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忽然又收起了笑臉,淡淡地說道:「在這雙月客棧來的都是客,大家和和氣氣的就什麼都好說,出了這個門有什麼恩怨老娘不管,不過現在別在這給我耍橫!」

仇四海瞪了一眼那兩位綠袍男子,帶著眾手下坐回了位置上,雖然心有不甘但也沒什麼辦法,因為十五萬金已經大大的超出了他們所能承擔的範圍。

「十五萬金,還有誰要出價的嗎?」秦月盈回到小高台上,撇了一眼二樓說。現在如果還有能力競價的,就只有魏鍾一行人和二樓的魔蠍老人了。

「一張關於古城地點的地圖!」

一道陰翳的聲音傳入眾人耳中,魔蠍老人終於要出手了。眾人不禁驚嘆,這雙月客棧可真是不簡單,短短時間,居然在這裡湊齊了關於古城的所有信息。

這張古城地圖的價值,可說和那道來自王室的信息差不多,甚至在古城沒有正式出現之前可能更大,因為想要進入其中,先找到它才是最重要的。

坐在蕭龍身旁的宮清兒,剛剛聽到魔蠍老人的聲音就想站起來要說些什麼,卻猛地被身後的穆姍姍拉住,小聲的說道:「此圖現在是眾矢之的,不要也罷。」

宮清兒看向蕭龍,見到他也是對自己搖了搖頭,只能鼓著嘴巴窩回了座位上去。看得身旁的馬雲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這幾人在幹什麼,因為他雖然知道魔蠍老人殺了伍三叔,但並不知道地圖的事。這事屬於絕密,蕭龍只對幾個當家的提過。


秦月盈攤了攤手,一付不出我之所料的樣子。

「請諸位稍等。」說著走進了客棧的後堂,片刻之後又盈盈地走了出來。

撩動那風絮般的髮鬢,看著二樓的魔蠍老人,秦月盈嘆了口氣說:「那道信息的委託人並不接受這一條件!」

聽到這個眾人一陣嘩然,就連歸辛海都是皺了皺眉。

「除非。。。」

不過緊接著秦月盈抓著衣角,又猶豫地說道。

「除非什麼!?」

大家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謝謝。) 荒涼的西域沙漠,此時已過響午,黃沙鎮里原本冷清的街道上,橫七豎八的停了不少車輛和馬匹。鎮子里的許多空地上扎滿了帳篷,豎起了營地,不過營地中卻空無一人。

因為今天這黃沙鎮里的人都聚到了雙月客棧,將雙月客棧的外圍堵得是嚴嚴實實。不同商隊、探險隊和傭兵團的人馬站在一起,涇渭分明,彼此互相警惕。

另有一隊兇悍的人馬,穿著獵戶的裝扮,腰裡別著鐮刀或短劍、彎刀等,在客棧外喝酒嬉鬧著,看似鬆散,期間卻無人擅自離開客棧的範圍。這就是燒殺擄掠無惡不作,凶名遍布沙漠的黑鷹匪盜團。

此時在客棧里異常安靜,樓上樓下,大家都期待地看著高台中央的老闆娘秦月盈,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那神秘的委託人到底給魔蠍老人出了什麼樣的條件?

「除非,您老能和漠北傭兵團一起組成探險隊,共享信息!」

秦月盈此言一出不知引起多大的轟動,這裡有誰不知道魔蠍老人和漠北傭兵團的過節?不知這委託人安的什麼心,非要讓這對仇敵進行合作!

「休想!」

果然,那宮清兒第一個站了起來,一臉怒容清脆的喊道。

「額,這事茲事體大,可否容我們回去商量一下?」

倒是馬掌柜猶豫著留了幾分餘地,畢竟這麼大的一個寶藏擺在面前誰不動心?況且這回漠北傭兵團除了被要求和魔蠍老人合作外並無任何損失,何樂而不為呢?

「馬掌柜,這似乎不妥。。。」不過就連身邊的蕭龍等人都在反對,因為他們親身體驗過魔蠍老人的手段,知道與這樣的人合作,多半沒有什麼好結果。

「不行,這是拍賣會,說好的條件只能在這裡做出決定!」

秦月盈眨了眨那如流水般的星眸,並沒有給漠北商號考慮的機會。

「如果條件不成立,就只有把信息交給這兩位出價最高的公子了。」說著向那兩位綠衣男子笑著點了點頭,那風情萬種的樣子,弄得高傲如他們也不禁微笑的回了個禮。

「好!如果歸老同意的話,我們倒是可以合作」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馬掌柜這回態度堅決地表了態。

