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裡,是高階獸人的地盤!

「所以小瞳也是獸人,叔叔不可以殺小瞳的喔!」

少年思考了片刻后,雖有些無奈,但還是點點頭,隨即收了劍。

小瞳暗中感慨,不管是乾爹還是這個少年,都被他耍得團團轉!

「既然如此的話,你們有兩個選擇,要麼,離開這裡,小爺我不會取族人性命;要麼……便跟小爺回家吧。」少年說著,滿是邪魅的面龐上突然多了絲溫暖的笑容。

那笑容陽光得讓小瞳不敢相信!

「家?」

「沒錯,那是獸人族應該存在的地方,這點你爹跟你說過吧?」

「嗯,說過……」

「那麼……你爹呢?」

少年突然覺得有些奇怪,既然這小孩說到他爹,為什麼沒有見到他爹的影子?

「這個……」小瞳抿了抿嘴,難道他不知道宮墨染死掉的消息?

有可能,他記起宮墨染這個名字都用了很長時間,那麼聽說這個人可能也是很久以前聽過他的一點消息罷了。

斟酌片刻后,小瞳便突然哭了出來,一聲比一聲慘烈,片刻后才吞吞吐吐的說道:「我爹……我爹他……」

「他怎麼了?」

「……他被殺死了5555……」

「什麼?那麼牛叉的人物被殺了?!」

小瞳見這傢伙一副被蒙在鼓裡的模樣,突然想笑,敢情這傢伙在這裡被悶傻了,外界的事情什麼都不知道,他都聽說過乾爹的名字,說明乾爹已經是有多出名啊!

「嗯……我們一家三口本來是出來遊玩,但中途遇到壞人要搶我爹的神筆,然後我爹和那個壞人爭鬥時被那個壞人暗中刺死了……那個壞人殺了我爹后還打傷了我娘親,然後……然後小瞳就帶著娘親逃出來了,逃了好遠才逃到這裡……」

見小瞳哭得稀里嘩啦的,少年也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怎麼去哄,倒是覺得這孩子挺可憐的……

「好了小弟弟,別哭了!小爺帶你回部落好好照顧你們怎麼樣?」 「部落?」小瞳一喜,看樣子他們的居所應該不小,原來的城鎮是徹底回不去了,那麼……便只有跟他走了。

而且將我們安頓在這裡,也是乾爹的遺願吧。

「嗯,要不要去?」看這娘倆怪可憐的,少年也頗為同情。

況且這孩子長得頗為俊秀,且馭獸之術高強,回去好好培養一番,沒準還是個小人才。

小瞳狠狠點了點頭,小眼珠轉了一圈,道:「不過,小瞳和娘親無依無靠沒有住處,所以要住在叔叔家喔。」

嘿呦,這小鬼還挺會佔便宜的!


「行!小爺家裡還裝得下你們倆,那麼……跟小爺走吧!」少年剛想轉身離去,便見小瞳站在原地,遲遲不肯邁出一步。

「你又怎麼了?」少年有些詫異,只見小瞳伸出小手,指著伏在馬背上的冥希道:「叔叔,還有個事,我娘親傷得很重,不能再受顛簸了,所以……小瞳要叔叔抱著娘親回去。」

「你!……」少年被驚得說不出話來,有沒有搞錯?這孩子怎麼這麼難伺候?

而小瞳見他不答應,便獨自在那裡哽咽起來,哭得倒十分入戲:「5555……我爹已經沒有了……現在娘又受了這麼重的傷……叔叔還見死不救……小瞳從來沒出來玩過,這是小瞳長這麼大第一次出來玩……碰到的還都是壞人……5555……全世界都是壞人……娘親也快掛了,小瞳也不想活了5555……」

見小瞳哭得死去活來而且還不停地伸手擦眼淚的模樣,少年也是服了!

「好了好了小孩子不哭了吖!小爺我才不是壞人,不就是抱你娘親回家嗎?抱就抱,反正出了事別說是小爺我弄死的就行,而且,是你讓我抱的,小爺可沒興趣占你娘親便宜啊。」

「好噠好噠,叔叔真好……」小瞳剛想停止演戲,便覺得不對勁,隨即又開始裝感動道:「叔叔你太好了5555……」

少年這才來到馬前,將冥希抱起,就在抱她起來的時候,少年剛想吐槽:這也沒傷啊。

便突然瞧見了冥希的正臉!

這……這姑娘是?!

少年驚愣著,目不轉睛的望著冥希,隨即問道:「對了小朋友,你娘叫什麼名字?」

「明夕。」

「明夕?!」少年驚愣的道,隨即仔細端詳著懷中昏睡的冥希,不由得喃喃道:「明夕……」

「怎麼啦?」小瞳見他這麼認真的審查著娘親,突然感到不安。

該不會說娘親受傷的事露餡了吧?娘親明顯一點外傷都沒有啊。

不過沒關係,他要是問的話我就說是內傷,他要是再查我就說是中毒或者疑難雜症!

總之,這點小事難不倒我小瞳的!

小瞳正想著,少年便困惑起來,突然說道:「這女人,我好像在哪兒見過。」

納尼?!

正在小瞳絞盡腦汁想著如何去編瞎話的時候,這傢伙居然來了這麼一句話!

