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青衣女子輕聲細語的說完.手中長劍慢慢的靠近女子的臉頰.不時的划動.「你說我把你的臉划花.你的主子可會再多看你一眼.」

「說那麼多做什麼.有本事你就動手啊.」

夕月三人躲在山坡上.秋月呼吸一緊.小聲驚道:「伊伊.」

夕月回頭.「你認識她.」

「她是莫北的屬下.南陽第一舞妓.」

夕月心裡一緊.那就是說遇到自己人了.

「小姐.一定要救她.」

「好.」


望著底下.對方有十多個人.他們這邊加上她們也才七個.那四個幾乎沒有了反抗之力.

過了半晌.夕月在秋月和秋雨耳邊低語了一會.幾人立刻分散開來.

「趕得早不如趕得巧.這不是南陽第一舞妓伊伊姑娘嗎.」

一道略帶笑意的女子聲音傳來.青衣人回頭.見是一個年歲不大的少女.快速在腦海里搜尋了一番.並沒有發現夕月是什麼厲害人物.便稍微放鬆了一些.

「站住.再往前不要怪我不客氣了.」青衣女子持劍指著她.臉色冰冷.

「啊.」夕月似嚇得呆了一下.接著向前走了幾步.道:「本姑娘是嚇大的.真是沒禮貌.不自報姓名就算了.竟然拿劍指著本姑娘.真是沒教養的人.」

被她一頓奚落.青衣女子怒了.將手中的劍鄭了出去.

嗖.

一道光似的劍身插在山坡的高處.夕月拐了個彎.拍拍自己的衣衫.望著天上的太陽.道:「這麼熱的天.還不讓本姑娘休息.真是不好玩.」

說著她如一陣風似的沖了過來.青衣女子快速舉手迎擊.轟的一聲.周圍土石亂飛.青衣女子被拍出去幾丈遠.大口咳血.

其他人見狀.立刻沖了上來.夕月快速退後.這些人竟然練得是合擊之術.她不得不小心應付.

那邊打得水深火熱.程伊伊也抓住機會側身一腳踢飛身旁的女子.腳尖一勾長劍飛上天空.又緩緩落下.她雙手迎上去.瞬間繩子被割斷.手剛空下來.便和一人交起手來.

慌亂間.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她當下大喜.「秋月.」

秋月點了點頭.和秋雨快速動手.將紅鸞姐妹救起.

「小姐.」

突然秋月大驚.飛身向夕月撲去.

圍著夕月的幾人都已受傷倒地.本來無事的.可不知為何.她突然捂著頭向地上倒去.離她最近的女子見狀.將劍橫在她脖子上.

可夕月似無所覺.整個人的情緒很不穩定.不停的搖頭.嚇得挾持她的女子手忙腳亂.差點將劍扔到地上.

后來發現夕月有些神志不清.便將她打暈了過去.

「站住.再往前走.別怪我不客氣.」

秋月停下腳步.「放了她.不然你們今天都要死.」

她著急了.這可是她跟隨夕月第一次出來.好不容易來了個女主子.怎麼能在自己手上一下子玩完呢.這要回去.怎麼跟墨無塵交代啊.

「放了她.可以.」女子眼神閃爍.「你先放了我們的人.」


「好.一個換一個.」秋月答應的很爽快.

「哼.你倒是好想法.」她看著暈迷的夕月.說道:「這位小姐的命.恐怕比在下姐妹的命加起來都值錢吧.」

「你想怎麼樣.」秋月暗罵自己.剛才一時著急.喊了夕月一聲.不然此時也不會這麼被動.

「我不想怎麼樣.放我們姐妹走.」她也不確定這突然出現的三人和南陽那伙人是什麼關係.因為直到現在.程伊伊都在查看她們姐妹的傷勢.絲毫沒有看她們這邊.

顯然和她們不熟.她現在只想離開.至於其他的.只能另想辦法了.


「好.」

秋月想了想.決定放她們走.

帝國老公無限寵 不行.打傷了我們姐妹.還想走.給我留下命來.」

程伊伊突然嬌怒道.絲毫不理會被挾持的夕月.持劍向青衣女子刺去.

我的奮斗嬌妻 .連忙去攔程伊伊.怕傷到夕月.

誰想有人比她更快.一道劍光閃過.程伊伊手中長劍落地.她瞪圓了眼睛看著近在咫尺的女子.一臉見鬼的表情.

秋雨的臉都隱在白紗后.只露出一雙眼睛.冷漠的看著她.一語不發.

秋月拉過程伊伊的手.為她包紮.卻沒有多說什麼.

