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排的徐瑤瑤,也回過了頭來,有些詫異的看着李聰和蕭問兩人,不知道他們兩個怎麼就結上了怨,要知道,李聰這個人可不是像新來的蕭問這種萌新,能惹的起的。

“有種晚上就跟我走一趟。”李聰很是囂張的說道。

“對不起,沒空,我要上自習。”蕭問低下頭去,繼續翻看着手中的數學書。

二哥蕭凡好不容易,讓他有了繼續上大學的機會,他來學校不想惹是生非,只想好好學習。

“這就怕了麼?孬種!”李聰冷哼了一聲說道:“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晚上你等着!”

說完,就頭也不回的回到了他自己的座位上面。

最後還陰惻惻的看了一眼徐瑤瑤。

“我說蕭問同學,你怎麼得罪這尊大神了?”徐瑤瑤小聲的對蕭問說道:“他可不好惹啊!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要知道李聰可是學校的小霸王,哪個新來的同學不對他低眉順眼?

蕭問苦笑,有什麼誤會啊!

我沒什麼事兒和他結仇幹嗎?還不是因爲你?不過這些話肯定是不能直接和徐瑤瑤說的。

“沒什麼,他就想和我換個座位,我沒同意。”蕭問想了想,只能這樣解釋。

“啊?就這嗎?不至於啊!”

徐瑤瑤聽後一驚,捂住了小嘴,好奇道:“那他爲什麼要和你換座位昂?”

蕭問聳聳肩表示不知道。

其實內心敞亮的很,李聰喜歡徐瑤瑤,所以想靠近她,而蕭問的位置恰好最接近徐瑤瑤。

“那你要小心哦,這個糟老頭子壞的很!”徐瑤瑤想了想,提醒了蕭問。

“無妨,隨便他們吧,在學校裏,他們又能把我怎麼樣?”蕭問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在他眼裏,無論李聰是多麼的囂張跋扈,始終是個學生。

他蕭問可是在社會上混過的,雖然就那麼短暫幾天。

但是經歷的確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對了,這個給你看,這是關於李聰他們一夥人的信息!”徐瑤瑤把手機遞給了他。

“怎麼樣?”徐瑤瑤嘆了口氣,蕭問剛剛轉學到這裏,不知道學校裏的一些事情也是正常的,於是解釋道:“李聰一行人,就是學校裏的霸王,很多惹到他們的學生,都被他們打了,有的好幾天都不能來上學呢!”

“他這麼狠?”蕭問沒想到李聰這些人居然能打的別人沒法來上學,這下手着實有些重了。

況且是在學校,難道就沒人管嗎?


“是啊!哎,也怪我沒提前告訴你!”徐瑤瑤柳眉一皺,嘆氣道:“剛纔你說幾句軟話沒準兒這事兒就這麼算了,但是現在……”

“現在怎麼樣?”蕭問饒有興趣的問道。

“現在事情難辦了啊!”徐瑤瑤有些不忿的說道:“李聰瑕疵必報,心眼兒小的很,隨便一件事,明明他有錯在先,居然還找外面的人來報復,好多同學被他欺負的是敢怒不敢言!”

“也就是我們是女孩子,所以他們不欺負我們,但是很多女孩子也經常被他們捉弄!”

“算了,他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你也別擔心了,我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蕭問拍了拍徐瑤瑤的肩膀,示意他安心。

新來紅旗中學的第一天,也就只有前桌的徐瑤瑤和他趣味相投,所以兩人的話也漸漸多了起來。

蕭問把手機還給了徐瑤瑤,嘴角微微上揚。

徐瑤瑤以爲蕭問被她嚇傻了,連忙眨着大眼睛盯着蕭問。

蕭問反應過來,努了努嘴脣,想說什麼,但是最終沒有開口。

因爲他在徐瑤瑤遞過來的,李聰一夥人的信息上,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甩哥!

最後蕭問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晚自習時刻,李聰大搖大擺的走進教室。

一眼看見蕭問。

“蕭問,是男人的話,就跟我來。”這回的話比上次更加過激,上次只是說“有種”,這次卻用上了“是男人的話”。

蕭問也明白,今天的事情遲早要有個了斷,看的出來,李聰的確是那種糾纏不休的人。

“好吧,我跟你走。”蕭問點了點頭,站起了身來。

這個時候,班級裏面很多人還沒有出教室,李聰第一次來找蕭問的時候,他們就注意到了,所以李聰再一次的出現在了蕭問的面前,自然成了全班同學的焦點。

不過,在蕭問答應了李聰和他走之後,全班同學立刻譁然,很多人都暗歎蕭問剛來,不清楚規矩,不知道怎麼的惹上了學校的小霸王李聰,不過更多的是同情。

徐瑤瑤最後神色慌張的打了一個電話。

漆黑的小道上,蕭問神色淡定。

光說這幾天他從蕭凡身上,學到的功夫,雖然他用起來是花拳繡腿,但是對付李聰足夠了。

再者,甩哥既然是罩着李聰的,那他看見自己的表情會有多精彩?

