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風與吳熊把辦事的經過說了出來,心裏別提有多委屈了。陸蕭都想笑,你丫的,這樣的主意竟然都想到了。

“看來你們要學習辦事技巧,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把他的手指帶回來。”陸蕭教訓說道。

藏風與吳熊汗顏,老大真的兇悍,竟然要人家的手指,虧的他們還真以爲陸蕭要楊壽的空間戒子,弄得自己差點被活捉了。

“好了,你們倆也不用自責了,你們倆陪我去靈丹閣吧,隱身狀態跟我去。莫霜,這裏就交給你了,祕密武器也交給你了,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動用。”陸蕭臨走的時候叮囑說道。

陸蕭叮囑莫霜說完,就帶着藏風與吳熊走出軍營。藏風與吳熊隱身狀態,跟隨在陸蕭身後。陸蕭剛剛出軍營,在路上就遇到了一個人,這個人正是楊忠。

“十八公子,你這是要去哪?”陸蕭走過去問道。

楊忠回過頭來,正看到陸蕭。跟隨楊忠的有兩個人,一個是黃一峯,還有一個錢老。

“陸蕭,你丫的太不講義氣了,好歹我也提拔過你,你創建靈丹閣,怎麼不跟我說一聲,讓我也入股,肥水不流外人田呀!”楊忠沒好氣的說道。

陸蕭不用說也知道了,楊忠這是要去靈丹閣,參與靈丹閣開幕儀式。

“十八公子,你也知道,這入股不是我說了算,我拿出一百顆丹紋級別的丹藥,才勉強有一成股份。”陸蕭一副無奈的樣子說道。

陸蕭的底蘊,現在全軍營的人都知道,一個銅甲戰士,得到的賞賜,已經超過其他軍營的金衣戰士。金衣戰士就更不用說了,已經超越諸位公子的個人財富。

“陸蕭,你就是一個白眼狼,好歹我們公子以前也幫助過你。”錢老非常不滿的說道。

陸蕭也是無語了,這個入股真的有這麼容易嗎?你們拿得出這麼多財富嗎?若是派人去做護衛,一羣蝦兵蟹將,還不如陸蕭軍營的戰士。

“好了,開開玩笑就行了,不要太認真了,說起來陸蕭也幫過我們不少,至少爲我們煉製丹藥,沒有收一分錢手續費,驅魔水都是免費給我們用,我們都沒有出藥材。陸蕭也是我們軍中兄弟,我們今天是去捧場的,不少去吵架的。”楊忠制止錢老說道。

“白眼狼”三個字,陸蕭真的接受不起,陸蕭爲楊忠做的事也不少,至少是楊忠爲陸蕭做過事的十倍以上,甚至一百倍。

聽到楊忠制止錢老,陸蕭憋着的一口氣緩和了下來。

“多謝公子的包容。”陸蕭非常客氣說道。

以陸蕭現在的地位,並不比楊忠差,但是陸蕭依然尊重楊忠,是以前的情分還在。陸蕭與楊忠一起來到靈丹閣,一到靈丹閣就有人接見。

靈丹閣是以前的拍賣堂擴建的,佔地面積很廣,展廳非常大,可以容納一萬人,有一萬個座位。還有十個包廂。靈丹閣很多工作人員,都是以前拍賣堂的工作人員,美女依然很多。


“美女,你帶着十八公子入座,就在第一排坐下吧!”陸蕭招呼過來一個性感美女說道。

那個美女愣了一下,這個座位可不能隨便坐。


“陸蕭將軍,前面兩排兩百個座位,都需要付費一千元晶。”這個美女告知說道。

一千顆元晶,雖然也不算很多,但是兩百個座位,也能賣二十萬元晶。還有九千多個座位,也都需要元晶購買座位,那也能掙個好幾十萬顆元晶。

陸蕭走到一個座位管理櫃檯,拿了三個座位,並且把三千元晶的費用登記在陸蕭名下。陸蕭感覺自己幸好相識的朋友不多,不然來一個,自己又掏腰包,加起來也有還幾萬呀!

