺周圍的天地玄氣快速的向自己收攏而來,一圈,兩圈,三圈,……,如此反覆。

他的身體傳來劇烈疼痛,這是功法運轉,強行拓寬加固他的周身經脈所導致,張小天頓時大汗淋漓!

“”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就是在這種關鍵時刻,急功近利,強行運轉,身體是承受了,可靈魂經不住摧殘,加上廢物體質,而導致魂飛魄散,況且他修煉的是門派隨手給他的一部黃級低級功法,所以他就悲劇了”,張小天心中這樣想到!

“小子集中精神,現在可不是你分心的時候”,凝老的聲音在一次提醒道!

“哦”,張小天趕緊收斂心神,運轉功法,現在已經到了第三十五圈了,成敗在此一舉,轟轟!張小天體內傳出幾次轟鳴聲,在最後一圈運轉完成之時,張小天頭頂出現了一個光芒四射的陰陽球,一個時辰之後,三十六圈終於完成,收工,緊接着頭頂的陰陽魚化爲一道光芒鑽進張小天的眉心消失不見!


“不錯,不錯,五行俱全廢柴體質果然適合這套功法,而且你小子的悟性極佳,是個修煉的好苗子,嘖嘖,不錯,不錯,突破到了玄者四階了”凝老的略帶激動的蒼老聲音,出現在張小天的腦海!

“玄者四階了麼?”張小天感受到體力流淌的玄氣,一種前所未有的強大,心中一陣大喜!“多謝凝老”!張小天恭敬道。

“沒想到你小子還知道謝我老人家,嘿嘿,免了,這也是你小子的機緣”,凝老笑着說道。

“咦?什麼味?啊!怎麼這麼臭,”張小天忽然聞到一股令人作嘔的味道,只見全身都佈滿了一層污泥一樣的角質,頓時驚道!

“你小子成功突破洗精伐髓,而且連破三階,這些都是你體內的雜質,洗掉就好了”,凝老幸災樂禍的聲音又一次傳來。

“玄者四階,一個晚上就突破了三個階位,那不是幾天就能突破到玄武境了,哈哈這功法真變態”,張小天忍着身體傳出的惡臭興奮的大聲道。

“想的美,你小子只所以能連破三階,是因爲你的這具身體的原主人,雖然他資質差,但是這三年的修煉你當白煉了,只不過他沒有這陰陽五行乾坤大法這功法,所以不能突破而已,玄氣都集中在他的體內了,”凝老打趣道。

“哦,原來這樣啊,”,張小天思索着道:,“哎呀,我得趕緊出去洗洗,這味簡直太那啥了”張小天說着就站起身推開山洞的石門,走了出去!

張小天出洞以後就沿着小道來到了距離山洞不遠的一條小溪旁,撲通一聲就跳到了水裏,然後一番搓洗,直到全身沒有一點污泥的時候才爬了上來。

“爽啊”,張小天一聲感嘆,兩世爲人,感受着這個世界的空氣,這時已經是中午了,“要強大,要生存,我張小天一定要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闖出一番天地”,張小天心中這樣想道:,眼神之中露出了堅定之色!

“小天,我說小天,在幹嘛呢,都叫你半天了”這時一道憨厚低沉而急促的聲音傳來。

張小天頓時一激靈,回頭一看,來人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皮膚黝黑,身材胖乎乎的,正眼吧吧望着他。

根據這具身體的記憶,這少年乃是張小天這具身體原主人在這玄冥派的唯一好友,姓汪,單名一個慶字,只是由於他的外貌,大夥給他取了一個外號叫“大黑”,爲人誠實,憨厚,熱心,樂於助人,門派的一些弟子經常欺負他,讓他幹這幹那,而大黑對此也是樂此不疲!

“咦?大黑,你這樣火急火燎的找我幹嘛?”張小天不由的忍住笑,不解道。 “幹嘛?難道你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今天是初八啊,每個月一堂的講道課,這次來的是李瀟然李長老,趕緊的,快開始了”,大黑急忙道!

“講道課?李長老?”張小天嘟囔着,隨即醒悟!

