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炎沉默着,沉默着。

只是問了一句爲什麼。便是從此以後沒有說過一句話。

這一天終究是來了。

天龍王的小智慧,讓舒炎和蘇夢潔原本兩個正邪殊途人走在了一起。讓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人走在了一起。

茫茫世界,可以偷得一日安寧,但這安寧又能持續多久。

天龍王便是告訴過舒炎,他若不棄蘇夢潔,那麼不出一年,同樣會迎來這一天。

因爲舒炎會崛起!

但是,崛起的舒炎,最多不過一顆新星,怎敵得過浩瀚星海?

還好戰宗的人並不知道舒炎和蘇夢潔的關係真的到了這麼一個地步。還好來得是一個心腸極好,真心疼愛蘇夢潔的師叔。

若是其他人。舒炎能活麼?

女配她真的不想死

若有一天,因爲她,真的帶來了不幸,那她,如何度過這殘存的一生。

即使九泉之下,又如何見得舒炎!

愛情是一種盲目的感情,舒炎和蘇夢潔義無反顧的撲在其中。

但是,卻又被一隻理智的雙手拉了出來。

若不是如此,日後崛起的舒炎,遇到這種事情,只怕會直接宣戰戰宗,從此在無盡的追殺與擔憂中度過。

又何來給蘇夢潔幸福可言。

蘇夢潔爲了他們的愛情,放棄了身份,放棄了正邪之見,甚至有些瘋狂的接受了天龍王的存在。

甚至叫着魔門弟子爲師兄,甚至生活在了魔門中很長一段時間。

重生之側妃奪宮 ,不還是終究有這麼一天麼?

蘇夢潔默默的說完憋在心中許久的話,舒炎沉默的聽完。沒有動作,僅僅是將蘇夢潔摟得更緊更緊了!

蘇夢潔用盡了所有的力量,在師叔那裏祈求來的幾天時間。

明天便是離開的日期。

她知道她師叔和謝雲山也從來沒有離開過,他們現在便是在山谷的一邊,看着這個山谷中發生的悲歡離合!

既然不可改變,便是瘋狂最後一次吧!

蘇夢潔摟着舒炎的腰,慢慢的附上頭來。

“夫君!我要!”

離別總是傷感的!最後一次的瘋狂,最後一次的交歡!

即使瀑布的轟鳴,也掩蓋不住男人沉重的喘息,掩蓋不住女人那放蕩的**!

••••••

山谷之外!

“師伯!我們是對的麼?”第一次,謝雲山懷疑了自己長輩師伯的決定!

儒雅男子就站在山谷不遠處的一處高地之上,這裏可以看到山谷的大半部分景色!

儒雅中年並沒有氣憤謝雲山的懷疑。聲音依舊平淡,只是多了些謝雲山不曾懂得的韻味。

“若是不得今日苦,哪來來日甜?”隨即又自顧自的搖搖頭,自嘲的笑笑。


“命運這東西,誰又知道對錯?” 清晨的陽光照射到山洞之外。安靜的山谷又開始了新的一天。

舒炎睜開雙眼,適應洞內的目光過後,已然不見蘇夢潔的身影!

“走了麼?”眼神中的焦距慢慢的緩下來,初秋的天氣竟然讓堪比三階巔峯的舒炎感覺到了些許的寒冷。

陸陽走了,走向了未知的祕密!

蘇夢潔也不聲不響的走了。

或許舒炎知道她何時走,或許舒炎也不想知道她何時離開。

該走的都走了,剩下的自己,能夠做什麼呢?

自己的方向又在何方?

即使舒炎知道自己以後的路途艱辛,即使知道自己將會是天下九成九人地敵人,但是,舒炎卻對現狀茫然無知!

或許,現在唯一的動力便是報仇。

若要不辜負蘇夢潔,那戰宗說不得又要走上一遭了。

沉默半天,本已經漸漸的忘了寂寞感覺的舒炎竟然再次感受到了無窮的寂寞。

愛情,讓他漸漸的走出了沉默的陰影,蘇夢潔的開朗每天都影響着他。

難道同樣因爲愛情,他又要回到那個沉默的年代?


或許是寂靜的氛圍讓舒炎心中特別難受。舒炎第一次因爲寂寞,找到了天龍王!

“老鬼,你也會走麼?”現在舒炎身邊唯一的陪伴便是這沒有正形的老鬼。

或許還有手邊這一頭舔舐着自己手掌的小老虎!

“小子,你難過?”天龍王的聲音聽不出任何的情感,似乎問一個平常問題一般。

舒炎認真的想想,難過麼?不難過麼?

即使知道蘇夢潔的決定是最正確的,甚至是現階段對自己最好的方式。

但真的能不難過?

“若你難過,便應該懂得,這就是力量,這便是命運,不可抗拒!”天龍王出奇的沒有嘲諷舒炎,如同一個看透世俗的老者一般,開導着沉默的舒炎。

“命運可曾對我公平過?”舒炎聲音冷得讓人發顫!

天龍王似乎早就知道有這一天,事實上他從撮合舒炎和蘇夢潔開始便是料到了有這一天。

只是,愛情這東西,是他能夠阻止的麼?

若是能夠阻止,二十年前,又怎會•••

“命運不公是事實,但是,若是你便順了這命運,只當命運便會放過你?”

