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靈山聽葉寒這麼說,撓頭道:「那好吧,師父說讓等,那就等!不過,在這裡坐了幾天幾夜,感覺好無聊!」

葉寒笑道:「你覺得無聊,那我就給你一些事情做!靈水也一起做!」

姬靈山、姬靈水不知道葉寒要讓自己做什麼事情,瞪大眼睛看著他,就聽葉寒右臂平平向前伸出,接著手掌緩緩攤開,在他手心之中,兩團葡萄大小的透明液體懸浮著,顫顫而動。釋放著耀眼奪目的光彩。

「這……這是什麼?似水非水的……」

「好香的味道,是這兩團液體散發出來的么?」

感受到了那兩團液體中蘊含的濃郁靈氣,姬靈山、姬靈水大為驚奇。

「別問什麼,總之是好東西!現在,張開你們的嘴巴,把它吞下去……」

葉寒說著,手心中的那兩團液體,自行飄向姬靈山、姬靈水兩人。

姬靈山、姬靈水兄妹面面相覷,雖然不知道那兩團液體是什麼,但師父總不會害自己。而且從那兩團液體中釋放出的濃郁靈氣來看,想必是能夠提升修為的仙水靈液之類。

兩人嘴巴張開,等兩團液體飄入口中后,這才又閉上,然後一起看向葉寒。


「你們剛才喝下的東西,叫做『五靈液』,是我從一位極厲害的修者手中『偷』來的,別看只有那麼一丁點兒,但你們喝下之後。很快就會知道它的效果了。」葉寒微笑說道。

在此之前,葉寒抱著酒仙人的大葫蘆,喝了整整三大口五靈液,在喝的過程中。有些五靈液被他「不小心」從嘴邊漏掉,隨即又被他放入儲物戒中,偷偷「藏」了起來,不過葉寒心裡也明白。自己做的那些小動作,根本瞞不過酒仙人,酒仙人不出聲。應該是當作沒有看到,便宜了自己。

葉寒得到的五靈液並不多,分成了十幾份放在儲物戒中,每一份都只有葡萄大小,儘管如此,他已經非常滿足了,這些五靈液,足夠他讓自己那些心愛的弟子修為提升一個境界,「仙醫門」的整體實力,也無疑會因此大大得到提升。

五靈液入腹,姬靈山、姬靈水頓時就有了反應,腹中翻江倒海,神情痛苦已極。

「別擔心,這是服用五靈液的正常反應,你們坐下來,平心靜氣,運轉功法,準備沖關晉級吧!」見姬家兄妹駭得臉色發白,葉寒忍不住笑道。

姬家兄妹聞言,這才放心,盤膝坐地,瞬間進入修鍊狀態,五靈液的藥效,初時讓他們面孔扭曲,痛苦異常,但沒多久就歸於平靜,變的寶相莊嚴起來。

葉寒守護在他們身旁,在他們身周布下一層結界,以免被外界雜亂所攏,目光燦如星辰,望向前方的荒古之森,森林深處,已經有無數的靈氣升騰而起,不時有巨響傳出,緊接著是蒼天巨樹被轟倒,顯然是人類修者與森林中的靈獸已經遭遇,並且發生了極為激戰的鬥法。

雖然人類有十萬修者,但荒古之森中的靈獸更多,而且同階靈獸的實力,遠勝人類修者,因此最後能成功衝過靈獸領地、靠近生命古樹的修者,十中無一。

如今的葉寒,實力已經踏入嬰神境界巔峰期,距離雷劫之境,僅有一步之遙,況且他是五行嬰神境,又身懷炎帝鼎這種神品秘寶,就算是遇上雷劫強者,也有資格抗衡了,就算是獨自一人再闖這荒古之森,也不用擔心遇上靈獸阻擊。

至於和「紅盟」的聯手之約,葉寒已經不放在心上,他現在實力堪比雷劫修者,就算違背和紅盟的約定,又有誰敢來追究自己的責任?

之前的葉寒,別說木瓜果,就連得到生命古樹的枝葉都沒抱太大信心,但此刻,他信心空前膨脹,已經把此行的目標定在了木靈果上,心想自己全力以赴,上百顆木靈果,至少也能得到一枚吧?

