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顏問完這句話,好半天沒人應答。

她以爲肖翎剛纔沒跟上來,於是扭頭一看:才發現這傢伙一直站在她右手邊兒。

而且,此刻正沉着臉呢,看起來似乎有點兒不太高興。

“怎麼了?”舒顏問。

肖翎沒有回答,依舊沉着臉。

舒顏正打算繼續問點兒什麼的時候,突然聽到肖翎問道:“爲什麼說我這小身板兒?”

舒顏瞬間傻眼兒:難道不是嗎?

“你確實很…..”舒顏想了好久,終於想到一個合適的詞,“苗條!”

本以爲肖翎聽罷會恢復笑容的,但是,他並沒有!

肖翎依舊沉着臉,轉頭看向舒顏,問道:“難道姐姐你喜歡肌肉男?”


“不是啊!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而且,苗條真的挺好的啊!”舒顏突然感覺自己有點兒詞窮了。

肖翎皺了皺眉,像是在品味着舒顏剛剛說的話,臉色的神色也沒那麼凝重了。

“對了,你今年幾歲?”舒顏問。

“二十三。”

舒顏笑道:“噢,怪不得呢!都說三歲一個代溝,我和你之間,橫着一條長長的代溝呢!所以,我們溝通起來,可能有些障礙。”

“沒有!”肖翎馬上否認,“我們溝通沒有障礙!我只是不喜歡你說我着精健的身材是‘小身板兒’!”

舒顏有些懵,她再次轉頭看向肖翎:這也算是精健嗎?

她正獨自琢磨着,肖翎突然張開雙臂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在我們的團隊,沒人比我身材更好…..”

果然,有腹肌!

如果他不伸個懶腰,舒顏都快忘了肖翎也是有腹肌的人了!

等等……他剛纔說什麼來着?團隊?

“肖翎,你的什麼團隊?”舒顏問話的時候,兩個人已經走到了地下車庫。

“MK,聽說過嗎?”肖翎放下了雙臂,問道。

舒顏搖了搖頭:“沒有。”

肖翎笑了笑:“MK,是現在比較火的一個男團。我,就是MK的主唱!”

肖翎說起這些的時候,一臉的驕傲。

舒顏想了好一陣子,才問道:“你說的男團,是不是在電視上又唱又跳,然後發音比較含糊的那種?”

“NONONO……”肖翎馬上搖頭道,“那不叫發音含糊!那是我們的藝術表現。”

“噢……”舒顏感覺她和肖翎之間的“代溝”再一次加深了。

“磁性、空靈、唯美。懂嗎?”肖翎又問。


“嗯。”舒顏點頭。

“對了姐姐,請問你是什麼星座?”剛剛還一臉自戀的肖翎,突然改變了話題。

“雙魚座。”舒顏回答。

“好啊!”肖翎突然雙手合十,輕輕地拍了一下,“雙魚座特別好!多愁傷感,情感豐富,而且具有多面性!和我的星座匹配度超高的!”

“不是吧?你什麼星座?”舒顏感覺這個話題真的有點兒無聊,但是還在強行尬聊。

“我是…..雙!子!座!”肖翎說起來的時候,仍舊是一臉驕傲的表情。彷彿他是雙子座,是一種莫大的榮耀似的。

舒顏皺了皺眉,問道:“我是水象星座,你是風象星座,這個匹配度…..似乎並不算高!”

肖翎馬上露出一臉吃驚的:“想不到姐姐你也懂星座哦!?”

舒顏尬笑了一下:“……一點點。”

就在舒顏打開車門,準備讓肖翎上車的時候,文知夏和米可一前一後地走到了車庫的門口。

文知夏走在前面,當她看到舒顏的時候,連忙退後幾步,拉着米可躲到了車庫門後。

“幹什麼?”米可不解。

“噓——”文知夏示意米可小聲點兒,然後朝着舒顏的位置指了指,“你看,舒顏和一個男人……”

米可朝着文知夏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舒顏和一個男人在一起。

確切地說,那不是男人,而是男生!

米可的臉上瞬間露出鄙夷的神色:“就這樣的,也算是男人?” 米可話音剛落,肖翎已經走到了車邊,轉過身,準備上車。

就在他轉過身的那一刻,文知夏忍不住叫了起來:“天啊!好帥哦!”

米可也不由地怔了怔:雖然不是她喜歡的類型,但是確實很帥!

“哎呀,爲啥我覺得他有點眼熟呢?”文知夏一邊眼巴巴地看着肖翎一邊皺着眉頭說道,“爲什麼我感覺他長得好像一個當紅明星呢?”

米可一聽,立刻嗤之以鼻:“切!還明星呢?舒顏能接觸到明星?”

文知夏沒有說話,一雙眼睛眨也不眨,繼續盯着肖翎不停地看。

當肖翎在副駕駛座上坐好之後,文知夏突然想到了什麼:“就是他!肖翎…….MK的主唱……”

米可轉過頭,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文知夏,皺着眉頭問道:“什麼肖翎?什麼MK主唱?”

