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頭的“味鮮”和剁椒的“辣”融爲一體。

火辣辣的紅剁椒,覆蓋着白嫩嫩的魚頭肉,冒着熱騰騰清香四溢的香氣。

蒸制的方法,讓魚頭的鮮香被儘量保留在肉質之內,如果立即嚐嚐的話,會發現剁椒的味道又恰到好處地滲入到魚肉當中,入口細嫩晶瑩,帶着一股溫文爾雅的辣味。 徐夏嗅了嗅,對剁椒魚頭散發出來的香味還算滿意,和記憶中圖書館廚藝區資料中的描述無二,應該很好吃。

李欣妍和寧湘兩女的雙眼放着綠光,漂亮的眸子盯着鍋裏面的大不鏽鋼鐵盆,嚥着唾沫。

說好的漂亮妹子的矜持呢,瞬間蕩然無存……

“也太香了吧!徐夏,你以前是個廚子嗎?”

寧馨驚呼道。



李欣妍看着寧馨激動的樣子,心頭有些小得意,早就說了徐夏的手藝很好,這瘋丫頭在來的路上時,還質疑她的話,現在打臉了吧。

雖然說這話的時候,李欣妍其實也沒啥底,當時主要是想着將寧馨忽悠着陪她一起。

上次她在直播間看過徐夏松茸蘑菇大雜燴燉蛇羹,就覺得賣相超好,但畢竟隔着手機屏幕也沒法去親口嚐嚐啊,看起來好吃,實際上好不好吃真的是個問號。

不過,此時嗅到了剁椒魚頭散發出來的香味,喉頭已經是不受控制的吞嚥着口水,一定超好吃的!

徐夏頗爲無奈,將大不鏽鋼盆端到餐桌上去,又拿了碗筷招待二女,既然沒法將人轟走,索性今晚就便宜她們了。

“吃吧,別客氣了。”

徐夏說完,做了個請的手勢。

李欣妍和寧馨對視了一眼,而後不再猶豫,早就想動筷子了!

與此同時,徐夏將手機的鏡頭對準自己和餐桌上的魚頭,沒有將李欣妍和寧馨囊括在其中。

主要是……

這兩人的吃相太不堪入目,就跟餓死鬼投胎一樣,萬一是把粉絲給嚇了怎麼辦?

徐夏納悶了,兩個千金大小姐啊,至於嗎……

“咳咳,要不你們吃慢些,這麼大一盆多着呢,沒人和你們搶,別噎着了。”

徐夏心塞的說道。

“好吃,太好吃了,徐大廚,我決定了,等我爸在洪城這邊的項目落實了,以後沒事就來海棠村找你,天天都有這麼好吃的大餐,簡直太幸福了!”

寧馨一邊狂吃,一邊計劃着未來。

“嗯嗯,我覺得可行。”

李欣妍深以爲然的點了點頭,說的相當耿直。

徐夏再次扶額,以後還來?!將他當成什麼了?

此時的直播間中。

“主播,我要看大美妞,轉一轉鏡頭啊,你繼續充當背景牆就行了。”

有粉絲起鬨道。

“對對,大美妞啊大美妞,主播壞人,竟然一次召喚兩個大美妞,太過分了。”

“剛纔有個小姐姐說話的聲音好好聽啊,主播能讓我看看嗎?”

“看了主播的直播,才知道什麼叫做人生巔峯!羨慕ing……”

“酸了,真的酸了,本以爲剁椒魚頭教學結束後,接着就是美食品鑑現場,誰知道主播直接開啓了完虐單身狗模式,能不能給我們這些單身狗一點活路啊。”

“可不是啊,最可惡的是,主播還不讓我們看小姐姐。”

“秀色可餐,吃,還是不吃?”

粉絲們開啓了討伐模式,徐夏看着彈幕汗啊,對於自己粉絲的成分構成,心頭有了新的瞭解,絕逼是荷爾蒙過多找不到發泄的單身狗聚集地啊。

一個個嗷嗷叫的,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們的“嚎”聲。

“徐夏大帥鍋,你的臉色怎麼怪怪的,放心啦,不會給你吃完的。”

寧馨擡頭無意看到徐夏抽抽的嘴角,難得的有些不好意思。

李欣妍也擡頭看了過來,表情略顯尷尬,貌似她和寧馨是吃的有點“過分”,可這也不能怪她們啊,誰讓徐夏做的剁椒魚頭那麼好吃,補充道:

“嗯嗯,我們的飯量其實很小的。”

徐夏看着已經快被幹掉半個的超大剁椒魚頭,嘴角再次抽抽,特喵的你們這叫飯量很小?

自己的飯量有多海量心頭沒點逼數嗎?

還是說,吃大米飯才叫飯量,吃菜、吃肉,不作數?

徐夏算是服了,暗暗的翻了個白眼,先不去搭理那些散發出濃烈醋酸味的單身狗粉絲,先填飽自己肚子再說別的,得搶啊,不然真沒了。


榕都市,符嘉澤今天的心情可謂是幾起幾落。

在看到了徐夏跳入水潭中,鮮血佈滿水潭的時候,心情頗爲舒暢。

而後接到了何明的電話讓他氣憤不已。

在拿到何明做出對付徐夏的計劃方案後,心情又重新好了起來。

不過,在這個時候,他的臉色漆黑一片,都快擠出墨汁來了,讓他怎麼都沒想到,李欣妍和寧馨竟然出現在了徐夏的直播間中,正坐在一桌吃剁椒魚頭!

雖然他沒看到兩人的面孔,但她們的聲音,他太熟悉了。

符嘉澤死死的攥着拳頭,心頭對徐夏恨透了,這個混蛋,窮逼一個,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竟然將李欣妍和寧馨都騙到了他家裏面去。

好氣哦!

