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是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想要什麼.」石堅攤手.帶走他們的人是誰.他不知道.他們需要的東西是什麼.他也不知道.

夕月想了想.說道:「那地點呢.交換地點.」

石堅輕飄飄的吐出幾個字.卻讓夕月眼神一暗.「十里長坡.登天台.」

秋月立時眼眉倒豎.說道:「你確定.」

石堅點頭.夕月想了想.道:「看來.是沖我來的.」

「小姐.你不要去.我陪石公子走一趟吧.」

「不行.太危險了.」夕月攔住她.

「你去才危險呢.那些人的目標明顯是沖著楚楚姑娘去的.大娘只是順便帶上.好讓石公子來給你送信而已.你怎麼還不明白.」

秋月苦口婆心的勸她.希望她不要去.

「正因為我明白.所以我不能不去.」

第一侯 .輕笑了一聲.道:「管它什麼龍潭虎穴.我就去闖一闖.看看他們到底想要怎麼樣.」

「好.既然如此.我們就一起去.」

石堅堅定的站在她旁邊.笑著說道.

秋月嘟嘴.「你們都這樣.倒顯得我秋月貪生怕死了.真是的.好吧.我也捨命陪主子了.」

「好.我們就去看看.在這個時候.誰還有心思來算計我們.」

說完.三人揚鞭而去.

午夜黃沙漫天飛.寂靜的夜晚有寒意浸來.

董少華笑了笑.望著前面的城池.道:「怎麼.心急了.這才多久沒見到夕月.你至於嗎.」

墨無塵瞪了他一眼.從容向著城門而去.

來到蕭家時.裡面燈火通明.他一步邁了進去.詢問旁人發生了什麼事.


「你不知道啊.本城城主突然消失.有人看到他曾出入這裡.這不.大小姐找人在這裡動土呢.」

有好心人邊搖頭.邊小心嘀咕.「這可是蕭府.六年了.也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人再回來.」

墨無塵心中一動.撇了一眼不遠處站在燈下的女子.

依昔還能找到往日的模樣.他嘆了口氣.走了過去.

「小娟.」

解小娟頭也沒回的吼道:「要回去你自已回去.別來煩我.」

墨無塵被她吼得一愣.「是我.」

解小娟回頭.突然看到一張陌生的臉.狐疑的看著他.神色帶著警惕之意. 我有一個祖宗群 你是誰.」

「墨無塵.」

他說的是如今的名字.可解小娟卻突然喜極而泣.

一下子撲了下來.抱住墨無塵.道:「小哥哥.你終於回來看我了.」

「嗚嗚.這麼多年.你怎麼都不回來看我呀.小娟好想你啊.」

「雲夕死了.你也消失了.哥哥不見了.爹爹也不見了.嗚嗚.你們都不要我了.都不要我了.」

她邊哭邊說話.有些語無倫次.

墨無塵本想推開她.卻沒有動作.

不遠處有人指指點點.「好了.能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解小娟讓家丁繼續幹活.自己則帶著墨無塵來到後院.指著前方.道:「我知道你最想來的地方是這裡對嗎.」

一眼望去.整整齊齊的墳墓群座落在院子里.旁邊很空曠.一片寂寥之意.

墨無塵沒有動.站在不遠處.他知道這定然是夕月來過了.

是她因來整理了這一切.那年.他來時.只是為他們立了碑.什麼也做不了.

因為他的身份是一個問題.他不敢拿來賭.在那幾年.他不敢隨意走路.不敢讓人知曉他的存在.

夕月.她去了哪裡.

末時.他們離開這裡.

解小娟告訴墨無塵.她是來找她爹爹的.

原來解小娟早上一醒來.沒有看到解威.也沒有見解辰.當然她不知道那個解辰是假冒的.也沒去管.畢竟他們是男人.經常有事做.

直到夜幕降臨.她才有些心慌.正在這時.管家匆匆趕來.說有人曾看到他們出現在蕭家.

最後就沒有再出來過.

解小娟的娘親就是一個大家閨秀.一時間也沒了主意.解小娟只好讓她娘在家等消息.她自己帶人過來.

誰想.蕭家的院子突然起了大火.露出一個地洞.卻是塌陷的.她只好讓人在此挖了.

希望可以找到一些線索.

墨無塵聽罷久久不語.晚風吹來.解小娟打了一個小噴嚏.見墨無塵望來.她有些窘迫的捂著嘴巴.

墨無塵眉頭微蹙.「這樣.你先回去.我留下來幫你看著.」

「不行.不找到我爹和我哥.我是不會回去的.」

解小娟當下反對.

「聽我說.你要先回去安撫你娘.這裡有我.放心吧.」

解小娟最後還是點頭答應了.

不多時.董少華跟了過來. 元素戰爭領域 我說.你真的打算幫她.」

要知道解家那可是夕月的仇家.解小娟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

若解辰和解威真的出事.那倒還好呢.墨無塵怎麼還會幫她.

「夕月也許出事了.」

墨無塵感覺有些不對.「秋月有幾天沒和我們聯繫了.」

「三天.」

「我說.就三天而已.怎麼你就確定她們出事了.」

董少華有些不解.他覺得還是別來湊這個熱鬧.萬一被葉青城盯上.那就麻煩了.

他們的關係已經近乎挑明了.如今他們要做的是.想方設法將其他人拉過來.而不是在這裡浪費時間.

「少華.跟我去一個地方.」

此時的夕月和石堅已經遠去.快馬加鞭的趕往十里長坡.

「小姐.你覺得會是誰綁了她們.」

閑來無事.秋月拿出乾糧分給兩人.詢問道.


「葉青城.除了他.我沒別的仇人.」

夕月一口咬掉小半塊餅.淡淡的說道.

「可是那人可不好對付.我們是不是應該和公子商量一下.」

秋月小心翼翼的看她.

夕月抬眸.「這才是你的目的吧.」

「小姐.我……」

「你別說了.我這麼做自有我的辦法.」

她離開的時候.故意將地宮暴露出來.也是為了拖住墨無塵.那時候秋月說他再過兩天就過去.

想來現在.人已經在那裡了吧.

有她故意露出的破綻和信息.他應該會耽誤幾天吧.

想到這裡.她突然笑了笑.

「有什麼好笑的事情說出來.大家一起開心開心嘛.」

一直沒開口的石堅看著她.夕月沒理他.「偏不告訴你.」

「秋月.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有些事.我想自己去解決.你明白嗎.」

她不想再拖累他.他有很多事要布置.而她.也有自己的計劃.

就算此次她死了.秋雨也會把她的計劃執行下去.到時候.按照她安排的一切.墨無塵是有機會扳倒葉青城的.

這樣就好.只好有後路.一切都好.

秋月能說什麼.她只有點頭的份.

幾天後.當他們一行三人趕到登天台時.見到的一幕.讓夕月差點崩潰.

有些時候.你想得再好.計劃的再周密.還是會出意外.

因為.這世界上最算不準的是人.最算不清的是情.

葉青城親自到了這裡.


「好徒弟.你終於肯來見師傅了.」

青華依然站在他身後.流雲、錦瑟.一個不少.都來齊了.

她環顧四周卻沒有發現小乖.心裡鬆了口氣.

「小姐.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楚楚和大娘一個也沒在.夕月緩緩走了過去.

「我來了.我姐和大娘呢.」

「這麼著急.」葉青城眯著眼笑道:「那好.我就先讓你見見人.」

他一揮手.楚楚被押了上來.幾個月不見.她整個人瘦了一整圈.

眼窩下陷.髮絲亂糟糟的披著.衣衫也不知道幾天沒洗.帶子凌亂.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