。。。

「怎麼樣?」歸辛海悄悄地問了聲客房裡的楊瑞。

「先答應了再說!」

。。。

「合作個鳥!你這漠北商號憑什麼中間插一腳!?老子不服!」

就在這時,那滿手圖騰的仇四海一拍桌子,忿忿地說道:「嘿嘿,而且這樣的條件。。。怕是這裡的眾位商號領頭也不會輕易答應,大家說是不是!」

這有一個開頭的鬧起來,台下頓時抗議之聲此起彼伏,眾人紛紛說是,那意思,都不想錯過這難得的機會,即使自己得不到信息也要跟著分一杯羹。

「老闆娘,你去和委託人說一下,要合作就得把在場的都算上,不然我們絕不善罷甘休!」

。。。

此時在客棧的角落處,妘姬聽得氣憤的想要衝出去把在場的眾人都教訓一遍,「這些人公然窺探妘王城的秘寶,個個都該死!」不過在妘九的阻撓下,只得鬱悶的繼續看著。

「在場的這些人,包括五嶽國和哈赤國的王室都只不過是受利益驅使的一群小魚小蝦。在查清楚幕後之人是誰,到底有何目的之前不要輕舉妄動。一切等進了城再做決定!」

一米陽光從屋.閱讀,謝謝。) 「父親,我們真的要和他合作!?」一直在旁看著的馬雲悄悄地問了一聲,雖說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面,但怎麼也是猜到了點倪端,而且單就伍三叔的事來說,他也不想如此就便宜了這老頭。

伍三叔與其父子一同進入這西域沙漠,這麼多年鞍前馬後的,雖然一直以家僕身份自居,但在漠北傭兵團里卻沒人把他當成下人。

馬掌柜嘆了口氣,不著聲色的向身邊幾人做了幾個手勢,那意思,此事早有安排,現在先答應下來,等到古城再收拾這老頭!

蕭龍等人這才點了點頭,馬掌柜轉身再次向魔蠍老人拱了拱手說道:「歸老現在覺得如何?」

歸辛海摸了摸下巴,陰陰一笑。

「那就合作吧!」

「好!哈哈哈!」

大廳里的眾人群情激奮,地圖加上信息,這意味著他們有可能會比其他探險隊伍更早的找到沙漠古城,從而最大限度的獲得利益。這次不遠千里的來到這鳥不拉屎的黃沙鎮,看來是賭對了!

高台之上,秦月盈撩動著風絮般的秀髮,臉上也是帶著滿意的笑容。雖然有點波折,但是這個信息總算是成功的拍賣完畢。

按照規矩,信息類拍品如果是與別的信息或物品相交換,那麼雙月客棧過後可獲得此信息所帶來利益的百分之一的收入,這才是她覺得最開心的事情。

秦月盈不愧是在這邊關地帶打拚了多年的老江湖,趁熱打鐵,借著這股興奮的勁頭又先後拍賣了一件寶甲、異獸的肉晶和一卷王級地階戰技,其拍賣的價格都遠遠的超過了估算價格。

其間楊瑞通過魔蠍老人將那異獸的肉晶給弄到了手,因為自從知道自己的變異體質后,他對異獸的肉晶特別的感興趣。那雖然只是一個七級禽類靈獸的肉晶,但在這鳥獸稀少的沙漠中也算珍貴了。

至於那件可以抵擋住元丹境巔峰武者全力一擊的寶甲和那捲王級地階戰技,自然也是十分的誘人,但是對於目前完全無法繼續修鍊元氣的狀態來說,楊瑞還是選擇了放棄。

老闆娘扭動著迷人的腰肢,在高台上來回挑動著熱烈的氣氛,那櫻唇撇得老高,笑得都合不攏嘴了,今天這場拍賣會因為古城將現的緣故,人氣特別旺,這利潤自然也翻了不止一倍!

時間過得很快,門外天色已晚,空地上燃起了一堆堆的篝火,守在客棧外的人群圍著火堆喝酒吃肉,歡聲笑語,也是別有一番風味。大夥一起在門外站了一天,自然也是熟絡了許多,再也看不到開始時的那種警戒,大口喝著酒,互相吹噓著自己在旅途中的各種事迹。