“蕭問,再給你一次機會,換座位,我就廢掉你一隻手,不換雙腿雙手都廢掉,讓你去醫院躺幾個月,你想好回答我!”李聰口哨一吹,立馬從周圍涌進一片人。

他們都是學校附近的混混,誰給錢就幫誰!

蕭問眯着眼睛,原來有埋伏,怪不得這麼囂張。

“哼,就這嗎?甩哥呢?叫他滾出來!”蕭問也囂張起來。

李聰眉頭一皺,“你認識甩哥?”

“你要不打電話,問他認不認識我哥蕭凡?”

“認識又怎麼樣!我李聰要動你,誰也攔不住!”李聰囂張至極。

“哦?是嗎?”

“就你?”

“有資格動我弟弟?”

就在這時,一道清晰的聲音傳來。

只見從黑暗的小巷中陸續走出幾人。

蕭凡穿着一件黑色皮夾克,身後是徐文軍、徐瑤瑤,最後面那位西裝革履的正是甩哥!


“哥,你們來了,瑤瑤?你也在?”

“甩哥?”李聰不認識蕭凡等人。

但是他看見站在蕭凡身後的甩哥如此順從,一下子心裏沒了底。 “咳,咳咳…”炙熱的空氣和濃重的煙塵讓土風八人咳嗽不止,雖然靠着土風最後一刻釋放的法術岩石壁壘,青石僱傭團的八人都活了下來,但他們此時的樣子,只能用狼狽不堪來形容了。

由於夏凱釋放的火焰風暴是刻畫在靈符裏面,也就相當於是瞬發法術,而土風僅僅是靈導師等級,並不能對四階法術岩石壁壘做到瞬發,因此,土風念動咒語的這一段時間,就成了他們最痛苦不堪的時候。

土風瞧了瞧自己,身上的道袍已經被燒出了幾個洞,頭髮也瀰漫出一股特殊的香味,而自己的手下就更慘了,他甚至看到一位叫做施春的女隊員,整頭長髮都被燒盡只剩下焦黑的頭皮了…

這是第二次,又讓姓夏的小子逃走了。土風狠狠地啐了一口痰在地上,一股蒸發的白氣很快冒了上來。和上一次不同,這次夏凱的逃跑方式可謂是光明正大的,僅僅用一張四階靈符就把全部對手都搞定了,最讓土風頭疼的還是,不知道同樣的靈符夏凱還有幾張?

“走,事不過三,這是最後一次了。”土風對身後的七人嚷道,雖然他的聲音聽起來信心滿滿,但只有土風自己知道,這也是爲了給士氣低落的僱傭團鼓氣而已,下一次,夏凱會不會再出奇招呢?


走出土巖壁壘覆蓋的範圍,土風八人看到了更加震驚的一幕,十幾米外屬於金甲背蜥的山洞洞口出現了一團焦黑的事物。

儘管已經面目全非,但從一根根依然可辨的倒刺上可以判斷,那就是之前還威風凜凜的三階上等靈獸,金甲背蜥!

它距離自己的洞口只有一步之遙,但顯然強大的火焰風暴在前一刻將它吞噬了,即使是防禦性最強的金系靈獸也抵擋不住四階巔峯法術的焚燒。土風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他彷彿看到自己如果再遲了一秒鐘,下場或許就跟眼前的金甲背蜥一樣了。


嗖的一聲,土風做出了一個讓其他人都很意外的舉動,他身形一閃,竟然躍至了金甲背蜥的屍體前方,然後手中出現了一把鋒利的匕首,他比了比金甲背蜥頭部的位置,接着手掌一用勁,整把匕首便沒入了金甲背蜥的頭骨之中。

衛明智釋然的點了點頭,他很清楚自己的老大準備做什麼,只是在這個時候這樣的舉動將會有意外的效果。

嗤啦一聲,帶着半熟半生的血肉,土風的手掌從金甲背蜥的腦袋中伸了出來,手裏捏着一塊金色的靈獸晶核,“哈哈,不錯,白撿一個三階上等晶核。”

