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沒有把他的目的通過電話告訴重影,有些事情,還是當面說的好。

絕對不能小瞧這個世界的科技,這個世界的科技發展到現在,幾乎可以滲透各行各業,各個角落,任何人的電話都有可能會被監聽。

爲了放在打草驚蛇,還是有話當面講的好。

隨後,雙方掛斷電話,林辰以最快的速度將廚房整理一遍,然後,便在家裏等着重影到來,大約十五分鐘之後,重影開着一輛霸道出現。

林辰上車,然後,同重影一道,直奔易先生的拳館。

而在車上,林辰把他們此行的目的告知給了重影。

而重影一聽林辰準備收編殺手集團,他倒也不驚詫,點頭微笑道:“這倒是一步好棋,如果真的能把東海,甚至於江南省的殺手集團全部收入麾下,確實對於日後你縱橫天下,有百利無一害,等於擁有了一支恐怖的力量,不過……”

“不過林辰,你確定,你真的能降服他們!?”

重影贊成林辰的做法,但是不代表他相信林辰真的有這個能力。

殺手集團不同於一般的組織,裏面的人全都是尋不服的野馬,想要他們規規矩矩的,從此以後,唯一人命是從,太難。

當然了,他是一個例外。 “呵呵,有什麼不能降服的,他們終歸是人,是人就有訴求,有慾望!”

林辰淡笑,整個人顯得胸有成竹。

重影裂了咧嘴,聞言,有些不以爲意。

林辰哈哈一笑, 拒婚總裁請低調 :“當然了,他們要是都跟你一樣,那就好辦多了,每個人揍一頓,揍完了了事!”

“你這是在誇我嘛!”重影扭頭看着林辰,心裏這叫一個不爽!

什麼叫像他一樣,揍一頓了事,說的好像他很欠揍一樣。

林辰正色,看着重影道:“我當然不是那個意思,我得意思是如果他們能向你這麼聰明,那便容易收服的多,因爲你比他們更有道,你知道自己的道是什麼。”

“而且,你應該是殺手裏面的另類,我總覺得你不應該做殺手,你更應該做強盜,因爲你比這些殺手,多了些感性的東西,而不單純的冷血。”

“重影,如果我沒有看錯,你用槍殺人,而不是用刀,是不是怕自己心不夠硬,而並不是因爲,你怕鬥不過對方!”

“因爲,不是膽小怯懦之人!”

重影蹙眉,聞言,整個人陷入了沉思當中。

他不回答,同時,也相當於默認了。

林辰微笑,不在多話。

一路無話,一轉眼,十多分鐘之後,兩個到了拳館。

易先生已經在拳館等候多時了,看見林辰過來,連忙迎上。

“易先生,見過主人!”

“嗯,不用這麼客套,都是自己人,直奔主體吧,那幾家殺手組織都在什麼地方?具體有人數!有多少修行者?高品又有幾個?”

林辰沒有過多的廢話,直接開門見山。


易先生點頭,緊跟着立刻把他所掌握的情況,跟林辰一一彙報。

“主人,據我掌握的情況,咱們東海本市,一共有兩家殺手組織藏於,不過實力都不怎樣,並不算太入流,旗下的殺手,一家八人,一家七人。”

“除了兩個頭目是修行者,兩家各有修行者三人,武者五六個不等!”

“嗯?就這麼點實力,這也能叫殺手組!”林辰有些費解。

殺手組織雖然不能像是某些組織一樣,大張旗鼓,但是一般人數也應該不會太少,否則的話這樣的殺手組織,很難在圈裏討生活。

畢竟,一個沒有實力的組織,誰能相信,誰會給他們提供任務。

一個沒有能力獲取任務的殺手組織,更不能養活住人,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易先生聞言,苦笑搖頭,不經意的轉頭看向重影,眼神很是意味深長。

林辰一愣,看着重影,心說難不成跟重影有關係?


“到底怎麼回事?”

“咳咳,那個其實是這樣的,這兩個殺手組織其實本來不算太弱,雖然不算強,但在江南省還是有些實力的,之所以成了現在這德行,完全是之前,這兩家接取某些任務,並且在任務當中,被重影給滅殺了。”

易先生輕咳了兩下,隨後如實道來。

林辰一聽這話,瞬間有所明悟。

“重影,到底怎麼回事?”

“哦,原來是這麼回事,這還是巧了!”重影撇嘴冷笑道:“是這樣,你讓我保護沐婉晴,而這段時間,確實有幾個不怕死的傢伙想要襲殺她,撞到我手裏,我就順手把人給解決了,不過說起來,這幫人實力真的不怎麼樣,很渣!”

“應該連黃金級別的殺手都算不上吧,撐死了也就是白銀。”

“原來如此!”林辰點頭,跟着,臉立刻沉了下來,看着易先生道:“我可以理解成這兩家殺手組織,曾經接取過對付沐家的任務,是這樣吧!”


“嗯,是這樣!” 重生娛樂圈女王

林辰臉色一變,易先生立刻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好吧,沒想到這裏還有這一層關係,既然如此,那就更應該拜訪拜訪了,我倒是要看看,這兩家的頭領是有多大的膽子!”