「還不滾.」

秋雨的聲音冰寒無比.在這炎熱的季節卻讓她們打了個寒顫.青衣女子立刻示意自已人後退.一邊將劍橫在夕月脖子上.警惕的看著她們.

「半個時辰后.將她送到玄音坡.不然……」

秋雨冷漠的聲音.緩緩的將右手抬起.

青衣女子大驚.只見秋雨的手中拿著一串珠花.她往頭上一摸.心裡涼了半截.

而程伊伊也是如此.這突然出現的女子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有如此好的身手.

她眼睜睜的看著那群人遠去.有些不甘心.不過既然來人和秋月一起.那秋月定然會給她一個解釋的.

「你怎麼放她們走.小姐若有事怎麼辦.」

秋月見人已走遠.才開口問秋雨.

心裡有些不舒服.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夕月若出事對誰都沒好處.她倒好.有那樣的身手卻沒有救人.竟然還放那群人走.真是.氣死她了.

不過她不屬於墨家莊的人.她也管不到她.

「我負責.」

秋雨的聲音冷冰冰的.沒有一絲感情.

「你負責得了嗎.」秋月小聲嘀咕.心裡暗自盤算.現在追上去.找機會救夕月.應該有機會的吧.

「你們走.我會帶小姐和你們匯合.」

秋雨並沒有理會她.徑自說完便向前掠去.

她一句話也沒交代.便扔下秋月她們離去了.

「秋雨.你這個臭丫頭……」

任她再喊.秋雨早就聽不到了.

直到這時.她才回答程伊伊的話.「知道夕月嗎.」

程伊伊先是一愣.回道:「知道.」

隨後吃驚的看著她.「你不會說……」

「沒錯.剛才被抓走的就是.」秋月垂頭喪氣的說道.她才剛跟著小姐.就出了事.她的命怎麼這麼不好呢.

「無塵公子的未婚妻.」

程伊伊還是不敢相信.就剛才那個丫頭.竟然會是她們未來的主母.

「我現在是回去告訴公子呢.還是相信秋雨那丫頭呢.」

秋月揉著秀髮.神色糾結著.

「那剛才那個呢.」

長生 .也是神色糾結.這女子太特別了.這麼熱的天就算不想被人認出來.那也不用蓋那麼厚的紗吧.

「你說秋雨啊.她.你最好少惹.那丫頭可不好說話.」

秋月半開玩笑的說道.她是知道秋雨身份的.怕程伊伊哪裡得罪她.一不小心被傷了.那可就難辦了.

「哼.」程伊伊冷哼.她在傲氣.也不過是一個丫頭罷了.她們要去的可是南陽.自己的地盤還怕了她不成.

半個時辰后.秋雨趕到了玄音坡.一聲凄厲的叫聲傳來.她沒有動靜.直挺挺的站在原地.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她算了算時間.嘆了口氣.這才向裡面走去.

玄音坡.並不是一個坡.而是一片樹林.踩著地上的枯葉.烈日也驅不走秋雨心裡的涼意.

「小姐.」

夕月猛然回頭.嘴角有一抹紅色.淡淡的.似乎被什麼擦過.但還是有些痕迹.

頭上的髮帶早已不知去了哪裡.一頭青絲披散開來.隨意飄動.冰冷的眼神.死寂般的眼睛.沒有焦距的眼瞳.這些都從亂髮間映出.

這讓秋雨一愣.同時有些心驚.這一刻的夕月如同她曾見過的一個人.

似乎剛從死人堆里爬出來.泯滅了一切人類的感情.她的眼裡慢慢凝聚著一些東西.

秋雨暗叫一聲糟糕,剛想離去.卻見夕月轉過身.向前走去.

地上躺著一個女子.秋雨不看也知道是誰.她不再理會任何聲音.這不就是她一手湊成的嗎.

夕月的偶爾發狂.她是知道的.這個秘密只有她和墨無塵知道.她想知道.她以後是否都要這樣活下去.

所以.她沒有立刻救她.而是想看看她是否會選擇其他人.

她算準了夕月醒來後會發狂.而這個女子顯然並不甘於人后.想通過夕月來和她談判.所以會一個人來.

這也剛好成全了夕月.

……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傳來.夕月冷漠的背對著她.「滾.」

她的心情很不好.真心不好.沒有了知道自己能出來時的喜悅.滿心的傷感和失落.

「你.你這個惡魔.你竟然……」

女子話音未落.便被一巴掌劈倒在地.

秋雨站在她旁邊.全身都散發出殺氣.

「讓她走.」

秋雨蹙眉.她做錯了嗎. 「小姐.」

秋雨也知道.夕月做的決定.別人不可能更改.可這件事她不想聽她的.

「讓她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