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急快了,他應該要出來了,這可是一條真正的大魚。」童毅很有耐心,杵著下巴,一直盯著前方那唯一的出口處。

「等也白等,那個小胖子根本堵不住。」小兔子抱著一株大蘿蔔,在一旁小聲嘀咕。

「道爺我剛剛坑殺一眾大敵,為人族爭光,有沒有迎接我的?」就在這時,那出口處猛然竄出一道人影,因為得意過度,眼睛已經完全眯上,眼珠子完全看不到。

童毅雙眼散發凶光,瞬間撲了過去,道:「小胖子,小爺可是等你多時了!」

「我去他娘個無量天尊,怎麼又碰到你這個霉星?」小胖子滿臉晦氣的望著童毅,他雖然體型臃腫,但卻出奇的靈活,直接躲了過去,並跟童毅保持了一個安全距離。

「小胖子,少說廢話,趕緊將道符統統交出來,若敢遲疑,便將你鎮壓茅坑一萬年」別看人不大,但童毅卻是匪氣十足,開始逐漸逼近,與小胖子的距離也是越來越近。

見狀,小胖子臉色微變,連連後退,開始敷衍,道:「這你可要等等,我得慢慢刻畫方才能給你,因為現在我就剩下六張了。」

「你會刻畫那些道符?」童毅眼中光芒更盛,看著小胖子的目光,就如同盯著一座巨大寶藏一般。

「自然,也不看道爺是誰,別說是道符,就算是一些五行天陣,我也是可以布置的!」小胖子一臉傲然,非常得意。

突然,不過他看見童毅眸光更盛,甚至已經灼眼,接著,又非常從容的說道:「然而這一切,都是我吹噓的。」

「動手!」童毅手一揮,率先向著小胖子衝擊。


然而除了大紅意外,其他人彷彿沒聽見一般,就那麼盯著童毅,一動不動。

其實不是他們出手,而是那個銀髮小姑娘很不地道,在後面跟他們說童毅想抓的那個小胖子特別賊,根本無法抓到,眨眼就能跑了。

果然,她的話應驗了。

「永世不見!」小胖子留下這麼一句話,腳踩流光,便失去蹤跡,不知逃向哪裡。

小兔子捧著的大蘿蔔,一溜煙就被啃完,而後一副意料之中的樣子,道:「看,我沒說謊吧,那個小胖子邪門的狠,他要想跑,根本追不了。」

其他人,聽見小兔子這話,都是深以為然的點頭,確實,那小胖子實在是追不上,跑的簡直太快了。

「啊……小胖子,下次我一定直接撥了你的皮!」童毅氣的仰天大吼,隨後目光很辣,憋著一肚子,四處巡視,想要找撒氣的對象。

他這麼一吼,簡直就可以比肩獅族的音波神通,很多生靈都被震得耳膜,全都向著童毅望去,當看見這居然是個人族后,都是非常震驚。

不過有的見過童毅,並得知他的戰績,因此開口道:「他就是那個擊敗了鵬飛的那個人族天才。」

「什麼,就是這個看起來最多不過十歲的人族?」有生靈驚愕,實在是不敢相信,如此年紀的孩子,居然有擊敗鵬飛的實力。

要知道,如此年紀的人族居然擊敗了金鵬族早已名聲在外的鵬飛,這等戰績,實在是太過輝煌,簡直就是人皇啊。


能在如此年紀便有這等戰績的人族,是註定要被記載歷史之上的,因為他們都已註定崛起,沒有誰可以抵擋。

人族雖然是萬族最弱的種族,但卻是數量最多的種族,這因為此,他們個體的差距極大,有的甚至可以比擬天級凶獸,有的卻弱不經風,都可被野獸輕易殺死。

像童毅如此年紀便可擊敗強大種族的天才,在整個人族修鍊史,也是屈指可數,而這些天才,在將來也都是傲世整個時代的超級強者,他們的事迹,更是成為一種傳說。 就近而說,萬華聖院便是由人族強者所建立,到了如今,已經成為東荒最強勢力,縱然是一些巨族也都不敢得罪。

就這樣,童毅吸引了太多目光,甚至都已經讓他感覺渾身不自在。

再加上他體表有靈輝流轉,精氣澎湃,縱然是髮絲,也都在發光,這就讓不少強者都暗自感嘆。

甚至還是議論他的身份背景,究竟是何等實力才能培養出這等天才呢?

畢竟人族通體都在散發靈輝,簡直就是前所未有的,實在是不可思議,怎麼看怎麼不一般,實在是潛力驚人。

但凡看見童毅的老輩人物,都是不吝嗇的讚歎,而這些話聽入童毅耳中,這讓他更是感覺美滋滋的。

他們是不知道,童毅究竟吃了多少株靈藥,體內又沉積了多少藥性,因此他通體散發靈輝簡直就是太理所應當了。

其實光芒這都淡了好些,這是因為童毅也是煉化了部分,若不然整個人實在是太過璀璨,簡直就是個發光的團體,根本無法看清是否為生靈。

「我得找一個看起來不順眼的揍一頓!」童毅心中暗語,而後開始四處尋找。

「這裡有沒有什麼被稱為無敵生靈的傢伙,我們打一場試試,輸了被吃掉!」他肩上扛著一桿烏金大棍,散發濃烈戰意,睥睨在場所有強大生靈。

此時的童毅,一臉傲然,把誰都沒放在眼裡,再加上通體散發著靈輝,簡直就宛若一尊小戰神,非常英武。

此話一出,引發巨大轟動,無敵生靈那代表了什麼?

