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倆還想要據理力爭。

與此同時,葉天縱已經起身站了起來,直接打斷對方,面對着其他幾個財閥不善的眼神,葉天縱卻是很淡定的說道:“既然敢來,自然是有證據的。這江南會所每次給你們做的報表,從表面上看,沒有多大的文章。而你們在實際查證的時候,也很難翻到有利的東西。那全都是因爲,他們僱傭了一個非常好的財務總監,在處理這方面,擁有着相當大的經驗,這孫氏兄弟倆,其實將你們江南會所的營業額,挪用了至少一百個億!”

“什麼?”

本來對於葉天縱的突然出現,誰都沒有任何的感觸。

無非是來挑撥離間,像這種事情,他們經歷得可不止一次兩次了。

但是,現在葉天縱的一番表述,有板有眼,有理有據,看起來,好像是真有證據,沒有開玩笑。

但凡事情真是如此,那這孫氏兄弟,就是叛變者,而當初五大財閥結盟的時候,對於這種事情,基本上是採取零容忍的姿態。就連原本和他們兄弟倆穿一條褲子的黃公子,都表情凝重了起來。

這個事情,他和孫氏兄弟倆是一塊兒做的。

只不過,他們兄弟出面,自己只是多分一杯羹而已,而且,每次都是現金交易,他個人沒有產生任何的把柄。可是,一百個億,而自己得手的資金,也就是區區幾個億而已,這兄弟倆,真特麼的黑啊!

“證據呢?”

黃公子率先發難,目光炯炯的盯着葉天縱,問道:“有證據,一切都好說。”

“要是在這裏信口雌黃,胡說八道,那你今天,可就走不出這個地方了!”

“當然。”

葉天縱冷冷一笑。

給眉姐那邊去了個短信,對方收到消息之後,立刻派人,將那個被他看管的財務總監押過來,大概需要兩分鐘的時間。

“兩分鐘後,人就到。”

“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麼樣的。”

葉天縱說完。

林家跑去趙管家那邊,低聲竊竊私語。

而損失兄弟倆很想要過去和黃公子交流,但是卻被黃公子一口回絕。

在不知道事情的結果之前,他不會進行任何有效的商討,現在跑來找自己,難道是希望自己幫他們開脫嗎?

不知爲何。

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面具男,他有種很親切的信任感,總感覺對方勝券在握。

“孫家大少爺,二少爺。”

此刻。

趁着還有點時間,葉天縱走過去,雲淡風輕的說道:“如果我是你們,在我的人沒有到來之前,你們應該主動承認錯誤。江南會所的經營權是要交出去的,而孫家面臨的處罰,也是必不可少的。可你們要是還想要繼續在臨城市生存下去的話,我可以給你們提供另外一個可能性,怎麼樣,有沒有興趣?”

“滾犢子!老子纔不信你有什麼證據,我都安排好了!”

“哥,別聽他胡說八道,這事情,咱們打死都不能認。更何況,在臨城市,如果不是五大財閥之一,背後沒有財閥公會的支撐,那咱們孫家的發展,將會舉步維艱,甚至很可能會在短時間內被吞噬。”

兄弟倆達成一致。

“真是天堂有路你們不走,地獄我們闖進來。別說我沒給過你們機會,一會兒,其他幾個財閥來找你們麻煩的時候,才知道後果有多麼嚴重!”

葉天縱按兵不動。

他的想法很簡單,這兄弟倆,罪惡多端,罪行累累,不可能讓他們好過。

但是,收購了王家,接下來就是孫家,拿到這兩個家族之後,財閥公會纔會真正的着急,越是着急,就越是容易忙中出錯,接着,再將其他幾個家族全部給蠶食掉,相信,自己和葉中天的巔峯對決,就已經不遠了。

所以。


面對着兄弟倆的死到臨頭,還要嘴硬的架勢,他只是淡然一笑,沒有過多的說明,而是默默的退向到旁邊的位置,兩分鐘的時間,轉瞬即逝,隨着一聲敲門的響動,葉天縱則是高聲喊道:“進來。”

隨後。

由眉姐安排,找了山莊之外的另外兩個男子,將已經經歷過嚴刑拷打的財務總監給押解進來!

“跪下!”

一聲粗喝,早就被打怕了的財務總監,則是徑自的跪倒在地!

“我見過他,他的確是江南會所的財務總監,之前還和我們喝過酒,我還誇過他辦事得利。”

“難道,這事情,是真的?”

“這兄弟倆,真的揹着我們,挪用了會所裏面的公款,現在還要找我們拿錢來做投資,這不是故意坑我們嗎?”

幾個財閥面面相覷,從一開始的完全不信再到質疑,以至於發展到現在的憤怒。

而本來還信誓旦旦的兄弟倆,現在則是徹底迷惘了。

讓這個財務總監做完賬目之後,給過他一筆錢,讓他出去躲避風聲。

而且,還安排了自己的得力干將一路護送,可是,他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裏?

這貨,到底是什麼人,毀了自己,對他有什麼好處?

