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稟家主,外面來了一位及時雨宋江拜訪,而且還說自己是梁山的,還給了小的一塊上品靈石。”那家丁說道。

衆人都有點懵。這水泊梁山不都是一羣惡人嗎?怎麼會來了一位拜訪之人?


而潘凌雲也是有點摸不着頭腦說道:知道了,我這就出去看看。

潘凌雲帶着衆人走出潘府,就看一位穿着布衣,黝黑瘦弱的中年男人在向自己作揖問好。

“你真的是水泊梁山之人?”潘凌雲小心的問道。

“哈哈,潘家主安好,在下正是及時雨宋江,也是這水泊梁山的大當家的。剛纔我一位兄弟說您不願交納保護費,還想擒拿他,不知道潘家家主是否屬實?”姜衍問到。

“哼,一個喲嘿瘦弱的人還能做大當家的?難道你們梁山就這麼點能耐嗎?”潘秀嘲諷道。

“唉,非要,這位公子,你就壞在這張嘴上。”姜衍說完,就聽“啪”的一聲。


潘凌雲和潘如封都傻了。因爲他們沒看到這宋江如何出手的。

“你竟然敢打我!我要殺了你!”潘秀說完,剛想動手,就被旁邊的潘如封按住。

“潘家主,不知道我修爲如何?”姜衍微笑的說道。

潘凌雲眼睛抽搐,因爲他看到這宋江只是一個金丹期的小修士,但是在他的面前好像一座高山,根本無法逾越。

“父親,怎麼辦?潘儒風和潘陌不能白死啊!”潘如封說道。

“我知道,但是你看清楚對方實力了嗎?”潘凌雲問道。

潘如封沉默不語了,就在兩人沉思之時潘秀抓住機會一劍刺向姜衍。

“呯” 師妹今天又被追殺了

潘凌雲和潘如封剛想喊住手的時候,就看姜衍右手輕輕的顫動劍尖。

“轟”的一聲,潘秀直接化爲血霧。

“唉,這就是你們潘家的待客之道嗎?真讓我失望啊!”姜衍說道。

潘凌雲握緊拳頭,他現在很憤怒,就像一隻蓄勢待發的野獸。但是一直摸不清對方,纔不敢出手。

“父親,難道你還能認嗎!潘秀已經被這傢伙殺了!”潘如封說完就衝向姜衍。 潘凌雲看到自己的兒子已經衝了上前,也沒辦法,只能跟着上去。

就看兩人手持聖器刺向姜衍,姜衍也不動,只是不在意的站着。

щщщ★ тт κan★ c ○

“砰砰”兩聲,兩柄聖器直接被姜衍接住。

姜衍心念一動兩柄聖器全都吸入到系統揹包當中。

“唉,我好心勸說,非要動手,你們也去地府排隊吧!”姜衍說着。

“哼!還不知道誰要去地府報道呢!”潘凌雲怒道。

這時潘凌雲和潘如封一左右,作着相同的動作,這時就看兩人的掌中出現一道龍形靈氣,朝着姜衍就奔來,龍吟聲直接震響周圍其他小的家族!

姜衍凝聚拳頭上的靈氣,滅神拳50倍!一拳迎擊上去。

“轟”的一聲,整個潘府前面的宅院全都消失不見。

而此刻潘凌雲和潘如封好像見鬼了一樣,因爲他們太熟悉這一招!就是在前天祭祀殿上的一拳!

兩人剛想說話,姜衍就已經來到二人身邊,做了一個噓的動作。然後就看兩道天雷直接將二人劈死。

叮~恭喜宿主擊敗大成期巔峯修士,獲得經驗6000點,獲得空間戒指一枚

叮~恭喜宿主擊敗大成期巔峯修士,獲得經驗6000點,獲得空間戒指一枚

那些趕往過來的小家族全都傻了!因爲他們親眼見到兩個大成期的強者被活活劈死。

叮~恭喜宿主裝X獲勝,獲得裝X值8點。

叮~恭喜宿主裝X獲勝,獲得裝X值7點。

姜衍轉頭看向那些前來的家族躬身說道:諸位家族長老家主,在下水泊梁山—及時雨宋江,本來是想來潘府收點費用,結果他們家族不給,就出現了眼前這種狀況,實在讓諸位受驚了。

各家族的家主和長老都愣住了,這及時雨宋江好像很謙卑的樣子。連忙都作揖回禮。

“不過,爲了以後中州的繁榮昌盛,我們水泊梁山決定,等會每個家族都會收取一些保護費用的。而大家可以放心,我們不白收!只要交過,我們就會派人消滅那魔尊的!”姜衍沉聲說道。

那些家主長老互相面面相覷,因爲他們感覺好像上了賊船一樣,但是又不知道這船靠不靠譜。

姜衍又道:好了。請各位離開,回家好好準備法術玉髓玉簡就可以!其他資源我們梁山不會要地!

“那前輩,我們這就回去準備。”一個小家族的家主說道,說完直接飛回自己的家族。

而這些家主看到也紛紛告辭,也只能回家準備了。

姜衍開心的進入潘家府苑內,此刻潘家那些下人和長老們都像看到魔鬼一樣的,看着姜衍進來。

“你們該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吧,不用管我。我只是去一躺寶庫。”姜衍輕描淡寫的說道。

而這句話好像沉甸甸的巨石,壓在衆人的心上。

姜衍閒庭信步的在潘家別苑裏轉悠着,大約一刻鐘纔來到寶庫門口。

看着那高大的銅門姜衍才發現,這四大家族都不簡單啊,這銅門竟然是鎏金精鐵,姜衍本着走路路過不放過的原則,直接將這大門也給裝入了空間戒指當中。

而遠處的潘家人徹底瘋了,不是說只拿法術玉髓玉簡嗎?怎麼寶庫大門都不放過啊?