“走……立刻過去!”

說完,林辰轉身就走,重影緊隨其後, 儒神在上 ,上車。

等上了車,易先生看着只有他們三個人的霸道車,下意識的列了一下嘴,用試探性的口吻問道:“那個,主人,就咱們三個過去嘛?”

“沒錯,就我們三個!”林辰道。

聽到這答案,易先生不禁有些手腳發涼,心說天哪,就他們三個人,就要去闖人家殺手組的老巢,這也太託大了吧,有沒有搞錯!

單刀赴會?

林辰看着易先生精彩的表情,自然知道他在想什麼。

冷然一笑道:“怎麼,你覺得我在送死?”

“不,不敢,不敢,屬下不敢!”易先生連連搖頭。

不過,雖然嘴上不敢,但是心裏卻是另外一種想法,暗地裏卻還是冷汗不停。

反正,沒安全感就是了。

儘管林辰最近一段時間,在東海風頭無兩,而且本身實力確實很強,但是對方可是殺手組啊,殺手有多恐怖,易先生是在清楚不過了。

殺手可不能用衡量修行者的方式去衡量他們,因爲殺手更陰狠。


殺手永遠都是爲達目的,不擇手段。

不誇張的說,同修爲的殺手和修行者,如果兩個人交手,十有八九修行者贏,但是論誰能殺死對方,百分之百,殺手能殺掉修行者,而且很輕鬆。

林辰去找這樣的一羣人麻煩,結果就帶兩個人,真是吃了虎膽了。

林辰見狀,撇嘴一笑,也不理會。

一轉眼,一個小時以後,重影將車停在了郊區的一個廢舊的汽車廠門口。


林辰帶着人下車,前腳剛出現,後腳,林辰感覺銀光一閃,一柄小巧的飛刀直接釘在了他的面前,距離他的腳,也就不到十公分的距離。

刀子插在水泥地面上,直沒刀柄。

無論是角度,還是力道,這暗中出手之人,實力都不算太弱。

當然了,在林辰面前搞這種花樣,完全就是關公面前耍大刀,哪怕是重影,也就是掃了一眼,連第二眼都懶得看,一臉的不屑。

這時,易先生忙上前,衝着大門一抱拳:“莫動手,是我,東海易先生!”

“易先生,是你?” 三人面前的大鐵門開了一扇小窗,露出一張陌生的臉來。

這張臉的主人年紀似乎不大,看起來挺稚嫩的,易先生似乎認識對方,見對方露臉,連忙賠笑道:“哈哈,原來是小義哥啊,小義哥好啊!”

“姓易的,你來這做什麼?”小義哥冷着一張臉,盯着易先生。

眼珠子同時來回的動,不時在林辰和重影身上掃。

這小子年紀不大,但是倒是挺謹慎的!

“我們老大說了,最近不做你易先生的生意了,易先生沒事請回吧!”

“呵呵,小義哥,正所謂買賣不成仁義在,我跟你們老大鐵老大那可是鐵關係了,哪怕就算是他不接我的生意,我來拜訪,他也該見一面吧!”

“小義哥,麻煩你通報一聲,就說我易先生有事,特地來拜訪,求見!”

“這……”小義有些猶豫。

易先生見狀,連忙從隨身帶着的錢包裏,翻出一捆萬元大鈔出來,遞給小義哥,賠笑道:“小義哥,麻煩你了,跑一趟!”

這小義哥看到一捆百元大鈔,頓時眼睛冒光。

別說殺手不愛財,如果殺手不愛財,那他們就不會提着頭敢殺手了。

接過錢,小義哥臉色稍緩,不過還是沒啥好臉,目光一轉,看向林辰和重影兩人,衝着林辰和重影怒了努嘴道:“這兩個人是什麼來頭?”

“哦,小義哥,這兩個是我的助手,你也知道,我易先生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不少人想要弄死我,所以平時不得不小心一點。”易先生笑道。

易先生之所以說林辰和重影是他的助手,自然是不想現在就惹出麻煩。

人都還沒見到,現在動手,他認爲不值得。

但是,易先生怎麼想,是他的事,林辰可沒他想的那麼複雜。

只見他衝着重影使了一個眼色,重影點頭,緊跟着邁步上前,推開易先生,衝着鐵門後面的小義哥道:“媽的,哪來那麼多廢話,識相的把門開開!”

“哼,你找死!”

小義哥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在他的地盤,眼前這個男人,竟然敢這麼跟他說話,簡直在自尋死路!

罵了一聲,緊跟着就見小義哥甩手將小窗戶合上,與此同時,一個口哨聲突然響了起來,而就在口稍聲響起的同時,廢棄汽車廠裏面瞬間亂了起來。

就見汽車廠的廠房內,從裏面一連躥出來六七個人,三兩步衝到了門口。

小義哥同時大開方便之門。

小義哥在內,同衝出來的人,一眨眼間的功夫,將林辰他們團團包圍。

林辰、重影,原地杵着,對此則是面不改色,從容無比。

易先生此刻,臉色大變啊!

看着眼前這場面,他都快噴血了,心說他孃的,這什麼情況啊?

這情況跟他預想的完全不一樣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