“說吧,江南會所的實際經營狀況到底是怎麼回事,讓大家都知道,這兄弟倆背地裏做了什麼事情。”

“我還是之前的那句話,這是你將功折罪的最好機會,把這兄弟倆的事情,和盤托出,然後,我會給你提供保護。我相信,他們其他幾個財閥,最終的矛盾點,都是這兄弟倆,你只是手底下幹活兒的,明白嗎?”

這是葉天縱告訴眉姐的。

而眉姐做事情非常靠譜,聽到葉天縱的話,財務總監接連點頭,說道:“好好好,我說,我全說,只要能夠對我網開一面,我一定對你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我不僅僅說,我手中還有證據,這一切,都足以證明,這損失兄弟倆,利用江南會所,爲自己謀利,同時挪用公款,足有上百個億!”

…… “住口!”

見到財務總監。

兄弟倆心如死灰。

但是,他們還是要做垂死掙扎,在財務總監剛說完,孫永吉則是立刻跑上前來,試圖阻止。

“啪!”

不過。

還沒有來得及靠近,葉天縱反手一個打耳光,直接仍在對方臉上!

強烈的力道,導致他臉上,立刻就浮現出了一個清晰的五爪印,與此同時,身子也是噔噔噔的跟着後退,直到最後,摔倒在地,葉天縱一步過去,踏在對方的胸口之上,導致他根本無法動彈!

“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管家淡定不了。

事關利益。

同時,江南會所的存在,絕對不僅僅是賺錢那麼簡單,而是逼到退無可退的地步,一個足以令他們後退的大本營,所以,他冷冷的看着財務總監,呵斥道。

而林家,黃公子也是將目光注視在他的身上。

此刻的孫永吉無法動彈,孫永夜也見識到這個神祕面具男的厲害,對方是有備而來,看來,今天,他們兄弟倆,在劫難逃!

如果其他幾個財閥一起圍攻,哪怕是自身家族,也無法抵禦。

他開始思考剛剛葉天縱的建議,對方並非要趕盡殺絕,而是要給自己一個選擇。

只是,這選擇,究竟是什麼呢?

“我說,我說。”

財務總監不敢有絲毫猶豫,立刻和盤托出,娓娓道來:“我從第一天到江南會所工作開始,就被孫氏兄弟以各種威逼利誘的手段拉下水。目的,就是他們要挪動資金,而我則是需要在賬目上,爲他們將賬目抹平。”

“他們可以拿着江南會所所賺取的資金,隨意揮霍,而我則是將賬目做得漂漂亮亮的,你們要查賬的時候,可以完美躲過,我每一筆單子都有夠清晰的記錄,就在我隨身攜帶的這個U盤裏,你們可以拿來仔細的調閱。我算過,前後所挪用的資金,超過百億元,而分紅給你們的,都是一些零頭,現在讓你們繼續網裏面投錢,無非是他們想要填補這個巨大的窟窿而已。”

說着,財務總監便是將剛剛所提及的U盤拿了出來。

“插上電腦!”

“給我查!”

趙管家一聲令下。

林家代表也不敢有絲毫猶豫,立刻接過U盤,在電腦上打開之後,除了孫氏兄弟,其他的幾個人都一擁而上,包括王家。

畢竟。

在江南會所,他也有所投入。

但是,實際上,這些年到手的分紅,卻是少得可憐。

如果不是趙家牽頭,非要經營這麼一個在他看來不怎麼賺錢的業務,他恐怕早就退出了。

幾分鐘過去。

直到看完所有單子的交易業務與明細之後。

恢復平靜。

現場瞬間安謐下來,彷彿一根針落在地上,都能夠聽見。

大家都很氣憤,事情已經石錘,這兄弟倆,喪心病狂,坑人居然坑到自己人頭上了。

熱切,數額這麼巨大,簡直是將他們當成了提款機,偏偏自己每次還跟傻子一樣的被對方利用。

這兄弟倆,不將他們給千刀萬剮,不足以平民憤!

不過,大家都沒有輕舉妄動,而是都將目光看向趙管家。

趙家,是五大財閥的領頭羊。

無論從規模,到家族影響力,以及能夠驅動的其他業務,他們都是當家的頭一份兒!

他不說話,誰也不敢造次。

“怎麼辦,哥。”

在這過程之中,忐忑不安的孫永吉,有些嚇尿,甚至於說話都在哆嗦。

而孫永夜則是臉色陰沉到了極點,果然來者不善,到頭來,還是自己走錯一步。

ωwш ¸T Tκan ¸C O

他深吸了口氣,低聲的說道:“靜觀其變,現在,咱們只能夠抱緊這面具男的大腿。”


“啊?抱緊他的大腿?”

“可是,咱們落到現在這個地步,不都是拜他所賜的嗎?”


“他要想弄死我們,沒有必要拐彎抹角,匿名也好,直接找趙家也罷,沒必要兜這麼大的圈子。更何況,你也知道聚賢山莊的安保措施,但是這面具男卻能夠如入無人之境,直接告訴我,這是個高人,或許咱們還有別的轉機。”

“總之,一切都要聽從他的安排,這是咱們唯一能夠活命的機會。哪怕,不爲我們自己着想,也得爲家族着想,知道了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