當姜衍走進寶庫時,被眼前的資源也是嚇了一跳,這可比司徒家好的太多。而且看到那堆積的法術玉髓,完全夠用了,那就不用在去其他小家族亂跑去收了。

而此刻那些小家族的家主,已經將所有寶庫裏的法術玉髓都拿了出來,好像上供一樣的擺放着。

姜衍在潘家的寶庫瘋狂的回收這些法術玉髓。

叮~恭喜宿主回收完畢,法術玉髓收集獲得402萬100萬技能熟練度。

叮~恭喜宿主回收完畢,法術玉簡收集獲得192萬100萬技能熟練度。

叮~恭喜宿主發現聖級組合法術,游龍掌。

姜衍這纔想到,剛纔那場戰鬥,兩人竟然用的是組合法術。

“小全,也給回收了吧,反正也用不上。”姜衍說道。

叮~恭喜宿主回收聖級組合法術獲得100萬技能熟練度。

姜衍愣住了,這聖級法術一個就這麼多?

那等滅了慕容世博替婉兒報仇,真的一定要好好在聖殿裏搜刮一下。

姜衍雙手一揮,潘家寶庫徹底變的整齊乾淨,一點灰塵都沒有留下。

打開系統,直接將《九行滅》升到五重。當看到第六重時姜衍傻了,竟然需要5000萬?

叮~恭喜宿主學會《九行滅》第五重枯木逢春。

叮~恭喜宿主領悟《大五行鎮殺術》

姜衍看着這仙術,根本不用學其他仙術了,這就是一個BUG技能啊,感覺比自己的道法都強大。

中州徐家議事廳

“看來計劃還是有變,沒想到那姜衍沒受傷不說,還跑了!”徐超然說道。

“父親,那100多名元嬰期修士已經送了過去,魔尊很滿意,但是魔尊的樣子,真的太恐怖了。”徐天明說道。

“你永遠都不會懂真正的力量,如果你有那力量,你也可以爲所欲爲,我們現在認,等崇兒到達引聖,我們徐家就更不用怕了!”徐超然說道。

衆人都點頭表示同意,這時徐龍徐虎走了進來。

“爺爺,那陣法怎麼辦?”徐龍問道。

“留着,就算姜衍那小子不來,對付上面那位也要用到。”徐超然說道。

而此刻的徐崇正在做他的春秋美夢中,此刻的柳倩兒好像變得越來越詭異,身上的鱗片若隱若現。而她的頭上竟然長出了一對龍角,背後的龍尾也長了出來。

一刻鐘後,徐崇的精神萎靡的看着懷中的美人,那現在根本沒想到自己身體的異常,還以爲自己馬上進入更高的層次。

遠在中州邊境的一個小村莊附近,項榮峯正在此處休息,他看着天空的繁星,慢慢天空中浮現出一個千嬌百媚的身影,對她微笑。


收回思緒,看着遠處的高山,那裏就是他的目標“幽冥洞。”

一個時辰後,項榮峯終於來到幽冥洞洞口,上面一個牌子已經很破舊了,寫着入此洞十死無生,貪婪者莫進,弒殺者莫進,爲愛着莫進,找死者請進!

項榮峯微笑的看着牌子,然後大聲喊道:我就是找死來的,請讓我進去吧!

剛喊完,一陣寒風直接從洞內出現,包裹着項榮峯就進入了幽冥洞!

當姜衍離開後,潘家的衆人已經傻了,不是隻要法術玉髓玉簡嗎?這次什麼都沒留給下,更有意思的是其他小家族知道水泊梁山的人走了,連忙將東西收拾起來,省得以後還要用上!

而姜衍正在向聖殿而去!他要替婉兒報仇!

此刻的聖殿,可以說是森羅地獄。無數的哀嚎和慘嚎聲讓這些沒有修爲的內侍瑟瑟發抖。

嗯?來了嗎?沒想到這麼快,慕容世博望着天空。

而在聖殿外圍的徐家眼線看到姜衍再次出現,趕緊跑回徐家通稟家主。

“沒想到你還真的敢回來!”慕容世博說道。

“呵呵,那有什麼不敢的?你都變成這樣的一個怪物了,我還在乎嗎?”姜衍諷刺道。


“我很想知道,你下凡是爲了什麼?但是你肯定不會說,所以我還是自己親自看看吧!”慕容世博說完就向着姜衍衝去。

一道道雷電劃過天空,不斷的轟鳴在聖殿上空響起,此刻的聖殿已經沒有人敢居住了。所以兩個人打的根本不在乎。

慕容世博看着姜衍說道:沒想到你好像又提高了,我吸收這麼多修士,也沒你修煉的快。仙人果然是很強大。

“呵呵,你就是一個棒槌,除了被人騙,你就沒有一點腦子。”姜衍迴應道。

兩人說完又開始各種的試探。

而徐超行和徐超然聽後,臉上的喜悅更多了!因爲他們終於等到姜衍再次出現!

“趕緊,全力準備好陣法,這次千萬別再放走姜衍了!”徐超然大聲說道。

徐家人就好像接到最高指令一樣,紛紛打起12分精神衝出徐家。

而項家也知道了姜衍又回到聖殿,父子兩人點頭後,也飛向聖殿觀戰。

此刻無數的修士再次跑到神殿周圍觀戰,他們都不敢踏入聖殿,只在外圍觀看

天空中的轟鳴聲是越來越激烈,無數的對衝也讓觀看的修士心裏一驚,這完全超越了引聖期的戰鬥了。

“仙法,枯木逢春!”姜衍大喝。

無數的植物好像受ci激一樣,快速生長着,原本一個小草竟然變成了蒼天大樹。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