客棧中燈火通明,桌子上都擺滿了酒菜,那人聲加上碗筷的聲響使得大廳里愈加的嘈雜,酒足飯飽之後各人喊價的聲音更大了。

「為了給大夥助助興,下一個拍品是一位來自西域的舞娘,名叫真女,附贈一隻小白狐!」

秦月盈看著眾人酒過三巡,笑著說出了下一個拍賣品的名字。


絲竹之音縈繞,一位風鬟霧鬢、妙麗天然的女子,身穿薄紗霧絹、金絲銀飾,玉足蓮步輕盈的走上了舞台。

真女低頭作揖,近看玉肌花顏、朱唇粉面,一顧傾人,再顧傾城,堪稱古今絕色。抬起頭來,隨著音樂翩翩起舞,仙姿玉色,貝齒輕眉,一雙會說話的眼睛,看得人是流連忘返。

大廳中央的高台上,美人輕歌曼舞弄絲竹,幽蘭芬芳沁人心,但不知歌女漂泊流離苦,色衰愛弛葬他鄉。

一曲唱畢,真女再次作揖見禮,緩步坐在了一張獸皮之上,抱起一隻被鐵鏈鎖著的白狐靜靜地等待著自己的命運。

「底價三千金!」


秦月盈對這種人販買賣已是斯通見慣不以為然,在這元蒼界之中,弱者如果失去了強者的庇護,不管你之前的身世如何,常常任人買賣,為奴為仆。

。。。

「這名叫真女的美人手上有兩道符文,估計是與緊縛陣差不多的符陣。」楊瑞在其剛出場的時候就感覺到了異樣。然而這並不是讓他提起注意的原因,倒是是那隻附贈的白狐。。。

從氣息上看,那隻毛髮柔軟蓬鬆,細滑亮麗的白狐,居然就是他辛苦從漠北傭兵團手裡救出來的那隻!

而在通過窗戶上的孔洞看到它額頭上的三撮粉色絨毛后,楊瑞就更加的確定了。

擦,這隻白狐怎麼這麼倒霉,難道是內傷未愈又被抓了去?楊瑞心裡想著,連那段歌舞都沒怎麼注意,因為就在他觀察那隻白狐的時候,那隻白狐似水可憐的眼神竟然好像正對著他看!

唉,再救你一次吧!楊瑞做事不喜歡有頭無尾,打定主意,隔著窗戶對魔蠍老人說:「歸老,幫我買下這個拍品。」

「嘖嘖,沒想到鳴蛇小哥你也是個好色之人啊!」魔蠍老人陰翳的笑著說:「眼光不錯,嘿嘿。」

「少費話!幫我拍下來就是!」楊瑞臉蛋一紅,連忙改變語氣惡狠狠地說道。雖然他內心純凈,難畢竟年紀還小,幸虧隔著窗,沒讓人看到他的臉色。

「嘖嘖,這個你放心好了。」魔蠍老人低聲說道,識趣的沒在這個話題上多作文章。

。。。

「三千五百金!」

之前拍得金羽劍的雷八爺,喘著粗氣,急不可耐的喊出了價格。此等上品的軟玉溫香,他一定要揣在手裡好好的玩弄一番!

「四千金!」

「四千五百金!」

不過似乎許多人都有這種想法,借著酒氣,一個個都毫不吝嗇的瘋狂抬價!

「五千金!」

一聲大喊,這種時候自然少不了黑鷹匪盜團的仇二爺。只見他粗漢連連,毫不避諱地盯著那正伏在獸皮上展露著完美腰肢的真女,舌頭舔著乾裂的嘴唇,好像要馬上衝上去將她摁到一樣。

「六千金!」

趟子手劉斯喊了出來,這回他也是被真女的眼睛給勾出了魂。

「一萬金!」

一個清朗的聲音清晰的傳入了眾人的耳朵里,那兩位神秘高傲的青衫斗笠客居然也在喊價。仔細一看,原來是真女正在暗送秋波,惹得其中的一位忍不住站了出來。

「童迪,我們有任務在身,不能節外生枝!」另一人趕緊拉著他,低聲說道。

「不妨事,如此佳麗怎可落於這幫粗人之手,我今天一定要把她給救出來!」童迪說著,不知道自己現在眼睛灼灼,那樣子和其他人其實也沒有多大的區別。

真女輕嘆了一聲,低頭垂目,我見猶憐,惹得群雄奮起,誓取美人衣襟。秦月盈在一邊默默的看著,輕哼了一聲,心想這些王八漢子,一個個都是這副色狼模樣,真不待看,索性雙手交叉望向了天花板。

「看到了嗎,這就是人心本色,世態炎涼,他們眼裡就只有美色,想要佔有的只是我們的軀體,色衰而愛弛,愛弛則恩絕。」這楚楚可憐的真女喃喃自語,竟像是在和誰述說著什麼。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自身的實力可以依靠,什麼恩情,什麼愛情都不是我們需要的東西。」真女輕輕細語,身邊只有那隻白狐睜著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揪揪地叫了兩聲,好似在反駁。

「哼,你看著好了,到時別說我沒提醒你。」真女輕輕撫摸著白狐柔順的毛髮,神情優雅,媚姿艷逸。

「一萬一千金。。。」

雷八爺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氣勢,再怎麼樣也不過是個女人,這價錢可是已經接近他的底線了。

「兩萬金!」


童迪雙手托在胸前,輕蔑的叫出了價格,這一抬就是幾乎一倍!

這回大廳里是徹底的安靜了下來,就連本想繼續叫價的仇四海、劉斯等人都止住了口,這兩位神秘客好似根本不在乎錢似的,想到剛才競拍古城信息的時候人家可是出了十五萬金的價格,敢問這裡誰人能和他們比價?

「五十萬金!且全部都是製作精美的金葉,外加一個具有空間之力的錢袋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