土風的嚷聲大笑瞬間就轉移了其他七人的注意力,一塊三階上等靈獸的晶核,還是不多見的金屬性,在靈脩界的市場上也是價值不菲。青石僱傭團彷彿一下子就忘了剛纔的身臨險境,紛紛露出了貪婪的笑容。

土風大手一揮,“走!”這樣的效果在他的預料之中,敢於做僱傭兵的人都是要錢不要命的傢伙,爲了讓他們重新振作,一塊罕見的靈獸晶核就足夠了。

土風八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濃密的森林之中,一場由他們和夏凱上演的生存遊戲變得愈加精彩,只是從這一刻開始,雙方的角色已經漸漸轉換了。

……

夏凱和土風八人的先後離去,讓金甲背蜥所在的山頭重新變得平靜,但沒過多久,一個陌生的身影徒然出現了,他看着金甲背蜥的屍體和身邊的一堆亂石,臉上微微動容。

“或許,雷皇的舉動是多餘的…”陌生人影喃喃說道,從進入淬鍊島開始,他已經見證了夏凱兩次身陷險境,但每次都能奇蹟般的逃脫,“我應該回去向雷皇報告了。”

陌生人影身形一動,也不見他如何作勢,便輕飄飄的拔地而起,往淬鍊島的出口疾飛而去。

這個人的存在不僅夏凱沒有察覺,連靈導師等級的土風也完全沒有發現,在他掠過淬鍊島的半空時,四階等級的強大靈獸都在他的威壓下,瑟瑟發抖。身爲靈王等級的他,很少會親自出動,爲了這個叫做夏凱的少年,他已經在淬鍊島整整跟蹤了兩個多星期。

……

淬鍊島中部,三、四階靈獸聚集的地方,夏凱藏身於一座峽谷之中。前方有白練似的瀑布,後方則是高聳入雲的山峯,這片天地就像是被人遺忘的角落,卻有如仙境一般的美麗景色。

三個星期過去了,夏凱隻身待在峽谷之中,沒有出去尋找靈獸修煉,只是默默地靠着回氣丹提升自己的實力。

終於,在二十多天以後,夏凱達到三星靈師巔峯的實力終於突破了,這樣的晉升速度對擁有長劍神器的他來說,算是非常緩慢。但夏凱也是不得已而爲之,自己的修煉路線早已被土風八人發覺,再繼續下去,只是徒增風險而已。

夏凱只能捨棄長劍帶來的巨大好處,躲藏在這個無人問津的峽谷之中,靠着靈氣的慢慢積累和回氣丹的藥效,纔在二十天後提升了一星實力。

對於夏凱來說,要對付土風八人,靈師等級的一星實力並不會產生什麼實質性的改變,但在火炎烈球的家族祕法上,區別卻是非常大的。

因爲四星靈師後,火炎烈球祕法每次釋放的火球將從一顆變成兩顆,這就意味着威力已經成倍的增加了!

一味的逃避已然讓夏凱厭倦了,面對一心想置自己於死地的土風八人,用“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纔是最泄恨的方法。

一句誓言在夏凱心中暗暗響起,從此我夏凱在靈脩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十倍奉還!

目前的情況,對方只有土風是靈導師等級,其他七人都是大靈師等級,雖然和夏凱仍然有一個等級的差距,但憑藉着家族祕法,未必就不能跟他們一拼高下。

今天,夏凱終於有了反擊的信心,四星靈師的實力加上兩顆連續的火炎烈球,將會是青石僱傭團的噩夢。

夏凱一個縱身,撥開白練似的瀑布,清冷的山水澆在自己赤*裸的身體上,復仇的爽快之感從皮膚傳進了心裏。

…… 就在蕭問跟李聰出去後,徐瑤瑤就給哥哥徐文軍打電話了,說有個朋友叫蕭問,要被李聰羣毆。

並且告訴了徐文軍李聰請了外面的混混,甩哥一夥人。

徐文軍當時一愣,這是一家人啊,立馬詢問了位置後給蕭凡打了個電話。

令蕭凡沒想到的是,甩哥正是李聰的老大,蕭凡有些鬱悶,直接帶着甩哥去了學校。

這種小事,他本來不必親自出馬,但是考慮到蕭問的安全,還是不放心的走了一趟。

自從上次百名黑眼鏡被蕭凡一人擊潰,那時甩哥就決定永遠追隨蕭凡。

他從蕭凡身上看到的不僅僅是他爲人處世的果斷,更是他龐大的關係網!

從派出所對他們客客氣氣的態度,他就可以猜到,蕭凡的背後肯定還有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