「拜託你有沒有搞錯?剛才認識我爹就算了,這會兒居然還說認識我娘?」

「可是確實有點面熟耶!小爺肯定見過她!」

「別扯啦!你被困在山裡這麼久了,就你那點世面,連當今聖上是誰都不知道,還認識我娘?」

「你怎麼敢肯定小爺不認識當今聖上?」少年被他這麼一說,倒有些不自在。

「認識的話你說當今聖上是誰吖?」

「……不知道。」

「這不就結了嘛。」

「那你知道?」

「這個……其實小瞳也不知道。」終於轉開了話題,小瞳這才放心了些許,打算上路了。

「對了小瞳,帶你們回去住可以,但小爺我也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

「不許管小爺叫『叔叔『!小爺今年才21好嘛?哪裡有那麼老!」

「那叫你什麼喔?」

「很簡單,等回去后,族人喊我什麼,你也跟著喊我什麼就可以了。」

「可是小瞳不明白,叫你叔叔你嫌老,那你為什麼還自稱爺爺?爺爺不是更老嘛?」

「……」少年徹底無語,這小孩,簡直就是極品!

「好了小瞳,等回去后,你還是安靜點比較好,不然說錯話父王要處死你,小爺可不管。」

少年說著,來到一個隱形的結界前,並輕而易舉的破解了結界。

而這裡面,便是少年所說的————高階獸人族的部落! 就在少年帶著小瞳進入結界的那一刻,小瞳驚奇的發現,就在踏入結界內的這一瞬間,剛才的黑夜通通消失,結界內……是一片白晝!

「叔叔,這是怎麼回事喔?」


「……這裡的時間與外界是完全相反的,還有……」少年解釋著,突然額頭上多了三根黑線,不耐煩的道:「你能不能別管小爺叫叔叔啊?」

「那你也不說要小瞳叫你什麼,難不成要小瞳管你叫爹爹?」

「……」少年沉默了片刻后,才緩緩的道:「……我叫謙,拓拔謙。」

這個叫拓拔謙的少年終於肯暴露自己姓名了。

這還真是意外!

還以為這傢伙打算永遠讓小瞳以為他叫「小爺」呢。

不過……眼下小瞳無依無靠的,也只得跟著拓拔謙這傢伙混。

而此刻冥希倒是躺在拓拔謙懷裡看起來一副安逸的模樣,小瞳瞟了眼冥希,無奈的搖搖頭,心裡感慨著:兒子也算盡孝了,給娘親找了這麼個帥哥當人力馬車。

不過話說回來,這傢伙看起來還蠻不錯的,長得也挺俊俏,人又不壞還有點傻萌的感覺,這種感覺……和最初見到乾爹的時候一樣。

也許……最初遇見一個人的時候都是這樣吧,你只看出來這個人不壞,這個人可以好好和你相處,不會害你,但是……其實你根本不了解他,也根本不知道他的來路背景和身份……就像最初遇到乾爹時那樣。

看似傻萌的乾爹,竟也可以如此冷酷殘忍,只不過……他不會這樣對你罷了。

「小瞳,你在想什麼呢?」拓拔謙見這小東西若有所思的模樣,十分好奇。


這麼個小東西,心眼子倒是不少,看樣子也不是省油的燈。

「沒……沒什麼……小瞳只是有點想爹了……」


「這樣啊……」拓拔謙笑了笑,「小瞳,你覺得讓小爺當你爹怎麼樣?」

「什麼?」小瞳一愣,險些沒被他的話嚇到,這傢伙也太不拘謹了吧?

這麼直言不諱的就……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要做我爹?」小瞳十分詫異。

「簡單的說,只是做個戲而已!如果你們想住在小爺家,就必須幫小爺完成這齣戲!」

小瞳困惑的望著拓拔謙,不知道他想幹什麼,但還沒等小瞳問出什麼,便發現眼前的這條路,好像並不是通往民宅的路!

而前方,竟是一個龐大的擂台!

這個擂台下面擠滿了人,歡呼叫喊著,而擂台上面,許多漂亮的阿姨站成一排,一個個嬌羞不已,如花枝招展一般表演著,想要將自己最美的一面都展示出來。

擂台正中央主席台的位置,一個高大英俊的男子正仔細的端詳著這些姑娘。

這……這是怎麼回事?

小瞳正驚愣著,便見擂台下的人們發現了他和拓拔謙,紛紛跪下叩拜。

「草民參見少主!」

「微臣參見少主!」

「奴婢參見少主!」

小瞳聽后大吃一驚,這個拓拔謙,竟是……這個部落的少主?!

而此刻小瞳再抬眼,見拓拔謙完全不是剛才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樣,取而代之是如同面癱般的冷酷,只是瞟了眼那群人,淡淡的吐出一句:「起來吧。」

「謝少主!」那些人的目光不經意的凝聚在拓拔謙懷中的女孩和身邊的孩子身上,不由得起了猜疑,卻什麼都沒說。

而擂台上的主持人見拓拔謙到場,急忙道:「少主駕到!選妃大典正式開始!」

「等等!」拓拔謙毫不遮掩的抱著冥希上台,毫不客氣的打斷道:「小爺我同意讓這無聊的大典開始了嗎?」

而就在這時,台上台下的人們紛紛注意到拓拔謙懷中的冥希和這個孩子,不由得議論起來:「這……這是怎麼回事?」 拓拔謙剛剛上台的時候,便見這一個個長得跟妖怪似的女人爭先恐後的自爆姓名,恨不得把自己祖宗十八代都告訴父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