這代表著他們從未戰敗過,是無敵的,碰到的敵手都是輕易碾壓,被萬族天才尊敬的,而他們的身後,也都站著一個巨族或實力。

而如今,一個人族天才,居然敢挑釁無敵生靈,這簡直不可思議,若非親耳聽見,他們都不敢相信。

「大膽,一個人族也敢挑釁無敵生靈,簡直就是不知死活!」這是一位無敵生靈的追隨者,他聽見這話當即大怒,非常憤怒的瞪著童毅。

「不過擊敗了鵬飛就開始自大膨脹,真是人族的本性!」他身旁的另一位追隨者也是冷笑,呲著森森獠齒,非常不屑。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族小子,居然還敢妄言挑戰各位大人,也不怕被滅族!」另一方,一頭面容猙獰的生靈,手持三叉戟,眸光異常森冷,周身散發墨色煞氣,氣息非常恐怖。

這是一頭魔夜叉,他擁有著人類軀幹,魔鬼頭顱,魔蝠羽翅,獠牙豁口的兇殘生靈,他對童毅殺意很強,希望借著童毅上位,彰顯自己的實力,從而引起一些無敵生靈的注意,從而有機會追隨。

果然,他的話語吸引了數位無敵生靈的目光,比如獬豸,九頭天蛇,都是饒有興趣的望著他。

不少生靈都是面帶揶揄,雖然這個人族很是強大,但居然妄言挑戰無敵生靈,真是太過自大,不知天高地厚,哪怕是一些老輩強者,也都是不禁失望的搖頭,顯然都沒有看好他。

「你,去殺了他!」這頭魔夜叉威壓外放,回頭掃視了一眼,聲音冷漠,吩咐他的一位人族僕從,去擊殺童毅。

這是一個極其強大的夜叉異種,話語森寒而冷酷,該族更是對人族極其殘忍,傳聞它們的老祖曾被人族強者一槍戳死!

因此,該族對人族充滿了仇恨,所收的皆僕從皆是人族天才,雖然說是僕從,但實則是血食,稍不留意,便會丟了性命。

這頭魔夜叉附近的生靈都是變色,感受到這是一頭恐怖而嗜血存在,全都保持距離,因為他們可以意識到,對上這頭異種,他們恐怕都難有還手之力,根本不是對手,他實在是太強了。

絕對是僅次於那些無敵生靈的存在!

魔夜叉身後的那位人族僕從,面色驚恐,趕忙點頭,而後壯起膽子,怒吼出聲:「殺!」

他通體發光,底牌盡出,衝擊童毅,帶起一片奧義,各種符號,鋪天蓋地,將他包裹,直接動用秘術,以燃燒生命為代價,在短時間可令戰力劇大增幅。

他知道若是殺不了童毅,他就會死,所有沒有什麼猶豫,面色兇狠,沒有感情,要誅殺童毅。


「去死吧死!」雖然同為人族,但對於這個傢伙,童毅沒有絲毫憐憫,手持寒冰雪魄,全力斬擊,寒光閃爍,藍芒衝天。

「啊!」

這人族驚恐大叫,動用秘寶,全力防禦,反而這一切是徒勞的,根本擋不住,童毅這憤怒一劍。

不過堅持了眨眼間,那件秘寶便被擊碎,接著,劍光衝來,瞬間他便被劈成兩半,攔腰而斷,非常平整,沒有絲毫血腥。

「一群忘記自己身份的人,若是讓我碰見給一群餐桌之食為仆,無論何等原因,絕不留情!」童毅掃視四周,眸光冷冽,聲音雖然稚嫩,但充漫了殺意,誰都可以感受到他心中的憤怒。

對於這種甘願給外族為仆的人類,童毅是充滿了怒意,甚至他自都感覺受到恥辱,曾幾何時,人族問鼎天下,以萬族為仆,食。

如今,人族居然已經下賤到甘願為外族天才為奴為仆,對於此,童毅是根本看不下去。

「這是什麼劍,怎會感覺如此眼熟?」遠處,有生靈面露驚異,盯著童毅手中寒冰雪魄,目光久久不能轉移。

此話一出,不少給外族為奴僕的人族天才都是眼皮一跳,特別是看見之前的哪位,直接被一劍劈殺,這讓他們有些難以置信,心底發寒,有些畏懼,深深的躲在後面,不敢露面。

人族難道又要出現一位可以比肩無敵生靈的存在?