玄冥派分爲內門和外門,弟子過數百,玄武境以下的弟子爲外門弟子,只要達到玄武境就可進入內門成爲內門弟子,而張小天和大黑就是衆多外門弟子中的一員,門派弟子只要進階到玄靈境就可晉升爲門派長老。

玄冥派人數衆多,長老卻只有十來位,內門長老五位,外門長老五位。

李瀟然就是外門長老,玄靈八階強者,是幾位長老中實力最強的一位。李長老擅長的就是煉丹術,地位崇高,爲人卻十分和藹,平易近人,受到衆多弟子的尊敬愛戴!外門每個月初八舉行一次講道課,由幾個長老輪流坐鎮,爲派內弟子傳授經驗,講解道法。這個月就輪到李瀟然來爲弟子講解!

“哦,我差點就忘了,這次來的居然是李長老,大黑,咱們趕緊去吧,別錯過了時辰”,張小天一臉尷尬的道。

“哦,小天我怎麼感覺你今天有點變的和以前不一樣了”,大黑撓了撓頭不解道。

“不一樣?哪裏不一樣了?”張小天笑道:,“具體的我也說不上來,就是感覺,哎,不說了,咱們趕緊走吧”,大黑說着就拉着張小天向外門講道殿走去。

其實不怪大黑有次一問,張小天一夜連破三階,又有了陰陽五行乾坤大法的修煉,整個人在氣質上發生了巨大改變,以前的張小天見到人總是目光閃躲,自卑,廢柴的身份,讓他無比的不自信,而現在的張小天也充滿了自信,眼神犀利,當然和以前不一樣了!

外門由於弟子衆多,可供弟子居住的屋舍不夠,一些資質較好,修爲稍高的外門弟子就分到了這些屋舍,像張小天和大黑這類修爲低下的弟子,只能在門派後山自己開鑿山洞居住,這也是爲什麼張小天一出現就身在山洞裏!

張小天二人急急忙忙沿着小道一路來到了講道殿的殿外,這時殿外已經聚集了不少弟子,有說有笑,都是一臉的興奮!

“喲,這不是張小天嘛,這個廢物也來講道殿聽道,有用嗎?哈哈哈哈”。一道奸詐而刺耳的鄙夷之聲從不遠去傳來,頓時引來殿外弟子的一陣大笑。

張小天擡頭望去,對面弟子中有着三個少年向這邊走來,爲首的身穿黃袍,一臉的鄙夷之色,後面跟着兩個白袍少年,說話的正是這爲首之人。

此人名爲張波,玄者六階,資質上等,據說是派內長老張玉之子,張玉又極其護短,這就造成了張波這貨在派內橫行無忌,爲所欲爲,派內弟子有不少對其深惡痛絕,不過拿他沒辦法,誰叫他有個長老老爹呢?

張小天眉頭緊皺,心中怒氣升騰,身邊的大黑也是一臉的厭惡,“張波你要太過分,這講道課是所有外門弟子都可以參加的,憑什麼你來我們就不能來”,大黑終於忍不住氣開口反駁道:。

“死胖子找死不成,憑你也敢對我指手畫腳,一個玄者二階的廢物而已,你和張小天是一樣的,一對廢物”,張波惡狠狠的道。

“你…你…”,大黑氣的一時說不出話來,渾身顫抖,身旁的張小天按了按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衝動!

“噢,廢物?廢物在說誰呢?”張小天故作不解道。

“哈哈,這小子傻了吧,廢物?廢物當然是說你,還有你,”張波邊大笑一邊還用手指了指張小天和大黑。

“哦,原來廢物在說我們啊”,張小天一臉玩味的說道!

一瞬間的安靜以後,整個在場弟子突然爆發出一陣大笑,就連張波身後的兩個少年也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來,張波只到這時還沒反應過來,也跟着笑,“廢物,哈哈哈,廢物就是要說你”、張波一臉得意的笑道。

這時身後的一位少年拉了拉張波的衣袖,“師兄,別笑了,這小子這是在找死”,那少年滿臉通紅的道。

只到這時這位張波師兄才明白了過來,隨即一臉的尷尬,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表情!“張小天你活的不耐煩了,竟敢戲論與我,看打…”張波說着就飛身而出,掄起拳頭就向張小天砸來,速度快的出奇,引起一道破風之聲。

張小天早就暗中運起陰陽五行乾坤大法,正準備出手還擊,正在這電光火石之際,一道身影似閃電一般出現在張小天和張波之間,隨手一揮就將張波給擊退!