“與天作對?”舒炎冷笑一聲。

“若是沒有一點野心,也配當我天龍王的傳人?”天龍**音中再次恢復那無盡的神采。“修煉,本來便是逆天而行!”

“修煉,本來便是逆天而行?”舒炎重複着天龍王的話,“逆天而行麼?”

舒炎再一次沉默下來,天龍王也沒有打擾舒炎。

在疾風寨之中,天龍王教會了舒炎對敵人殘忍!

今日,他便是要教會舒炎如何面對着不公的世界。不是每個人生性便是殘忍,而是這天,這賊命運讓人變得殘忍!

逆天,也是天所逼!

舒炎眼中漸漸的有了神采,本來便是極爲聰穎之人,或許會一時的迷茫,但有天龍王的引導,一切都是順其自然。

“逆境也是一種鍛鍊。”舒炎眼神越來越亮,心中竟然生出一股豪邁。

站起身來,心中更是堅毅。對着空蕩蕩的洞子,

“這老天爺如何對我,來日,我舒炎必當十倍相報!”聲音似低吟,似陳述!

••••••

“小子,要越階挑戰一個敵人並不是很困難的事情,一般的天才都能夠做到!”天龍王慢慢說道,“但是,若想要越一個境界,這無異於癡人說夢!”

“但世界萬物,總有破解之法,越境界挑戰,誰說一定不行?”天龍王果然不愧是以往的最強之一,口氣不是一般的大。

舒炎手拿一隻烤雞,慢慢的吃着,“那我要如何做?”

舒炎的神色似乎真的恢復了以往一般,但是,誰又知道舒炎心中沒有醞釀着狂風暴雨呢。

“若是想要報仇,光光是一些上古陣法還不夠保險,誰知道那侯耀坤有沒有什麼保命的寶物!戰鬥,最關鍵的便是自身的強大,其它的一切,都是外力!”


“未必我還能夠短時間之內到四階?”舒炎玩笑般的說着,將手中的的烤雞卸下一條腿,餵給了趴在自己身邊的小老虎!

小老虎擡起頭來,看看舒炎,虎眼中竟然有笑意一般。

雙爪抱着眼前的雞腿,竟然啃食了起來。

“說吧!老鬼,我知道你肯定有辦法!我聽着呢!”舒炎嘴角盪漾着笑容,手上溫柔的撫摸着這個唯一能夠陪伴自己的小崽子!

天龍王果然是幫舒炎想到了完全之策,“若你想要報仇,想要對敵人殘忍!”

“唯一的辦法,便先是對自己殘忍吧!”


舒炎並沒有答話,現在的他,身邊沒有了牽絆,做起事來,定然要瘋狂得多,只要能夠報仇,便是要他上刀山下火海,也願意!

天龍王似乎將一起都安排好了,有條不紊的說道,“對付侯耀坤,首先,我幫你選擇的是“四象幻陣”,此陣法是我妖族的經典陣法之一。”

“在人類社會中也有流傳,不過是仿造我們妖族的。本來便是以妖族的四象催動。但是,人類不可能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便是用了一些其他的擬真陣法來替代四象,從而用靈石來催動。”


“這樣下來,耗費的資源無比的巨大,還沒有我妖族戰士組成的陣法強大。”

“你作爲一個僞戰氣修煉者,在上古時期,被稱爲妖修!你的功力,自然可以催動這陣法!所以,你只需要用極少的靈石來擬真四象!”

“而這個陣法最主要的幻境,讓功力低下者受到幻境的影響。但顯然如此還是不夠的!必須要你能夠有足夠的戰力來襲擊敵人本身。幻境的影響下,實力發揮不足十之一二,若你能趁他不注意,戰勝四階也不是不可能!”

偵探嬌妻,別黑化! ,心中越來越明亮,果然是有些門道。

看來,自己作爲這個世界上唯一的妖修,也不是沒有半點好處!

“你已經有大成的凡階高級的龍爪手,但這些還遠遠不夠!爲了增加你自己的戰鬥力,你必須要將那升龍拳修煉至大成!另外我還幫你準備了另外一份戰技,也必須要到達大成,纔有百分百的把握!”

“戰技?什麼戰技?”舒炎聽到戰技,心中頓時來了精神 。想來,天龍王所說的戰技,必定不是自己之前接觸的那些大路貨能夠比擬的!心中微微期待。

“這是我量身爲你打造的一門人階低級戰技,你現在正好能夠完全駕馭。你攻有升龍拳,近戰有龍爪手,便是爲你準備了一份身法戰技!”

“身法戰技?”舒炎心中更加的期待,他還從來沒有接觸過身法戰技,即使烈陽壇中無數弟子都有或多或少的一點戰技,但是,還從來沒有見過身法戰技。

“對,就是身法戰技!從我高階戰技中簡化出來,適合你用的戰技!”

天龍王似乎對自己的戰技很有自信,聲音中充滿着狂傲,“此戰技陪我征戰一生,名:游龍步!” “老鬼,四塊鐵木有什麼用?”舒炎舉了舉手中四塊重達一百斤左右的鐵木。不知道天龍王要自己看這幾塊鐵木有什麼作用。

“聽好,既然你現在已經放開身心想要殘酷修煉了!”天龍王獰笑一聲,“你認爲我會讓你好過?哈哈”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