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不言而喻,顧久檸手中把玩著自己的戒指,細細的摩挲著。

姜珊會中毒時讓她有些意外的,當然至於她為什麼確定對方是中了毒,畢竟這有點腦子的都可以想得到。

她現在是所有人的眼中釘肉中刺,只要他死了可以為很多人鋪平道路,自然有人變著法兒的要她的命。

但是這名地里去針對顯然是會引人注目的,所以對方採取了下毒這樣的手段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要了她的性命。

此刻青庄那邊還沒有傳出任何消息,她只覺得對方是封鎖了姜珊中毒的事情,卻也沒有想到對方是中了那樣狠辣的毒,連大夫都看不出來。

「不著急,他們要是醫不好,自然會來找我。」顧久檸笑笑,沒當回事。

她會醫術,和徐瑩瑩師出同門這件事情並不算是什麼秘密。

對方如果想要救人又或者中的毒解決不了,肯定會想到她的。

所以說顧久檸這邊其實並沒有掀起多大的波瀾,依然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只是這消息傳的太快,似乎被有心人刻意的去傳播,居然傳到了城外。

甚至於說這城外離這裡不遠的徐瑩瑩或多或少都聽到了這些消息。

她緊趕慢趕的趕路,總算是趕在這月底之前到了這再過個一兩天就可以去九龍庄了。 第四百九十八章尋找郡主

還真別說,只不過是過了短短几個月而已,這一路上走過來,她已經發現變化非常之大了。

從她所看到的來看的話,和她離開時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起碼這一路上再也看不到叫苦不迭的災民,也看不到拖家帶口遠離災荒的人了。

來的時候,徐瑩瑩已經和程歡做好了預備,也讓她如果看到了不要覺得很奇怪。

但是沒有想到卻並沒有發生,她想象中的那副慘樣已經好了不少,這一些全都是變化。

「你還真別說,你那老娘還真有幾分本事,居然可以把他們治的這般服帖,看起來對方可是出了不少血,不然又怎能如此太平……」

這一邊徐瑩瑩不停地嘀咕著,也沒想到自己能這般失言。

程歡敏銳地捕捉到了她話中最重要的東西:「你說什麼,我娘親?」

果然這兩天相處之下,程歡乖巧的外表已經將徐瑩瑩給欺騙了,居然讓她下意識的說出了這般放鬆的話,這不小心的就讓她聽到了重點。

「呸呸呸!」徐瑩瑩猛地拍了幾張,然後目光轉向別處,不敢對上程歡的眼睛,顯然是有些心虛,「我可什麼都沒說,你聽聽就罷了。」

她還沒有和陳歡說自己要去哪裡要見誰,當然她一直都在想著什麼時候找個機會把程歡給弄回去,畢竟總這麼帶著她也不是辦法。

可惜這個程歡可機靈的很,就是不給她機會,她就是想給她下藥,也不可能讓她昏倒那麼久等,她醒過來之後依然該鬧的鬧,她還是對她無可奈何。

既然她不說,程歡居然也沒有再追問下去,而是乖巧的坐了回去,只不過她心中在想些什麼,不用問也知道。

「你心裡打什麼主意呢?別以為安靜你知道不看我我就不知道。」徐瑩瑩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這兩天她可是把這個丫頭給研究的透透的,就是一個扮豬吃老虎的。

