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空間傳送的異能!”

周思南立刻意識到情況不妙,出言提醒道。

孫妙才和周思南急忙離開所在的炮臺,他們的攻擊被原封不動地轉移了過來。

轟隆

巨大的爆炸烈風掀起塵土。

兩個人剛纔的位置被移爲了平地,巨大的火晶炮在爆炸中徹底報廢。


“火晶炮!”竹老看着碎成一地的火晶炮,不由得一陣心疼。

“別使用遠程攻擊,近身戰。”陳耀一揮手中的長棍,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

空間異能和念力一樣,都是讓人非常棘手的異能。

他的空間門,可以在幾百米的範圍中任意穿梭,更是可以將遠處的飛行攻擊直接反射回去。

“教授那邊你自己去道歉,現在先解決這些華夏的跳蚤們。”威爾士面色陰沉,冷冷地說道。

逆流1982 ,將角鬥士一腳踢了進去,然後自己也走了進去。

等他們倆再次出現,已經離開了天罡微塵陣的範圍,出現在離埃文斯不遠的一塊空地上。

迎接他們的是手持長棍的陳耀。

他火紅色的鎧甲上有火焰熊熊燃燒,好似一尊烈火戰神。

“看棍。”

長棍橫掃,席捲起鎧甲上的烈焰,猶如一條巨大的火龍咆哮着衝擊而來,空氣中的溫度瞬間升高了好幾十度。

威爾士和雷克斯剛剛落地,並沒有做任何準備,就迎頭遭遇到攻擊,倉促間兩人聯手抵抗。



棍掃一片

一個盾牌和一根手杖擋住了來襲的長棍,雷克斯和埃文斯被龍炎所吞噬,向着後面倒退了十幾步,這才止住了去勢。

“這個華夏人怎麼可能這麼強。”

威爾士心中大震,僅僅只是接了一棍,自己握着手杖的手就顫抖不已。

“他們獲得了這個遺蹟的寶藏,這些力量應該都是他們的裝備賦予的。”雷克斯說道。


他心裏早就有了準備,但真正體驗到陳耀的攻擊,才知道自己當初還是低估了對方。

太空金屬打造的盾牌,被陳耀的一棍打得滿是裂痕。

一件鎧甲,就可以讓一個金丹中期的華夏修士以一敵二。

如果這件鎧甲被帶回去加以複製,那麼花旗國豈不是可以天下無敵。

想到這裏,威爾士的眼神炙熱起來。 “狡猾的華夏人,果然你們華夏國藏了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按照國際公約,這些武器,都應該交給我們花旗國保管。”

威爾士說道。

“去你的國際公約,你們花旗國搶的武器還少嗎?”陳耀說道,手中的攻擊沒有停止。

剛纔的一擊佔了便宜,此刻正是乘勝追擊的好時機。

陳耀神勇無敵,步步生威,一手長棍舞得密不透風。

一時間棍影重重,攜千鈞之勢,劈頭蓋臉地向着威爾士和雷克斯打來。

“我們隊長什麼時候有這麼厲害了?” 我的人設不能崩

“隊長身上的那件鎧甲可是傳說中的上品靈寶,不比國寶射日弓,裂天戟差。用它來對付S級異能者,才叫殺雞用牛刀。”周思南笑着說道。

“嘿,沒想到還真出土國寶一類的重器了。”孫妙才驚歎道。

隨着華夏修真界的衰敗,法寶也變得越來越稀有。

就連正氣盟特別行動組的隊員,都無法分到一人一件。


如今一下子發掘到這麼大的一個寶庫,着實讓所有人振奮不已。

“等等,那個會隱身的刺客哪去了?”

正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陳耀那邊的時候,竹老突然意識到有些不對,古鏡中,代表刺客的亮點已經不見了。