姬家兄妹在潛心修鍊,而荒古之森內,卻傳出一聲聲巨大的吼聲,震得地動山搖,十餘萬修者,似乎受到高等階靈獸的阻擊,向前推進的速度級其緩慢。

葉寒釋放出神識,在荒古之森外圍徘徊了片刻,只見遍地都是人類修者的斷臂殘肢以及靈獸屍體,血流成河,觸目驚心,這其中,先天修者固然佔了絕大多數,也不乏有丹元境修者慘死。

而死亡的靈獸中,也有一些聖階的存在,不少靈獸的靈核從體內滾落出來,居然無人問津,就在原地瀰漫著靈氣,閃爍著光芒。

若放在平時,靈獸靈核是極其珍貴的。修者服用,能助長靈氣,提升實力;藥師拿到,也能煉製丹藥、可是現在,人人心裡的目標都是生命古樹以及木靈果,哪還管什麼靈核不靈核?

「這些修者,蠢的像豬,難道他們不知道靈核的珍貴嗎?簡直是暴殄天物!」

收回神識后,葉寒想象著那滿地亂滾的靈核,不由暗罵出聲,他本身是一名修者,更是一名藥師,知道如果在煉製丹藥時,加入一些靈獸的內核后,丹藥的效用會大大增加。

到了黃昏時分,姬家兄妹體內火靈氣產生劇烈波動,身體光芒四射,大量的濃郁異常的火靈氣在兩人身周瀰漫了片刻,又進入兩人體內。

異像消失,姬家兄妹齊齊睜開眼來,目中精芒一閃而沒,整個人的氣勢也為之一變。

「你們兩個,都已經進入了丹元境初期,這很出乎我的預料。不錯不錯,我仙醫門從此,又多出了兩名強者,哈哈哈……」葉寒大笑出聲,看著姬家兄妹,一臉欣慰之色。

姬家兄妹心中狂喜,他們本來只是初入先天的修者,想要再進一步,都是困難無比,怎麼也沒想到,拜了葉寒為師之後,竟這麼快就迎來了修鍊生涯中的巔峰,修為竟從初入先天一下子攀升到了丹元初期,整整一個境界,實在難以想象。

要知道,在正常狀態下,一名修者想要讓自己的實力提升一個境界,往往要耗費數十年甚至上百年都難以達到,而姬家兄妹,才用了不到一天時間,這速度堪稱奇迹。

之所以不讓姬家兄妹多喝一些五靈液,並不是葉寒吝嗇小氣,而是因為兩兄妹並非五行之軀,給他們過多的五靈液,他們根本承受不住那種暴增的靈氣,那時反而會害了他們。

「師父,你的實力,似乎也有了不小的提升啊!」

興奮之中的姬家兄妹,也感受到了葉寒與之前的不同,雖然他們依然看不出葉寒的深淺,但是站在葉寒面前時,還是有那種高山仰止的感覺。

「比你們高一個境界而已。」葉寒隨口道。

比丹元境高了一個境界,那就是嬰神境了,到了嬰神境界,就擁有了一個元嬰分身,對於修者來說,就等於多了一倍的戰力,因此達到嬰神境,也是無數修者夢寐以求的事情。

姬家兄妹又是羨慕,又是高興,轉念想想憑著現在自己兄妹的實力,再有仙醫門作為後盾,今後姬家無論到了哪裡,都多了一份保障,再不會像以前那樣被人恣意欺辱了。

「走吧,咱們三個,也該進入荒古之森看看了!」

葉寒說著,向前輕輕跨出一步,身形化為了道光線,沒入荒古之森中,姬家兄妹隨後跟上。

和外面相比,荒古之森內充滿一種詭異兇險的氣息,其間還夾雜著一些血腥味道,越是向里,血腥味道越是濃烈,地面上開始出現傾倒的林木,以及人類修者和靈獸的屍體,狼籍一片。