程歡不搭理她,扭頭看向窗外先開車簾,只見那遠處重巒疊嶂,慢慢的從面前劃過。

「德性……」

徐盈盈暗自腹誹了一聲,也向後靠著不去搭理她。

離九龍庄越來越近了,看來程歡是鐵了心的一定要跟著自己,甩也甩不掉了,她就暫時想要瞞著,也不可能瞞下去了。

那她可沒有辦法,是人家自己死氣白咧的要跟著過來,就算顧久檸想要怪她也沒有什麼理由,要怪只能怪程歡太不聽話了。

眼睛一閉,徐瑩瑩乾脆裝起死來,什麼事兒也不管了。

只是她倒頭就睡,卻也因此沒有注意到一旁程歡,雖說目光一直放在遠處的山巒之上,但是她的注意力卻始終都在身後。

她也感覺到了她呼吸均勻,雖說馬車微微有些搖晃,但是她耳力過人,知道對方是真的睡著了。

本來她就一直半信半疑,但是今天徐瑩瑩這句話讓她徹底確定了自己的想法,只要跟著她就一定能夠見到父親和娘親。

雖說對方看起來有些不太靠譜,但是那又如何,沒有辦法,為今之計只能跟著她了。

不管是何時何地,程歡想要的一直都很簡單。

而此刻的京城早就已經炸開鍋了。

這世子府的小郡主不翼而飛,好端端的一個人就像是蒸發了似的,怎麼也找不到影。

世子府像是瘋了似的,一直派人去找,這動靜鬧得,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個皇子公主給沒了呢!

但是更讓眾人大跌眼鏡的還在後面,很快這皇宮裡面便頒下來一道聖旨,誰要是找到了小郡主,賞黃金萬兩,封官加爵。

黃金萬兩也就算了,封官加爵這可不是什麼小事情,但是如今卻只要找到一個人便可以平步青雲?

這對眾人來說,無疑是一個天大的餡餅砸到了自己的頭上。

但是此刻無論是皇宮還是世子府,那可都是實打實的著急,尤其是老太妃她一連幾天都沒有好臉色。

但是卻沒有對幾個下人打罵,反而像是失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似的,成天發著呆,也沒有什麼胃口,一瞬間蒼老了不少。