這個鑑天鏡也是火神之城中找到的,可以探查出一公里範圍內的所有人,是一切隱身技能的剋星。


而現在刺客已經離開了古鏡探測的範圍。

這就代表有問題。

竹老急忙擡頭尋找,突然瞳孔猛地一縮。

他看到自己的弟子金展翅正站遠處一座房屋的屋頂上,離自己有一公里多的距離,正是在古鏡探測的範圍之外。

糟了,刺客的目標是金展翅。

這個笨蛋。

“金展翅,快跑!”竹老意識到情況不妙,立刻叫道。

“老師,你…在…說…什麼?”金展翅說道。

所有人中,金展翅的修爲最低,因此分配戰鬥任務的時候,陳耀讓他待在隊伍的後方,負責看管裝滿遺蹟寶物的六個揹包。

www ●тт kan ●¢O

隨着戰鬥的進行,陳耀一行人已經佔盡上風。

因此金展翅也就放心地爬上屋頂,想要看一下戰局的情況。

就在金展翅遲疑的一剎那,影殺埃文斯從隱身中突然出現。

埃文斯是S級的異能者,能力與金丹中期相當,金展翅只是煉氣後期,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他飛起一腳,將發愣的金展翅踢飛,身形點地,連續變換,向着地上的六個揹包抓去。

“不好!”

王強第一時間做出反應,身形幾個起落,已經距離埃文斯不到百米。

他掌中祭出一個木盒,頓時有幾十道劍光從盒中飛出,見風就長,帶着兵鳴之聲,瞬間鎖定了埃文斯。

“又是遺蹟中的武器嗎?”埃文斯撇了撇嘴,他已經拿到了第一個揹包了。

“給我留下!”王強大手在空中一抓,幾十道劍光追着埃文斯而去。

咻咻

感知道急速接近的劍光,埃文斯抓向第二個揹包的手縮了回來。

屋頂之上,劍氣凜然,數道劍光撲了個空, 霸道軍寵:早安,少將大人

劍如神雷,好寶貝。

王強第一次使用這個木盒,只知道這是一件一次性的攻擊法寶,沒想到威力竟然這麼出衆。

埃文斯心頭大震,如果剛纔自己繼續去拿剩下的揹包,他的右手現在已經斷成幾截了。

一擊未中,劍光重新飛起,在空中轉了一個巨大的弧度,重新對埃文斯形成包圍圈。

“哦,還能轉彎?”

眼見着些劍光從四面八方包圍着自己,埃文斯也不敢大意,急急忙忙發動了自己的異能,進入了隱身狀態。

埃文斯的身影逐漸透明,但劍光似乎有着靈性,速度不減,依然主動向着透明化的埃文斯飛射而去。

“這怎麼可能。”

隱身異能無法在高速移動中保持,埃文斯當機立斷,解除了隱身狀態,一個躺地滾,躲閃着襲向自己的道道劍光。

“你被鎖定了靈魂,隱身又有什麼用。”王強說着,將剩下的五個揹包護在了自己的身下。

“這是我們華夏的東西,都給我留下。”

周思南,竹老,孫妙才三人趕到,封死了埃文斯的退路。

華夏的寶藏,怎能被他國掠奪。

就在這時,虛空中突然出現了一道傳送門。

埃文斯毫不遲疑,腳下一點,跳了進去。

傳送門自動關閉,原本包圍着他的劍光失去了目標,化成了星星點點,在空中消失。

空氣中的能量波動,等到埃文斯再次出現,已經和雷克斯,威爾士匯合在一起了。

“該死。”陳耀剛剛一直在強攻,目的就是爲了不讓對方進行空間傳送。

可沒想到的是,威爾士竟然用後背接了陳耀的一棒,強行爲埃文斯打開了傳送門。

將埃文斯傳送到自己的身邊,雷克斯和威爾士兩個人的壓力驟減,但終究是硬接了陳耀的一棒,威爾士也不好受。



一口鮮血終於壓制不住,染紅了他的白色禮服。

“這些是華夏人的丹藥,也許對你們的傷有用。”

埃文斯檢查了下揹包裏的東西,大多都是一些瓶瓶罐罐,偶然有幾件法寶,但是不清楚用處。

他拿出一瓶丹藥,丟給了威爾士。


“管不了那麼多了。”威爾士毫不遲疑,打開了丹封。

一股清幽的香氣從瓶子中散溢出來,讓所有人都覺得精神一震。

“好東西!”

威爾士暗歎了一聲,毫不遲疑地將丹藥倒入口中。

“哈哈哈。”

丹藥入口,化成一道甘霖,滋潤着他身上的每一個毛孔,讓他舒服的發出一陣**。

所有的外傷,內傷,甚至以前所留下的暗疾,都在這道甘霖的滋養下瞬間痊癒了,甚至他的實力都有所提升。

這就是華夏的丹藥!

“空間行者?你沒事吧?”埃文斯有些擔心地看了一眼一臉陶醉的威爾士,他懷疑自己拿的是假藥。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