“哎呀,就是現在正火的那個男團啊…….真的超帥的…….”文知夏說着,腳步就不由自主地朝外走,“不行,我的去找他要個簽名去!”

米可見狀,慌忙拉住了文知夏,沉着臉說道:“看你這點兒出息!你知道人家是不是正版的?說不定是山寨的呢!”

“山寨的也沒關係!長得像就行……我真的太喜歡肖翎了,大大你就讓我去要個簽名吧?”文知夏哀求道。

米可根本不放手:“知夏,你和舒顏什麼關係?”

“沒關係!”

“沒關係?”米可不樂意了。

“噢……有關係!”文知夏一邊說着,眼睛一邊朝着肖翎看着。

眼看着舒顏已經握住了方向盤,眼看着自己的偶像馬上就要走了…….她心急如焚啊!

“什麼關係?”米可故意拖時間。

文知夏連忙說道:“舒顏是你的死對頭,也是我的死對頭!”

米可笑了笑:“所以,舒顏的朋友,也應該是你我的死對頭。”

米可說罷,終於鬆開了文知夏的手。

文知夏正準備往外跑,卻發現舒顏的車子已經開走了…….

文知夏有些氣急敗壞,但是面對着米可那銳利的眼光,還是強行在臉上擠出一個微笑:“大大……我只是想問肖翎要一個簽名,我沒別的意思……”

米可盯着文知夏看了一會兒,然後突然笑了:“女孩子應該矜持一點兒,你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玩追星這種小把戲?”

“我…….”

文知夏話還沒說完,突然看到江曉彤是從裏面走了出來。

江曉彤看到米可和文知夏的時候,先是一怔,隨即便移開了目光,恢復了一臉淡然的表情,彷彿根本沒看到她們一樣。


江曉彤剛準備走出去的時候,被米可給叫住了:“曉彤……”

江曉彤停住了腳步,沒有回頭,問道:“有事嗎?”

米可笑着超前邁了一步,語氣關切地問道:“曉彤,你去2206快一週時間了,怎麼樣?沒人欺負你吧?”

江曉彤笑着轉過了頭,說道:“多謝米主編關心,我很好。同時,也非常感謝米主編建議將我調到2206。”

米可一聽,連忙解釋道:“曉彤,把你調入2206真的並不是我的主意啊,我這麼喜歡你,怎麼捨得你離開2205呢?”

“沒關係的,米主編。”江曉彤連忙笑着說道,“你是真的捨不得我走,我也是真的感謝你讓我進入2206!”

說罷,一瞬不瞬地看着米可,仍然保持着一臉的笑容。

米可正準備說點兒什麼,文知夏就開口了:“既然這樣,你就在2206好好呆着吧!”

“知夏,你怎麼說話的?”米可馬上轉過頭訓斥文知夏,隨即又將目光投向江曉彤,笑着說道,“曉彤啊,如果那邊兒有人欺負你,你可一定要跟我說啊!我替你出頭,嗯?”

江曉彤笑着回答道:“那是肯定的。不過,我感覺沒這個機會了!我去到2206才真正感受到,什麼是團結和諧!”

米可聽罷,臉上露出極不自然的微笑:“那就好那就好。”

“那我先走了。”江曉彤說罷,轉身離開。

江曉彤剛走,文知夏就開始憤憤不平:“大大,你剛纔爲什麼不讓我說話?她那樣說你,我真的看不過去啊!”

米可笑了笑,嘴裏緩緩吐出幾個字:“小不忍,則亂大謀。”

文知夏不明白米可到底想表達什麼,怔怔地看着她,希望她能說出答案。

但是,米可接下來並沒有解釋,而是伸手拍了拍文知夏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知夏,以後你可得多長點兒心,把心思放在個人發展上,不要動不動就追星什麼的。”

“嗯。”文知夏點了點頭。

但是,腦子裏卻都是剛剛那個花美男的樣子。

…….

舒顏和肖翎進了川菜館之後,剛找到座位坐下,肖翎就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看着肖翎眼睛紅紅的樣子,舒顏連忙問道:“怎麼了?是不是太嗆了?”

肖翎一邊用紙巾擦了擦臉,一邊搖頭道:“沒有沒有……這味道,太爽了!”


舒顏笑了:“確實,川菜這個東西,要麼不碰,一旦碰了,就會愛上;一旦愛上,就再也放不下了。”

“哎呀,真的太巧了!”肖翎突然感嘆道,“我也是這樣的。”

“想不到你也對川菜這麼情有獨鍾。”

舒顏話音未落,肖翎就馬上說道:“所以,我特別感謝你今天能和我一起來吃川菜。我身邊的那些人,平時都不吃川菜,就算吃火鍋,也都是清湯底的。那叫什麼火鍋嘛?分明就是沒有靈魂的涮一涮。”

舒顏笑了笑,沒有說話。

“所以,這一餐,請允許我請你,算是我對你的感謝。”肖翎說罷,就拿起了菜單。

“說好的我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