張波正待出手,一看眼前之人急忙收住手,滿臉驚恐,然後擠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訕訕道“宋師兄好!你也來參加講道課的啊”!

來人也是一個十一二歲的藍袍少年,面容俊秀,身材修長,氣質極佳!此人是外門第一高手,天賦易稟,十二歲就已經玄者九階巔峯,離玄武階就差臨門一腳了,隨時都可以成爲內門弟子。此子姓宋名振宇,爲人沉默寡言,整天板着一張棺材臉,好像人家都欠了他一樣。

張波這貨前不久不知爲什麼事惹到了宋振宇,讓這位宋大師兄給揍了個狠的,躺牀上三天。張波爲此還找了他的長老老爹,可結果卻不了了之,從此以後這貨看見宋振宇就繞着道走,沒辦法打不過還躲不過嗎?

“滾,以後在看見你欺負人,直接讓你躺牀上半年”,宋振宇看都沒看張波冷冷道。

張波看了看宋振宇身後的張小天,滿臉的怨毒之色,咬着牙說了句“我們走”,隨後領着身後兩個少年,灰溜溜向院外而去。


待他們走後周圍爆發出一陣雷鳴般的掌聲,隨即就聽到有女弟子花癡一樣喊到“宋師兄好帥哦”

“宋師兄我愛死你了”,

“宋師兄好樣的”,

“宋師兄……

“宋師兄…”,歡呼聲此起彼伏,宋振宇瀟灑的揮了揮手,看了看張小天一眼,向殿內走去。

他是個例外,別的弟子都要在殿外等候長老,他卻不用這是門派對天才弟子的福利。

張小天看了一下宋振宇的背影,嘆道:天才加帥哥,這還怎麼比?”原本連破三階的興奮勁也頓時去了大半!“宋師兄謝謝你,我一定會好好努力,趕上你,超越你”,張小天心中暗暗道:,這是張小天的驕傲,這一世一定要成爲強者!


“哇,李長老來了,快看,”這時人羣中發出一陣驚呼,隨即衆人同時擡頭看天,只見不遠的天空中一道身影腳踏着一個大型葫蘆,正悠哉悠哉的向這邊飛來!

武者修煉到玄武境就可以御劍飛行了,更別說這玄靈境的李長老了!時間不大,李瀟然長老就在衆人身前降落,大手一揮,身前葫蘆憑空消失,緊接手中又出現了一個小葫蘆,隨即拎起葫蘆往嘴中一倒,“好酒”,李長老大笑一聲道。

“李長老好!”衆人異口同聲道。

“小兔崽子們,你們也好啊,等的都着急了吧,這就隨老夫進去吧”,李長老一臉和藹的笑容道:,然後就率先向殿內走去,衆人跟在其身後也紛紛向殿內走去! 講道殿的殿內,李瀟然毫無形象的居中而坐,翹着二郎腿手中拿着那個被手摸的豪光鋥亮的酒葫蘆,正悠哉悠哉的喝着,衆弟子全都盤膝坐在李瀟然的周圍,這其中當然包括張小天和大黑,宋振宇則是坐在距李瀟然最近的地方,正板着個棺材臉,一臉的冷酷!

“這李老頭每次講道之前都囉裏囉嗦一陣,什麼前輩?什麼高人啊?”,大黑一臉鬱悶的小聲抱怨道。

“你小聲點,別被聽見了,”張小天低聲提醒道。

“奧,我只是這麼一說,這不影響我對他的敬仰崇拜之情啊,要是有一天我也能成爲他一樣的高人那該多好啊,什麼張波,吹口氣都能滅了他,可憐我現在才玄者二階啊。”大黑一臉幻想,黑色的臉上露出了癡迷之色!

其實大黑和張小天是同時進入門派的,三年才玄者二階,也是大夥口中的廢柴一個,只不過比張小天的頂級廢柴要好那麼一絲絲。此時的張小天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對這貨直接無視而轉頭看向場中的李瀟然!

“諸位小傢伙,廢話老夫也就不多說了”這時李瀟然一臉臭屁的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