“報告陸蕭將軍,老爺與夫人來了。”一個看守門戶的人跑了過來,報告陸蕭說道。

陸蕭原本還感嘆,結果父母來了,爲人子孝,陸蕭需要把父母安排的妥妥當當,陸蕭直接走了出去。

“爹孃,你們怎麼來了?”陸蕭見到陸沖天,還有張紫嫣,大聲叫道。

陸雲仙比陸蕭還早過來,站在陸沖天與張紫妍中間,小丫頭的小手,正拉着兩個大人的手。

“孩子,你長大了,你與小寶貝一起創建靈丹閣,今天開業,爹孃能不來看看嗎?”張紫嫣笑着說道,並且撫摸着陸雲仙的小腦袋,露出非常寵愛的樣子。

陸蕭把雙親帶進去,準備給雙親安排一個包廂。但是小丫頭陸雲仙鬼靈精怪的,要帶着雙親去她的丹房。

但是就在這時,谷大師帶着幾個人進來,這幾個人衣着華麗,一看就是富貴之人,夏衍這個小屁孩跟在一個黃袍老年男人的身後,非常恭敬的樣子,還有一個陸蕭認識的人,就是林公公,也跟在身後。還有南宮潁豔,也正跟一個金花長袍中年人說話。

“陸蕭小兄弟,這位是天都帝國夏皇,這位是南宮世家家主南宮霸天。這位是我師兄駿夢,這位是兵馬大元帥狂奔,這位是雷靈侯揚天。”谷大師快速介紹說道。

陸蕭非常震驚,真想不到,突然來了這樣幾個大人物,每個人跺跺腳,都能讓地面顫抖。尤其是雷靈侯,已經年過半百,但是目光銳利,讓陸蕭打了一個寒顫。陸蕭想想也明白,畢竟楊易是他的兒子,陸蕭殺了他的兒子,讓他白髮人送黑髮人,記恨陸蕭也是理所當然。

但是就在這時,陸沖天的眼神看了過來,與雷靈侯四目相對,他們倆對視很短暫,但是陸蕭看得出來,雷靈侯似乎有些忌憚的神色。

“揚天老匹夫,你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着陸蕭將軍,人家好歹在帝國戰將風雲榜排名第八,這可是我看好的衣鉢傳人。”另外一個年過半百的老者說道,這個人正是谷大師介紹的兵馬大元帥狂奔。

狂奔滿臉大鬍子,看起來非常狂傲的樣子,有些威武。陸蕭也很震驚,什麼戰將風雲榜,自己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谷鵬大師,幫我們安排一個包廂吧!”夏皇說道。

夏皇他們這些人被谷大師帶進一號包廂,也是離展廳的展臺最近的地方。

“谷鵬大師,請問陸蕭他是什麼背景?”在進入一號包廂之後,雷靈侯問道。

谷鵬大師感覺這問話有些傻逼,在這裏誰不知道,陸蕭平民出身,這還要問嗎?

“揚天,你這話問的有點怪了,陸蕭是得到你兒子楊忠的提拔,做了金衣戰士,然後平步青雲,纔有今天,你這個問題應該問他去。”谷鵬大師沒好氣的說道。


其他人也點點頭,覺得谷大師說得對,任務揚天問錯人了。

“剛纔那個人很強大,貌似是陸蕭的父親,真想不到,一個小小的陵城,竟然有這樣的人物存在。”揚天非常感嘆的說道,他很忌憚。

這些人都不是傻子,都是強大的武者,尤其是狂奔,他也感受到了陸沖天的強大,纔出來做一個和事老。一個貧民之家走出這樣一位大高手,誰知道還隱藏了什麼,頓時讓人感覺深不可測。

“報告陸蕭將軍,九龍山來人,說要見您”突然一個護衛,跑了進來報告說道。 聽到九龍山來人,這可把陸蕭嚇了一大跳,尤其又想起可愛萌獸,竟然奪了自己的初吻,陸蕭想想就心裏發毛,這小獸不會也來了吧!如果纏着自己,別鬧朝一個大笑話。

沒辦法,陸蕭只好出去迎接。陸蕭看到一個差不多五歲的小孩子,在小孩子的身後,跟着四個人,這四個人中,有兩人陸蕭認識,一個是三頭獅王,,還有一個三足金蟾王,還有兩位陸蕭不認識。

“陸蕭哥哥,你怎麼不去九龍山看我,聽說你的靈丹閣在這裏開業,我讓金叔、獅叔、鷹叔與鶴叔帶我來看你。”小丫頭粉嫩的嘴脣,發出稚嫩的聲音說道。

陸蕭看到這個小女孩,非常震驚,這不會就是那頭小獸吧!小獸化爲人形了,看起來與妹妹差不多大,一樣的可愛。陸蕭心裏有些害怕,這個小丫頭別像妹妹一樣口無遮攔,不然那就麻煩了。