但符嘉澤忍住了打電話給李欣妍和寧馨的衝動,明面上他們之間的關係只是很好的閨蜜,並不存在什麼男女之間的純潔友誼。

而且,若是讓兩女知道了自己也在關注徐夏的直播間,後續何明那邊全力施爲起來,勢必也有可能會懷疑到他的身上。

不過,符嘉澤也不是什麼都沒有做,他再次打了一個電話給何明,追加黑徐夏的經費!並且要求,現在就開始在網上黑!一分鐘也不能等了!

何明有些不明所以,之前才和符嘉澤通過電話,已經商量好了明天開始,趁着今晚的時間,將最後的準備工作做足,誰知道符嘉澤這麼急切。

拿人錢財,替人辦事,金主粑粑有交代,看在錢的份上,一個字“幹”!

半個小時後,超大號的大魚頭已經被三人清掃乾淨,餐桌上擺滿的魚骨頭彰顯着他們的戰績。

李欣妍扶着肚子,舒服的依在靠椅上,眼神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只是,這種滿足感不知爲何,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一頓飯吃完,李欣妍也放開了,不再是厚臉皮的寧馨的主場,

“徐夏,你這手藝絕了!寧馨,怎麼樣,這一趟是不是不虛此行?”

“嗯嗯,欣妍要不你趕緊嫁給徐夏大帥鍋吧,以後我就可以天天去你家蹭飯吃了,要是天天能吃到這麼美味的大餐,就算少活幾天都願意。”

寧馨眼神帶着狡黠,嘿嘿笑道。

李欣妍白了寧馨一眼,俏臉紅撲撲,這瘋丫頭又在說什麼胡話啊,八字還沒一撇呢,就讓自己嫁給徐夏,典型的沒人性,雖然想想也不錯啊。

還好徐夏剛剛起身去了廚房,不然被聽了去,指不定有多尷尬,沒好氣道:

“能不能有點誠意,人家起步都是少活幾年,你才幾天?還有,別瞎說!小心以後一頓大餐都沒有。

我現在和徐夏只有純潔的金錢交易!” 寧馨瞪大了眼珠子,一臉吃了跟超級大魚頭一樣的超級大瓜的表情,眼眸眨了眨,不可思議道:

“純潔的金錢交易?不是吧!欣妍,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臭女人,你竟然揹着我包養了徐夏大帥鍋,要不分我一半股份,我出一半的錢?好姐妹有福同享啊。”

李欣妍扶額,瞪眼道:

“我說的是這道剁椒魚頭,刷了五個一支穿雲箭,真金白銀的五千塊啊,污女,思想能不能純潔點!”

寧馨嘟了嘟嘴,俏臉上滿滿都是遺憾,鄙視道:

“切,你故意的吧,故意讓我產生歧義,你纔是大污女!”

說完這些,寧馨眼眸狡黠的轉了轉,繼而又道:


“要不我去問問,徐大帥鍋的價位?”

“你敢!”

李欣妍惱了,果然是好閨蜜啊,當着她的面大言不慚的挖牆腳,過分了!

徐夏將廚房收拾好,又朝着餐廳走去,非常的心塞,天都黑了,李欣妍和寧馨似乎一點要走的意思都沒有,這可怎麼破?

當徐夏走到門口,就聽到二人的談話,讓他面紅耳赤,將他當什麼人了啊,直接就衝了上去,磨牙道:

“兩位,我賣藝不賣身!”

李欣妍和寧馨沒想到剛纔說的瘋話被徐夏聽了去,本來是超級尷尬的,畢竟在背後說人的壞話總歸是不禮貌的行爲,還剛剛吃了人家的,喝了人家的。

只是,當聽到徐夏說的話,再看看徐夏羞憤的模樣,不知爲何,心頭突然就是一樂,短暫的沉默後傳來“噗呲”“噗呲”兩道沒忍住的笑聲。

“欣妍,我已經很努力了,但我真的忍不住了啊,哈哈哈……”

寧馨秒破功,笑得花枝亂墜,本身就穿的清涼,晃起來更是別有一番風味。

李欣妍同樣好不了哪去,捂着吃的超撐的***,眼淚都笑出來了,

“徐夏,你能不能不要那麼搞笑啊,我們兩個女孩子,難不成還能把你怎麼樣了不成,而且這裏是你家啊,我和寧馨只是開玩笑,你該不會是當真了吧。”

徐夏臉黑,果斷的保持距離,我信你們個鬼,相當警惕的盯着二人,似乎生怕對方撲上來將摁在地上摩擦。

在這種情況下,是不反抗呢,還是不反抗呢?

古人曾運,生活就弓雖女幹,當反抗無效的就是就選擇享受吧,畢竟日子還得過啊。

徐夏此刻對這句話有了相當深刻的理解。

“這種玩笑可以隨便開嗎?”

徐夏瞅着兩女沒有動靜,憤憤道。

“好辣,好辣,不跟你開玩笑了,你收拾一個房間出來吧,今天太晚了,我的車技不怎麼好,就委屈一下本菇涼,今晚就在你家住下了。”

李欣妍看了看時間,便對徐夏說道。

徐夏持續臉黑,還想上他的牀,還是通宵,要包他的夜嗎?

咳咳,是不是先談好了價錢再說……

“怎麼,不願意啊?”

李欣妍見徐夏不說話,轉而露出一張楚楚可憐的俏臉,瞬間眼淚汪汪,聲音還超級好聽,

“難道你忍心讓我們兩個女孩子開夜車回榕都嗎?晚上開車太危險了。”


“嗯嗯,就是,欣妍的車技很垃圾,很危險的,徐大帥鍋,你就幫幫忙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