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剛猛霸道的天雷,頓時帶上了強烈的殺意,殺意震天,似乎天地間一切皆可殺。

殺殺殺!

所有擋在面前的障礙統統斬殺,人擋殺人,魔阻屠魔。

李逸攜帶着震天的殺意,滿天的天雷降落,一拳轟在被冰凍住的紅眼魔將身上。

“轟隆!”

一聲巨響,雷電炸開,將紅眼魔將以及他身上的冰霜之力全都炸飛。

冰霜之力被破開,紅眼魔將也恢復了行動能力,他全身都閃爍着電芒,嘴角的鱗片被鮮血染得更加漆黑。

紅眼魔將的血液竟是黑色的。

之前被李逸和猿猴斬殺的兩個紅眼魔將都是被天雷之力強行劈死,沒有流出一絲血液。

“很好,你們竟然讓我受傷。”

紅眼魔將很憤怒,眼中血紅光芒閃爍不定,而後他雙手高舉,擡頭看天,滿臉虔誠。嘴中喃喃嘀咕,身上的暗紅火焰燃燒的越加旺盛。

“阻止他!”

劉雲虎大喝一聲,當先衝了出去,劉雲華緊跟其後。李逸雖然不明白紅眼魔將在幹什麼,但他知道肯定不會是在膜拜他們。

“風雷斬!”

風聲雷動,刀芒瞬間斬在紅眼魔將身上。

“冰火兩重天!”

火海再現,凍結空間。

“火龍咆哮!”

火光沖天,幻化火龍。

吼!

猿猴紫雷狂劈,劈啪作響。

幾乎是在瞬間,三人一猴便發動了強大的攻擊,如此強大的聯合攻擊,他們相信,就算紅眼魔將是地丹三重的強者,也肯定會選擇後退,那時,他的咒語必將被打斷。

然而,紅眼魔將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他仍舊擡着頭,血紅的眼睛看向了遙遠的星空,縱然臉頰被鱗片覆蓋,李逸也能感受到他身上那虔誠的氣息。

就好像一個忠誠的信徒在跟他所信奉的神祈禱一樣。

不過,就在李逸等人的攻擊即將落在他身上時,一道暗紅色的火牆憑空凝聚,將所有的攻擊盡數吞噬。

“風捲殘雲!”

五道龍捲風連接天地,向着紅眼魔將席捲而去。所過之處,假山樹木盡皆毀滅,強大的吸扯之力更是將那些碎石碎木全都吸入龍捲風內。

這一次,紅眼魔將終於動了,但臉上的神情,手上的動作都沒有絲毫的變動,只是腳步踏出,身體連閃,瞬間衝出了龍捲風的包圍圈。

控制五道龍捲風,李逸本就有些吃力,想要讓它們改變方向更是難上加難,李逸本意是要打亂紅眼魔將的動作,沒想到對方竟然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劉雲虎和劉雲華兩人正要發動攻擊,就見紅眼魔將猛地低頭,雙手往李逸等人一揮,同時口中低喝:“天魔世界。”

話音一落,天空瞬間變得一片漆黑,即使以李逸等人的實力,也只能看見身前兩米內的東西。

還沒等三人明白髮生了何事,李逸便感覺身上一疼,被擊打出去。

剛剛落地,後面又出現一人,將李逸再次擊飛出去。

“四方土牆!”

體內元力一轉,在前後左右迅速凝聚出四道土牆。

砰砰砰!

一聲聲悶響接連響起,顯然是偷襲者的攻擊全都落在了土牆之上。

“他們攻擊我的力道雖然不弱,但比紅眼魔將還是要差了一些,他們並不是紅眼魔將。天魔世界?難道這只是一個幻境?”

李逸皺了皺眉,他只能看見身前兩米以內的事物,而敵人似乎完全不受影響,如此一來,他便只能捱打卻無法還手。

雖然看見劉雲虎,劉雲華以及小猴子的情況,但想來也比他好不了多少。

“怎麼辦?”

土牆外砰砰作響,未知的敵人仍舊在持續不斷的攻擊着土牆。

“也許可以用火海照亮。”

想到這裏,李逸收回土元力,釋放出了火海之術,然後原本明亮的火海,卻仍舊只能照耀身前兩米之內的範圍,詭異之極。

就在這時,黑暗的世界驟然消失,天地再次恢復晴朗,李逸正自詫異,便見到紅眼魔將望着劉府外,血紅的眼睛閃爍,李逸竟在其中感受到了恐懼。

“血神子?他們竟然也來了。”

紅眼魔將喃喃低語,語氣都有些顫抖,隨即他轉頭看了李逸等人一眼,道:“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說完,也不理會幾人詫異的目光,兩個起躍便消失在了衆人的視線之中。

李逸三人盡皆愕然,紅眼魔將竟然在恐懼,他在恐懼什麼? 原本佔據絕對上風的紅眼魔將忽然倉皇逃竄,李逸三人雖然不解,但這也算是一件好事。

最強大的敵人走了,李逸三人終於可以騰出手,對付雲家的三位長老。

有了李逸三人的加入,那三位長老根本翻不起絲毫浪花,被盡皆屠殺。

沒有了地丹強者,剩下的黑甲軍也被很快消滅,劉家保衛戰最終以劉家的勝利結束。

雖然勝利,但也是慘勝,劉家的人也死傷慘重,當然,收穫也是非常豐厚,今天過後,劉家可以完全掌控雲城。

解決完敵人,劉雪婷跑到李逸面前,眨着大眼睛道:“李逸哥哥,原本我還以爲我的修爲已經超過你了,沒想到你竟然變得這麼厲害了,連地丹強者都不是你的對手了。”