陸蕭也顧不得這麼多了,人家遠到是客,不能怠慢,陸蕭就把這五個人帶進去了。

“哇,這位小妹妹是誰,太漂亮了。”剛剛進入靈丹閣裏面,陸雲仙看到進來一個粉嫩的小女孩,感覺看到了同伴,快樂的詢問道。

粉嫩小女孩,看到陸雲仙,感覺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脅。

“跟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妹妹,叫做陸雲仙。”陸蕭跟着幾個人介紹說道。

原本粉嫩小女孩心裏有些不滿,還以爲陸蕭找了一個小女友,竟然喜新厭舊,當聽到陸蕭介紹,竟然是陸蕭的妹妹,粉嫩小女孩心裏的氣也就消了。

“原來是仙兒妹妹,我叫小昭,你可以叫我小昭姐。”粉嫩小女孩面帶微笑的說道。

陸雲仙被這句“仙兒妹妹”叫的渾身不舒服,眼前這個小女孩,可是看起來比自己還小,竟然讓自己叫她姐姐,這神經不正常吧!

在九龍山,眼前小丫頭還是一頭小獸,陸蕭也沒有詢問姓名,原來小丫頭名字叫做小昭。

“小妹妹,你多大了,你這麼小,應該叫我姐姐纔對。”陸雲小糾正說道

結果小昭笑了,她心想,我叫你姐姐,那怎麼成,你哥都奪了我的初吻,我就是你嫂子了,怎麼可以叫你姐姐。如果陸蕭知道小昭的想法,陸蕭會氣得一頭撞死。

“你問我幾歲了,我十八歲了,你才六歲,你當然叫我姐姐了。”小昭笑着說道。

陸蕭心裏有些緊張了,我知道你是妖,但是也不用說出來,萬一嚇到了我妹妹,那該怎麼辦。

“哥,這位小妹妹沒事吧!我讓冰山姐姐給小妹妹看看病。”陸雲仙有些緊張的問道。

陸蕭已經把九龍山幾位,帶到了靈丹閣裏面。陸雲仙也把冰山美人請了過來,說要給小昭治病。


“冰山姐姐,聽說你離開了九龍山,原來你來到了這裏。”小昭見到了冰山美人,很親切的叫道。

聽這話,陸蕭就知道一個一二,冰山美人之前應該在爲妖族煉丹,並且長期居住九龍山。

“原來是小昭公主,還有四位大王,你們是來爲我捧場的馬?”冰山美人笑着說道。

冰山美人很高興,來一個熟人捧場不容易。剛纔陸雲仙還請她給小昭治病,小昭明明好好的,哪有什麼病?

“冰山姐姐,這位妹妹竟然說自己十八歲了,你看看她有沒有病。”陸雲仙提醒冰山美人說道。

冰山美人現在感覺頭疼了,這兩個磨人的小丫頭怎麼到了一起,這兩個小丫頭她都得罪不起,看起來兩個小丫頭有點要吵架的意思,冰山美人真的不想招惹兩個小丫頭。

“小祖,你哥哥丹道在我之上,這個你可以問他。”冰山沒說推遲,直接把這個難以應付的問題交給了陸蕭。

陸蕭有限想罵娘,心想,你這個老不死的老太婆,你坑人怎麼可以這樣,你得罪不起她們,我也得罪不起呀!