「別急著向前走!」葉寒指著滿地的人類修者與靈獸屍體,對姬靈山、姬靈水說道:「看到地上的靈獸的靈核了沒有?把它們都收起來,放進儲物戒中。另外,還有一些修者手上截戴著的儲物戒,也一起收了!嘿嘿,有便宜不佔,是王八蛋!」(未完待續。。) 荒古之森內,三道人影化作閃電,在遍地的人類修者與靈獸屍體之間穿梭,搜刮著一枚枚的靈獸靈核和修者的儲物戒,直到他們自己的儲物戒空間被徹底填滿,三人這才罷手,相互對視,喜笑顏開。

「我收穫了上千靈核、上百儲物戒,這次發大財了!哈哈哈……」姬靈山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儲物戒,忍不住放聲大笑。

「我得到的靈核有七、八百,儲物戒幾十枚,雖然少了一點,不過也不錯了。」姬靈水心滿意足的道。


然後兄妹兩人一起看得葉寒,齊聲問:「師父,你呢?你的收穫一定比我們多很多吧?」

葉寒淡然一笑,道:「只是比你們多了一點而已。有了這麼多靈核和儲物戒,咱們就算得不到生命古樹的枝葉甚至木靈果,也不虛此行了!」

他剛才搜刮的速度極快,每一次招手間,就會有幾十上百靈核和儲物戒飛入他的儲物戒中,直到最後停手,他的收穫,足足是姬家兄妹兩人所得的十倍還多,只是不想打擊到兩人,才沒有說出具體數目。

雖然沒有察看搜刮到的那些儲物戒中都有些什麼東西,但可以想象的是,這次前來荒古之森的修者,先天修者就佔了過半,而眼前死亡的先天修者,也不在少數。神州大陸上,哪一個先天修者不是富得流油?不說那眾多的靈核,僅僅是搜刮到數以萬計的儲物戒,就是一筆橫財。

「好了,咱們加快速度前進吧!那生命古樹在荒古之森的核心地域,越是接近越是兇險,咱們去的太早固然不好,可去得太晚,什麼也得到,也沒意思。你們兩個。不要離我太遠,以免出現什麼兇險,彼此也好照應!走……」

隨著葉寒的一聲「走」字,三人身形疾閃,向著荒古之森深處電射而去。

雖然此刻已是白天,但荒古之森內卻依然昏暗無比,不過以三人的修為,早就到了視黑暗如白晝的境界,森林中的一切景物,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一路之上。每隔一段,就能看到大片大片的人類修者和靈獸屍體,只是現在三人的目標是生命古樹,也無心再停下來去搜刮靈核及儲物戒了。

荒古之森內的靈獸數量,遠遠超過此次進入其中的修者人數,雖說修者們也擊殺了很多靈獸,但更多的靈獸,卻被他們成功避開,因此葉寒三人在進入的過程中。不時也會和靈獸發生遭遇戰。

好在葉寒三人的修為,都已經有了大幅提升,而且這荒古之森的外圍,並沒有多少兇悍強大的靈獸。他們三人聯手,輕而易舉的就把遭遇到的凶獸給解決掉了。

片刻之間,三人就已深入荒古之森千里,已經能夠看到一些落在後面的修者。這些修者,實力多半都是初入先天的,更強大的修者。已經跑到了前方,不時還能聽到前方傳來修者與靈獸交戰廝殺的聲音,從一肥肉肥肉強大的靈氣波動來看,顯然是出現了更為強大的靈獸。

葉寒三人迅速趕超了那些落在後面的先天修者,加到一群丹元境修者之中。

這群丹元境修者,人數足有上百,讓葉寒三人沒想到的是,之前那三個「紅盟」的發起者,擁有丹元境中期修為的吳白、雷天、余濤,赫然也在其中。

「你們三個,怎麼現在才出現?」

「剛才與靈獸廝殺,你們去哪裡了?」

「說好的大家並肩作戰,你們難道忘記了?」

葉寒三人看到吳白三人的同時,對方也看到了他們,臉色立即陰沉了下來,紛紛對他們進行斥責。

換做未晉級之前,葉寒或許還對吳白三人心存敬畏,不過現在,他已經無懼,聞言笑道:「我們三個本來準備和大家一起進來的,不過我這兩個弟子,突然間到了沖關晉級的緊要時候,我只好留下來為他們護法,直到他們成功晉級,這才一起趕來、雖然有點晚,不過還好,還沒到爭奪木靈果的時候。」