這可讓府里的人嚇壞了,雖說平日里老太妃的確是寵愛著小郡主,但是寵愛歸寵愛,畢竟沒有什麼血親,就算再看中,那總也有個度。

可是如今看她這個反應怎麼也不像是完全無情無義,相反的,還十分的有情義。

這一天老太妃又急匆匆的跑去問消息,然而得到的答案卻還是和之前的一樣,沒有任何線索。

瞧她那副模樣佝僂著腰,走路時急急忙忙的,但是又挪著碎步,和鄉下的野婦沒有什麼兩樣。

眾人都看在眼裡,但是誰又敢說什麼?他們有一句是小聲應答,但是卻也扯不出什麼謊來。


這找不到就是找不到,就算是把京城翻過來,也還是發現不了她的蹤跡。

老太妃臉色凝重,連一貫的裝束都要顯得比平時更加潦草,但此刻她已經全然不在乎這些東西,滿心只想要早日找到程歡才好。

「可去問過大理寺了?」

京城裡面失蹤的人其實並不多,每一個人出行也大多都會有記錄。

當然這些記錄只有大理寺才有資格去看,也正因為如此,她第一時間就派人往那裡去了。

不過她得到的答案仍然是否定的,這讓他更是惱火:「好端端一個大活人,能走到哪裡去?」

程歡從前並不是真的乖巧,待在府里有時候也會偷偷溜跑出去美名其曰是在府里悶,要出去走一走。

這個理由老太太也接受,只是會讓人跟著她保護好她。

但是這一次程歡出去沒有帶任何人,甚至於發現她閨房裡的所有的銀兩都不見了,只留下了一些繁重瑣碎的首飾。

「啟稟太妃娘娘,的確沒有發現小郡主的蹤跡。」

這大理寺也是著急上火,這邊被世子府的人催,那邊皇宮裡的人又派來督察,叫他們一刻都不得清閑。

可是催來催去又能有什麼辦法呢?他們已經盡量再查了,可還是半點蹤跡都不曾發現。 第四百九十九章百事通

「怎麼會不見人?京城就這麼大點地方,怎麼會找不見人!」

老太太摔了今日的第二個茶杯,實在是著急,也失了理智。

眾人戰戰兢兢的下去找,那屋子裡老太妃面如土色,眼中竟是有著淡淡的絕望浮現。

容程歡沒了,如果說她沒了,那麼她和容墨的心結可就永遠都打不開了……

不行,她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也絕對不會讓她和容墨的情況再次陷入僵著。

相比於她的心急如焚,這一邊得知消息的容墨也要冷靜一些。

程歡突然失蹤是他沒有想到的,從他回來之後並沒有刻意的去看她,當然這也是為了暫時隱藏他的行蹤。

只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丫頭好端端的居然不見了。

但是她的安全他是不擔心的,在很早之前他就已經派了隱衛去單獨保護她的安全。


現如今因為他沒有回來報信,也沒有任何信號顯示他們已經遇到了危險,所以他倒不是太過擔心這件事。

不過為了裝裝樣子,他還是讓人們送信去皇宮,也讓皇兄降下一道聖旨,將這件事情鬧得越大越好。

皇兄越是看中程歡,那麼世人就越是會相信他是真的死了,要不然皇兄又為何如此偏愛世子府呢?

「京城的消息,沒有比我知道的多的。」

一家小小的茶館里總是會聚集著一些市井小民,他們似乎無所事事,只是終日呆在這小茶館里閑話家常,這大部分的流言好似都是從他們的口中流傳出去的。

這樣的茶館經常裡面到處都是,而這樣的人也不會少,隨隨便便進去一個裡面都人滿為患,那說書的先生說得唾沫橫飛,底下聽的人也聽得入迷。

這家茶館里的說書先生還有一個外號被人叫做「百事通」。

學園清羽傳說

為了那黃金萬兩也為了封官加爵,他們全部都擠到了百事通這裡,就想著怎樣才能分出一個下路來。

這家茶館和別的比起來並沒有什麼特色,中規中矩的。

這百事通的桌子面前永遠都只有一壺茶一個茶杯,說累了便停下來給自己倒茶,然後再繼續說。

總裁老公很悶騷 ,能說一天都不停歇。

而且他說的故事無論真假,總是那麼引人入勝,就相同的一段情節到了他的嘴裡就是會神奇的變成驚險又有懸念的故事。

所以,京城之中還有這樣一句話——

要找人,要打探,只要找到百事通,便什麼都知道了。

不過今天大傢伙兒早早地就來了,但是那百事通愣是不告訴他們小郡主的下落。

也沒說自己知道或是不知道,就是循規蹈矩地說著昨日還沒說完的故事。

一開始還有人耐心的等著眼看著,這時候越來越晚了,也有人不耐煩了。


「我說百事通,你也也叨叨了一整天了,到底有沒有小郡主的消息,倒是給個信啊……」

有人掀開了這個口,其他人紛紛搭腔,的確是這樣,他們可沒有功夫在這耗著。


與其等不到答案,還不如在街頭巷尾隨便轉轉,說不定就踩了狗屎運,遇到了貪玩沒有回家的小郡主呢!

這種人做著這樣的白日夢,當然更加心急,也沒有耐心再等下去,紛紛催促著上頭仍然沉浸在故事裡的百事通。

台上那人算不上是衣著華貴,只是普普通通的兩件青衫,而且身子微微有些瘦弱,並不像久坐之人。

不過他天庭飽滿,目光炯炯有神,說話的時候總是讓人不自覺的看著他的眼睛,也因此很容易沉浸到他所講述的故事。

百事通這個人,或許是因為名號太響亮了,久而久知沒有人記得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叫做百事通。

不過看著他這個樣子怎的也只有三十多歲而已。

眾人紛紛催促,聲音難免有些吵鬧,百事通停了下來,皺了皺眉頭,顯然有些不悅。

「急什麼急什麼,該來的總會來,你現如今說這些又有何用?」

他聲音很是低沉,但是說故事的時候卻字字分明,這個被人打斷了自己的思路,也讓他十分不爽。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