童毅的那句餐桌之食更是引起不少強大生靈的怒意,皆殺機畢露,甚至已經打算出手,斬殺這個狂言的人族天才。

「殺我血食,冒犯我族,兩種大罪,已經足以被滅族,不過念你年齡尚小,還是自裁吧,不會牽連你的氏族!」魔夜叉手持三叉戟,一臉瞥視,點指童毅,自三叉戟中,一道烏黑巨大魔光,瞬間衝出。

「卑微之靈,都不配上我的餐桌,今日我便先滅了你,日後必滅你全族!」童毅冷笑,徹底被激怒了。

「無知的人類,我會讓你知道,你的狂言,是多麼的可笑!」魔夜叉表情不變,但渾身的氣息猛然暴增,舉起手中的三叉戟,一道黑色烏光,瞬間爆發,向著童毅轟殺而去。

童毅臉色不變,身形閃爍,輕易躲過,一臉鄙夷的望著對方,道:「就這還想襲殺我?」

然而,他話語剛落,臉色瞬間一變,急忙以神碗籠罩己身,不敢硬抗,因為那烏黑魔光,居然襲來了。

「轟——」

一聲驚天炸響,烏黑魔光瞬間爆炸,無盡的黑光,向著四周極速涌去,在場生靈,全都臉色一變,趕忙回退。

烏光所過之處,一切事物,全都被盡數溧滅,哪怕地表都是遭受波及,哪怕十米余深的地方,都是烏黑一片。

這等景象太過駭人,要知道這可不是尋常地方,也說得上是聖院一處禁地了,因為這是用來前往小世界的一處道場,可是這件三叉戟居然造成如此破壞力,可見這件魔兵威力有多麼恐怖。

「嗚嗚……這傢伙總算死了,再也沒人欺負我了!」三禿子神情激動,已然落淚,看見最恨的人死了,實在是大快鳥心,他已經打算晚上喝酒慶祝了。

「居然咒老大,看我不打不死你!」聽見這話,大紅當即怒了,翼翅一揮,把三禿子直接打翻在地,而後輪到古鼎,就是狂砸。

「嗷……這麼恐怖襲擊下,他肯定死了!」三禿子躺地哀嚎,非常不忿,很有禮的反駁大紅。

「蠢貨,不知道老大有神碗護體,絕無戰敗可能嗎?」大紅怒意更重,揮動的更狠,打的三禿子嗷嗷大叫,根本來不及說話。


大紅的聲音不大,但不少生靈都聽到了,哪怕是一些無敵生靈,也是一驚。

若能在這等攻擊下存活,那就有資格成為自己的追隨者,但他們都知道,按照童毅剛才話語這是不可能的。

因此,他們的目光移向了魔夜叉,他表現的戰力,真的令讓他們心動了。

「不自量力!」

魔夜叉自然感受到自己被數位無敵生靈注視,甚至童毅哪裡看到沒看一眼,轉身就欲走,一臉淡然,開始作態。

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他的認知下,人族是無法承受自己這下襲擊,絕對會化為灰燼的。

「就這,也想傷我?」

就在魔夜叉剛要離去的時候,一聲突兀的聲音猛然響起,稚嫩的聲音中充斥著不屑之意。

「嗯?」

這聲突兀的聲音,使得魔夜叉瞳孔猛然收縮,當他轉過頭顱的時候,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不過很快便恢復了平靜。

在哪裡,一道嬌小的身影被金光所包裹,劍指前方,一臉挑釁的樣子,道:「怎麼樣,要不要再來幾記試試啊?」

「看來有些意思,不過這次你是沒機會了!」魔夜叉話語森冷,殺機畢露。 隨著話語的落下,他通體散發濃郁煞氣,手中三叉戟也是嗡嗡作響,將其舉高,點指童毅,就要展開轟殺。

「冰封領域!」

於此同時,童毅衝天而起,手持寒冰雪魄,而後全力插入地面。

霎時間,地面發生巨大變化,地表成片龜裂,最終化為一片銀裝素的冰雪之地。

「嗚……」

冰冷的雪花夾雜著冷冽的寒風,化為一股股恐怖寒流,在這片冰雪世界,肆虐呼嘯。

緊接著,這片地區又出現一股莫名力量,一道道寒光衝起,竟將這片天地禁錮了!

「老大,你這是什麼招數啊,我怎麼沒見過,我現在怎麼感覺自己被禁錮了呢?」大紅高聲問道,發現自己已經動彈不得。

不僅是他,其他不少生靈皆是如此,但這種禁域面前,很難抗衡。

因此其他生靈都震驚,感覺一股寒氣湧上心頭,身軀如同如泥塑蠟像一般,失去了行動能力,無法行動。

童毅沒說什麼,只是沖他嘿嘿一笑。

隨後他的目光瞬間冷冽,通體被電芒縈繞,手持寒冰雪魄,劍氣如虹,寒光閃爍,而後迅速衝擊,全力斬擊遠方已經被禁錮的魔夜叉頭顱。

「看來這人族有兩下,也不知這魔夜叉能否化解這禁域呢?」許多生靈心裡都有個疑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