“哥,你就看看,這個小妹妹有沒有病。”陸雲仙纏着陸蕭說道。

陸蕭頭上出冷汗,這怎麼好說,若是說小昭有病,一定得罪小昭。若是說小昭沒病,那就要有個合理的說法,難道說小昭是妖,不但會嚇着妹妹,還會得罪妖族,那麻煩大了。

“妹妹,小昭妹妹真的有十八歲了,因爲她修爲提升了,所以變得年輕了,你看起來就會覺得與你差不多大。”陸蕭解釋說道。

陸蕭這個解釋,也很符合情理的,小昭確實是修爲提升了,經過涅槃,化爲人形。

“大哥,你別嚇我,修爲提升了,還會變小,我才這麼丁點大,若是再變小,那該怎麼辦?”小丫頭慌張的問道。

結果小昭笑了出來,你這小丫頭果然不懂事,還想做姐姐。思想真豐富,小孩子頭腦簡單。

“妹妹,你不用擔心,你跟小昭妹妹修煉的功法不一樣,你不會變小的,小昭妹妹也就變這麼一次。”陸蕭開導陸雲仙說道。

聽到陸蕭這麼解釋,陸雲仙心裏安心了。此時,陸蕭已經把這些人帶到靈丹閣裏面了。

“小昭姐姐,這我是我家嫂子,漂亮吧!這是我爹,這是我娘。”陸雲仙跟小昭介紹說道。

在陸雲仙解釋南宮潁豔的時候,小昭發愣了,她心裏氣。陸蕭可是奪了她的初吻,結果陸蕭竟然敢跟別人在一起,她感覺自己太吃虧了。

陸蕭心裏叫苦,自己妹妹就是一個愛美的醋罈子,小昭不會也是一個愛美的醋罈子吧!小昭見到南宮潁豔,有些不高興的神色,陸蕭感覺自己猜對了,已經八九不離十了。

“爹、娘,這千年人蔘,是小昭給你們的見面禮,服用之後可以延年益壽。”小昭沒有理會南宮潁豔,直接與陸沖天,還有張紫妍打招呼說道。

“噗嗤”,陸沖天與張紫嫣,都差點噎住了,同時打了一個很大的噴嚏,兩人都相互對視。

“她不是我生的,你跟誰生的?”陸沖天與張紫嫣相互問道。

陸蕭一聽,雖然知道父母誤會了,但是陸蕭也急的滿頭大汗,你丫的怎麼跟我妹妹一樣,就知道坑我,你能不能注意點形象?

陸雲仙也感覺莫名其妙,心想,果然是吃錯藥了,果然有病,有病得治呀!這可是我爹孃,你怎麼可以亂叫。

小昭身後的四位妖王,也是心裏叫苦,小公主怎麼可以這樣,太丟人了,但是他們又不敢說,小公主太磨人了。

“爹孃,你們弄錯了,你們誤會了。陸蕭哥哥奪了我的初吻,所以他不能娶別人。”小昭有些委屈的說道。

張紫嫣差點沒被這句話氣倒,心想,你小丫頭才這麼小,我家蕭兒若是娶了你,還要養你長大十幾年,那麼我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抱孫子?

這下陸蕭有些崩潰了,你丫的這不是成心害我,你說着沒事,人家會怎麼想。這還怎麼收場,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陸蕭有些風中凌亂。一個妹妹,已經很難應付了,還要來一個小昭,兩個加起來,陸蕭都要爆炸了。

“陸蕭,你真是一個喪心病狂的混蛋,你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南宮潁豔大發雷霆,大罵陸蕭叫道。

南宮潁豔心裏備受打擊,她很想罵陸蕭畜生,人家可還是一個小孩子呀,你怎麼可以這樣。

張紫嫣心裏叫苦,心想,我家兒子好不容找了一個好媳婦,不久之後我就能抱孫子了,結果被你這個惹禍精全搞砸了,現在無法收場了。

“幾位妖王,我已經給你們準備了二號包廂,你們遠道而來,先請入座休息。”陸蕭提出建議說道。

陸蕭實在沒有辦法了,先把這個惹禍的小丫頭分開,然後分批安撫,不嫩繼續鬧下去。

“陸蕭哥哥,這是我在九龍山給你採的一千株藥才,這是給你捧場的禮品。”小昭從空間戒子裏面,拿出兩個大箱子說道。

陸蕭想快速把小惹禍精送走,也沒有拒絕,直接把藥材收下了。把小昭送進包廂,小昭心裏非常滿意,她見到南宮潁豔對陸蕭不滿,她就贏了。

陸雲仙有些疑問,難道哥哥真的喜歡小孩子,這不可能吧。我也是小孩,爲什麼哥哥不喜歡我。

“哥,你好畜生,人家還是一個小孩子,你怎麼可以對人家這樣。”陸雲仙教訓陸蕭說道。

陸蕭依然頭皮發麻,這個坑哥的妹妹,若不是你亂叫嫂子,小昭怎麼會吃醋,怎麼會鬧出這樣一個大烏龍。你哪壺不開提哪壺,我都要崩潰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