劉峯也是頗有同感的點了點頭,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發現實在找不出什麼話來形容,最後就蹦出了兩個字,變態。


李逸微微一笑,他如今九重中期,能戰勝地丹一重的強者,有很多因素。

超越十萬斤的強悍肉身,掌握十種不同元力,並且融合爲混元金丹,神魔法相,法相金身,破天九刀,殺伐意志……

這一切融合,造就了他超強的戰鬥力。

當然,李逸並不認爲自己真的就能戰勝地丹一重的強者,被李逸殺死的地丹強者,其實並不是真正的地丹強者,包括那個紅眼魔將。

也許是爲了這次圍剿行動,除了逃走的那個紅眼魔將的頭領,其他的無論是魔化人,還是那幾個紅眼魔將都是通過一些特殊手段提升到地丹境,最多也就比一般的人丹極限強者強一點,所以纔會被李逸等人如此輕易的斬殺。

這一點,李逸還是很有自知之明。

想到那逃走的紅眼魔將,李逸心裏忍不住再次擔憂起來,他看向劉雲虎和劉雲華,道:“鐵老哥,伯父,我們出去看看吧,我心裏總有些不安。”

劉雲虎點了點頭,道:“不錯,我也感覺有些不安,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要發生,比那紅眼魔將襲擊劉家之時還要強烈。”

劉雲華也點了點頭,表示也有這種感覺,他轉頭看向那中年美婦,道:“夫人,你帶着峯兒和婷兒在這收拾一下,不論外面發生什麼都不要出來。”

中年美婦雖然眼中滿是擔憂,但她也知道如果連自己的夫君都應付不了的話,他們出去也是添麻煩,當即便點了點頭,道:“你們小心點。”

在劉峯三人的注視下,李逸和劉雲虎,劉雲華兩人走出了劉府。

劉府外的街道上,一切都很平靜,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三人小心翼翼向着城主府的方向移動,街道很寂靜,沒有吵鬧,沒有喧譁,街道都乾乾淨淨的。

但李逸的臉色卻有些難看,來之前,他明明經歷了好幾場大戰,殺了許多黑甲軍,按理說,大街上會留下很多屍體和血跡。

但現在,屍體消失不見,就連街道上的血跡都消失的無影無蹤,讓李逸都有些懷疑之前的一切是不是隻是一場幻覺。


李逸知道這不是幻覺,這一幕讓他想起了曾經在村莊裏見過的獨眼紅衣人。

“鐵老哥,伯父,快一點,否則整個雲城都將變成一座死城。”

李逸臉色變得焦急,並且速度迅速提升,向前竄了出去。

劉雲虎和劉雲華相視一眼,就算面對紅眼魔將,李逸也表現的很淡然,現在竟然如此的焦慮,難道他發現了什麼?

想到這裏,兩人也迅速追了上去。

三人速度全開,但一路走來,街道都很安靜,安靜的讓人害怕。

不安的情緒在心底蔓延,即使是劉雲虎兩人也感覺不妙。

好在,很快三人便聽到了聲音,不過卻是驚慌的慘叫。

當三人趕到之時,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兩個身穿血衣,就連手掌的血紅的獨眼人,在街道上緩慢的行走。

滾滾血浪在身前涌動,凡是被血浪接觸的人,無論是人丹九重強者,還是毫無修爲的普通人,全都無聲無息的消失。

“這是什麼怪物?”劉雲華和劉雲虎都是目瞪口呆,這一幕,他們是第一次見到,以前從未見到過這種充滿了毀滅氣息的獨眼人。

太古之戰中,五色魔人襲擊大陸,只要不是普通人,都知道一些五色魔人的信息,但這紅衣獨眼人,卻是從未出現過,也沒有任何記載的另一種魔頭,毀滅者。

“血神子,紅眼魔將恐懼的就是這兩個獨眼人?”

這時,李逸終於明白了紅眼魔將的恐懼,相比於紅眼魔將,這兩個獨眼人才是真正的毀滅者,毀滅一切。

從此也可看出,這獨眼紅衣人確實不是跟五色魔人一起出現的,而且看樣子,紅眼魔將似乎很懼怕這種怪物。

“血神子?”劉雲虎和劉雲華喃喃地念叨着,看着在人羣中橫行無忌的兩個獨眼人,眼中閃爍着強烈的殺意。

他們雖然也殺人無數,但那些都是他們的敵人,像獨眼人這樣見人就殺,毫無理由,這纔是真正的魔頭。

“必須阻止他們,不然整個雲城都要完蛋。”劉雲虎沉聲道,李逸和劉雲華都點了點頭。

這時,兩個獨眼紅衣人也發現了李逸三人,嘴中發出桀桀怪笑,額頭中間的血紅獨眼閃爍着興奮的光芒,就好像看到了美味一樣。

“是劉家主,劉家主救命,這兩個怪物太恐怖了。”

人羣也看見了李逸三人,一邊求救,一邊跑到了李逸三人身後。

當然,大部分人都向傳送陣跑去,他們要離開雲城,前往風城避難,今天所見的一幕,必將成爲他們永遠的噩夢。

對此,李逸三人也沒有在意,每個人都有求生的全力,這個世上真不怕死的人還真沒有多少。

“嘎嘎,這三人氣血旺盛,吞了他們,我們的修爲必將再次突破。”

兩個獨眼人怪笑,他們竟然是通過吞噬丹武者來修煉,果然是魔頭。

話音一落,兩個獨眼人便發動了攻擊,滔天的血海籠罩整個街道,向着李逸等人洶涌而來。

“風雷斬!”

“冰火兩重天!”

“無盡火海!”

……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