吳白三人一聽「沖關晉級」四個字,不由訝然,隨即看向姬靈山、姬靈水,默默感應了一下,失聲道:「你們兩個……都已經是丹元境了?」

姬靈山、姬靈水相視一笑,也不否認。

吳白三人震驚無比,他們初遇姬靈山、姬靈水兄妹時,發現兩人還是初入先天,因此根本就沒放在心上,可怎麼也沒想到,轉眼之間,兩人的修為,竟整整提升了一個境界,這速度,簡直太駭人聽聞了。

進入丹元境,就代表著姬家兄妹,已經和他們這些人擁有了平起平坐的資格,再也不能輕視。

吳白緊接著想到了葉寒剛才的「我這兩個弟子」那句話,心中又是一驚,看向葉寒時,發現這個初遇時還只是先天巔峰境界的年輕修者,現在自己居然已看不透他。

而看不透的原因,只有兩種,一種是葉寒根本不是修者,只是個普通人,另一種是葉寒的修為,已經遠遠超越了他。

葉寒,無疑屬於後者。

想起自己剛才斥責葉寒三人的那些話,吳白的臉色瞬間蒼白,有些尷尬的笑笑,道:「那個……我剛才的話,純粹就是放屁,還望前輩莫怪!」

雷天、余濤兩人,自然也看出了葉寒高深莫測的修為,同樣後悔不已,連聲自責。

神州大陸,實力為尊,儘管葉寒年輕,但修為已經遠遠超出吳白三人,因此他們不得不尊稱葉寒一聲「前輩」。

吳白三人推測,葉寒現在至少也是嬰神境修者,這個境界的修者,已經擁有分身,想殺他們,如同捏死一隻螞蟻般容易,雖說他們現在是「紅盟」名義上的領袖,手下聚集了五百先天修者,但大家各懷心思,真要對上嬰神境修者,誰肯為他們賣力?

因此,此刻的吳白三人,絕對不敢得罪葉寒三人,反而要極力討好,才能避免一死。

好在,葉寒也沒和他們為難的心思,淡然說道:「現在,我們依然是『紅盟』的一員,依然會和紅盟的所有人並肩合力,為生命古樹以及木靈果而戰!」


葉寒這麼說,也有自己的想法,他雖然已經是嬰神巔峰期修者,但還不是最強的那一類,因此需要儘可能的團結廣大修者的力量,去與其他實力強大的修者對抗,以便在最後取得最大利益。

吳白三人心中苦澀,按照約定,紅盟中誰出的力越大,誰最後獲得的東西就越多,以葉寒嬰神境的實力,最後所得,肯定要比他們三人多出不少。

不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葉寒不追究他們的過錯,已經是他們的幸運,他們還能要求什麼?

「葉前輩,這塊玉佩里,有咱們『紅盟』五百位成員的神識,你通過這塊玉佩,能夠把他們迅速召集到一起,聯手對敵。只是在此之前,已經有數十位成員在與靈獸的遭遇戰中隕落,現在只有四百餘人。葉前輩修為比我等強大許多,做這紅盟的首領,才是最合理不過!」吳白把一塊巴掌大的紅色玉佩交給葉寒,恭敬說道。

雷天、余濤兩人見吳白如此,先是微微一怔,隨即明白了吳白的苦心。他們雖然是「紅盟」首領,卻不能如臂使指的去指揮數百成員,與其如此,還不如把首領的頭銜交出去,這樣或許能讓葉寒心存感激,在事成之後多給予他一些好處。

葉寒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吳白,隨即也明白了他的心思,猶豫了一下,然後笑著過那紅色玉佩,道:「好,這玉佩我就先收著,等得到生命古樹的枝葉甚至是木靈果,少不了你們三人的好處!」

吳白三人,要的就是葉寒這一句承諾,聞言大喜,連聲道謝。

他們雖然在說著話,但並未停下身形,不斷向前飛掠,轉眼間又前進了上百里,沿途遇到一隻強大的聖階靈獸,一幫丹元境修者聯手,經過一番激戰,最後時刻,葉寒強勢出手,以一記金龍破天指,將靈獸擊殺。

聖階靈獸的實力,堪比丹元境巔峰修者,在開始對戰那隻聖階靈獸時,葉寒自己並未出手,而是讓姬靈山、姬靈水出面,有意讓他們進行生死磨練,以提升實力,他自己只是在一旁保護,以免姬家兄妹被靈獸傷到性命,直到那一幫丹元境修者難以抗衡聖階靈獸,他才一指定乾坤。

聖階靈獸的靈核,可以用來煉製聖階丹藥,能讓修者的實力大大提升,因此葉寒並沒有放過,擊殺那隻靈獸之後,手指輕划,割開其頭顱,將靈核收入儲物戒中。

其他修者雖然也對那靈核有覬覦之心,但被葉寒的超強實力震懾,不敢出聲。

一幫人繼續深入,終於在不久後到達荒古之森的核心區域。

荒古之森的核心區域,是一個方圓百里的大湖,大湖的正中心,是一個方圓十里的小島,小島上生長著一株高達千丈的參天古樹,古樹枝葉繁茂,遮天蔽日,枝葉之間,散發出濃郁的木靈氣。

枝葉掩映之間,上百個拳頭大小的青色晶瑩果實懸挂在枝頭,那上百道衝天的青芒,就是它們發出來的。(未完待續。。) 此時此刻,大湖四周,已經有數十名修者在圍觀,這數十名修者,幾乎都擁有丹元境之上的實力,其中就包括了那名馬臉仙道境修者以及腰間懸著個大葫蘆的酒仙人。

馬臉仙道修者和酒仙人一東一西,分別站在大湖的兩側。而其他修者,則要避其鋒芒,不敢靠近他們,都集中在大湖的南北兩岸。所有修者的目光,都盯著湖中心小島上生長的那棵生命古樹。

葉寒、吳白等一批丹元境修者的到來,受到了聚集在四周的那些修者關注,酒仙人看到葉寒,向他咧嘴一笑,輕輕點頭,算是打過招呼,葉寒也抱以一笑。


馬臉修者自然也注意到了葉寒和酒仙人之間的小動作,原本就陰沉的臉色愈發難看,輕哼一聲,眼中冰冷殺意一現而逝。

生命古樹上的那上百顆木靈果,青芒衝天,清香瀰漫,對修者來說,那是一種難以抗衡的誘惑,只是一時片刻,卻沒有修者敢輕舉妄動。

無論從哪個方向接近生命古樹,都必須要經過數十里寬的湖面,而此刻湖面雖然看起來平靜無波,但丹元境以上的修者,都能感受到湖面之下隱伏的巨大兇險,他們每一個人,都不敢搶先出頭,都在等待著有人能率先打破平靜,然後趁亂出手,混水摸魚。


時間一點點過去,陸續有修者不斷從四面八方趕到大湖周圍,數萬道看向生命古樹的目光都變得灼熱無比,貪婪無比,人人都在暗中積蓄力量,躍躍欲試,準備飛越湖面,爭奪木靈果,但那兩名仙道境修者都沒出手。他們自然不敢冒險,於是大湖四周一片靜默,氣氛沉悶而壓抑。

原本在荒古之森外聚集的十餘萬修者,在進入荒古之森的一路上,遭遇靈獸而隕落的,足有近半,餘下的修者,幾乎都擁有著先天中期之上的實力,此刻他們已經盡聚於此,並且正在迅速分成數十個壁壘分明的團隊。

葉寒心中一動。拿出吳白交給自己的紅色玉佩,注入一道靈氣,那紅色玉佩頓時發出數百道紅芒,分明指向大湖四周的數百修者。

紅芒指向的那數百修者,左腕上都系有一根紅線,他們接收到了葉寒的召集,頓時從四面八方匯聚向葉寒這裡,片刻的功夫,就有四百餘名先天修者出現在附近。詭異的看著吳白和葉寒,似乎不明白原來的組織者吳白三人,怎麼變成了葉寒這個年輕修者。

這四百餘名先天修者,其中有吳白的一些熟人。見狀不由大聲嚷道:「吳前輩,怎麼回事?你不是咱們的首領么?怎麼突然間換人了?也沒和我們商量一聲……」

又有人道:「是啊,既然換了人。那咱們之前說好的那些利益分配方法,還算不算數?」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